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9q3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75 我說完了,就是完了讀書-6v54m

都市小說 / 5 10 月, 2020 /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餐厅里,欧星灼依然是那身成年人模样的装扮,看过去就想叫一句学长,毕竟发量还很稳健,离老师那种程度还有些距离。
因时间有限,下午一点半就要迎接教务部的调查询问,李峥也只是草草说明了情况,请教了一些数据隐私问题后,便匆匆前去与小组成员汇合。
实际上,全部组员都收到了配合调查的通知,甚至教务部也在更早的时候与周毅进行了沟通,其后才正式启动调查程序。
这本是一件没产生严重后果的事情,教务部能如此雷厉风行,跨过英培学院直接启动流程,无疑体现出了学校对学术风气的重视,这一点令李峥倍受鼓舞。
几天的周旋固然令他有些疲惫,是那种精神上,面对成年人世界的疲惫,但教务部在这个时候如巨浪般推了上来。
那就再接再厉,送她最后一程。
非说的话,在刘雨薇求到楚佑华之前,李峥也只有九成的把握,无论是她还是她的家庭,既然如此安排,那无疑也就把这罪名坐实了。
1点25分,教务部办公楼前,小组成员最后鼓了把劲。
“所以……白给150万的项目,还是挺多的吧……”史洋仰着头沉叹道,“还记得化竞搞联名信的事情么……现在的我,怕是打死也做不出这种事了,别说这个,ICHO拒绝领奖都不敢了……搞了那么多事情,要是没老周罩着,我甚至不确定我还能来蓟大……”
李峥同样仰着头,拍着史洋笑道:“那老周凭什么罩你?”
“因为……我学习好?”史洋眼儿一瞪,自问自答,自己妙了起来,“妙啊!”
“就是这样的,一时学习一时爽,一直学习一直爽。”李峥提了口气,浩然大笑,“只要我们学习一直够好,那要苟且妥协的就是他们,患得患失的也是他们,瑟瑟发抖的还是他们!”
“嗯,不愧是李峥。”屠夷寇并排拍了拍他,“明明道义情理都在我们这边,最后说出来的话却像大反派一样。”
“我倒是很理解。”莫念也跟着仰起一叹,活动着拳头,吱吱作响,“当理科学习深入到一定程度,会本能地认为这个世界是要遵从某种秩序的,人类也是要追求正义与美好的,正因如此,当秩序崩坏,狼狈当道之时,我们这样不懂得顺应世界的人,反倒成为了少数派,想要维持这份秩序,哪怕之时内心的秩序,就要玩得比他们还狠,做得比他们还绝。”
“啊……”常刻晴少见地露出一抹柔色,“本来只是馋……只是无所事事,才与大家共事的,现在感觉……活了这么久,终于遇到同类了——屠夷寇除外。”
屠夷寇笑骂道:“大姐!都这种时候了,要不要这么严谨啊!”
笑声中,张善栋一行人却唏嘘连连地走来。
张善栋满脸都是尴尬与失落,只叹了口气,便步入办公楼。
吴越自是更加尴尬与失落,一言不发地跟了进去。
反是刘雨薇,原地瞥了眼几人,嘴里念叨了一句不知是什么的英文便要追进去。
此时还是领袖眼疾手快,当即纵身一拦:“朋友,你这样既不是当面骂,又不是偷偷骂,非常毁人心态。”
“???”刘雨薇下意识捂包一缩,“我没骂……”
“You idiot?”屠夷寇两眼一眯。
“bullshit……”刘雨薇侧身一闪便要过去。
“对,就要当面骂!”屠夷寇再次纵身堵住,长吸一口气过后,芬芳的词汇像加特林机枪一样喷射而出。
“Bitch、jerk、sucker……#¥#¥%…”
“你……你神经病啊!”
“bastard、Bitch、asshole、shit、Bitch……#¥#¥%…”
刘雨薇捂着耳朵冒着枪林弹雨几次想绕过去,却又都被堵住,最后只红着眼睛骂道:“你!你词汇量就这么点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了三次。”
“fucking Btich、fucken Bitch、Bitching bitch、bitch fucker……#%¥……”
“啊啊啊啊啊!!”刘雨薇哭喊着撞开领袖跑了上去。
就这领袖还扯着脖子追了七八句,才舒了口气。
“痛快多了,我感觉我可以回去了。”
李峥咽了口吐沫前去抚慰:“这些词,还可以这么组合的么……”
“英语骂人,重在随性,怎么顺怎么凑。”屠夷寇问道,“没去过德州对骂聊天室吗?”
莫念大惊:“我老家还有这个???”
“不不不,是那个德州。”屠夷寇赶紧冲林茉茗努嘴道,“英语对骂,两天出师。”
“唔唔唔……”林茉茗慌慌摇头。
直到他们走进会议室,刘雨薇依然红眼低头,似乎还有些抽缩,总之是再也不敢看领袖了。
另一端,则坐着教务部的三位老师。
居中那位,一身贴身的白衬衫银眼镜,年纪也并不太大,他自然就是学术纪律办公室的主任王学礼了。
李峥此前也做过调查,王学礼属法律专业出身,两年前被任命为这个新办公室的主任,目的就是让这么一个人搞这种谁的面子都不给的事情,不然到处倒是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纪律风气早晚荡然无存。
与会人员到齐,王学礼三人短暂介绍完毕后,便展开了一系列例行的询问与资料收集,因为李峥组早已将文案和资料准备妥当,这整个过程也不过20分钟。
但他所问的问题,尤其是问刘雨薇的那部分,始终都有所保留,至于李峥这边,一句话也没有问。
这让李峥难免疑惑,几次向王学礼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但王学礼完全没有理会这一点,只是继续推进流程。
随着常规流程临近尾声,王学礼将更多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吴越身上,似乎这才是他的主要怀疑对象。
这也难免让李峥更加疑惑,但既然王学礼如此自信,不如等他通通搞完后再私下交流。
“那么,我最后再次确认一下。”王学礼指着会议桌侧面的摄像机道,“虽然只是校内调查,但这件事也依然是严肃的,请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待众人点头后,王学礼瞅了眼旁边记录老师的屏幕,随即冲吴越道。
“吴越,你坚持声称,自己没有获得过任何涉及李峥论文具体内容的信息?”
“对。”吴越只呆低着头,了无生气,一副将死之人的样子。
“有没有可能,在与李峥组员的日常交流中,不经意地得知一些具体内容?”
“没有。”吴越摇着头道,“我只知道他们在和化院合作,并且请假了,这都不算具体内容。”
“那你身为一个毫无生物、化学科研背景的学生,为什么有勇气与生院合作电镜相关的项目?”
“我没有任何勇气,只是遵循老师的安排。”
随后,王学礼又追加了一些压迫性问题后,方才将吴越放下,自己也是与两位同事点了点头,好像完成了主要工作一样。
接着,打了个哈欠,很随意地向刘雨薇进行例行发问。
“刘雨薇,你坚持声称,自己没有获得过任何涉及李峥论文具体内容的信息?”
刘雨薇这可就来劲了。
与吴越放弃自我的表现不同,她充满了生机。
“是的。”刘雨薇借着刚刚被领袖骂哭的劲儿,委屈得好像她才是受害者,“我所知道的,也仅仅是他们在院内公布的开题报告而已,我完全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就这么把帽子都扣给了我……我人微言轻又势单力薄,不比他们那么多人,那么多成绩,那么多老师撑腰……我……我真的不知道……”
她说着,竟真的哭了出来,捂着脸泣不成声。
王学礼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依然照着之前记录的说辞问道。
“此外,你也坚称没有从林茉茗那里得到任何论文具体内容相关的信息?”
“呜……呜呜……”刘雨薇依然在哭。
“刘雨薇,请先冷静地回答问题。”
“也许她随口说过什么吧……我记不得了……”
“我没有!!”林茉茗当即使劲举起右手,“我从来不在小组和化院老师以外的环境里说这些!!”
王学礼就此向刘雨薇点头道:“‘记不得’在这种调查中并不是一个有力的词汇,听过就是听过,没听过就是没听过。相对而言,林茉茗这种发言可信度更高。”
“我……我就是记不得了么……她可能说要在化院吃晚餐,不要等她了……这种小事谁记得?”
“我问的不是小事。”王学礼着重点了点桌子,“是论文的具体内容,如果有,你应该记得很清楚。”
“那……那就是没有……”刘雨薇说着又“哇”地哭了出来,趴在桌子上嚎哭道,“老师,我情绪真的要崩溃了……被李峥这么诬陷,还像是犯人一样受审……呜呜……”
“好了,快结束了。”王学礼再次冲左右点了点头,随后双肘支在桌上,缓缓说道,“那么现在,我有理由告诉你,不是李峥在诬陷你,而是你在诬陷李峥。”
本已十分厌恶,且有些困倦的与会者,都下意识提了下脖子。
这话是怎么话说的。
“我们是教务部,不会荒唐到听信一个学生基于个人推测的一己之词。”王学礼轻轻点了点桌子,看着刘雨薇,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这次是实名举报,举报者是我校生命科学学院的胡海波教授。”
嗡!
全场人脑子像是绷了跟弦儿。
不困了,瞬间就不困了。
不仅是刘雨薇,所有人在此前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李峥举报的。
发展到这种局面,李峥自己都快TM觉得是自己举报的了。
他当然能猜出举报者只有可能是胡海波,被逼到绝路的时候选择了一种自保的策略,既稳住了自己的声誉,又避免成为这一脉的敌人。
只是此前王学礼从来没公布过这一点,甚至全场都在暗示是李峥在举报的,并且做出主要受审对象是吴越的伪相。
此时,方才拨云见日。
这尼玛王学礼看着人模人样的,其实他娘的是个老阴哔啊!
不仅挖了个大坑,还声东击西。
不仅给刘雨薇了一个李峥举报的错觉,还让她掉以轻心认为调查组主要在干吴越,以至于她完全忘记了胡海波的存在,没有考虑到胡海波有提供证词的可能。
当然,她本也无须考虑。
谁能想到,一个堂堂正牌教授,会被李峥逼到如此境地,竟主动向教务部检举呢?
如此一来,建立在胡海波神隐的基础上,刘雨薇为了将自己撇得更干净,更是为了不得罪生院的教授,自然会给出与胡海波检举内容完全矛盾的证词。
此时此刻,连补丁都来不及打了。
想像一下,如果一开始就公开胡海波举报的事实,那么刘雨薇就一定会坚称一切都是林茉茗告诉她的,撕哔的重点也将转向“刘雨薇和林茉茗到底谁在说谎”这件事,这就很难有定论了。
但如果是“胡海波与刘雨薇到底谁在说谎”,就容易判断得多了。
想通了这些,李峥难免向王学礼投去了“向老阴哔致敬”的眼神。
这次王学礼倒是微笑点了个头,也不知有没有品出“老阴哔”这一层褒义。
刘雨薇此时也是完全哭傻了。
愣了半天才颤颤摇头:“没有……我没有……为什么全在诬陷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王学礼却已扶桌而起,“如果有什么新情况随时反应给我,如果没有的话,预计两周内会有处理结果。”
“老师,我没有!!!”刘雨薇也跟着愤而起身,几乎是尖叫着喊道,“我什么都没做!!都是张善栋老师安排的!!”
一直很安全的张善栋眼儿一瞪:“什么就我安排的?你跟胡海波聊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不体面了,张老师急眼了。
“整个事情,我,吴越,不都是你安排的!”刘雨薇丧心病狂疯狂摇头,“总之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仅凭这些就要拿我当替罪羊,我死也不认!!!”
“一派胡言!!”张善栋也是拍桌而起,“你自己做了亏心事还要咬我一口?我犯得上么我!”
别的不好说,李峥这一堆人看戏倒是看得很来劲。
领袖连连抿嘴,就差嗑瓜子了。
“哎呀……本来以为我要来个大骂会议室的,谁能想到竟然是狗咬狗。”
二人对骂了三五回合,王学礼才用更高的音量盖了上来。
“冷静一下。”王学礼忙压了压手,“处理结果我们还要讨论。”
“我说了不是我!!你们就是要处分我,合起伙来一起欺负我一个没背景的人!!”刘雨薇拼了命摇着头道,“林茉茗也没和我说过……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与胡海波也就见了那两面而已,他凭什么诬陷……等等!我明白了!!!”
刘雨薇说着瞪眼扶桌:“是剽窃,的确有剽窃,不过不是我,是胡海波!!!胡海波见要露陷了就提前诬陷我!!”
会议室气氛顿时一沉。
你妈的。
何苦呢。
真的要把事情搞的这么复杂么……
真就要死得体无完肤么?
“刘雨薇。”王学礼也是沉下了脸,“这么搞,事情可就大了。”
“不然呢??”刘雨薇的妆早就哭花了,此时已经是一副彻底丧心病狂的形象,“我就老老实实当他们这些人的替罪羊??”
“嗯……”王学礼沉了口气道,“其他人先走吧,刘雨薇留下,我们单谈。”
“走什么走!!不说清楚谁也别走!!”刘雨薇疯狂之间气势见长,大臂一挥道,“王老师,你要说什么就直说,我没什么可隐瞒的。”
王学礼闻言无奈看了看左右,方才说道:“这整件事,因为只是未遂,并未引发任何严重的后果,如果你愿意坦白的话,处分的等级不会太高,有希望在毕业前销去,但如果你坚持不认,并且反过来指责胡海波教授的话,最终不太可能体面收场,你们中的一个,必然会永远离开蓟大。”
“那就让他走!!”刘雨薇嘶哑地吼道。
事到如今,她好像也抓到了王学礼的软肋。
只有证词,没有证物。
强行处分,依然有搞错的风险。
搞法律,尤其是检察官这类人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在证据有限的情况下,多半会以减罪为饵,恩威并施逼嫌疑人认罪,这样大家都好办,像极了囚徒困境。
此时刘雨薇也是拿定了主意,只要事情闹大再大一些,搞到足够大。
反而有可能就会不了了之了。
王学礼见她硬来,也只摇了摇头叹道:“唉,既然你坚持……”
“打扰一下。”一直没怎么发言的李峥忽然举手,“我有一个侧面信息,刚刚出于顾及体面的原因没有提到,既然刘雨薇坚持要让事情上升到这个层面,那就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咳……”王学礼干咳一声,拿起李峥组的报告资料道,“这个……你们的文案,已经很不体面,很血腥了……我有点不太敢听你所谓不体面,更猛烈的事情……”
“我也还在考虑。”李峥随即转望刘雨薇,“再给你最后一丝体面,现在认的话,中午的事,我可以不说。”
“诬陷!!你说什么全都是诬陷!!”
李峥摇了摇头,当即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中午11点50左右,物院量子所所长楚佑华教授约上了我、吴越、刘雨薇一起见面,谈话中,楚教授提了一些条件,希望我停止追究刘雨薇的事情,并在不经意间透露是受刘雨薇父亲所托前来调停。”
“……”
这气氛又是一提。
就连王学礼都有些哑口了。
妈的怎么还有这种核弹……
楚佑华……
这分量也就相当于百八十个胡海波吧……
刘雨薇更是受惊不浅。
她叫冤的车轱辘话本是脱口而出。
可谁想到李峥真的莽到连楚佑华这种人物都随口卖?
这她就不知道了。
李峥对楚佑华早已不是卖不卖、惹不惹的问题……
而是如何可持续性发展的问题。
“怎么,继续否认么?”李峥歪身撑着头抬眉道,“来,否认一个。”
“我……我,我就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才让家里找的人。”
别人不说,王学礼倒是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不要请楚佑华问话了。
李峥倒是很可惜,他巴不得刘雨薇否认,这样刚好学校无数的摄像头,以及吴数本体都可以作证。
不过这样也好,楚佑华的事情多少能说明一些情况。
眼见这次会议要无果而散,从长计议的时候,常刻晴冲李峥递了个眼神。
“算了吧……太晚了……”李峥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太晚了,但……”常刻晴点头道,“科学精神呢?”
“好吧。”李峥提了口气,扶案而起,“王老师,诸位,这样下去事情只会越来越纠缠不清,我建议刘雨薇主动上交自己的电子用品,我们在此进行一些必要的数据调查。”
王学礼听到这个也并不意外,同时也并没有寄予多大希望地望向刘雨薇。
“教务部没有权力调查学生的私人电子设备,但如果你主动交予李峥等人,在我们的监督下进行调查,这有助于洗清你自己的嫌疑。我没法要求你这么做,只是建议你这么做。”
“这些是我的隐私!”刘雨薇咬牙道。
“别激动,只是建议。”王学礼匆忙压了压手,“你完全可以拒绝。”
然而刘雨薇却朝着李峥送上了一番阴阳眼,抬手便从包里抽出了笔记本电脑甩在桌上:“查!随便查!!手机也给你,够了么??”
“U盘。”李峥抬手道。
“都什么年代了……”
“你钥匙链上有一块U盘。”
刘雨薇咬牙切齿一番,当即又甩出了钥匙链:“妈的,给你,全给你!!”
“那么……”王学礼当即冲李峥小组问道,“你们有谁计算机比较好,能提供所有人都能信服的数据检查?”
李峥问道:“我可以请计算机学院的大二学长来做么?”
“当然……”
“哦。”李峥拿起手机到,“阿灼,带上家伙,上来吧。”
片刻后。
一个像极了“修电脑”的家伙闷头进了会议室。
嘴里还嘟囔抱怨着。
“就知道是这样……总是这样……我一个学尖端算法的……就只会拿我修电脑……谁都叫我修电脑……”
“辛苦了,阿灼……”李峥忙上前安抚道,“你来会比较快。”
欧星灼向老师问好后,快速落座调起设备,嘴里依然抱怨个不停。
“是,谁都说我来会比较快……开学两个礼拜我就帮8个人修过了……”
“等等……”领袖发现了什么,凑上前问道,“8个都是女生吧?”
“不然呢,男生谁需要修电脑?”
“那你修的时候……她们有没有表示些什么?”领袖搓着手问道,“端茶递水,换上奇怪的睡衣什么的?”
“你在瞧不起我的业务能力?”欧星灼潇洒地拾起了自己的超级移动硬盘,“8分钟,任何电脑我都可以在8分钟内修好,绝不会给她们任何表示的机会。”
“兄弟……牛逼。”
“客气了,丰富的经验也都是历练而来的。”欧星灼说着将硬盘放在了刘雨薇的笔记本上,“这个硬盘里有修电脑的全套工具,这次要进行数据检索对吧?论文的文件特征中午李峥已经给我了。”
欧星灼说着叫来了三位老师,当面讲解道。
“这个软件是我基于GITHUB上开源代码自己改良而来的,可以搜索现存的一切数据痕迹,删除了也能找到,但过太久,或者做过数据除痕就找不到了。如果没问题的话,我现在就硬盘插入电脑,进行检索。”
三位老师频频点头。
“等等!”刘雨薇却是叫停了调查,“你是计算机学院的,什么病毒不能做出来,完全可以在插上我电脑的瞬间,就在我的硬盘里生成一段你们的论文文件。”
听到这个,所有人都恨不得要发出悲鸣。
太麻烦了……这个女人真的太麻烦了。
“有道理。”欧星灼倒是抬了抬眼镜,深以为然,“虽然伪造文件日期会很难,但也依然在我的实力范围内,谢谢你的尊重。”
话罢,他起身道:“那么请一位老师,现场下载一个国际知名度最高的数据恢复软件吧。”
这个提案勉强得到了刘雨薇的应允。
就这样,电脑硬盘、U盘与手机三线开始数据检索,软件和下载都是一位老师全程操作的,欧星灼并没有发挥空间。
但在别的方面,他还是有的。
他一面八爪鱼一样操纵着各种设备,一面讲解道。
“几位老师,这里的日期看到了吧?”
“她的电脑是在昨天下午14:48分格式化并重做的系统。”
“手机是15:04分。”
“U盘是14:37分。”
“嗯,看到了。”王学礼扭头道,“为什么这个时间突然要做全面的数据清除?”
刘雨薇面不改色道:“我一向定期做这件事,碰巧罢了。”
“唉……”王学礼又是摇了摇头,看着屏幕上缓慢的进度叹道,“你真的确定要继续浪费我们所有人的时间么?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认,我会尽可能给你一个可以毕业前抹除的处分。”
“没有就是没有!!”刘雨薇骂道,“王老师你再这样暗示我会认为你也有问题!”
“……”
“什么都别说了,数据会证明我的清白!”
什么都别说。
那是不可能的。
欧星灼,可是处女座。
“既然如此,我再在实力范围内给各位老师提供一些资料吧。”欧星灼一面疯狂操作一面说道:
“她的云盘现在也是完全空白的状态,我能看到她是付费会员,但这样的0使用率很不合常理。”
“此外,三个设备中,U盘是最先清理的,可见U盘最为紧要,如果让我来做推测,考虑到与胡海波的见面时间,应当是刘雨薇在上周三前的某一天,用U盘从林茉茗那里拷贝的论文文件。”
“应该是论文V0.67—V0.74之间的版本。”
“然后在电脑上打开,记忆了一些内容,试探性透露给了胡海波老师。”
“也许手机上也有,也这样重做过系统,再怎么样也找不到了。”
“在昨天的会以后,她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展开了地毯式清理,连云盘上珍藏多年的照片都没放过。”
“可以说是做足了准备,而且有足够的IT经验。”
“今天我们的扫描不太可能有什么结果,如果还有线索的话,只能在网络通讯设备和服务商那里了,理论上的确可以找到蛛丝马迹,但那种级别的调查我们的网警都很难做到。”
谈话之间,U盘与手机的扫描已经结束,非常干净,没有值得怀疑的东西。
李峥只与常刻晴一个无奈对视。
科学精神,说到底,也只是个精神。
王学礼的耐心也随之消磨殆尽。
“不然今天就到这里吧,确实不太可能有东西了。”王学礼冲众人道,“今天有时间我还要再请胡海波教授来一下。”
欧星灼也向李峥摊了摊手。
“不是我实力的问题,真的太晚了……”
李峥也转向了常刻晴:“我们的科学精神尽力了,这个事情,不值得像徐悠悠那样,进行千万次试验,只为寻找出中药海洋中那唯一的有效成分。”
“我明白,但不甘心。”常刻晴轻轻拍了拍欧星灼,“让我再走最后一小步试试。”
欧星灼就此起身:“交给你了,别打断扫描。”
常刻晴也没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只是将电脑调回桌面,默默观察。
而后依次打开每个程序,依次观察。
从抑云音乐到百K网盘。
从QQ到WPS。
不仅打开,还把里面的每个选项都点一遍。
后方,欧星灼指着屏幕道:“有可能牵扯到文档的软件我都看过的,请相信我的业务实力。”
“我知道。”常刻晴默默地拉开菜单,依次一个一个地点能点上去的地方,“我只是尝试所有可能,这个电脑现在很干净,穷举用不了多久。”
“可这样很……很没有意义……”
李峥却轻轻地拍在欧星灼的肩膀上:“不差这一会儿,她就是这样的人,让她再试试最后一步吧。”
王学礼本有些不耐烦,但听到这个,又看了看心如止水平静操作的常刻晴,也收回了散会的决定。
神奇的是,这神奇的、近乎绝望的穷举之事,却并没有让大家觉得厌倦。
在这一次次静静的,条理清晰又不厌其烦的点击之间,仿佛有一个平日见不到的常刻晴跃然纸上。
默默地,一声不响地,清清楚楚地完成每一件工作,尝试每一种可能。
这是一种比李峥还要强大的耐心,一种如水般静静流淌不问流年的气质。
终于,刘雨薇有些不耐烦了。
“好了……没完没了了??那边硬盘已经检查完了,还不够??”
她说着便要上前抢回电脑。
每每这种时候。
那个男人都会突然出现。
“哇喔哇喔哇喔!”领袖一把按下刘雨薇的双臂,“急眼了急眼了,刻晴,别理她,继续!”
常刻晴一言不发,依旧一个个向下梳理,连点击的节奏也都没有变化。
刘雨薇只骂道:“王老师你管不管?!不是自愿的么?你看这个人在做什么?!”
“咳……”王学礼紧盯着屏幕,慢条斯理道,“那个……那个谁……屠什么的……这位同学……你这样……是不太好的……你说对吗……”
屠夷寇瞬间会意,手也压得更死了一些:“对啊……那个……那个谁……王什么的……这位老师……我这样……也许……的确是不太好的吧……我觉得……是这样没错……”
“所以啊……那个……那个谁……”
“够了!!!再这样我报警了!!”刘雨薇死命地要挣脱出来。
突然。
半个小时一言不发的常刻晴开口了。
“李峥,打开0.69版的论文。”
李峥瞬间冲到桌对面,拾起那个版本打印好的论文冲了回来:“已就位!”
“从上至下,标记第一个endeavors单词。”
“标记完成!”
“标记unambiguous structural determination。”
“完成!”
“spectroscopy。”
“有!”
二人一问一答间,众人惊望向屏幕,方才看懂了他们的思路。
此时此刻,常刻晴打开的软件,不是别的,正是有道云词典!
她打开的标签也不是别的,正是历史记录!
身为一个“云词典”,自然有记录搜索历史的功能,且这样的功能是存在云端的,并非在电脑上!
虽然重装电脑,但记录依然会原封不动地保留!
而常刻晴按照历史记录顺序,所报出的这些刘雨薇搜索过的词汇,无一例外都是论文中出现过的,且搜索顺序完全与论文中出现的顺序吻合!
后方,刘雨薇疯了一样想挣扎开去砸电脑,本来已经咬向领袖,搞得领袖有些干不过了。
好在,莫念厚重的食指及时压了上来。
轻轻地点在了刘雨薇的手背上,吱吱作响。
“安静。”莫念沉声道,“已经浪费一下午的学习时间了。”
“你!!你他妈……”
“我说,安静。”莫念猛瞪过去,“看着我的眼睛,我险些艹死过一个人。”
“………”
安静,必须安静了。
虽然莫念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说这个。
但就是莫名的管用。
随着更多历史记录的展开。
已经完全无需再在论文中寻找对应的词汇了。
全部都大段大段的直接搜索。
与0.69论文的整段内容,分毫不差!
刘雨薇的手与眼,也逐渐凉了下来。
最后,一屁股瘫倒在地,终也不用人再按了。
王学礼左右的两位老师,则一刻不停地对着屏幕拍照,录像。
现在想来,这并不是一个多么难发现的破绽。
纯英文的学术论文,刘雨薇的水平不可能不借助翻译去看。
只是有道云词典的图标并没有出现在桌面上,外加几个人英语水平都太高了,没有展开这方面的联想罢了。
“你……你之前就想到这一层了……”欧星灼使劲抬着眼镜,咽了口吐沫问道。
“没。”常刻晴依然在向老师们展示着证据,“我只是想再走最后一小步。”
“这种精神本就是一大步了……”欧星灼长叹一声,“我自愧不如,自惭形秽。”
“你就是个辣鸡修电脑的。”李峥在旁笑道。
“就你没资格说我!”欧星灼这可就急了,“还信息竞赛冠军呢,啥啊!”
“这不是你修电脑太熟练了么。”李峥哈哈大笑,“不闹了,晚上一起吃饭,我请。”
“那……”欧星灼脸一红,“叫吴数吧?”
“你叫。”
“你叫吧……”
“你叫。”
“你叫……”
“咳……”王学礼不得不打断了二人,指着屏幕,气势重又足了起来,“辛苦你们了,这些,已经足以支撑所有人对刘雨薇的指控,配合胡海波教授的举报,两周……不,一周内我们教务部就会给出结果。”
这种时候,沉寂许久的史洋突然就跳出来拱火了:“捣这么大乱,这不得开除了?”
“这个要讨论决定。”王学礼无意间瞥了刘雨薇一眼,哼笑道,“唯一能确定的是,一定是毕生无法抹除的档案。”
众人胸中一口闷气,此时才终于舒了出来。
接着,不约而同望向了刘雨薇。
“老师……王老师……”刘雨薇扶着桌子颤颤起身,“我承认……我认……”
“不是你认不认的问题了。”王学礼重重点了点桌子,“不仅行为恶劣,事发后还要反过来诬陷老师,企图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你有时间狡辩,不如好好反思一下。”
咣。
刘雨薇又坐了回去,呆视前方。
至此,再没有人对她有半分兴趣。
倒是领袖,凑到莫念身旁道。
“念,还没讲过有关那啥死人的事情……”
“我不想讲。”莫念骄傲地扭过了头。
“不不,这很重要,你首先要解释清楚,是险些把人那啥死,还是,那啥一个死人。”
“住嘴!!!肯定是前面那种啊!!”
“哦,那我就放心了……”
“你有问题!屠,你的思想有问题!”
本来即将收摊的时刻。
一个被遗忘的人,突然回过神来。
突然起身。
“我呢?”吴越恍惚地望向王学礼,“我的处分能消么,王老师……”
“你还没走?”王学礼也很惊讶,“早就没你事儿了啊。”
“啊……那您刚刚问我那么多问题……”
“只是一种策略。”
吴越又恍惚望向李峥:“我……我真的没事儿了?”
“没事了。”李峥摇头道,“你的作用很关键,辛苦了。”
“我还有机会?”
“好好做人吧,有的是机会。”
“!”吴越眼一红,腿一软。
李峥非常熟练地扶住了他。
“李峥,那……这事算完了么?”
“完了。”李峥笑着点头。
“我说完了,就是完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