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fqfc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877、柳暗花明,絕處逢生鑒賞-t8349

玄幻小說 / 4 10 月, 2020 /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与小黑相认肯定是要相认的。
本来。
他也是准备在获得合道果后去看看小黑。
好不容易来一次灵海,不看看小黑,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至于现在,最好不要相认。
二者的关系应该保持此时这般。
若相认,怕是后续会出现问题。
而且。
他们这层关系,也许会在某些特殊时刻产生奇效也说不准。
综上所诉。
现在完全没有相认的必要。
郑拓将事情分析清楚之后。
“你想与我打一架?”
他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要高的小黑。
“嗯,咱们打一架,用全力的那种。”
小黑浓眉大眼,模样憨憨,说起话来,让你完全无法将其与强者并列。
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村儿的隔壁的傻弟弟一样可爱。
这让郑拓更加确信。
小黑性格如此,肯定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他不觉得自己聪明,但起码不会这么憨憨。
嗯。
郑拓点头,肯定是这样的。
“小黑王,现在你我打架明显不是时候,黑煞不知究竟有何目的,这样吧,待得此事处理完之后,我在与打一架如何。”
郑拓如此说道。
你别说。
他还真想知道,如今小黑的实力究竟成长到何种境界。
小黑体内有纯正的弑仙鲨血脉,乃是真正的弑仙王传人。
弑仙王那可是上古十王之一,与人王平起平坐的存在。
以如此推断,小黑的实力,恐怕会非常恐怖。
“好好好,咱们说定了,眼前之事处理完,咱们回头找个地方打一架,用全力的那种。”
小黑高兴的像个孩子,“不过你放心,咱们只是切磋,我不会对你有杀心的。”
小黑一副很懂行的模样,像模像样的安慰安慰郑拓,一副老大哥架势。
这小家伙还真有意思。
郑拓对小黑如此性格倒是非常喜欢。
有一颗洒脱之心的修仙者,起码不会活的太累。
想仙儿,刀雪梅,九石剑……这种特别心大的家伙,在慢慢修仙路上,往往比一般人走的更远,更长。
因为这种心态,就注定了他们不会有太多的孤独与枯燥。
而相虎鲸天王万灵花花这种,注定了这一路上的孤独。
可能是年纪大了,看到什么,总是想说点什么,不说就感觉不舒服。
郑拓如此评价自己。
按照正常年纪,自己可是已为百岁老人。
老人,总是喜欢唠唠叨叨,可以理解。
二者留下约定,来日再战。
约定完成,二者便看向远方正激战正酣的几人。
黑煞全面爆发,以九尊黑色守卫为基础催动七阶邪阵,手段之恐怖,让郑拓微微皱眉。
淡从战斗力来讲。
黑煞的这一手恐怕已能激活七阶邪阵五成威力。
五成威力的七阶邪阵的确恐怖。
面对以万灵花花为首的众多灵海丝毫不落下风,甚至一人化身大boss,将几人按在地上打。
这种恐怖的力量与霸道,还真是少见。
“黑煞这个家伙很强,好像一战。”
小黑从开始便是一位好战分子。
实际上他性格很好,只是源于血脉中的战斗本能,然他特别好战。
他是弑仙鲨,也是黑煞族人。
黑煞族作为灵海霸主族群之一,好战是天行。
况且。
在灵海这种地方,你若不好战,根本就活不下去。
灵海可比东域混乱的多,其中,各种强大势力层出不穷。
黑鲨族能够称雄一方,成为霸主族群,除了本事实力够硬,还有够狠。
鲨不狠,站不稳。
用这六个字来形容黑鲨族最合适不过。
相对于小黑的好战,郑拓则是非常佛系。
远处的战斗很精彩,但也仅限于精彩。
他看了看,便没有在继续关注。
他的首先任务并不是与黑煞绝对,也不是干掉黑煞,而是合道果。
千万不能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呢。
他此行的目的,便是为合道果而来。
而不是打架,也不是什么戳穿黑煞的阴谋。
他来。
仅仅只是为了合道果而已。
合道果到手,黑煞爱怎么折腾这么折腾,就算是其将灵海翻个底抄底,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
怎样获得合道果便是关键。
邪阵。
以破除邪阵威胁黑煞交出合道果。
相信黑煞没有理由会拒绝。
所以。
他没有观看战斗,而是继续丈量大黑山。
他要将剩余几座大黑山上的七阶邪阵全部搞清楚该如何破解。
同时。
他还要设下傀儡,能够瞬间破阵的那种,用来威胁黑煞。
如此算来,还真是有许多事需要处理。
时间紧,任务重,郑拓当即忙碌起来。
他丈量天地,对七阶邪阵惊醒参悟破除。
希望几个家伙能够坚持的久一些,给自己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郑拓忙碌着自己该忙碌之事。
弑仙小黑则是无站在另一座大黑山上,美滋滋的欣赏着现场直播。
唯独七阶邪阵之中的战斗情况,超乎人们的想象。
战斗无比激烈,双方手段尽出,打的大黑山颤抖,有崩溃之势。
“放弃吧,凭借你们的实力,也想与我争锋,简直就是荧惑映皓月,不自量力。”
黑煞霸道非常。
他操控十二条黑色章鱼触手,化身大boss,对面前七人疯狂攻击。
实力因为七阶邪阵的提升有巨大提升。
巨大的黑色章鱼出手比刚刚坚韧无数倍。
铿锵!
火星四溅。
虎鲸仙手中鲸仙刀与黑色章鱼出手正面撞击。
嘭!
虎鲸仙全力一刀,被黑色出手当场震飞。
鲸仙刀出现裂痕,看上去受损严重,而虎鲸仙面色微微法宝,同样受伤不轻。
巨大黑色章鱼触手上有封灵纹,封灵纹也因为七阶邪阵而所有提升。
所以。
在与虎鲸仙争斗中,拥有更强封灵纹的巨大章鱼触手,完全压制住了虎鲸仙的虎鲸纹。
“啊……”
虎鲸仙大叫,爆发出更强恒的力量。
他背后浮现出一条巨大虎鲸,整个人的气势在升一个台阶。
其手中鲸仙刀那原本出现的裂痕瞬间复原。
“杀……”
虎鲸仙越战越勇,作为虎鲸族人,从来没有在怕的。
除了虎鲸仙。
另一位虎鲸族人虎鲸天王看上去同样不太好。
其手持一柄黑刀。
黑刀之上,虎神鲸纹涌动,铿锵之声下,与两条巨大黑色章鱼触手打的有来有回。
虎神鲸纹的参差明显高于虎鲸纹,但是面对封灵纹,不能说占优势,只能说没有优势。
双方对战,谁也无法将对方奈何。
但黑煞有七阶邪阵加持,灵气无穷无尽,可以所以挥霍。
反观他。
因为长时间战斗,他体内灵气已消耗巨大。
此刻又催动虎神鲸纹,威力上自然大打折扣。
战斗仍在继续中,而看上去,他似乎支撑不了太久。
当然。
这只是表面情况。
真正的情况是他在保存实力。
他对合道果仍有幻想。
因为合道果对他来说太过重要,若是不能得到,他怕是会后悔终生。
甚至。
有一瞬间,他觉得合道果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为此。
他愿意隐忍,甘愿被黑煞压制。
虎鲸天王心机很深。
另一则的谢虹就没有这么多的心机。
三米多高的谢虹身穿火红战甲,双手宛若两枚大钳子般,燃烧着炙热烈焰。
其双手舞动,催动法门,大战两条巨大黑色章鱼出手。
嘭嘭嘭……
纯粹的硬碰硬,谢虹毫不畏惧。
毫不畏惧是毫不畏惧,勇气足够,但这实力却有明显差距。
嘭……
巨大的黑色章鱼触手趁其不备,嘭的一声将其掀飞。
“你大爷的好疼!”
谢虹大声叫嚷,狠狠砸在七阶邪阵之上,当即撞的七荤八素,差点眩晕过去。
“好家伙,竟然还带有神魂类攻击,给我爬……”
谢虹脾气暴躁。
从来都是他暴揍别人,从来没有敢如此对他。
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红光,杀向黑煞。
嘭……
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直来直往的谢虹,在度狠狠撞在七阶邪阵之上,当即装的满头都是小螃蟹。
“谢虹,你能不能用点力,在不出力,大家都要死。”
虎鲸仙见此一幕,大声叫嚷。
“去你大爷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处理。”
谢虹被揍,本身就不爽,此刻又被虎鲸仙挤兑,当场发飙。
“那你怎么总飞出去,能不能见他触手困死,让其无法移动。”
虎鲸仙声音继续传来。
“你废话,我不是打不过他,我要能打过他还用你说……”
二者本就是死对头,战场之上,竟吵了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在吵了,认真战斗,我相信他这种状态坚持不了多久的。”
鬼剑绸身形飘忽,宛若一根水草般,闪躲着黑煞的攻击。
黑煞那强有力的巨大黑色章鱼出手,根本无法靠近其一分一毫。
只要靠近,鬼剑绸便会立刻闪躲。
二者仿佛是同属性的磁铁般,靠近一定距离,便会排斥对方,互相无法靠近。
如此手段,便是鬼草族的看见本领。
鬼草族的战斗属性一般,并没有虎鲸族蟹王族一般强横。
但她们能被成为霸主族群除了无与伦比的信息收集能力,还有就是本身能够闪避各种攻击的手段。
她们不仅能够闪躲物理攻击,还能闪躲神通攻击,神魂类攻击,毒物来攻击……
近乎所有属性的攻击,他们都能闪躲。
如此看来。
场中最轻松的可能就是鬼剑绸。
其中之人。
还有三人。
鱼先生保持着自己一丝不苟的面容。
其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与黑煞大战,也看不出有激情,也看不出有放弃,反正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家伙难道得了抑郁症不成。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鱼先生的手段很强,很稳。
从其战斗风格能够看出。
其该强攻的时候绝对放弃,该闪躲的时候绝不拖泥带水。
攻守有道,不慌不忙,稳得雅痞。
与鱼先生一样稳稳当当的还有鲲鹏子。
鲲鹏子是郑拓的分身,此刻加入战斗有两个原因。
一个是他出不去,没有办法只能加入战斗。
在一个。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是收集一下在场众人的战斗信息吧。
郑拓对信息的收集非常在意。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此话是雕刻在灵台之上的警示标语之一。
在场之中的几人,实力皆强横非常,保不齐回头会有冲突,甚至动手。
干脆。
既然出不去,便多收集一些关于在场几人的信息。
而关于战斗,他自然不可能全力出手。
鲲鹏子分身的实力,与叶良辰分身的实力一样强。
若全力出手,恐怕单独一人就能将黑煞干掉。
若如此,恐怕合道果将彻底与自己无缘。
也是这个原因。
他时刻关注着场中变换,别因为下手太重将黑煞干掉。
黑煞在没有交出合道果前是绝度不能死的。
如果黑煞这场战斗落败即将被斩,他是会出手拯救黑煞的。
其他事与自己无关,与合道果有关的事,他必须插手。
郑拓心里有自己的一杆秤。
别人他不管,也管不了,他自己只需要按照自己的风格行事便好。
说上去战斗似乎并没有多激烈,实际上,随时都可能出现人员上的陨落。
高手大战,实力的强弱会特别明显。
关键时刻,实力若上一分,便是生死与的差别。
轰……
主攻手万灵花花出手,打出漫天七彩花朵
七彩花朵威力十足,上方有万灵纹,万灵之主特有灵纹,拥有镇压万灵的特殊效果。
此刻被万灵花花施展,就算黑煞有封灵纹在手,也讨不到任何便宜。
甚至因为万灵纹的特殊性,隐隐有压制黑煞的效果。
万灵纹压制万灵,特别是灵海生灵,被万灵纹克的死死。
万灵之主当年一统灵海,收集万灵精血,花千年岁月,修成万灵纹。
万灵纹一处,万灵莫敢不从。
万灵花花手段自然没有达到万灵之主的层次。
但万灵纹的特性此刻施展,有压制黑煞效果。
黑煞从其攻击的绝大黑色章鱼出手就能看的出来,其本体为章鱼。
至于是何品种的章鱼,几人并不知晓,也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其是灵海生灵,能够被万灵纹克制。
“万灵之主的万灵纹的确很强,竟然隐隐能够将我压制,在加上你手中的先天灵宝万灵花,的确有与我一战的资格。”
黑煞独身大战七位高手不落下风。
“可惜,若是平时的我,或无法与你争锋,可惜就可惜在,如今的我,是你需要仰望的存在。”
黑煞出手。
巨大黑色章鱼触手攻杀向万灵花花。
轰……
万灵花花以万灵花法宝抵挡,当即引起阵阵轰鸣。
万灵花法宝无恙,散发七彩光芒,七朵花瓣灵性十足。
反观黑煞同样无事。
有七阶邪阵加持,他的肉身能够硬撼先天灵宝而无恙。
但是。
万灵花花此刻却有些不好受。
她的实力只有出窍期,加上肉身强度并不高。
面对这种级别的对冲,稍稍有些吃不消。
“怎么,如此冲击你便已经不行,你不是号称灵海第二人,难道灵海第二人就是如此实力吗?”
黑煞暴躁无比。
巨大的黑色章鱼触手飞舞,认准万灵花花就是一顿猛攻。
这种将天才踩在脚下的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天才高高在上,受万人敬仰,是人们谈论的焦点,是人们所崇拜的偶像。
当你将这种人物踩在脚下。
不知不觉中,内心的阴暗面就会被无限放大。
鲲鹏子分身望着面露狰狞,正释放自己恶面的黑煞,心中如此想到。
人是一种难以说清的生物。
好坏,似乎天生注定。
但又好似绝非如此。
可能。
这也是为何,人形是最适合修仙的形体。
人形与人的思想。
有百万种,亿万条仙路可行。
通过战斗,分析战斗,得到能够提升自己的知识,郑拓便会心满意足。
无论如何。
我每日一都在进步。
今天进步一点点,明天进步一点点,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就会变得越来越强。
轰……
巨响打断了他的思路。
万灵花花暴走,催动万灵花与黑煞展开决战。
同时。
剩余几人也是达成共识,必须全力一搏。
黑煞有邪阵加持,力量近乎无穷无尽。
拖延下去,他们七人必死无疑。
不如现在趁着还有反抗的机会,全力出手,就算是拼死,也要将干掉黑煞。
“我看你们拼命的样子,来吧,让我看看,拼命的你们,究竟能否给我带来真正的乐趣……”
黑煞高举双手,宛若迎接新生的神明,拥抱着眼前七人。
“杀!”
七人不由分说,催动手中莫大神通,杀向黑煞。
霎时间!
七阶邪阵之中被无尽的光芒与可怕的力量所淹没。
恐怖绝伦的力量震动九黑山,引得正在专心破阵的郑拓抬头看去。
闹出来的动静还真是不小啊!
郑拓望着那不断闪耀强大神通的七阶邪阵,感受大了一丝久违的热血。
似乎。
在某个不成熟的夜晚,自己也曾做过这样的梦。
一位少年,自微末之中走出,击败一个又一个敌手,登临最高巅峰。
但他也就是想想,你要让他真去做,他属实是不愿意的。
话说。
如果我独身一人,了无牵挂,或许我还真是斗他个天翻地覆,乾坤倒转。
可惜。
心中之事尚未完成。
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之人。
在修仙界花花绿绿,极尽繁华的面前,他还是能够保持本心,向自己所认定的路走下去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阻拦我的脚步,我自己也不行。
心中之事。
已成为他前进的动力。
最好慢些分出胜负,我这边还需要一些时间。
郑拓心念一动,沟通了正在战斗中的鲲鹏子。
鲲鹏子身处战斗中,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法可怕力量的冲击,着实有些吃惊不小。
不愧是灵海之中的顶级妖孽,出手之下,竟如此狂暴非常。
七阶邪阵嗡嗡作响,有被打破之感。
好家伙。
这威势,这力道,怕是比东域那几个家伙还要凶猛。
特别是万灵花花。
这姑娘跟开了外挂一样,疯狂与黑煞对轰。
你很难想象此刻的画面。
万灵花花的美丽,灵海公认,不说第一美女,也是前三存在。
此刻。
万灵花花长发飞舞,状若疯魔。
而那先天灵宝万灵花已化为一套战甲,披挂在她身上。
万灵花花就这般身披七彩战甲,宛若一尊女战神般,近身与黑煞肉搏。
原来。
这万灵花花本为一朵小花,其生长在万灵之主密室之中,经常承万灵之主灵气滋养,从而化为人形。
其身体柔弱,为此,万灵之主曾亲自已万灵纹给予其提炼肉身。
所以。
其肉身看似柔弱。
实际上。
以万灵纹附体,在配合先天灵宝万灵花后,便会异常异常坚硬。
所以就看到接下这一幕。
万灵花花身披七彩战甲,宛若一尊女战神般,与黑煞对轰。
万灵花花主动,战斗力无可匹敌。
就算是高傲的黑煞,也露出警惕神色,不敢有丝毫大意,全神贯注应对。
除了万灵花花。
剩余几人也是大展身手。
虎鲸天王以虎神鲸纹催动手中黑刀。
顿时。
黑刀散发出一股摄人的力量,近乎将七阶邪阵中的光芒全部吸收。
“开!”
虎鲸天王低吟。
顿时。
黑刀之上,浮现出一条金色的虎神鲸。
虎神鲸,虎鲸族最强血脉,上古时期,能与龙族争锋的恐怖存在。
虎鲸天王知道此刻不能在保留实力。
如此恐怖的黑煞若不干掉,后果不堪设想。
回头命都没了,就算有合道果又能怎样。
他催动黑刀之上金色的虎神鲸。
顿时。
金色的虎神鲸,仿佛活过来了一样。
其缓缓睁开双眼,如有灵性,被虎鲸天王唤醒。
“杀!”
虎鲸天王双手持刀,猛然挥舞。
霎时间!
刀锋所过,天地变色。
一条金灿灿的虎神鲸,呼啸着从黑刀之上冲出,携带无可匹敌的力量杀向黑煞。
“来得好!”
黑煞见虎神鲸杀来,顿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压力降临。
虎神鲸只有手臂大小,看上去没有任何杀伤力。
但是在他眼中。
那一条虎神鲸,怕是比万灵花花还要可怕。
“滚!”
巨大的黑色章鱼触手,狠狠砸向虎神鲸。
嘭……
虎神鲸宛若子弹一般,当即从黑煞那坚硬无比,宛如法宝般的巨大黑色章鱼触手之上穿过。
触手被洞穿,黑煞却来不得喊叫。
他身形一动,险而又险避开胡虎神鲸的撞击。
“归!”
虎鲸天王手持法决,沟通虎神鲸一个转弯又杀了回来。
黑煞见此,不敢与虎神鲸硬碰硬。
这虎神鲸似法宝非法宝,似神通非神通,且坚硬无比,锋利无比,属实有些难缠。
不敢硬结小心闪避,同时与万灵花花继续激战。
“看我的!”
谢虹在此刻大叫出声。
他催动法门,原本就已经红彤彤的他,顿时好似燃起火焰一般。
随着火焰燃烧,其身体竟然不断疯长。
几个呼吸后,已化为百米高低。
“哈哈哈……黑煞,拿命来……”
谢虹双手通红,宛若两柄巨大的钳子,抬手抓住黑煞一条巨大黑色章鱼出手。
“给我过来吧!”
谢虹双臂一晃,百万钧之力。
黑煞只感觉有一股恐怖怪力袭来。
在这一瞬间。
他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肉身,只能任由自己被那怪力拽飞出去。
嘭……
黑煞狠狠与七阶邪阵的透明墙壁撞在一起。
当场撞的他眼冒金星,差点失忆。
“哈哈哈……怎么样,这种感觉很舒服吧!”
谢虹作为蟹王族之人天生怪力。
全力出手,恐怖如此,就算是黑煞也难以轻易应对。
“缠绕!”
低语传来。
鬼剑绸出手。
哗啦啦……
地面之上,不知何时钻出一根根绿色水草。
水草美丽,剔透之色,好似玉石一般。
但在这美丽的背后,却是永无止尽的杀戮。
一根根美丽的绿色水草,像是一套套诱人毒蛇。
它们游动着,转眼间将黑煞捆绑个结结实实。
“被我鬼草控制住的人,休想在度逃离。”
鬼剑绸说着,当即催动鬼草。
鬼草散发出碧绿色的光芒,转眼间,竟有宁静祥和的气息弥漫。
明明是如此美妙的气息,却让黑煞面色大变。
因为他感觉到那些碧绿的,宛若白玉般的鬼草,正在吸食他的力量。
没有错。
就算是如今这种状态的自己,仍旧在被鬼草吸收力量。
“的确是一些很有趣的手段。”
黑煞丝毫不慌,看向众人。
“如何,还有没有其他手段,一起用出来吧,我都接着。”
黑煞的不慌,让几人颇为不解。
如此局面。
近乎已成定局。
黑煞这货怎么还如此稳重。
“去死吧!”
万灵花花不惯着黑煞,当即出手。
虎鲸天王也是没有犹豫,继续催动虎神鲸杀向黑煞。
同时。
虎鲸仙,鱼先生,鲲鹏子,皆有出手,催动具有强大攻击的神通杀向黑煞。
“若你们只有这些,便真是让我有些失望。”
黑煞说着,猛然爆发出一股气劲。
轰!
身上鬼草被瞬间崩断,冲杀来的万灵花花被当场轰飞,虎神鲸根本没有靠近的资格。
更别说虎鲸仙等人的攻击手段,全部被驳回,没有对其造成任何一丝一毫的伤害。
“一般般的手段想伤我,真是痴心妄想。”
黑煞恢复自由,望着场中几人,杀意涌动。
场中七人面色无比难看。
刚刚他们已经手段尽出,竟然还无法将黑煞制服。
若在激战下午,他们怕是分分钟就被会对方干掉。
但事实上。
黑煞突然面色一动,似感受到了什么一样。
“该死,怎么会是在这个时候。”
黑煞说着,心念一动,当即瞬间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
正准备拼命的几人忽然感觉到围困自己的七阶邪阵消失不见。
同时。
另一处大黑山上,七阶邪阵形成。
黑煞面色难看。
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达到极限。
没有错。
毕竟是七阶邪阵,何况是以九尊黑色守卫为基础的七阶邪阵。
凭借他的实力,能战斗那般长久,已是足够优秀。
可惜,可惜,就差最后一步。
最后他若出手将众人镇压,事情或许就会变得不一样。
不过。
就算如此,事情也在自己掌控之中。
他此刻所在大黑山,并未被叶良辰那个家伙踏足,也就是说其没有研究过他此时此刻脚下大黑山的阵法。
没有办法破阵,对就没有办法进来。
只要给自己一点时间恢复体力,回头在战,这几人必死无疑。
他的想法是没有错误的,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郑拓已将周围所有大黑山近乎全部踩点完毕。
也就是说。
郑拓已经拥有威胁他的资本。
场面上的变化,让虎鲸天王等人获得短暂呼吸全。
但这不是结果,这才刚刚开始。
古门不开,黑煞不斩,此事恐难以结束。
开古门他们毫无头绪,但是斩黑煞,他们似乎有一点点头绪可寻。
几人转头,皆看向在另一座大黑山上遛弯的郑拓。
郑拓保持着自己的转头,研究如何破解大黑山上的七阶邪阵。
第一次见邪阵,感觉十分新奇。
所言研究起来特别入神。
“叶良辰……”
有声音传来。
虎鲸天王众人一起出现。
他们没有分开,害怕若分开被黑煞抓到空隙分开斩杀。
他们在一起,黑煞就算开启阵法,也是将他们困在一起。
若打起来,战斗力也至于太过悬殊。
郑拓被强行叫醒少于不悦。
他抬头,看向几人。
几人皆有狼狈,要不就是嘴角瘀血,要不就是面色苍白。
看来交战的过程十分激烈啊。
“有事?”
郑拓询问道。
“你能破除七阶邪阵?”
虎鲸仙说话的语气非常强硬。
他已经习惯了与郑拓这般说话。
郑拓看着虎鲸仙,看着虎鲸仙,看着虎鲸仙,看着虎鲸仙……
安静的大黑山上,郑拓就这般看着虎鲸仙。
听说。
当有人咒骂与你,且对你不礼貌时。
你只需要盯着他看十五秒,对方就会自行惭愧。
甚至严重者会立刻向你道歉。
郑拓就这般古井无波的看着虎鲸仙,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般。
场中的气氛因为他的举动而变得异常紧张。
因为谁都听得出来,刚刚虎鲸仙说话的语气并不好。
你有事求人家,说话总该软一些才是。
“叶兄莫要见怪,这孙子说话的确难听,我听说叶兄能破除七阶邪阵,不知是真是假。”
谢虹看着五大三粗,做起人来,却比虎鲸仙懂事的多。
伸手不打笑脸人。
面对谢虹,郑拓微微点头。
“算是吧,没有什么把握,我也在摸索中。”
郑拓没有想要深聊的意思。
他还没有完成自己定制的目标,不想与这几人说话。
“听此话之一,叶兄是能够破除七阶邪阵的。”
谢虹试图在度询问。
而郑拓没有在理会对方。
与你不熟,我就想赶紧研究完大黑上的七阶邪阵,然后好赶紧威胁黑煞。
“叶良辰,我们在问你话,你被给脸不要脸,听到没有……”
虎鲸仙当即咒骂郑拓。
同时。
其催动灵压,压向郑拓,试图逼迫郑拓就范。
在虎鲸仙的印象中,既然对方能够将阵道之法修行到如此高深境界,想来实力不会太强。
因为阵道之法本来就非常难以修行。
在加上人的精力有限。
不可能在修为没有落下的情况下,阵道之法同样如此强悍。
面对虎鲸仙如此无礼举动,郑拓转头,看向虎鲸仙。
与刚刚一模一样的一幕,像是复制一样的出现。
郑拓看着虎鲸仙,场中气氛变得格外让人难以接受。
“咳咳……”
鬼剑绸轻咳出声,看了看虎鲸天王。
意思很明显。
虎鲸仙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是要做什么。
“鲸仙!”
虎鲸天王开口,虎鲸仙才算是消停下来。
“内个……叶弟弟是吧。”
鬼剑绸笑眯眯上前。
不得不说。
鬼剑绸长得还是非常不错,就是有些……平。
“叶弟弟,现在你我是一条绳子上的小鱼,黑煞他对我等出手,也会对你出手,所以,叶弟弟既然能够破除七阶邪阵,为何不破除黑煞所在那一座大黑山,如此,我等便能出手,将黑煞斩杀,斩杀黑煞,你我都能活命。”
鬼剑绸说的没有错。
也是几人心中所想。
但……
“与我有什么关系吗?”
郑拓不明所以的询问出声。
“因为黑煞斩杀我之后,也会对你出手啊!”
鬼剑绸重复此话,心里则想。
这个叶良辰不会是学习阵道之法学成了一个傻子吧。
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他是怎么来到这里,怎么活到现在的。
鬼剑绸心里对郑拓一百二十个鄙视,但表面上仍旧笑呵呵,一副小弟弟咱们很熟悉的模样。
仅仅是鬼剑绸。
谢虹与虎鲸仙同样如此。
“各位,你们好像搞错了一件事。”
郑拓提醒几人,“首先,我和你们不是一套绳子上的小鱼。在有,黑煞他打不过我,也不敢对我出手。所以,你们说的那些东西,只是想让我帮你们保住性命而已,实际上,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郑拓对这几个家伙没有什么好感,也没有什么坏感。
他只是不喜欢被人利用,或在心里咒骂。
怎么说。
他也是一个老江湖。
谁对自己说的话真,谁对自己说的话假,他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哈哈哈……可笑,真是可笑……”
虎鲸仙忍不住开口,欲要对郑拓进行一番深刻的教导。
但郑拓这次却抢先道:“笑吧,笑吧,反正一会儿你们都要死,现在多笑笑也好。”
说完,郑拓没有理会几人,继续开始他的计划。
被冷落在原地的几人互相看看,皆莫名所以。
他们感觉自己并未做错什么,但为什么这个叶良辰会如此态度。
“呵呵呵……我似乎看到有趣的事。”
黑煞将眼前一切看在眼中。
突然!
他面色一动,不好。
正说着,他所在大黑山发生异动。
那保护他的七阶邪阵竟然出现不稳波动,一副将要坍塌的模样。
如此异动,顿时引起虎鲸仙等人注意。
“看来,你比我们想象中伤的还要严重啊!”
虎鲸仙舔舔嘴唇,杀意渐浓。
“你这么说,我倒是想起来。”
鬼剑绸道:“黑煞实力只有出窍期,其却催动了如此强大的七阶邪阵如此之久,想来,其实想以最快手段将你我斩杀,但是万万没想到,你我实力会如此强横,硬生生拖到现在,此刻,他因为阵法反噬,所以遭受了无法想象的重创。”
鬼剑绸很聪明,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听闻此话。
黑煞面色变得无比难看。
这一切皆看在众人眼中。
“不仅如此。”
虎鲸天王低语,“黑煞操控的是七阶邪阵,邪阵比正常阵法强大数倍,但是,邪阵的反噬也比正常阵法强横数倍,看来,你说的没有错,黑煞已遭受重创,其,怕是已对你我没有威胁。”
虎鲸天王说道此处,心中顿时燃起了对合道果的渴望。
黑煞实力大减,若能将其禽下,找出合道果,那此行当真是一次完美的行动。
“受伤了!”
弑仙小黑的声音突然出现,让几人不由看去。
“真是可惜,那般强大的家伙竟然受伤了,我还想与其一战呢!”
弑仙小黑摇头,表示好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几人对此,只能尴尬一笑。
或许在他眼中已经威胁到他们性命的黑煞。
在弑仙小黑眼中恐怕只有一位普通修仙者罢了。
“不管如何,你我现在出手,破掉七阶邪阵,干掉黑煞,永除后患。”
谢虹狠辣非常。
几人互相看看,二话不说,冲向谢虹所在。
不过这一次。
有几人留了下来,并未冲杀上去。
其中有鱼先生,还有万灵花花。
二者都没有出手,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其他人心里知道。
他们的目的之一,不仅仅是斩杀黑煞,更重要的是合道果。
他们想要合道果。
几人瞬间杀到黑煞所在。
而就在几人杀到黑煞所在大黑山处时。
嗡!
似乎天意一般。
那保护黑煞的七阶邪阵当即消失。
而端坐其中的黑煞面色无比难看。
同时。
其噗嗤一声,喷出一口精血。
黑煞整个人萎靡不振,遭受重创的样子,与几人所猜测的一模一样。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