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rm8r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尋唐 txt-第一千二百章:兩極展示-wj9dz

歷史小說 / 6 10 月, 2020 /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外面传来了惊呼之声,旋即,军号之声戛然而止,密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杜盛激动地仰头看着井口。
一张有些丑陋的脸出现在了井口,一只有力的手,握住了那面微微有些颤抖的旗杆。
“我是秦疤子,下头是谁?”
“秦将军,我是杜盛。”
杜盛带着哭音喊了出来:“我是刘将军麾下第二战营第三大队曲长杜盛。”
秦宽转过头,大声吼道:“来人,找绳子来。”
“秦将军,下面有十一个人,除了陈医师,都是伤兵。”
“做一个软兜,快点快点!”
每一名士兵被拉出井口,围绕在井口的唐军便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第三旅还有幸存者的事情,暂时冲淡了先前无边的忧伤。
十一名伤兵彼此扶持着站在一起,杜盛仍然紧紧地握着那面战旗。重见天日,劫后重生,但他们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的喜悦之色。
“葛将军!”杜盛看着葛彩,突然就放声大哭起来。
所有人都来到了刘元最后战斗的地方,看着那一片瓦砾掩埋的地方,秦宽第一个冲了过去,用力地搬起一块烧得焦黑的石块,向外走去。
青壮,唐军都一齐涌了过去,清理着这一片废墟。
他们想找到刘元的遗体,哪怕就是一小块也好。
葛彩被扶着坐在一块石头之上,两眼直直地看着前方忙碌的人群。
“葛将军,这是刘将军交给我的,说是给,给他儿子的礼物!”杜盛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了那柄精致的木刀。
轻轻地抚摸着木刀上面那精致的花纹,葛彩嘴唇抽动了一下,轻声道:“他手艺一向很好的。杜盛,他最后说了什么没有?”
杜盛泣道:“刘将军最后就在我们的上方引爆了提前埋在这里的炸药,最后,我只听到刘将军喊了一句,肥婆,我先走了。”
葛彩脸上露出了笑容,但绽开笑容的脸上,眼泪却是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掉了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他一直想这么喊我呢,只可惜过去他打不过我,怕我揍他,所以不敢喊呢!”
身边的唐军听到葛彩的话,无不是红了眼睛。
废墟已经基本清理干净了,但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秦宽却仍然不想放弃,他在里面刨着,挖着,终于,在一堆浮土当中,一个瘪瘪歪歪的头盔出现在他的面前。
小心地伸出手,将这枚头盔捧在了手中,小心地拂去上面的尘土。
这是刘元的头盔。
“刘元,秦疤子来了!你的肥婆娘也来了,我们来接你回家!”秦宽流着泪站了起来,捧着头盔,走到了葛彩面前,将头盔递给了葛彩。
“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秦宽垂头道:“最后他必然是引爆了炸药,里面肯定还有些猛火油弹之类的,一场大火,连石头都烧得酥了,刘元他,什么也没有剩下,就这个头盔了。”
葛彩将头盔接了过来,紧紧地抱在怀里,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向着镇外走去。
看着载着葛彩的马车离去,任晓年握紧了拳头,羞愧地低下了头。今天除了最开始他与葛彩打了一个招呼之外,全程,他都没有勇气再在葛彩多说一句话。
虽然说将军百战死,上了战场,谁也不能保证安全归来,但因为将领的决策失误而导致的不必要的失败,本来却是可以避免的。
刘元就是因为他任晓年的决策失误而战死的。而刘元即便是最后全军覆灭战死了,却仍然给他任晓年争取到了一线生机。避免了整个右千牛卫左军被南方联盟消灭殆尽,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能在条子岭牵制了数万南方联盟的军队,为石壮的黑虎掏心战略的奏效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而这一次的牵制作战,成为了整个右千牛卫左军此次战役的唯一的一个亮点。
对于长安的人来说,发生在湖南江西的这一场战争对于他们是一件遥远的事情。如果放在以往,朝廷在某一个地方发生了大规模的战争,总是会想着给他们加上一些赋税,一些徭役,甚至于一些莫名其妙的乐捐。但现在,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们的生活一如往常。
他们了解战争的方式,就是从大唐周报之上获得一些有关战争的信息。
但限于这个时候消息的滞后性,他们得到的消息,基本上都是半个月甚至是以前的情况了。而作为大唐朝廷的喉舌,大唐周报在刊登诸如此类的消息的时候,自然也是有选择性的刊登。
像右千牛卫左军这一次的惨重损失,自然是提都不提的。在报纸之上,描写的都是右千牛卫左军的将士们如何浴血奋战,如何以单薄的兵力牵制了数量众多的敌人,为大军获得最后的胜利提拱了绝佳的良机。
像刘元这样英雄战死的将领,自然是要大加渲染的,刘元指挥的最后那几场战斗,更是被描述得神乎其神,而刘元最后的英勇战死,为这场宣传做了一个最为壮烈的注脚。
报纸上没有说刘元所部全军覆没,仅剩下了十一个人,也没有说左军一万余人,只剩下了两千人。
所以在整个北方,百姓还是异常亢奋的,到了南方,唐军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战无不胜的军队。而像长安这样的关中之地,虽然百姓对于新朝廷的归属感还并不是那么强烈,但新皇朝打赢了战争,总是一件好事。这代表着他们仍然会生活在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之中。
更重要的是,这位皇帝目前看来,还是挺不错的。
所以整个长安,已经沉浸在过年的气氛中了。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长安要繁盛荣华了不知多少。无数的货物涌入到了长安,王明义新开发的那些商业门面,一个接着一个的开业,整个长安的商业区,再也不仅仅限于过去的东西二市,可以说,现在但凡有人的地方,基本上都能看到一个接着一个的商铺里摆满了琳琅满面的商品。
有本地的特产,有北方生产的各类新奇的东西,当然,也有来自海外的各种稀奇古怪的长安人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以及与大唐人面貌迥异的外族人。皮肤黝黑的,金发碧眼的,随着大唐遍布海洋的远航船队,也一一地出现在了这个政治文化中心之中。
长安人,在慢慢地找回他们曾经的骄傲。
皇后柳如烟最近也搞出了一个大动作,轰动了长安。
作为总揽了整个大唐的福利事业的皇后,自然是需要无数的金钱来支撑这项收揽民心的动作的,不管是照顾鳏寡孤独,还是在全国各地广设施药局,设立医馆,救穷扶贫,都需要海量的金钱来支撑。
光靠财政拨款,显然是杯水车薪,而募捐,也无法补助这个缺口,所以柳如烟还要想法子开源来挣更多的钱。
柳如烟将皇族居住的兴庆宫辟出了一角,将其中的一部分皇家园林改造成了一个动物园。内里装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珍禽异兽。
皇后娘娘想要的东西,自然有无数的人争相奉上。每支远航出去的船队,在柳如烟露出了这个意思之后,立即便争先恐后地从海外为皇后娘娘寻找那些大唐本土没有的飞禽走兽。即便是大唐本土之中的那些昔日傲啸山林的猛兽,也被当地官府想法设法地捉了来,献给了皇后娘娘以助她将这个动物园开起来。
每参观一次一百文的门票钱着实不便宜,但每日里,仍然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骛。不管是本土才有的老虎,熊瞎子,孔雀,食铁兽,还是来自远方的长鼻子大象,长脖子的长颈鹿,抑或是长达数米身披凯甲的凶猛的鳄鱼,都让大唐人为之疯狂。
柳如烟在这些事情之中,找到了与战场之上截然不同的一种愉悦的感觉,不能再统兵打仗的遗憾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她乐此不疲地投入到了这项活动之中。眼下年节将近,她也更加地忙碌了起来了。
而皇贵妃夏荷负责的金融改革也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刻,第一步在军中的推行实施的非常顺利,而对于军人的信任,又使得在武邑等李泽的统治核心区域之内,老百姓,商人们也开始接受这些被他们称为军票的东西。
纸币,已经在慢慢地流行起来。
在开了一个好头之后,夏荷更加努力地投入到了推广纸币的过程当中。
两位夫人忙得不可开交,常常几天看不到人影,而李泽,此刻却仍然在为南方的战事而忙碌着。
与老百姓们的欢欣鼓舞不同,李泽却时不时地处于一种焦灼,愤怒或者是伤心之中。因为柳如烟与夏荷常常都不在兴庆宫的关系,他干脆也很少回去了,经常是住在太极殿这边的公厅里。
这场战事,并不是他想要的。而最后得到的结果,也必然与他理想中的结果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如今,只能说退而求其次罢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