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84ity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愛下-51.抽絲剝繭細甄別鑒賞-nv0it

歷史小說 / 4 10 月, 2020 /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现在命你等将所写揭帖张贴之处写来!”
赵万永复又下令,他已经排除了十几个浑水摸鱼的傻批,现在场上这些起码都是读书识字,有作案能力的儒生了,需要进一步的甄别。
“要将尔等所知的张贴之处全部写来,不得遗漏!”看下面的儒生士人面面相觑,赵万永复又开口。
如果哪个人能把绝大多数张贴的位置都写出来,那肯定不用再想了,必然是案犯无疑。可汉阳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从城外贴到城内,想要凭一个人步行,一夜之间都贴完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这肯定是有同伙的,赵万永也只能说是派除掉其中的部分起哄的罢了。
毕竟揭帖一事闹得满城风雨,几乎是个人就知道一二处张贴的位置,只能答出来一二处的大概率就只是混子而已。
“现在自行退走的,本官不会查问,稍后究核出来,一顿板子那是免不了了!”
不久前,被汉阳壮勇们打出去的那十几人还历历在目,那可是着实打,那十几个混子被打的头脸开花,像个猪头似的。想着其中滋味,绝不是什么好受的。
许是这句话让人心生胆怯,又许是刚刚的血腥场面把人给吓着了,居然还真有两个人,朝赵万永拱了拱手,灰溜溜的跑了出去。围在一旁的几十名汉阳壮勇这时候都做了怒目金刚,瞪大了眼睛,把那二人给吓的半死。其中一人还吓的跌了一跤,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
这下场上的气氛更加难言,众人换了新纸继续动笔。有些人明显就是混子,只能写出一处,甚至一处都不曾写出。有些人则是胡乱的把汉阳的繁华街口等处,七拼八凑的写上了十几个。还有些更好,写的根本就不是汉阳的地界,也不知编排的何处。
咱们小赵可是汉阳长大的京华士族贵公子,搁汉阳活了三十来年,汉阳啥地方没有去过啊。眼下就是在下边随意的走了一圈,就看出许多混子的虚实。
看到瞎写的,他就用手一指,自然是有汉阳壮勇过来,像是拎小鸡似的,一把把那混子给拎起来。往大堂外的中庭一丢,然后就是一顿噼里啪啦的乱打。当然也不是真的对着屁股打板子,就是叫那混子长点心眼,别特么出来做混账事情。
随意的指名。到是在短时间内就又丢出去二十多个混子,直把那些狂徒打的哭爹喊娘才算完事,惹得堂前的的群众连连拍手叫好,直呼赵大监断案真好看。
坐在堂后的李和洪景来听了也是点头,咱这小赵到底是家学渊源,果然是个会当官会断案的。你要是让李或者洪景来坐在这个大堂上,上千人在堂外围观,堂内是上百名嫌疑犯在面前叽叽歪歪。脑壳子都要炸开了,哪儿还有断案审案的心情。
估计为了让堂下安静,直接就把那打人的签子往地上乱丢,别的先不管,上来一人三十杀威棒,打的你不叽叽歪歪才算完事。
前边儿小赵已经把那些乱写的都给打了出去,剩下的就是写的都是汉阳内地址的儒生士人,有人写了十几二十处,有人只写了一二处,但总归都是城内的地址,并不算错。
取来府中书办记录的各处揭帖的张贴位置记录,赵万永开始比对。汉阳府内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街面上的壮勇们气的想杀人。你们这帮儒生,真是自己寻死干嘛带上我,我一个小小的汉阳壮勇,不过是个社区小民警,照管街面的,咋还在我管的街面上贴了揭帖。
最先查探的就是这帮汉阳壮勇,所以几十处张贴的地址都记录在汉阳府的案宗当中,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遗漏。
又挑出七八个乱写汉阳内地址,但是完全对不上号的混子,一概吩咐壮勇们打将出去,这下堂内还剩六七十人。一时间就有些不好分辨了,这些人写的地址,尤其以只写了一二处的人为多,且地址正确,那里真的贴了揭帖的。
沉吟了一会子,赵万永把重复了地址的那些答卷分到一处,不肖片刻,便得出了四摞。一边报名,一边让人将四队人约束起来。
随后便令汉阳壮勇们,准备将这四队人分别驱赶到回廊内的四间公事房,由他们内部自行分辨检举,到底是谁写的最正确。
这大略是一种心理战术,洪景来有些不明白,便悄悄背着手从后面绕至回廊,想去那些公事房内瞧瞧怎么一个分辨法子。
赵万永这时候复又拍案:“现在自行退走的亦是不问,若被究核出来,痛打三十,充仁川苦役一年!”
颇带有官威的一声怒喝,吓得场下的儒生士人一哆嗦,登时就有一个混子跪倒在地,向赵万永磕头请罪。那脑袋“咚咚咚咚”的撞在堂前青砖上,听得人都觉着疼。
心中呵呵的赵万永,挥挥手示意让那人赶紧滚蛋。那人居然鼻涕眼泪都流了一大把,真叫是一个抱头鼠窜。在围观百姓的拍手和嘲笑中,用衣袖遮住自己的脸,挤开人群逃出府去。
除了那人之外,剩下的数十人,居然没有一个表示要走。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性就硬挺着脖子往前伸得了。
不就是充仁川苦役一年嘛,李禧著顶多也就是让他去垫个路基,累个半死,按理来说不至于把人给半路宰了埋在铁轨下面的。
赵万永提起公服,走下大案,指使壮勇们把这些儒生士人都驱赶进公事房,然后把门带上,只留半扇窗户开着。门外和窗外都有壮勇们坚守,只看公事房内的那些士人自行争辩讨论谁是真正的揭帖作者或者张贴者。
洪景来也悄悄走到赵万永身边,刚想开口问这是个啥意思,不想后边李也跟了出来。轻轻的拍了拍赵万永的背。不等赵万永说什么,便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探头探脑的看向公事房内或争论不休,或面面相觑的众人。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