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rgxc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 txt-第八百八十二章:他名字,就叫做……看書-sa2p0

遊戲小說 / 5 10 月, 2020 /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在克雷伯拾级而上的过程中,一道道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的身后,紧跟着他的步伐。
“老爷。”
“老爷!”
“老爷……”
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穿着打扮也是各有不同,但却都有着苍白的肤色与血红的双眸,袖口处皆印有凯沃斯家族的家徽。
如果蕾莎在场的话,她一定会发现这里每个人自己都认识,因为这些人正式凯沃斯家族的核心力量,尽管他们大多数人都有着不同的姓氏,在庄园里的职务也各不相同,却都是真正可以信赖的人。
或者说,是她曾经以为可以信赖的人。
蕾莎曾经跟墨檀说过,在克雷伯杀死了自己父母的那天,这间宅邸里有六成的人全都站在了自己舅舅那一方,而抛开那些助纣为虐者之外,真正拼命帮助蕾莎脱身的甚至连三成都没有。
然而,此时此刻出现在克雷伯·凯沃斯身后的人,却足足有这个家族嫡系力量的八成。
这个数字并不科学……
原因刚才也提到过了,在蕾莎的印象中,还是有将近三成的人‘拼死’保护自己离开的,所以从数学角度来说,跟在克雷伯身后的人数多少有些不符合逻辑。
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符合逻辑’都意味着有问题。
只是不知道有问题的究竟是事、是人,亦或是其它什么。
推开最后一扇厚重的木门,重返地面的克雷伯走进庄园主楼的大厅,在脚下那猩红的地毯上驻足,轻声问了一句。
“是的,老爷。”
侍立在克雷伯身后的女管家伊瓦·黑栀微微颔首,面色复杂地看着前面那一点都不算高大的背影:“他们正在塔楼顶层等您。”
“守时是宝贵的品质……如果费泽伦那家伙还活着的话,大概会这么说吧。”
克雷伯笑了笑,转头看向主厅右侧的那面墙壁,上面是凯沃斯家族历代先祖与个别为家族做出过杰出贡献者的肖像画,而最后一幅,则是一个空荡荡的画框,里面空无一物。
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是费泽伦·凯沃斯的位置。
而那个人之所以在死后并未被挂在那里,则是出于一场由克雷伯自己亲手酿成的‘意外’。
“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家主……”
低声呢喃着费泽伦临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克雷伯自嘲地笑了笑,将视线从画框上移开,转身看向自己身后这些坚定的追随者,深吸了一口气,用他那招牌般的、并不算体面的洪亮嗓音大声道:“我的同胞们、手族们、朋友们,我们都知道,今天是个大日子。”
没有人说话,这些觅血者们只是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注视着克雷伯那张棱角分明的脸,等待着下文。
而下文则出乎意料地简短。
“都该干嘛干嘛吧。”
现任家族揉了揉自己的鼻头,冲那面挂满了肖像画的墙壁扬了扬下巴:“如果是他们的话,或许会因为这历史性的一刻慷慨激昂地说上几分钟,只可惜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就这样吧。”
“是,老爷。”
以伊瓦·黑栀与另外三个地位颇高的男性管家为首,站在克雷伯面前的人们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句,然后便井然有序地离开了主厅,包括平时常驻在这里的几个佣人与女仆也不例外。
几分钟后,主厅便重新变得空荡了起来。
“守时是宝贵的品质啊……”
克雷伯咂了咂嘴,沉默地站在原地好久才踩着脚下那纤尘不染的地毯离开了主厅,走向不远处那栋在夜幕下闪烁着点点红芒,除了光效颇为炫酷之外一无是处,常年被凯沃斯家当做储物仓库的塔楼。
他紧了紧身后那让自己觉得有些别扭的斗篷,尽可能地让自己的步伐显得庄严一些,结果却变成了类似于‘偷懒の园丁’这样一种感觉。
但就算如此,克雷伯·凯沃斯依然努力摆出一副贵族做派,维持着自己的体面。
尽管他平日里并不在乎这种体面甚至对此嗤之以鼻,但今天是个大日子,这种程度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还是值得一做的。
……
十五分钟后
游戏时间PM19:43
自由之都,无夜区,凯沃斯庄园,塔楼顶层
“欢迎诸位~”
走进早在数月前就已经粉饰一新的特殊会客厅,克雷伯对面前几人露出了热情的微笑,一边用手背擦拭着额角那细密的汗珠,一边站在主位旁微微躬身道:“莱昂纳尔先生你们的莅临,让凯沃斯家蓬荜生辉。”
行过礼后,克雷伯才小心翼翼地坐在了旁边的主位上,敬畏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灰发中年人,表情显得有些谄媚。
“荣幸之至,克雷伯族长。”
身着一袭简约黑礼服的血翼家族族长,既与克雷伯相对而坐的莱昂纳尔·血翼一丝不苟地点了点头,眯起了他那双稍显浑浊的暗红色双眸,声音几乎没有起伏地说道:“所以,你可否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迟到了将近一刻钟呢?要知道守时是宝贵的品格,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天生的贵族来说。”
克雷伯微微一楞,下意识地‘呃’了一声。
“请不要搪塞我们,克雷伯先生,这事关你……以及你的那些追随者在血翼家族中的地位。”
坐在莱昂纳尔身旁的金发青年目光冰冷而深邃,沉声道:“你的愚蠢已经为我们之间的合作造成了很大损失,所以务必不要在这种时候挑战我们的耐心。”
满脸淌汗的克雷伯顿时惶恐了起来,紧接着便将求助的目光投向莱昂纳尔,却发现后者已经不置可否地闭上了双眼,显然对他旁边那位金发年轻人的咄咄逼人并无意见。
很显然,身为血翼家族二把手的迈克尔·血翼不知为何心情并不是很好,而作为兄长的莱昂纳尔则并不介意自家弟弟在克雷伯这位‘合作伙伴’前发泄一番,尽管这种气势汹汹的态度并不够体面。
“好吧……”
沉默了半晌后,克雷伯无奈地掏出了口袋中的那块棱形结晶,晃了晃这枚看上去酷似高品质红宝石的东西,苦笑道:“事实上,知道刚才为止,我都在主屋的仪式大厅调整这个东西,直到几分钟前才勉强将它彻底固化完成。”
迈克尔的瞳孔骤然收缩,并在短短几秒钟内重新平复了下来,冷声道:“我还以为你早就准备好了呢。”
“并非如此,尊敬的迈克尔大人。”
克雷伯叹了口气,重新将手中那块结晶收进口袋,摇头道:“我在血脉能力方面的天赋远不如费泽伦,如果是我们之前约好的时间后续还能稍微从容一些,但在贵方忽然提议把日期提前到今天,也就是霜之月祈颂10日后,调试工作就变得有些吃紧了,我也是整整两天没合眼才勉强赶上的。”
有着史诗巅峰实力的迈克尔·血翼死死地盯着克雷伯:“你什么意思?”
克雷伯立刻惶恐地垂下头,咬牙道:“迈克尔大人请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原本定在绯之月旋律1日的仪式时间忽然提前到……”
“好了。”
似乎是察觉到迈克尔的耐心已经逐渐被逼到了极限,作为血翼家族话事人的莱昂纳尔缓缓睁开了眼睛,打断道:“克雷伯先生,或许你已经注意到了,作为这次合并的提议者与推动者,迈克尔的儿子,我们那位天资卓绝的家族顾问拉斐尔今天并没有在场。”
克雷伯眨了眨眼,仔细看了看面前的几人后才发现那位拉斐尔·血翼确实不在这里,而那位年轻人在今天之前还从未错过一次类似性质的‘会面’。
“拉斐尔先生他……”
“他死了。”
迈克尔面色铁青地打断了克雷伯,咬牙道:“因为他试图染……”
“拉斐尔死于一场不幸的意外。”
莱昂纳尔微微抬起了手,并未让迈克尔继续说下去,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没错,就是意外,我有足够的理由去相信那只是一场令人扼腕的事故,但无论如何,这场失去了核心推动者的合作终究还是出现了变数,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便擅自把时间提前到了今天,还请见谅。”
克雷伯立刻受宠若惊地摆了摆手:“您太客气了,说到底还是我的能力不足,否则也不至于直到今天才……”
“让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吧,克雷伯先生。”
莱昂纳尔站起身来,双手撑在桌面上俯视着个头本来就不算高达的克雷伯,沉声问道:“你确定【结晶】已经彻底调试完毕了吧?”
后者立刻点头道:“是的。”
“那么,这是说好的报酬。”
莱昂纳尔·血翼摘下手套,瞪大了他那双浑浊的猩红色双眸,面容稍显狰狞地低吼一声,从右手的食指指尖逼出了一滴鲜血,一滴缭绕着暗红色的氤氲,宛若宝石般晶莹剔透的鲜血。
克雷伯、迈克尔以及房间内另外两个浑身笼罩在斗篷下的人皆是身形一僵,在本能的驱使下舔了舔自己并不干涩的嘴唇。
并不是因为他们恰巧都具有某种既猎奇又变态的嗜好,而是莱昂纳尔用宛若便秘般的表情挤出来的这滴血,它不一般!
“一滴位阶为半步传说,里面还蕴有血翼家族因子的源血。”
面色从苍白变得惨白的莱昂纳尔虚握着那滴漂浮在半空中的、对在场众人皆有着巨大吸引力的源血,淡淡地说道:“献出凯沃斯家族的原血结晶,它就是你的了。”
克雷伯紧张地咽了下口水,颤抖着将手伸进口袋,取出了那枚他刚才已经展示过的菱形水晶,目光灼灼地盯着莱昂纳多手中的那滴源血:“我可以相信你们,对吧?”
后者微微一笑:“当然,毕竟从今天开始,我的个人实力就已经不再重要了,而且对于本就无望晋阶传说领域的我来说,失去一滴源血也并非什么大不了的损失。”
“别废话了,克雷伯。”
迈克尔哼了一声,冷笑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当初也就不会那么简单地杀掉费泽伦·凯沃斯和她的妻子了,不是吗?”
克雷伯的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微微颔首:“我知道了,需要签订契约吗?”
“没这个必要。”
刚刚失去了源血,却只用了短短一分钟不到便恢复了正常的莱昂纳尔微微一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大小跟眼药水瓶相仿的容器,将那滴源血装在了里面:“直接交换吧,我们今晚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克雷伯也将手中那枚凯沃斯家族的原血结晶按在了桌面上。
下一秒,两人同时发力,将手中的东西推向对方。
这是一种古老的、低效的、多余的、繁琐的、麻烦的交换方式,但很多贵族都喜欢玩着个,而自诩为高贵族群的觅血者之间也很流行这种除了时髦一无是处的调调。
说实话……
嘭!嘭!
“真挺缺心眼儿的。”
身穿印有血翼纹章的斗篷,鬼魅般出现在长桌中央的‘局外人’毫不迟疑地拍下双手,将双方交换的物品双双扣在身前,并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厉声喝道:“都他妈不许动!不然什么源血啊结晶啊啥的统统滴没有!”
这一声吼是相当有必要的,否则且不说虽然实力不算太高但也勉强够到史诗门槛的克雷伯,血翼家族那两位可是真有可能在反应过来那一瞬赏他两招!
而身为一个高阶职业只有区区三级的玩家,别说是两招了,就算只有半招或者单纯的试探性出手,这人估计也会被妥妥的打死。
没错,看到这里,我想大家已经很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了,正是……
“雅格达!”
迈克尔豁然起身,怒喝道:“你要干什么!?”
“啊哈,原来这位仁兄叫做雅格达吗?”
笼罩在斗篷中的不速之客笑了笑,耸肩道:“真实一点创意都没有,还不如哥达鸭或者哥玛兽呢。”
“你……”
已经察觉到这位‘雅格达’并非本尊的莱昂纳尔微微眯起双眼,表情阴晴不定地看着对方兜帽下那轮廓与‘雅格达’本尊无异的轮廓,喝问道:“你究竟是谁!”
“科尔多瓦!”
第八百八十二章:终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