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1uem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田園 ptt-第五百六十四章 整二兩-la6mn

都市小說 / 2 10 月, 2020 /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夹皮沟的地形是两山夹一沟,所以,沟底的温度,要比外边低好几度呢,每年,落雪也要早半个多月的样子。
看着漫山遍野白茫茫的一片,好像刚刚从一个秋的世界,一步就跨进了冬天,这种感觉,还是非常震撼的。
就是小猴子贪玩,小爪子攥着雪球,就往老爹衣领里面塞,简直是个猴孩子。问,比熊孩子还尿性的是啥孩子?答,猴孩子。
包大明白却是乐呵呵的:“下雪好啊,这肾精茶经学之后涅,效果更是杠杠滴!”
就是下了雪之后,不怎么好走,只能踏雪而行。这阵子还不太冷,所以雪都非常的黏,直往鞋上粘。
田小胖也有招,直接在地上推雪球。起初不大,后来越滚越大,直径超过一米,然后又奔着两米去了。
反正他力气大,有劲没处使,推着大雪球行进,一点也不累。小猴子贪玩,跳到大雪球上,一蹦一跳的。
雪球所到之处,就把地上的雪给粘起来,露出下面枯黄的干草。还有的地方,草还没来得及枯黄,就直接被雪给埋上了,所以依旧绿油油的。
一般来说,林子的食草动物,最喜欢啃这个。走着走着,在他们行进的道路后边,就跟上来一群野猪,拱着地上的草叶和草根之类。这帮家伙,倒是会擎现成的,也不知道该说它们聪明呢,还是说它们懒呢?
雪球推到直径两米多之后,就算是田小胖的神力,推着也有点费劲,索性就舍弃这个雪球,然后再重新推一个。这样一来,隔上百十米,地上就出现一个大雪球,还有一条笔直的林间小道。
一路走去,田小胖都忙活出汗了。推着推着,感觉大雪球越推越费劲。往前瞅瞅,也没卡在树上啥的。而且,这雪球还没滚到最大呢。
嗨——田小胖撅着屁股,双手奋力向前推,结果呢,雪球竟然停了。
啥情况,俺还没累呢?田小胖还就不信邪了,双膀又是一较力,噗的一下,雪球直接裂开,收势不住,身子往前踉跄几步,然后砰的一下,跟对面撞了个满怀。
好家伙,愣是给田小胖也撞了个屁股墩。晃晃脑袋,就看到前边雪地上,也坐着一只大棕熊。正摇头晃脑地望过来,估计也纳闷呢:好大的劲儿啊!
“倒霉熊,你跟俺捣乱,欠削了是吧。”田小胖站起来,气呼呼地叉着腰,刚才没啥防备,弄得有点狼狈。
吼吼吼,对面的大棕熊也张着大嘴朝他吼。田小胖不由得抓抓后脑勺:“这货不是倒霉熊?”
“个头比倒霉熊还大一圈呢。”萨日根是老猎手,眼光也对视毒辣,被他瞧见过的猎物,那肯定是能分辨出来的。
这一点就比田小胖强多了,比如说家里那几条大傻狗,他有时候都分不清谁是谁,比小孩子都不如。
田小胖一听也咂咂嘴:“这都下雪了,你说你咋不冬眠去涅,还在外边晃荡啥呀,减肥呢?”
熊类冬眠,必须在秋天的时候拼命积攒脂肪,就像这大棕熊,一天得吃好几十斤食物,才能养得膘肥体壮,顺利度过冬天的。
萨日根也听得哈哈笑:“这家伙现在还有点瘦,估计是今年落雪比较早,还得吃几天呢。”
就这还瘦?田小胖瞧瞧对面那家伙,都赶上包二懒养的大肥猪了。
那只大棕熊似乎一点也不怕人,尤其是对待田小胖,还很是亲热的模样,一个劲往前凑乎。估计呢,田小胖整天跟倒霉熊一起耍,一身的熊味儿,被这家伙当成是同类了。还有他身上那股远古巫师的气息,也会天然叫这些动物感觉亲切。另外,田小胖的力量,也得到这只棕熊的认可。没错,熊类就佩服比自个力气大的。
“一边去,赶紧找吃的得了。俺们这里,也就带了两天的口粮,分给你的话,俺们也得饿肚子。”田小胖推了这货一下,把它推了个趔趄,撞到一棵碗口粗细的桦树上。
棕熊就有点恼了,抡起大巴掌,啪啪啪地使劲捶树。打得那棵白桦树直摇晃,有点承受不住。
“这家伙干啥呢?”田小胖就有点瞧不明白了。
萨日根笑着说道:“这是熊在显示自己的力量,表示它不好惹,跟猛兽呲牙一个道理。”
明白,小胖子点点头,看到不远处有个枯死的木头桩子,一米多高的样子,却有半米多粗,于是大吼一声,一个飞踹上去。
不就是显示力量吗,叫你看看俺的力量,整个碗口粗细的小树,算啥能耐?
噗的一声闷响,树桩子应声而断,把那头大棕熊惊得直卜愣大脑瓜子。倒是田小胖有点刹不住车,他也没想到,这树桩子里面都朽得空了,稍稍沾点劲儿就断了。
而他则有点发力过猛,直接从树桩子上边飞了过去,飞出好远,差点把大胯闪掉喽。
“哇,小胖啊,你咋这么厉害涅!”包大明白嘴里还夸呢,夸得田小胖脸上都有点冒汗:就是小猴子踹一脚,都能把树桩子踹断,明白叔,你这是夸俺呢吗?
只见大明白朝着木头桩子奔过来:“发现好东西涅,小胖啊,你太厉害涅,一脚就踹出来一根大灵芝!”
田小胖也走回来一瞧,只见在树桩子的根部,长着一支脸盆大小的赤芝,云层叠叠,光芒烁烁,品质绝对上佳。
这个也算是无心插柳了,采摘下来吧——田小胖也想不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趁着包大明白在那刨灵芝呢,把带来的大面饼,给对面的大棕熊扔过去一半。要不是这只大棕熊跟着添乱,肯定也发现不了这么好的灵芝,就当是奖励人家吧。
这家伙大嘴嘛哈的,吃的好不欢快。一边吃还一边朝田小胖点头,估计是表示感谢呢:谢谢啊,老铁——
小猴子瞧着这头棕熊憨头憨脑的,也想过去摸摸,结果呢,这家伙有点护食,朝小白直哼哼。
你属狗的啊?小猴子也很是不满,噌噌噌,爬到旁边一棵大松树上,很快,树上就掉下来一个东西,重重砸在棕熊脑瓜子上。
吼——这家伙怒了,人立而起,朝着树上的小猴子咆哮,然后,又落下来一个,吓得它往旁边一躲。
这回瞧清楚了,原来是大松塔。可把大棕熊给乐坏了,这玩意是它的最爱啊,里面富含油脂,吃它最长膘了。
于是大爪子一拍,将松塔拍碎,便啃食里面的松籽。不远处,那群野猪也直哼哼,只是畏惧大棕熊,不敢上前。
倒是有几只胆大的松鼠和小鸟,凑上来抢食,捡走了几粒松籽。大熊熊光顾着吃,对于没有威胁的小松鼠和小鸟,也不理会。林子里的动物,自有它们的相处之道。
小猴子噼里啪啦的,弄下来好几十个松塔,这才爬下树来,伸着小爪子,拍拍棕熊的脑瓜子。大棕熊现在可乖了,比小猴子养的五傻都乖。没法子,人家现在是衣食父母,摸两下能咋滴,又不会掉点肥肉?
小猴子自身对动物的亲和力,再加上它的小手段,自然在林子里横淌,这一点,田小胖都表示服气,有些时候,他也只能靠着武力,跟对方硬憾,就算把人家打败了,可是人家也不服气啊,这些野牲口,脾气都倔着呢。
“咱们也找个地方先安营吧,一会儿就黑天了。”萨日根瞧瞧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林子里黑天早,尤其是夹皮沟这种山沟沟。
来的时候,就准备在夹皮沟住两宿,所以,东西都准备齐全。三个人分工协作,萨日根找了个背风的空地,把三顶帐篷先支上。
包大明白捡回来不少干树枝子,田小胖则负责埋锅造饭。都是现成的半截大油桶改造的灶子,扣上铁锅,下边就可以点火。
融了点雪水,先烧点开水喝着,然后,就把带来的大饼和牛肉放到锅里热着。趁着这工夫,田小胖又在林子里转悠一圈,把雪里埋着的鲜嫩野菜挖回来一些,打了个野菜汤。
吃饭的时候,小猴子又从灰堆里扒拉出来几个烤焦的大松塔,喝着热乎乎的野菜汤,嚼着大饼,撕着牛肉,再剥着松籽,这顿晚餐,还算丰盛。
这几位都是酒鬼,来的时候,自然带了一塑料桶散装白酒,一家倒了一茶缸子,边吃边喝。
他们大吃二喝的,可把那边的大棕熊给急坏了,最爱的松塔也不吃了,围着田小胖直哼唧,还不时伸着大巴掌,直扒拉小胖子:给点呗,老铁,给点呗。
也就是田小胖这体格子比较结实,要不然,谁能抗住它的大巴掌,估计早就被扒拉不知道多少跟头了。
“这饼都给你吃啦,俺们喝西北风啊。”田小胖被烦得没着没落的,只能用大饼卷了点牛肉,往它嘴里塞了一张,然后朝屁股踹了一脚:“赶紧滚蛋!”
大棕熊尝出来香了,哪里还肯走,吃完之后,更不消停了。田小胖刚喝了一口酒,放下茶缸子端着碗喝汤,这货就把茶缸子给捧起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咕嘟就往嘴里灌了一大口。
好家伙,这下子差点把大棕熊给呛得背过气去,这货咳嗽两声,茶缸子也扔了,掉头就往林子里跑。
“你也想整二两咋滴?别跑啊,再整点呗——”包大明白乐得眼睛都成两道缝了。
田小胖也长出一口气:唉呀妈呀,这个蹭饭的大肚汉总算是走了,看来,还是酒好使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