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sil3u人氣連載小說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暴走的瘋兔-第三千五百一十四章 對比看書-h7blb

遊戲小說 / 4 10 月, 2020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小說推薦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曾几何时,索西亚也饮酒,但只是浅尝辄止。
毕竟她是拥有继承权的皇族后裔,许多应酬方面的事情可以做,但不能做的太过。
太过,则会给皇族抹黑。
但随着索西亚被流放到月光城,激愤难当,却又无处宣泄之时,她的好朋友,莎兰,也因为对索西亚的冤屈鸣不平,而辞去了魔法学院院长的职位,转而乘船,远渡重洋,来到月光城,陪伴索西亚。
索西亚对此是又感激,又难过。
感激莎兰对友谊的重视,以及对自己的不离不弃,难过的是莎兰放弃了魔法学院院长这一拥有光明未来的职位。
不要以为,魔法学院院长只是平平无奇一院长那么简单,实际上,妖精统治时期的魔法学院院长一职,不但意味着拥有统领国内所有魔法师的权利,更是在元老院里有着一席之地。
何谓元老院?
就是妖精统治时期设立的,掌管全国所有部门,地位仅次于君主的机构。
该机构中一共只有十几位成员,每一位都是从皇族中精挑细选而出的天才级别的人物,分别掌握着国家的一部分权柄。
有点像是蔚蓝星球古时候的六部。
能进元老院,对于妖精统治时期的皇族成员来说,可是最高荣誉。
也难怪索西亚当时会感觉到难过。
不过莎兰倒是从始至终都没后悔过,她是个正义感很强的人,只是表面看不出来而已,在得知朋友受冤屈,被流放到月光城的消息以后,她屡次上书,希望陛下能够为索西亚平凡,可那些书信却如落入大海一般,半点波澜也没有掀起,更甭提回复了。
当得知此事以后,莎兰心中悲哀,觉得朝堂已然腐朽,不再是史书中撰写的那个开明,廉政,公正,无私的强大帝国了,而是逐渐日暮西山的腐朽国度。
也正因为这个想法的形成,她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朝堂,远离了争端,只为寻得属于她的那一片净土。
幸运的是,莎兰找到了属于她的净土——月光城。
在月光城呆了一段时间的莎兰,又重新拾起了自己的喜好,也就是饮酒。
莎兰懂酒,而且擅饮,每饮必醉,这就是她曾经身为魔法学院院长时的状态。
之所以会这样,一方面出于她对酒的喜爱,另一方面,也出于她对魔法学院那群学生的无奈。
有道是,借酒消愁。
莎兰的魔法学院,可不仅仅只招收那些有天赋的学子,也被迫招收皇族与贵族子弟。
这时候的皇族与贵族子弟,可以说是最喜欢惹是生非的那种——没有经历过朝堂的血雨腥风,也没有经历过战场的杀伐狠厉,可以说,就是一群只懂得仗势欺人的熊孩子。
想要让这群熊孩子老老实实听课学习,莎兰是耗费了无数的心血,甚至有段时间,愁的她食不下咽,寝不安眠。
为了保证重回良好心态,,她选择以酗酒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
显然,效果还不错。
不过这也是肯定的,若是效果不好,莎兰怎么可能从此开启酗酒的大门?
当感受到索西亚难过的心情以后,莎兰提议,饮酒消愁。
随后,这俩人就开启了属于她们的饮酒人生。
起先,还只是酿造最普通的葡萄酒与粮食酒喝,但随着混战时期的到来,两女接收了一大批逃难至此的同族,并发现这群同族里有不少人懂得酿造好酒以后,她们在帮助同族人重建家园的同时,不忘强迫酿酒师帮她们酿制更好的美酒。
随着她们发现有不少酿酒师在酿酒过程中,偷偷中饱私囊,这让正义感十足的莎兰,很是愤怒,于是逼迫酿酒师将酿酒的方法传授给她们俩。
起先,酿酒师是拒绝的,奈何她俩太过野蛮,手段也太过凶残,酿酒师们走投无路,只得同意了两女的要求。
自那以后,两女不断酿酒,饮酒……不对,这个时候已经是三女了,因为这个时候的艾丽丝,已经摆脱了赫尔德的控制,重回自由身,成为了可以遵照自己本心生活的女孩儿。
莎兰与索西亚也原谅了她曾经做下的恶行,也与她结为了朋友。
但事实上,虽然成了朋友,但真正消弭胸中芥蒂,还是在混战时期结束,传说英雄时期开始的那个时候,艾丽丝用她强大的实力,以及坚定的对敌决心,彻底征服了莎兰与索西亚。
言归正传。
莎兰对不能用纯血翼龙心脏酿酒一事,倍感遗憾。
她其实很渴望能够品尝到那种的德雷克香槟,这种感情,就像喜欢美食的老饕对美食的渴望一样。
“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拍了拍她的肩,我苦笑道:“但很抱歉,我不能实现你的想法,因为我和塞仑是朋友。”
“如果你们不是朋友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取它心脏了?”莎兰闻言,眼睛一亮。
“想什么呢”一拍她的脑袋瓜,我道:“龙族的友谊可不是说获得就能获得的,你可千万莫要胡来。”
“才不会呢”莎兰轻哼道:“我最多向它发起挑战,再被它打伤……”
“你要真这么做,我是一定不会为你报仇的”哼哼两声,我道:“而且我相信,就算是索西亚,也不会替你报仇的。”
“嗤”莎兰鄙夷我眼,道:“你还真是重友轻色的。”
“多谢夸奖。”
莎兰撇撇嘴,不在多语,而是继续端起高脚杯,品尝起新酿制的德雷克香槟来。
索西亚也给我倒了一杯,端起酒杯,轻抿酒浆,嗯,的确比普通的德雷克香槟的味道更加令人难忘。
“好酒”我不禁赞叹道。
“这只是混血翼龙的心脏酿出来的,照比纯血翼龙的血液酿出来的还要差上许多。”
索西亚慢慢悠悠解释道。
听她话里有话,我故意不搭这一茬,道:“混血翼龙的血液能酿酒吗?”
“也能”索西亚道:“但味道更差。”
“和吧台里摆着的德雷克香槟比起来呢?”
“那自然是比这些香槟更好,毕竟是掺了龙血的香槟。”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