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w4ehj優秀都市小说 不合理真相 起點-第318章 聯繫看書-mfj5i

其他小說 / 5 10 月, 2020 /

不合理真相
小說推薦不合理真相
“是吗?”苏平沉声反问:“仅仅只是提供了甄雄坤的住址,只是知道你同伙的电话,这就死有余辜了?”
姚婧脸色又挣扎起来。
很显然,她心中还依旧留有善念,洛羽菓遇害事件,对她的触动也极大。
“此时,此刻!”苏平声音抬高了一些:“他不知躲在哪里,是否又盯上了下一个目标,策划着下一次的行动!
他已经丧心病狂、破罐破摔了!恣意报复,肆意杀人,就是他现在最真实的写照,任何得罪过他,与他闹过矛盾的人,都可能是他下手的目标,哪怕仅仅只是踩过他的脚,只是骂过他两句。
甚至,他的目标当中,还可能有你的亲戚、朋友……”
“别说了!”姚婧高声道,尔后声音又落下下去,以央求的语气再次说:“别说了……”
苏平微微皱眉,静静的看着她。
她双目通红,满脸挣扎,憔悴瘦弱的身子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过了一两分钟,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划过她的面庞,打湿了她的枕头。
她终于再次开口,说:“他是我的初恋,叫做付路平,也是余桥本地人,我们初中认识的,高中开始谈,大学毕业后本打算结婚,但我家里人嫌他家境不好,最后不得已分了……”
身后的祁渊脸上浮现出一丝丝了然的神色,但很快收敛。
感情,凶手还真有可能对她的父母动手。
“我知道,他还一直默默的守护着我,还陪着我,只要我有所求,他就会尽全力去做到。”姚婧别过头去:“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总是,难免对他产生依赖感,总是不由自主的去依靠他……”
祁渊抿抿嘴,在心里吐槽,有点看不惯姚婧的行为。
毕竟姚婧和付路平分手后还找了新男友,却还和初恋保持着联系,甚至还“不由自主的去依靠他,对他产生依赖感”……
即使没谈过恋爱,祁渊也觉得这种事儿挺难以接受的,而且与性别无关。
男人无法接受女友如此,女人也无法接受男友这样。
不过祁渊并没开口,表情上的些许异样也很快便压制了下去,没有多说什么。
没必要和嫌疑人争论、争辩什么,没有意义,更不该为了没意义的争论而打乱审讯、问询的节奏,好好听着也就是了。
姚婧接着说:“这次被甄雄坤整了一道,我脾气越来越暴躁,终于和现在的男友分了手。
我也想通了,付路平才是值得我去托付一生的男人,我还想,等我缓过来,一定要跟他结婚,再不管家里同不同意,我的婚姻总得我做主才是。”
祁渊微微拧起的眉头松开,姚婧真这么想的话,虽有耽误了许艾一两年之嫌,但最后总算还是拎得清。
“你把这事告诉他了?”苏平又问道。
沉默一阵后,姚婧轻轻点头,接着轻叹口气,说:“他听了这事,怒不可遏,听说甄雄坤只被拘留了十五天,就执意要报复。
我心里也憋着一团火撒不出去,同意了。之后他就花了些功夫,找到了甄雄坤的住处。
他本想自己上门去的,但我总想亲手报复回来,他犹豫再三,同意了——说实话,在此之前,其实我并不知道,他说的报复竟然是杀人……”
苏平轻轻点头,迅速将她说的话都记录下来。
姚婧却又重复着问:“我说,在此前我并没有意料到他会去杀人,以为只是给甄雄坤一个教训,你们信吗?”
苏平停下笔,只表态说:“我们会查清楚。”
姚婧抿抿唇,又继续讲述说道:“找到了地方,就跟你们说的差不多,敲开门,咱俩进去,我把门关了,他立刻就冲上去拿出刀一顿砍……
我都没想到他带着刀,看着他砍掉了甄雄坤两根指头,我都被吓了一跳,赶紧又找到他放在餐桌小篮子里的钥匙,把门给反锁了。”
随着她展开讲述,一幅画面在众人脑海当中缓缓展开。
大体上,与老魏还原的大差不离,只是更加细致了些,并带上了点儿主观方面的情绪。
在她的叙述当中,自己从头到尾都没参与,就站在一旁,除了给甄雄坤泼了一杯粪水之外。
戳瞎了甄雄坤的眼睛之后,她立刻听到了外头传来的开关门的声音、脚步声与其他熙熙攘攘的声音,一下慌了,于是付路平迅速斩下甄雄坤的头颅,带着她跳窗。
不曾想,因为太过紧张,跳的时候指甲盖挂在了窗缝上,还没感觉到疼,落地后她就又直接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就成了这样式,躺在病床上,边上站着俩女警,定定的看着她……
那一瞬,她就大致明白前因后果了。
苏平将本子往前翻了几页,瞧几眼后,递给她,问道:“看看,这是付路平的手机号么?”
她抬头瞧了眼,一愣,皱眉道:“不是啊,这是我前男友的手机号。”
苏平微微皱起眉头。
许艾的手机号?
他并不具备作案条件,洛羽菓遇害前,就有刑警去他家附近盯梢了,而他刚刚才起床。
苏平向祁渊使了个颜色,祁渊会意,立刻给小高发了条消息。
小高很快恢复,说自己忙忘了,忘记通知他们,那手机号码确实就是许艾的,而且定位也始终都在他家里,昨晚八点以后就再也没动过。
苏平若有所思,但很快便又将念头压下,再次问道:“记得付路平的电话吗?”
“记得。”犹豫了一秒左右,姚婧轻轻点头。
苏平看向女警,问:“她手机在么?”
女警轻轻摇头:“没发现她的手机钱包。”
苏平皱眉,便取出自己手机,说道:“给他打个电话。”
顿了顿,他又看向祁渊,比了个6凑到耳边。祁渊再次会意,立刻和小高通了个视频,然后摸出蓝牙耳机,一只戴在自己耳朵里,另一只递给苏平。
苏平接过,塞进耳朵里,随后点点头,和小高说了两声,通知他留意好定位,同时通知荀牧。
见荀牧出现在画面当中,并开始接过组织任务。
又一会儿后,小高表示已经大致确定了付路平的位置——他竟然没关机。
荀牧也表示已经通知到最近派出所的刑警赶过去,并派出了支队骨干迅速前往,苏平便示意姚婧可以给付路平打电话了。
很显然,姚婧确实下定了决心,很快便将电话输入,拨通,开启扩音,并主动点了录音功能。
付路平很快接通电话了。
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风声特别大。
“是阿婧吗,你醒啦?”他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听上去,好似还带着笑容。
而且他竟然能猜到打电话来的是姚婧。
紧跟着,又听他问道:“你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儿吧?医生怎么说?”
“我……”姚婧迟疑了一瞬。
也不知,是伤势触痛了她,还是不想让付路平知道她伤的多重?
亦或者是付路平温柔的语气,又让她有些迟疑。
见状,苏平立刻对她使了个眼色。
“怎么了?”付路平的语气似乎也紧张起来。
姚婧轻叹口气,摇头说:“放心吧,我没事。”
付路平那头却沉默了。
过了半晌,才听他说:“你撒谎。我懂你的,我太懂你了,这种语气,说这种话……你怎么可能没事?”
姚婧再次沉默。
“你……”付路平仿佛也迟疑起来,开始支支吾吾,半晌后才终于利索的问道:“你被警察抓了吧?他们让你给我电话的?这手机,也是警察的吧?”
“我……”姚婧泪水夺眶而出,立马哽咽起来:“对不起,我……”
苏平皱眉,眸子轻颤,正在迅速想办法,怎么稳住付路平。
同时打了个手势示意姚婧不要说了。
但姚婧根本不受他“控制”,一个劲的啜泣,不停的道歉。
好在付路平的位置已经大致确定,而且荀牧那边也传来消息,找到他人了……
就是付路平直接挂断电话,影响也并不大。
就是……
付路平竟然坐在高楼楼顶,似乎想要跳楼。
祁渊赶紧将这事儿手写在本子上,亮给姚婧看,并让姚婧稳住付路平。
姚婧显然愣住了。
而这时,付路平又笑道:“放心吧,我不怪你。把你送到医院时,我早就猜到他们会找到我了……你能醒来,我很高兴。”
“你……”姚婧张了张口,但很快又停下,只断断续续的抽噎着。
她不知道该怎么稳住付路平。
“下边来警察了呢。”付路平忽然说道。
“不!”姚婧立马放声说道:“路平!你不要做傻事,你……”
“能告诉我,你的伤具体怎么样么?”付路平却岔开话题问道。
苏平轻叹口气,对姚婧摆摆手,示意姚婧告诉他。
姚婧轻咬着下唇。
“不然,你让我跟警察说说话吧。”付路平又说道。
姚婧迟疑的看向苏平。
她似乎有些担心付路平是在套她的话,又拿不准付路平是不是真的想和苏平谈谈。
苏平再次叹口气,伸出手拿起手机,沉声说:“要和她通个视频么?”
“谢谢,但等我一下。”付路平说道。
随后,风声再次响起,还伴有点其他的难以分辨的异响。
紧跟着,那边说:“加个微信吗?就这个手机号?”
“好。”苏平颔首。
于是他就挂断了电话。
姚婧猛地转过头,瞪大眼睛,盯着苏平。
她似乎担心付路平挂断电话后就做傻事了。
但很快,苏平便收到付路平发来的好友申请,他迅速通过,随后付路平就打来了视频电话。
苏平接通。
“警官好。”付路平笑道。
看起来,他是个十分阳光开朗的汉子,长得还颇有些帅气。
只是想想他干的事儿,与他这副容貌,这身气质形成的强烈反差,让人觉得不真实的同时,还有些不寒而栗。
苏平只淡淡的点点头,随后微微抬起手机,将摄像头切换成了后摄,让他能看看姚婧。
屏幕上,付路平的笑容迅速收敛,表情阴沉了下来。
姚婧比他想象中还要憔悴的多。
“双腿骨折,多处关节错位、软骨挫伤、破碎,骶髂关节与脊椎也有严重损伤。”苏平平静的说道:“医生说,很难治愈,可能会下半身截瘫。”
付路平握起拳头。
姚婧却只顾着哭,半晌后,才问道:“警官,警官,能让我……能让我看看他吗?看一眼就好。”
苏平没说话,只默默的又把摄像头切回前摄,将手机递给她。
她伸出颤悠悠的手,接过手机,将屏幕朝向自己,嘴唇哆嗦着,却半天说不出话来。
“阿婧。”付路平脸色在苏平切换摄像头的瞬间,就已经由阴转晴,此时更是露出阳光的微笑,说道:“放心吧,不管多少钱,我一定帮你治好,我不会让你……”
“别说了,别说了!”姚婧泪水再次决堤,激动的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别干傻事啊!你千万千万别干傻事!”
“放心吧,不会了。”付路平笑着说:“傻瓜,我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谁来给你治病呀?你看,我这不就下来了吗?”
姚婧哭着说:“自首吧,路平,别越做越错了!”
“嗯呢,等会警察上来,我就自首。”他笑道,接着又问:“你看着病要多少钱?我先把我的积蓄都转给你吧?你的手机,也还在我身上呢,等会儿我就让……”
“不打紧,不打紧的!”姚婧说道:“你不要管我,照顾好自己就是了,我……”
“怎么能真的不管你呢?”付路平依旧保持着微笑,说:“如果……如果有幸不死,等我,我出来了一定娶你,不论你家里有什么要求,我都应下。”
姚婧捂着嘴。
付路平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如果我被判处死刑……你就再找个人,好好的活下去,照顾好自己下半辈子,别让自己受委屈了,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别乱讲!”姚婧情绪激动无比:“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我把车卖了,房子也不要了,给你请最好的律师!”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