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2sims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無雙庶子 txt-第二百零七章 宇文老哥哥!-9h746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天底下憎恨李信的人不计其数,但是要说谁恨李信恨得最厉害,可能就是这位垂暮的宇文天王了。
太康年间,他听闻李信的西南军准备起兵造反,然后才下定决心尽起族中精壮,在蓟门关拼死一搏。
当时他的想法是,如果西南谋反,南晋朝廷肯定不能两顾,那么鲜卑人就可以趁机拿回心心念念的四十多年的江北,恢复故周国土。
正是因为这个天大的“机会”,向来谨慎小心的宇文昭,在那一战之中下了血本,最终用了大半年时间,硬生生啃下了陈国公府经营了三代人的蓟门关!
那大半年里,双方打得极为惨烈,十万镇北军有大半死在了蓟州城上,而宇文昭王帐的损伤,不在镇北军之下,这个结果直接导致了鲜卑王帐元气大伤,到今天甚至形成了被赫兰部宇文焘反压一头的局面。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在西南掀起了动乱的李信,又眼巴巴的从西南跑到了北方,带着一万多个人在鲜卑诸部之中大闹了一翻,以至于宇文昭在鲜卑部之中统治彻底崩解,同时赫兰部也成功借势,成为鲜卑诸部之中势力最大的部族。
当年宇文昭看到李信的时候,几乎被李信气个半死,他现在身上这身病,最少有一半是被李信气出来的。
然而天底下,没有永恒的仇敌。
尽管李信对于宇文昭本人,甚至对于王帐都造成过巨大的伤害,但是眼下,宇文昭不得不向李信低头,请求与李信或者说与南晋朝廷联手,以抵抗咄咄逼人的赫兰部。
就这样,在这个寒冬腊月,一封宇文昭的亲笔信,被他的幼子宇文扈带着,快马赶往大晋的京城。
北疆距离京城颇远,宇文扈只带了十几个随从,一路快马奔行了差不多二十天左右,终于在延康元年的腊月二十七赶到了京城。
此时,京城上下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
靖安侯府在京城里并不难找,宇文扈随便问了个人,就被人智明了永乐坊方向,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带着属下朝永乐坊走去。
到了靖安侯府之后,经过侯府下人的一番通报以及确认完身份之后,宇文扈被请到了靖安侯府的后院里等候,这一等就是接近一个时辰。
宇文扈本不是个有耐心的人,平日里若是有人让他等超过一柱香的时间,他可能就会立刻与人翻脸,但是这一次,这位宇文天王的小公子,规规矩矩的坐在了靖安侯府的后院里,不仅极有耐心,而且显得十分乖巧。
他等了足足一个时辰之后,穿着一身裘子的李信,终于处理完了皇城送过来的公务,一边揉着有些胀痛的腰,一边朝着后院走来,远远看到一身明显鲜卑人服色的宇文扈之后,李信迈步走了过去,对着这个看起来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笑着说道:“听说你是宇文天王的儿子?”
宇文扈本来正在出神,闻言立刻清醒了过来,他先是抬头看了李信一眼,然后立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着李信叩首道:“叔父救命!”
李大都督有些懵了。
“小天王,这叔父二字从何说起啊?”
宇文扈跪在李信面前,俯首道:“父亲他老人家说了,早先与李侯爷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一见如故,从此父亲便把叔父引为人生知己,吩咐我晚辈等见了叔父之后,要以子侄礼待叔父。”
李信脸上带着笑容,心里却不以为意。
他心里很清楚,北边的宇文天王宇文昭,这些年与自己之间的仇怨,说一句“不共戴天”都不为过,假如自己出现在宇文昭面前,那老小子一定是想办法怎么把李信给生吞活剥了。
如今,这个仇人家的孩子不远千里来到自己面前,非但不是前来寻仇,反而跪在地上装孙子,那么那位宇文天王,一定别有所图。
想到这里,李大都督微笑道:“不错,当年我与宇文兄的确是一见如故,我们在一起足足喝了三四天的酒,只可惜这几年我这边一直忙不开,也没能抽出空去探望探望老哥哥。”
他笑着看向宇文扈,开口道:“你父现在身体如何啊?”
宇文扈微微低头躬身道:“多谢叔父关怀,家父身体康泰。”
李大都督呵呵一笑。
“天冷,用不着跪着,起来说话罢。”
宇文扈长长的吐出了一口白雾,默默起身,对着李信说道:“叔父,我族在北边出了一些问题,我父说普天之下只有叔父能救,还请叔父垂帘我族,伸一伸援手……”
李信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宇文扈,淡淡的说道:“虽然你一口一个叔父叫的很亲,但是你我两家曾经是生死仇敌,现在关系未必就好到哪里去了,我为何要帮你们?”
“非是帮我们。”
宇文扈从袖子里取出宇文昭的书信,两只手捧着递到李信面前,恭声道:“赫兰部在北边愈发壮大,宇文焘狼子野心,总有一天会成为叔父心中大患,我族可以配合叔父,一举清除此贼!”
“说白了,无非是你们没了办法,跑到京城里来向我借势。”
李大都督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面无表情:“北边的部族都是一个德行,没了他们还有你们,既然如此,我为何要去管你们?”
“朝廷想要赢宇文焘并不难,但是没有我族配合,叔父根本追不上他们。”
宇文焘深呼吸了一口气,低头道:“我父亲在书信里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这件事情之后,我族再往北退五百里。大晋可以在关外设都护府,从此我宇文氏永为大……”
说到这里,宇文扈顿了顿,继续说道:“永为叔父麾下臣民!”
他本来是想说“大晋”的,但是想了想,大晋还能存在几年都是未知之数,于是便临时改口。
李信伸手拆开了这份宇文昭送过来的书信,拿在手里翻看了一番内容之后,笑着说道:“宇文老哥哥倒是个狠人,这种卖族求荣的条件也能开得出来。”
宇文扈神情一滞,随即苦笑道:“不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父亲也不会做出这种抉择,实话不瞒叔父,小侄这一次出来,回去还能不能见到父亲都是未知之数……”
“叔父若是想帮我们,还请早做决定…”
李大都督微微一笑:“这种事情,自然不能着急,过两天就是年关了,贤侄且在京城里过个年,过完年之后我们再详谈。”
他们两个人一口一个叔父,一口一个贤侄,叫的很是亲热。
但是实际上,鲜卑王帐杀了蓟州十万镇北军将士,不管是叶家人还是李信自己,都恨不能提刀把这些王帐的人统统杀个干净。
而另一边,李信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把原本强壮的鲜卑王帐,坑害成这个模样,如果有可能,宇文昭父子连刀都不用,直接就能把李信给生吃了!
双方脸上个都带着笑容,暗地里却是生死仇敌。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