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0h11z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明尊笔趣-第一百七十一章煉化火精,法靈神侍,探索魔土展示-2tvh7

仙俠小說 / 4 10 月, 2020 /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随着钱晨念头一动,这一缕神念便退出了罗天。
此时火行神光已经炼化了许多烛龙火精的气息,令笼罩悬山的光明,都微不可查的暗淡了一丝,但这点气息损耗,随着时间流逝正在自行恢复。一时间,倒也无人注意到这点差别。
而钱晨收回火行神光,右手掐指竖立胸前,神光在指间轮转,一点点纯化这烛龙火精的气息。
待到火行神光炼化了全部的烛龙火精之气,终于,一点光明于焉萌发,火行神光转瞬大盛,在钱晨手中转化为一朵纯白的真火,照亮钱晨周身透彻,驱散一切黑暗。
正是那烛龙精火!
钱晨借助五行神光的大神通,竟然真的炼化了一点烛龙火精,从此便能将火行神光转化为烛龙精火。
而且借助五色神光大神通,几乎能无穷无尽的提升其威力,散发出光明。
若是日后钱晨能有太古烛龙那般的法力,重现昔年此地烛龙口中所衔大日,却也不难。
“烛火一成,金陵洞天中的黑暗便对我再无威胁!”钱晨喟叹一声。
虽然九幽渊暗之中的那尊魔君,已经认了自己当老大,但是烛九阴如今的状态实在太过不稳定,不可完全依仗于它。而魔道在金陵洞天的谋划,钱晨有八九成的把握,一定和此地联通九幽的黑暗有关。
钱晨自祭坛前起身,拍了拍大袖袍,暗道:“现在,可以去查探一番悬山下的魔土了!”
“如今看来,就算是那帮方仙道的方士,也没有仔细清理过那片魔土,而是选择将残存的烛龙火精,打入那片大地的山川精华之中,然后将这些福地灵山升起,化为悬山浮岛。悬山浮岛之外的地方,则让给了九幽黑暗。”
“如此,魔土之中保存下来的上古神道遗迹,应该不少!”
“师妹仙神双修,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机缘,正好抓她和我一起下去,免得留在悬山之上,闲着没事,沉迷于仙秦遗迹,罗天网络。”
念罢,他便循着司倾城的气息而去。
…………
此时大殿之中的一处清净阁楼内,司倾城施法封闭了门户,正盘腿坐在那里,专注的盯着手中的昆仑镜,镜中的神光浮动,显现出一片光屏来。
“……这个真的好想要!”司师妹呜咽道。
“这个也好漂亮……”
司师妹罕见的咬起了手手,这个动作,自从她八岁以后就很少做了。
只有陶天师才知道,司十六是个隐藏很深的选择困难症,小时候看到两件喜欢的东西,就会不自觉的咬手手。陶天师治疗女儿病情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让她知道,穷人才做选择,喜欢的东西,完全可以全都要!
被如此富养的司倾城,八岁以后,就再也没有为选择困哪过了……
但罗天仙市,不愧是仙秦最为强盛之时,突然崩溃所残留的遗迹。
里面纵然因为战争,毁去了至少九成的物资,但残留下来的那些来自诸天万界的新奇商品,依然叫人目不暇接,直挑花了眼。
司倾城看到上面那些各型各色,新奇有趣的东西,手不知不觉就点到了付款之上,然后又被提示仙功不够,这才惊醒,自己已经并非那个可以随便买买买的壕气少女,在罗天世界之中,乃是个不折不扣的穷人。
俗话说,克制购买欲望的是理智吗?
不,是穷啊!
那些鬼迷心窍想要买下来的没用东西,司倾城因为太穷,理智回来,也就抛到脑后了!
最可怕的还是那些非但很有意思,而且真的有用的东西……比如现在,司倾城便紧紧的盯着祭神坛中,那些由罗天法灵亲自贩卖的各色神侍。
“流云天女,乃是云精所化,经过罗天大醮度炼而成的道兵神侍。非但法力相当于四品金丹,而且能纺织流云天衣,精通仙秦二十八门纺织裁剪的仙炼术,更能裁缝神衣,为我的道兵神将,披上神衣铠甲!”
“仙灵童子,莲藕化生的精灵,经过罗天大醮度炼成神侍,擅长辅助神主炼化元气,尤其擅长炼化香火为天银……”
“天炉神工,擅长炼器炼丹的神侍……”
“九尾狐,神道瑞兽,可以助长气运,逢凶化吉。同时通灵性,能避灾劫……唔!好可爱!”
“神道庆云法,能将神国界域炼化成庆云,令道兵神将随时可在云中显现,一朵亩许的祥云,便能将神域运使自如,乃是上乘的神国法度……”
“爹专门跟我提过,相传这门神法,早就在中土失传了!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此法乃是仙道神道同修并举,最好的几门法术之一。若有这门神法,我的神道法身便可藏在云中,随时显现,甚至还可以和真身同时出手!”
“三万仙功!”司倾城看了后面标注的价格,顿时垂头丧气起来。
“仙灵童女,莲花化生的精灵,经过罗天大醮度炼成神侍。能辅助修士炼化元气,助益修行,尤其擅长炼化清灵之气……”
司师妹有些眼馋,这般童女神侍,简直就是专为仙神双修而生的。
她度炼的那几个黄巾神将,用来斗法,率领道兵将敌人轰杀,倒是一把好手,加持法力也不差,乃是降妖除魔一等一的好帮手。
但相比之下,这些仙灵童女,居然能帮助修士炼化元气。
要知道,就算是钱晨自己想要炼化元气,也只能乘着飞云兜飞上高空,一点一点的下苦功采气炼化。
但有了仙灵童女,便能让她自行飞上高空,在主人修行之时,四处采集元气,初步炼化后提供给修士。养上一尊仙灵童女,便相当于有一个金丹四重境界的化身,一刻不息的炼化元气。而且许多珍贵的异种元气,仙灵童女也有独特的灵觉可以寻找,当真是给一件上品法器都不换的宝贝。
可惜此等神侍,也唯有修成神域的修士,才能长久供养。
祭神坛上的一众神侍、神将、仙童、道兵,皆是罗天仙器炼化的神灵,在其他地方,这些神侍都得神主自己选择合适的魂魄、精灵,花费极大的心力培养,度炼,往往数百年才能栽培出这么一尊来。
但在罗天仙器中,采取虚拟炼神技术,这些都是批量炼成的商品,有灵无识,而且回去炼化起来还要方便,却有一丝道门神箓赦封的味道,和司倾城自己炼成的黄巾神将如出一辙。
一尊神光稀薄,面色发虚的黄巾神将从司倾城脑后的圆光之中走出。
他拱手道:“禀告神主,人间香火以及积攒的天银皆已用尽,一共自炼功楼处,炼出了二百仙功。”
“才二百!”司倾城感叹道:“二百仙功买得起什么?就连最便宜的符豆道兵都只能买六万个!”
“神侍中最便宜的五方神使一百仙功一尊,也只能买两尊……而且我要五方神使干什么?只是跑得快一些,遁法精通,能够通风报信而已。但要通信,我有轮回之地的队伍频道啊!”
司倾城看了一眼仙灵童女的价格,两千仙功!
比仙灵童子还要高一倍,目前看来,她努力存存仙功,每日榨干那些黄巾神将,也就咬咬牙买的起八百功的九尾狐灵。
司倾城狠下心来,暗想自己那二十五尊神将,已经有点多了!要不要出手一两尊,换两位童女、神侍回来调和一下阴阳。
要说按照效率来,这是本来是最合适的。
但司倾城却有些念旧情,虽然这些黄巾神将没有本我灵识,她压榨它们的时候也从不心软,可要转手卖出去,却又有些不舍。
毕竟……都起过名字了!
“张三,李四,王五,赵六!”
“我将法力度炼到你们身上,继续去炼化仙功!”司倾城气鼓鼓道。
这时候,殿外却有五色光华闪过,来人揭破了禁制,进入房中,对司倾城道:“你傻不傻?悬山之上虽然暂时还安全,但毕竟是洞天险地之中,你耗费神将道兵之力,已经是损耗了力量。若是再动用你本身的法力,一旦生变,你又如何应付?”
司倾城回头笑道:“若非有师兄在,我当然是不敢的。但师兄既然就在旁边,我便大着胆子一回!”
钱晨看着四位现身出来黄巾神将,阴虚苍白的脸色,略一感应,便哭笑不得道:“师妹,你这也压榨的太狠了,是不是我没封干净,让你又进了罗天世界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给神将们留点元气吧!如此旦旦而伐,就算是神灵之身的黄巾神将也撑不住啊!”
“嗯……炼功楼有些狠了,炼化仙功非但要祭炼法力,还要消耗灵识,这些神将灵识已经耗尽,就算有香火滋养,也需要时间恢复!”
司师妹心虚低头道:“哦……我就是在罗天仙市上,看中了些东西。卖了几本道经功法,才凑到五百仙功……所以便一时急切了些。”
钱晨接过她手中的昆仑镜,看了两眼,沉吟道:“你的金丹界域,足以承载一百位结丹三品的神祇!如今那位牛头神将等若一品金丹,占据了九尊神位,加上二十四尊黄巾神将,便是三十三尊,还空余六十七尊神位。这罗天法灵有炼化神祇之能,购买一些它炼化的神侍,也是正经的修行手段,能增加底蕴。”
司师妹小心的看了钱晨一眼,道:“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师兄,我可其他什么都没买!就是看这些神灵,连中土都没有卖的,觉得不可错过这个机缘,所以才……”
“何止中土,诸天万界哪有买卖神灵的地方?不要命了吗?除了仙秦这等……”
钱晨感叹两声,也不欲多言。
发现司倾城是在干正事,钱晨直接递回昆仑镜,伸手在罗天仙箓上一勾,划过去一万仙功道:“这些仙功你先拿着用,不够就以后再说。”
司师妹低头一看自己的罗天仙箓,只见符胆之中,万点银芒闪烁,恍惚了她的眼睛。
她仔细数了一遍,才跳了起来,雀跃道:“师兄真好!”
她也不问钱晨哪来的仙功,伸手在昆仑镜之上点点,很快昆仑镜中便有神光璀璨,好似这件神器有重新复苏了一般,它勾连洞天冥冥之中的那尊存在,镜面豁然打开了一个深邃的通道。
氤氲浮动,神光摇晃,两尊粉雕玉琢的童女俏脸微寒,从神光之中冲了出来,向司倾城看了一眼,小声嘀咕道:“正在核对罗天仙箓……仙箓核对成功!”
“仙灵童女,见过神主!”
两尊童女大礼参拜后,怯生生的站了起来,站在司倾城身后,像两个小可怜似的。司倾城炼化她们的本源,很快两尊神侍便化为神光,投入司倾城脑后的圆光之中。
“那九件法器,都有传送罗天的功能,但论起来还是你的昆仑镜最为方便。”
“具我推算,其他几件法器离开洞天便很难再沟通罗天,唯有你的昆仑镜,形制暗合某些天道法则,即便出了洞天,在三茅观锁龙井旁,依然有联通罗天的机缘。每逢月圆等天地元气最盛之时,还能传送一些东西出来!”
钱晨微微点头道:“你以神道之法加持,在玉井旁祭祀烛龙,便还可使用罗天仙市购买一些灵物。”
“真的吗?”
司倾城眼睛一亮,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让钱晨有些怀疑将仿制的昆仑镜给她,是不是合适?不会真的培养出一个网购成瘾的少女来吧!
陶天师若杀上门来,他真的挡不住!
“师兄真好!”司倾城欢呼一声,昆仑镜中再次冲出了一只小巧可爱的白狐,拖着三只尾巴,嘤嘤的叫着,投入司师妹的怀中。
司师妹狠狠的撸了两把狐狸,再次在昆仑镜上买买买起来。
她发现洞天法灵那边,说她是罗天仙市近五千年来第一位顾客贵宾,给了她全场六折的权限。
这哪里还忍得住?她的双手在昆仑镜之上疯狂的点点划划,一不留神,非但把看中的几尊神侍全买了,甚至还恍恍惚惚的,不小心按到了之前看过的一些页面,将那些有用没用的一并买下……
不一会,她就掏空了钱包和身体,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
师妹带着一丝掏空后的乏味和淡漠,百无聊赖的趴在了地上,像是一个榨干了男友钱包的渣女一样,陷入了贤者时间。
钱晨暗骂一声烛九阴自作聪明,上前去拉她起来,道:“陪我去魔土一回,你王知远师兄给我那么多洞天中神道遗迹的地图,真道他是让我去探索的吗?还不是为了你这个修神仙之道的小师妹……”
司倾城在地上空抓了两把,嘟囔道:“神道遗迹都是些破烂,哪有罗天仙市和祭神坛卖的神灵好?那些没有罗天仙箓的货色,才要指望万一的机缘,去捡破烂,而我只要存钱买买买就好了!”
钱晨深以为然,金陵洞天算是有主之物,还能有什么好东西留待外人。
九成九都被烛九阴收到了罗天里了!
但师妹还是太年轻,不知道有种捡破烂的,叫有关系的羊毛党。有他亲自去探索,烛九阴的羊毛都能给他薅秃喽!
钱晨强行把司师妹拉了起来。
他袖中飞出一道剑光,将两人笼罩,剑光飞遁穿过瀑布,沿着河流往下,降临往悬山下方的魔土之中。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