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nc7好看的都市异能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線上看-第1397章 陳夫(2-4)展示-yvkcb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陆州问道:
“陈夫是如何威慑十大弟子?人心难测,人性的贪婪最难控制。”
闻听陆州直呼圣人名讳,燕牧露出尴尬之色,说道:“陈圣人名震天下,以德服人,从来不会强行控制弟子。且陈圣人威望颇高,人人敬畏,十位先生,即便有异心也不敢与天下人为敌。”
陆州摇了下头,不咸不淡地给了他一个简单的评价:“年轻。”
“?”
他们继续向前飞行。
半日后,在距离西都雒阳的东部山峰上落脚,歇息片刻。
期间陆州又使用天书神通观察了下司无涯的情况,好在有人时刻关照,倒也不会有什么事。叶天心已经回到魔天阁,整体的情况还算安稳,便收起神通停留歇息。
燕牧好奇地打量着白泽,问道:“听闻白泽乃是传说中极为少见的神兽,不知道前辈是怎么得到此兽的?”
“运气。”陆州说道。
燕牧点了下头:“前辈真谦虚。”
“确为运气。”
“受教。”燕牧朝着陆州拱手。
陆州:“……”
你看,说真话没人信。
燕牧指着西都的方向说道:“雒阳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运气还不错,一路上也没遇到拦路抢劫的。到了西都雒阳,这些贼寇就不敢出现了,但是,越靠近西都,高手便越多。我从来不信什么高手在民间,小丑在殿堂,纵使民间有高手,一万个民间也未必抵得上一个西都。”
陆州点了下头,此人说得还算有理。
燕牧继续道:“晚辈斗胆,敢问前辈找陈圣人是要求学,还是献礼?”
“都不是。”
见陆州面无表情,燕牧不再继续追问了,这是人家的私事,太过追根究底,不太好。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
便继续出发。
一刻钟过后,陆州令白泽在城外守着,白泽太过显眼,进入西都,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二人朝着雒阳掠去。
这时,他们看到了东南方向,飞来一座红色的空辇。
那空辇气势恢宏,仅有四名弟子拱卫,飞行速度极快。
燕牧看到那红色空辇的时候眉头一皱:“七星剑门,丘问剑?”
陆州看了他一眼问道:
“你认得他?”
燕牧的眼中闪过愤怒之色,冷哼道:“也不怕前辈笑话,就是他打伤的我。十天前,我离开落霞山,参与闻香谷的论道大会,被这丘问剑暗中摆了一道。”
“冤家路窄。”陆州点了下头。
“我非常讨厌这个人,前辈,我们绕道吧……”燕牧说道。
陆州:“?”
见了别人绕道走,这是等于把自己的尊严摁在地上摩擦。
燕牧见陆州没有转身,略显尴尬。
那空辇已经来到了不远处,空辇中传来声音,略带戏谑和调侃:“这不是落霞山门主吗?真是巧啊。”
燕牧锁眉道:
“丘问剑,你可真是阴魂不散,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你是不是派人跟着我?”
空辇中笑了起来,说道:“我还没那么无聊,派人跟踪一个手下败将。”
这最后四个字等于是贴脸输出,当面打脸侮辱了。
燕牧:“你……”
“闻香谷论道,胜败乃兵家常事。燕门主,瞧你这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可是担忧得很啊。”丘问剑笑着道。
燕牧骂道:“还不是你使诈?赢了也不光彩。”
“如果你不服,那我们就再来一场……正好还没进西都,这荒郊野外,是个切磋的好地方。怎么样?”丘问剑说道。
“来就来!”
燕牧向前飞了十来米。
丘问剑又道:“你的伤好得挺快。不过我得劝你一句话,别逞能,这次我可不会点到为止。”
燕牧祭出了剑罡。
丘问剑啧啧道:“剑术……你远不及我。”
眼看燕牧已经被愤怒支配了头脑,陆州开口道:“年轻人,好大的口气。”
这一声威严而不失沉稳。
空辇里愣了一下,看向陆州,旁边一弟子说道:“这不是落霞山的周天吗,内院弟子?”
陆州这才想起来,易容卡的效果还在。
丘问剑没搭理陆州,而是看向燕牧,说道:“燕门主,你这门主当得可不行,居然要一个弟子撑腰?”
燕牧回头看了一眼,露出尴尬之色。
这时,他看到陆州挥袖,说道:“老夫的时间很宝贵,没工夫浪费。还不走?”
陆州踏空,身如柳絮,朝着雒阳掠去。
丘问剑、燕牧:“?”
空辇中哈哈大笑了起来,丘问剑道:“燕门主,你这混得越来越差了,一个弟子都能骑在你头上撒野。”
原本来到并蒂莲,陆州不想招惹麻烦。
能节省时间就节省,以最快的方式,解决问题。
这倒好,你不找麻烦,麻烦来找你。
陆州停下,回身道:“小小年纪,不懂得尊重他人。”
五指一抬,燕牧的剑飞了起来,二指引剑,咻咻咻——穿过了空辇。
丘问剑一惊,纵身冲破空辇的顶处,跃入空中,惊讶地看着陆州,说道:“一名弟子,竟有如此御剑之术?”
他拔剑挥砍,试图将剑击飞。
陆州继续二指引剑。
那剑灵巧至极,在空中飞旋。
砰砰砰,砰砰砰……速度越来越快,如风如影,如狂风骤雨。
丘问剑心生骇然,越发地感觉到吃力,剑速太快,以至于终究漏出破绽。
哧——
长剑围绕丘问剑飞旋一圈。
归鞘!
噌!长剑回到燕牧的剑鞘里。
燕牧已呆若木鸡。
陆州虚影一闪,负手立在丘问剑的面前半米的地方,目光深邃有神地盯着丘问剑。
丘问剑:“……”
空辇周围的四五名弟子亦是惊讶无比。
丘问剑的眼皮子不断地跳动,不服地当面出剑!
砰!
陆州二指夹剑,纹丝不动。
丘问剑想要动,却发现动不了,就像是被一座大山死死地压住,动弹不得。
元气也被禁锢,浑身如同定格了似的。
陆州二指一开,掌心向前,推着剑尖,砰砰砰……那把剑,断成了数截儿!一直推到丘问剑的胸膛上,砰————
丘问剑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脸色煞白。
“掌门!”
弟子们迅速掠了过去,接住了丘问剑,个个惊奇不已。
丘问剑被接住之后,内息紊乱至极,丹田气海躁动,又是闷哼一声。
陆州淡淡道:“根基不稳,用剑太老,招数重复,元气的驾驭尚未入门。年轻人,学了点皮毛,就敢到处作威作福?”
“……”
听完这话,丘问剑又吐出一口鲜血。
陆州回身看了一眼燕牧,说道:“老夫的时间有限。”
燕牧点了下头,连忙跟了上去。
他回身一转,眼中十分解气地瞪了下丘问剑。
二人朝着雒阳掠去。
待二人的背影消失,丘问剑又是闷哼一声。
“门主!”
“门主,你怎么了?”
丘问剑狠狠地抓住断剑的剑柄,说道:“一名弟子……竟,竟有如此厉害?”
旁边弟子一脸茫然地道:“真是奇怪,周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这没道理啊!”
“会不会是故意隐藏实力?”
“这也不可能吧,能忍到今天?”
众人面面相觑。
丘问剑看着雒阳的方向说道:“打听一下。”
“是。”
洪荒之兑换系统 彩虹的延续
“门主,还去拜访陈圣人吗?”
丘问剑擦掉嘴角的鲜血,忍着疼痛,喘了一口大气说道:“当然要去……只要我们跟陈圣人门下弟子打好关系,就是我灭落霞门之时。”
“现在?”
“现在,立刻,马上!”
“是。”
……
西都,雒阳。
大翰最繁华的人类城市之一。
陆州和燕牧走在街道上。
二人对来来往往的人群,和热闹的街道并不感兴趣。
燕牧一直都在回想陆州用剑的那一幕,连忙跟了上去,低声笑着道:“前辈,您那一手剑道……”
“你想学?”
“不不不……我就是问问。”
“你没有剑道天赋,拳法比较适合你。”陆州说道。
燕牧摇头道:“可是,家师曾说,我比较适合剑道。”
“若是在你年幼时,的确如此,但你掌中无茧,身法迟钝。大好的天赋早已浪费。”陆州说道。
燕牧愣住,接着叹息一声。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街道的尽头。
燕牧说道:“陈圣人地位尊崇,不会在都城之中居住。我去打听一下,前辈稍等片刻。”
陆州点了下头。
燕牧朝着远处疾飞而去,大约一刻钟过后,燕牧返回。
“前辈,运气不错,陈圣人在雒阳以西的秋水山亭。”燕牧说道。
“好。”
陆州踏地而起。
燕牧吃惊地看着飞起来的陆州,迅速跟了上去,低声道:“前辈,这是雒阳,不能飞行。”
陆州没理他,而是道:“跟紧。”
“啊?”
果不其然,雒阳城里的巡逻队,迅速飞了起来。
声音回荡:“何人如此大胆,敢在雒阳造次!”
数十名巡逻修行者朝着陆州和燕牧追击而去。街道中的修行者们,摇摇头,又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修行者倒霉了。
燕牧回头一看,那数十名修行者吓了他一跳。
正要提醒,陆州大手一抬,抓住了燕牧的手腕。
嗡————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燕牧感觉到空间像是扭曲似的,四面八方所有的景色,建筑,都成了扭曲模糊的景象,像是被拉成了直线。
燕牧的丹田气海跟着躁动,形成了旋涡似的,这种远远超出他所能理解的速度,颠覆其三观,由于实力差距太大,以至于出现了耳鸣,眼花,直至什么也听不到,看不见。
呼!
待一切恢复的时候,燕牧顿觉天旋地转,弯腰作呕了起来,吐了许久,才渐渐缓过神来。
雒阳上空,数十名巡逻队修行者,一脸懵逼地看着天空,什么也没有。
两个人影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消失了。
事实上是因为修为差距太大,他们的目力,已经无法捕捉到陆州的影子。
……
与此同时。
陆州负手立于燕牧旁边,指了指前方,说道:“这就是秋水山亭?”
燕牧抬起头,看了一眼那青山绿水,环境宜人,宛若人间仙境的山峦,说道:“这就到了?”
陆州蹙眉。
燕牧感觉到气氛不对劲,连忙道:“是是是……这就是秋水之山,我,我……前辈修为,深不可测!”
陆州没理会这种低级马屁,毫无感觉。
“带路。”
“是。”
燕牧已经彻底折服。
带着路朝着秋水山亭掠去。
不多时,二人终于落在了秋水山下。
没想到的是,在秋水山下,热闹非凡,络绎不绝的修行者,抬着各种珍贵的礼物,排队等候。
燕牧说道:“还真在这里,拜访者有些多啊!只怕排了队,也见不到圣人。”
“排队?”陆州皱眉。
“前辈莫要小瞧这些人,有胆求见圣人的,必有点背景。像我这样的,压根不会来,自讨没趣。排队要见圣人的,每年不知多少。习惯就好。”燕牧说道。
“老夫没有排队的习惯。”陆州说道。
“啊?”
说着,陆州踏空朝着秋水山飞去,直接从众人的头顶上飘起。
这个行为,必然是惹了众怒。
“何人这么大胆,敢在圣人门下捣乱?”
“太放肆了!”
“简直目中无人!岂有此理!”
看着群情激愤的众人,陆州没理他们,反而带着紧张至极的燕牧,飞向屏障。
圣人山下,谁敢私斗,只能嘴炮。
看得众人咬牙切齿。
“我这辈子,最讨厌两种人,一种是随便插队的,一种是不给我插队的。”一修行者骂道。
“……”
就在这时,秋水山中,掠来两名青袍弟子。
“擅闯秋水山者,重罚!请两位自重!”
后面一群人指着陆州和燕牧。
燕牧脸皮薄,早就连耳根子都红了,反观陆州面色从容,风轻云淡。
“老夫要见陈圣人,烦请带路。”
燕牧:“……”
前辈,您的修为是很牛逼,可架不住这样作死啊,说话能不能低调点儿……燕牧忐忑极了。
那青袍修行者说道:“圣人今日没空,各位请回吧。”
此言一出,没等陆州开口,后面排队的众多修行者不乐意了。
嫡宠
“别啊,兄弟,我带了上等血人参,前来拜见圣人。”
“我是来自北奴的使者,求见圣人前辈!”
“我是天池门大弟子,求见圣人前辈。”
谁料,那青袍修行者不为所动,依旧面无表情地道:“圣人实在没空,各位请回吧。”
说话的腔调机械,毫无感情。渣男。
陆州蹙眉。
双袖一甩,负手踏空前行。
众人哗然一片。
这是要硬闯啊!
个个嘴巴张开,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陆州和燕牧。
燕牧的心脏砰砰直跳,哪怕他是落霞门的门主,可是在圣人脚下,与蚂蚁无异。
完了,完了……这次玩得太大了。
燕牧已经想好了随时掉头跑路,这特么谁能玩得起。
陆州停在了屏障前,观察了下屏障的阵法和纹路。
众修行者一副看戏的模样。
就在所有人认为陆州绝无可能打开秋水山的屏障时,陆州抬手,大手向前一摁。
掌心天相之力如潮水般,将屏障打开。
嗡————
众人:“……”
陆州轻而易举地走了进去。
那两名青袍弟子惊讶地看着陆州。
陆州回头看见燕牧像是猴子似的,抓耳挠腮,道:“燕牧。”
燕牧回身:“啊?”
“还不跟上?”
“哦。”燕牧又惊又委屈。
惊的是陆州居然进入了屏障,委屈的是,这波真的要完犊子。
那些排队的修行者则是嘴巴大张。
陆州来到两名青袍修行者面前,说道:“带路。”
青袍弟子说道:“这……阁下擅闯秋水山,好胆。按照秋水山的规矩,您要接受惩罚。”
陆州说道:“架子倒是不小。”
陆州没理会这两名小年轻。
规矩是束缚平庸者的,而非是他。
他负手朝着台阶上行进。
燕牧欲哭无泪,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陆州一步百丈,眨眼间来到了半山腰。
燕牧费了好大的劲,才跟了上来。
就在二人即将抵达山顶的时候,一道虚影,出现在上空。
一身灰色长袍,头带锦帽,腰间配着一把刀,目光凛然,说道:“何人?”
陆州感觉到此人修为极高,应该是进入并蒂莲以来,所见到的修为最高者,便道:“你又是何人?”
那长袍修行者说道:“你竟不认识我?”
燕牧哭丧着脸,在陆州的耳畔低声道:“这是圣人门下,大先生,华……华胤。”
他报名字的时候,嗓音压得极低。
陆州点了下头说道:“原来是陈圣人门下大弟子。”
“你能进入屏障,修为不弱。但不和规矩。”华胤说道。
“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陆州说道。
“……”
华胤闻言,这话说得好像有些道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华胤拱手问道。
“老夫姓陆。”
“找家师何事?”华胤继续问道。
“这事,你做不了主。”陆州说道。
燕牧丝毫不敢插话。
大佬对话,言语之间都是招数。
华胤微微皱眉,说道:“姓陆?我从未听说过修行界有这么一号人物。”
他心中猜想,应该是某位隐世高手,来找师父请教修行心得的。
陆州没有提及自己来自金莲。
从秦人越哪里了解到,并蒂莲比较排挤外界,若是说了,也许真就见不到陈夫了。
陈夫门下十大弟子,有四位真人,还是谨慎应对的好。
陆州说道:“天下之大,你不知道很正常。“
说着,他向前迈步。
华胤抬手,挡在前方,说道:“家师有令,今日恕不见客。”
就在这时,一名青袍弟子,从下方飞掠而来,单膝下跪,朝着华胤说道:“大先生,七星剑门门主丘问剑传信,说是要求见圣人。”
华胤点了下头,说道:“让他过来。”
“是。”
听了这话,陆州不乐意了,眉头一皱。
还未开口,华胤便道:“七星剑门门主与家师有约在先,三天前便打好招呼,今日来秋水山,又打了招呼。还望阁下见谅。”
言外之意,你没打招呼,没走正规程序,别想见了。
陆州摇了摇头道:“这世上没有老夫见不到之人。”
踏空向前。
华胤一怔,抬起大手,探出惊天掌印。
掌印将要命中陆州之时,陆州的身影忽然消失,出现在华胤的背后。
华胤心中惊讶,嘴上喝道:“大胆!”
虚影闪烁,朝着陆州擒拿而去。
陆州拂袖而起,空间凝固,时间静止,身子再闪,出现在百米开外。
华胤愣住:“大真人?!”
这三个字,亦是让燕牧浑身一颤。
他跟着的居然是一位大真人!
就在华胤想要追上去的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让他上来吧。”
华胤当即变得恭敬,道:“是。”
……
秋水山亭。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对弈。
棋盘的对面却是空无一人。
他一边对弈,一边欣赏着瀑布美景。
过了一会儿,陆州出现在凉亭附近,燕牧和华胤跟在后面。
陆州第一眼看到陈夫的时候,便想到了自己穿越之初的场景,只不过陈夫更为舒坦,没那些狼狈事。
陈夫消瘦一些,头发整齐,白袍干净,一尘不染。
很难想象,这就是并蒂双莲第一人,陈夫大圣人。
陆州一步百丈,出现在陈夫的对面。
径直坐了下去。
大弟子华胤见状,怒目上前。
陈夫表情平静,略带微笑,抬手示意华胤退下。
华胤不敢造次,退到一边,像是一位合格的守卫似的。
燕牧不断地吞咽着口水,站在华胤身边,时不时地偷看陈夫,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了。
这特么就是陈圣人?
这特么就是人人想要见到的陈大圣人?无数男修敬畏的并蒂双莲第一人,无数女修梦寐以求的大圣人!?
燕牧激动得几乎要哭了。
因为他也是大圣人的狂热粉。
他险些抑制不住激动情绪,有点站不稳似的。
陈夫抬头,看了一眼陆州。
却没想到,陆州转头,说道:“燕牧。”
“啊?”
“还在外面杵着作甚?”陆州指了指旁边的石凳。
燕牧十指微颤。
一 受 封疆
我特么不敢坐啊!
宁可趴在外面,也不敢与圣人平齐而坐!
陈夫轻声笑言:“坐。”
燕牧脑袋一片空白:“……”
陆州摇摇头,没出息。
PS:求推荐票和月票,谢谢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