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5wnwe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何日請長纓》-第四百二十五章 韓偉昌很直率讀書-b2k8i

都市小說 / 5 10 月, 2020 /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肖尔特的担忧在他见到韩伟昌的那一刹那就完全消除了。韩伟昌远比他预想的要直率得多,见面之后连一句废话都没有,开门见山地便说起了正事:
“我就是因为博泰机床的事情才被派到82厂来的,你们的来意,我完全清楚,我们的想法,我相信你们也知道。大家也别绕弯子了,说说你们打算怎么做吧。”
82厂给肖尔特他们预备了一个德语翻译,但在韩伟昌的办公室门口就被韩伟昌的一名下属给挡住了。这名下属告诉张宁,韩部长要和德国人谈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张工还是不要掺和进去为好。
张宁只是一名刚刚硕士分配到82厂来工作的工程师,这种神仙打架的事情,他是没资格去质疑的。韩伟昌不让他参与自己与肖尔特等人的会谈,他也只能作罢。事实上,在安排他来担任翻译工作的时候,厂办主任宋雅静就跟他打过招呼,说这一次的事情是以韩部长为主的,一切都由韩部长安排。
张宁没有获准进入韩伟昌的办公室,在韩伟昌的身边,另有一位年轻姑娘,在给韩伟昌和肖尔特之间担任翻译。在肖尔特等人刚进办公室的时候,韩伟昌就向他们介绍过,说这位姑娘叫于晓惠,是一位精通机床业务且英语水平极高的专业人士。
此时,于晓惠便在忠实地履行着翻译的职责,把韩伟昌的话原原本本地翻译成英语,说给肖尔特等人听。她的翻译达到了“信达雅”的要求,连韩伟昌语气中那种凛凛的杀气都原样保留下来了。
在会见韩伟昌之前,肖尔特担心韩伟昌说话太委婉。可现在一听韩伟昌的话,他更觉头疼,因为对方实在是太不委婉了,几乎是一步就把他逼到了墙角。
“韩先生,我想我们双方可能还缺乏一些必要的了解。对于贵方的意图,我并不清楚。而我方也并没有针对此事的成熟预案,所以你说你清楚我们的来意,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肖尔特字斟句酌地说道。
韩伟昌淡淡一笑,说道:“肖尔特先生,我方的意图,是已经公开在报纸上刊登过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简单说吧,我们对于贵公司出尔反尔的态度非常不满,所以准备举全国之力,还击贵公司对我们的羞辱。
“我们准备投入20亿元人民币,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掌握博泰公司手里最核心的技术,在国内完全替代博泰公司的技术,并在国际市场上与博泰公司展开竞争。”
“韩先生,恕我直言,我想你们是办不到的。”默斯不屑地说道。
韩伟昌看了看默斯,哈哈一笑,说道:“怎么,这位先生是想和我打个赌吗?要不要我们现在就签一个赌约,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到。”
“我并不介意……”默斯杠道。
“默斯!”肖尔特打断了默斯的话,同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在肖尔特的心里,也觉得韩伟昌的话是虚张声势,投入20亿元人民币,用5年时间掌握博泰拥有的全部核心技术,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博泰毕竟也是一家百年企业,手上的技术积累是很深厚的。公司内部曾经做过评估,认为博泰拥有的技术,比中国机床界拥有的技术至少领先10年以上。而在中国人进行追赶的时候,博泰自己也会进步,中国人要想赶上并超过博泰,是非常困难的。
但非常困难与绝对不可能之间,还是有区别的。工业的事情,说穿了也很简单,大家都入了门,比拼的就是投入了。中国如果不计工本地进行投入,20亿元不够,就投200亿,那么用五年时间赶上博泰,还是有可能的。
肖尔特记得齐木登说过的话,但凡中国官方想做的事情,还真没什么是做不到的。中国目前的问题是国家还很穷,不可能每个领域都做到一流水平。一家聪明的企业,应当避免激怒中国人,以免中国官方把自己当成竞争对手,倾全力于这一个方向,那自己就悲摧了。
博泰是一家国际知名企业不假,在企业界也可自称一句“实力雄厚”了。但你的实力再雄厚,能够和一个大国比吗?中国过去一年的GDP已经超过了1万亿欧元,博泰的年产值才多少?
“韩先生,如果照你说的这样,那我们双方谈判的意义又何在呢?”肖尔特用平和的语气对韩伟昌说道。
韩伟昌说:“这很简单啊,我知道你们不希望看到我们投入这么多的资金去开发与你们相同的技术,而我们也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想把钱花在这种无谓的竞争上。
“我们双方是有可能达成一种双赢合作的,那就是你们恢复向我们出口指定的几种高端机床,我们承诺在五年内不在这几个领域进行投入,承认博泰在这些领域的垄断地位。”
“这……”肖尔特无语了。
韩伟昌的这个说法,与此前齐木登的说法颇有一些类似,但这却不是博泰愿意接受的结果。博泰如果答应这个条件,就相当于受到了中方的要挟,中方只是声称要与博泰竞争,博泰就怂了,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韩先生,我想你应当知道,博泰之所以无法向贵国出售精密铣床,是受到了欧盟有关规定的限制,并非博泰自己能够决定的。这个规格的精密铣床是可以用于军事目的的,欧盟要求我们只有在确认贵国掌握了这项技术之后,才能够申请解除禁运。
“我这次到中国来,就是想实地了解一下,贵国是否的确掌握了这项技术。如果你们能够给我们提供必要的证明,则我们也就有理由说服欧盟了。”
“我完全可以给你提供证明。”韩伟昌说。没等肖尔特表现出欢喜,韩伟昌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我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肖尔特诧异道。
韩伟昌说:“我们此前已经向你们提供了证明,但你们仅仅因为一篇毫无根据的文章,就质疑我们所提供证据的真实性,这件事极大地伤害了我们的感情。
“你要记住,你们博泰是乙方,而我们82厂是甲方,是顾客。顾客是上帝的道理,恰恰是你们西方国家告诉我们的。作为乙方,肆无忌惮地伤害甲方的感情,还要求甲方提供什么证据,你们不觉得自己太狂妄了吗?”
“不,韩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对于双方的合作是非常珍视的,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仅仅是因为要应付欧盟的规定而已。”肖尔特说。
韩伟昌的气场太足,让肖尔特感觉到了压力,所以也就不敢硬扛了。他弄不清韩伟昌的来头,担心如果自己表现过于强势,会被对方抓住把柄,进而生出更多的事情来。
韩伟昌冷笑:“肖尔特先生,你以为我是一个毫无市场经验的傻瓜吗?欧盟如何判断一种技术是否有禁运的必要,难道不是取决于博泰公司提交的证据吗?
“你已经来过中国了,也到了82厂,你完全可以说自己亲眼见到了中国国产的精密铣床,这种铣床完全能够替代博泰的同类产品。你觉得,欧盟会另外派一名懂技术的官员来核实这一点吗?”
“可是……”
肖尔特抓狂了。
韩伟昌说得没错,欧盟要判断一项技术是否还有禁运的必要,只能请业内人士来做证。如果博泰一口咬定中方已经掌握了同类技术,甚至帮中方制造几个证据,欧盟肯定是会睁只眼、闭只眼认可的。
许多技术都是很专业的内容,欧盟委员会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专家。
事实上,对中国开展高技术禁运这件事,欧盟的积极性并不高,主要是看在美国的面子上,不得已为之。当然,欧盟内部也是有“欧奸”的,如果欧盟敢公开对中国放水,难免会有哪个国家去向美国告密,届时就麻烦了。
正因为此,欧盟需要走一个程序,让企业来提供一些证明。至于说企业提供的证明是真是假,欧盟是不会太计较的。
博泰此前对一部分机床采取禁运政策,表面上说是为了应景,不想惹出麻烦,真实的意图却是想通过这种手段,在与中方的合作中获得更高的地位。
你希望从我手里采购到更高端的机床,那就拿出好处来呀,比如价格方面,就不要讨价还价了。人家要说服欧盟放行,也是很辛苦的好不好,难道不该收点辛苦费吗?
可以这样说,博泰对于欧盟的禁运政策是支持的,因为它可以作为与中方谈判的砝码。
中方对于这一点,或许是知道的,也或许并不知道,但此前中方从来没有提过,原因无它,那就是谈判地位不对等。
可现在,眼前的这位中方采购部长,把这件事挑开了,放到桌面上来讲,这就让肖尔特觉得尴尬了。
否认这回事吧,未免太小看对方的智商,也显得自己太猥琐。
承认这回事吧,以后就没有什么可以拿捏住对方了。
其实,他也不用考虑什么“以后”了,就眼前的这场谈判,他就不知道该如何谈下去才好。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