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3086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四重分裂-第八百八十一章:拾級而上-4nev5

遊戲小說 / 4 10 月, 2020 /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不知道为什么……”
未鸯柳眉微蹙,抱着膀子正色道:“我觉得檀莫这家伙好像没有在撒谎咕!”
君芜虚起双眼瞥向墨檀,干声道:“很正常,这种人通常报忧都比报喜准多了,吐象牙和吐狗牙能是一个难度吗?”
“嘿,怎么说话呢!”
墨檀很是不爽地瞪了回去,很是不忿地说道:“艺术加工你们不待见,实话实说还非得挑点儿毛病出来呗?”
未鸯连犹豫都没带犹豫的,小鸡啄米般地连连点头:“昂!”
“君老板。”
墨檀长叹了口气,将视线移到了君芜身上,沉声道:“赶紧管管,你家女人有点不讲理。”
严格来说确实跟未鸯是一家人的君芜直接无视了这句话,正色对墨檀问道:“你刚才说的到底是……”
“我已经回答过一遍了,完全是在实话实说。”
墨檀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君芜,懒洋洋地往蕾莎肩头一靠,不紧不慢地说道:“虽然其中存在主观臆断的成分,结果多半不会有太大出入,毕竟大基调我已经说过了,就算会有所浮动也差不了太多。”
君芜翻了个白眼,撇嘴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那所谓的‘大基调’基本没一件好事吧?”
“谁知道呢~”
墨檀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笑道:“我只是把客观事实摆出来而已,至于具体该怎么做,具体想怎么做,还是要看蕾莎的主意。”
未鸯当时就不干了,站起身来叉腰道:“还看什么主意咕!既然你这混蛋都说得那么严重,那肯定是坏事中的坏事咕!蕾莎那儿也不去,就留在这里咕!”
蕾莎抬起她那张精致而缺乏血色的脸颊,对未鸯莞尔一笑,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定,只是美眸流转着看向自己肩头的那颗脑袋,轻轻抓了抓墨檀的头发:“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别要向这种人征求意见咕!”
未鸯当时就着急了,连忙震声道:“他肯定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咕!”
结果还没等蕾莎说话,墨檀却是率先转向前者笑道:“那鹌鹑说的没错,你总该有点自己的主见,而不是什么事都想着去依赖谁,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我也好,君芜未鸯也好,都不应该帮你做决定。”
“我又没让你帮我做决定。”
蕾莎用她那光洁的额头轻轻撞了撞墨檀侧脸,垂眸道:“只是问问意见而已,你说了我也不一定会听呀。”
墨檀随手捧过蕾莎的一缕发丝在指间绕了几圈,然后颇为嚣张地把双腿架在面前的矮桌上,对君芜和未鸯摆手道:“你俩回避一下。”
“你想得美!”
未鸯当时就炸毛了,气势汹汹地指着墨檀的鼻尖怒道:“反正你就是打算忽悠蕾莎去做那些会让她不高兴不开心的事咕!”
君芜的反应倒是没有未鸯那么激烈,但窝在椅子里的他似乎也没有起身离开的意思,只是伸出中指轻轻推了推镜框:“出去没问题,不过蕾莎再怎么说也算是我们的朋友,你姑且要给我和未鸯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喂,明明人是我送来的好不好。”
墨檀随口抱怨了一句,然后便相对正经地回答道:“理由嘛……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当家的比较优柔寡断,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而在这个前提下,我猜她现在应该有不少问题想问我,其中也包括一些两位在场时她比较难以启齿的,所以就目前状况而言,你们两位暂且回避一下是没有之一的最优解。”
未鸯轻哼了一声,咬牙道:“我们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偷偷忽悠蕾莎咕!”
“都回避了还知道个球啊。”
墨檀瞥了一眼未鸯,摊手道:“我能说的只有两件事,首先,我可以保证自己一会儿只会从客观角度和蕾莎聊私房话,其次,当我们聊完之后,她选择‘回家’的可能性会大幅度增加,而其中恐怕会跟我给出的答案有直接关系,但那并不代表我的主观想法。”
“我可不相……”
“你相不相信我是次要的。”
墨檀淡淡地打断了未鸯的话,然后便将手从蕾莎腿上移开,一边站起身来整理着自己稍微有些褶皱的白色长袍,一边平静地看着君芜与未鸯:“鉴于时间宝贵,你们现在能做事只有三件:说服蕾莎,让她与过去诀别走向新的未来、强行留下蕾莎,让她错过只有这一次机会的回归……暂时离开这间屋子,让我告诉她等在面前的舞台长什么样子,把决定权交给当事人,你们的二大娘兼好朋友——蕾米莉亚·莎莉娅·凯沃斯。”
一阵漫长的沉默……
“我们走吧。”
君芜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离开椅子对未鸯耸了耸肩。
“但是……你没听檀莫说吗?要是让他们单聊的话,蕾莎选择‘回家’的可能性会很高啊!”
未鸯抿着嘴,死死地攥着拳头:“万一不小心BAD End了怎么办啊!”
“话虽这么说,但这毕竟是蕾莎的家事。”
君芜摇了摇头,抓住了未鸯的手腕,苦笑道:“而这方面,更了解情况的檀莫比我们有发言权。”
“.…..”
未鸯轻咬着下唇没有说话,但她也并未甩开君芜的手,所以……
君芜牵着自家姐姐走到门口,转头对墨檀问道:“你们需要多久?”
“别问这么不识趣的问题~”
墨檀露出了一个堪称下贱的笑容,摆手道:“该好的时候自然就好了。”
“我能对你的人性抱有期望吗?”
“你不该对我的任何方面抱有期望。”
“结束了发消息给我。”
君芜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然后便与未鸯一同离开了。
茶水间里只剩下并腿斜坐在椅子上的娇艳觅血者,以及双手插着口袋背对蕾莎站着的墨檀。
这并非两人第一次独处,哪怕是到了自由之都后,墨檀每次来无夜区旅舍看望蕾莎时也都会找机会陪后者单独待一会儿,毛手毛脚地占点便宜什么的。
但在蕾莎眼里,这次的性质与之前却有着明显的不同。
至少她是这么觉得的。
“我们还有七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可以浪费。”
墨檀率先打破了沉默,从容地走到蕾莎对面坐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虽然算不上宽裕,但也紧张不到哪儿去,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用来整理思绪。”
蕾莎轻出了口气,斜倚在那张身下那张并不算宽大的椅子上,嘴角勾勒起一抹惑人的弧度:“所以说,为什么明明我们有七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浪费,你却要坐的离我那么远呢?”
“或许是因为我对你的兴趣着实不大这种原因吧。”
墨檀歪着脑袋想了想,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困扰地笑了起来:“点到为止还可以,要是占你太多便宜的话,总觉得吃亏的那个其实是我啊。”
蕾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嘟嘴道:“强盗逻辑!”
“多谢夸奖。”
墨檀莞尔一笑。
紧接着,蕾莎竟是突兀地直接切入主题,目光灼灼地盯着墨檀那双看时间久了甚至会让人感到阵阵头痛与眩晕的眼睛:“你希望我怎么选?”
“我没有立场。”
墨檀不假思索地给出了答案,从容不迫地说道:“我刚才也说过了,就算君芜和未鸯离开,我也会保持客观的角度,更何况我本就觉得无所谓。”
蕾莎抿了抿嘴,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重复道:“无所谓……么?”
“没错,就是无所谓。”
墨檀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讪笑道:“说实话,我对名为蕾莎·凯沃斯这个项目已经感到厌烦了。”
“厌……烦……?”
“没错,简单来说就是‘厌烦’。”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更没有耐心啊。”
看着脸上写满了‘无聊’的墨檀,蕾莎看似洒脱地掩嘴轻笑,目光却闪烁着移向了别处,轻声道:“那么,你愿不愿意再相对具体地把那两个选项给我解读一遍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顺便说说自己的见解与想法。”
墨檀很是痛快地点了点头:“没问题,正所谓帮人帮到底,这点小小的要求我还是乐意效劳的,那么……”
“檀莫。”
“嗯?”
“……坐过来说吧。”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你确定不会蹭我一身眼泪鼻涕什么的吗?”
……
游戏时间PM19:12
自由之都,凯沃斯庄园主楼,地下三层
凯沃斯家族的现任族长,也就是蕾莎的亲舅舅克雷伯·凯沃斯正靠在并不如何温暖的壁炉旁,手中捧着一本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内容的黑皮书。
直到今天,克雷伯都不知道已经死去近一年的费泽伦为什么喜欢在这种地方呆着,就一个人,一本书,一呆就是大半天,别说自己的妹妹了,就连小莎莉娅都没办法把他叫出来。
“如果是小莎莉娅的话……”
克雷伯低声嘟囔了一句,用力合上了手中那本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的书,低声道:“我一定会出去陪她玩的。”
他垂下双眼,深吸了一口壁炉旁那有些呛人的暖空气,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呛的。
“真他妈的,呜咳咳……”
克雷伯·凯沃斯伯爵抬手虚压,凌空摁灭了壁炉中的余烬,沉入了一片死寂的黑暗中。
因为壁炉的年头着实有些长,克雷伯用得还是最便宜的燃料,所以房间中的气味已经十分糟糕了。
但沉浸在一片黑暗中的现任凯沃斯伯爵却莫名变得惬意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觅血者与黑暗的相性过于出色,亦或许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心里安慰,总而言之,此时此刻的克雷伯罕见地放空了自己。
尽管他在过去几百年里的放空……或者说是发呆次数保守估计也得有四位数,但今天还是他在最近半年内第一次发呆。
克雷伯·凯沃斯在一片黑暗中,在没有任何人能够窥伺到的地方,呆滞而木然地仰倒在椅子上。
总计一百三十七秒。
第一百三十八秒的时候,他那双殷红的眸子重新恢复了清明。
准确点说,是心不甘情不愿地恢复了清明。
克雷伯掏出口袋中的怀表看了一眼,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信手一挥——
数团血红色的光焰悄然浮现在空气中,一边散发着不祥的气息一边飞快地溶解着在壁炉熄灭后被吸引到房间中的黑暗。
用比较通俗的说法,就是克雷伯使用了一个颜色挺妖艳的照明技能,把屋子给点亮了。
“或许……费泽伦把自己关在这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在看书。”
克雷伯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步伐稍显沉重地走向房间的出口,将手中那本书随手扔到了地上:“只是找个机会一个人排解压力罢了,嗯,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就完全说得通了……说得通了……”
他随手拉开面前的铁门,深吸了一口略显潮湿的空气,踏上冰冷的石质台阶。
克雷伯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觅血者,至少在形象方面,他跟绝大多数同胞都有着不小的差距。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因为血统原因,纯血觅血者都是那种皮肤白皙、身材纤细、五官精致的画风,不但在美型方面可以跟很多精灵种一较长短,与生俱来的阴郁气质也特别加分,总而言之就是很唯美的感觉。
蕾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克雷伯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跟蕾莎一眼是显性血统为人类的觅血者,但个头却只有一米六出头,身体非但不纤细还非常结实,这一看宛若一个发育过于良好的矮人,而相貌方面虽然算不上丑,但那张大方脸和络腮胡子更与优雅二字扯不上丝毫干系,肤色与其说是白还不如说是有些发灰,反正给人的整体观感非常猎奇。
就好像一个得了白化病但又健康到爆的樵夫/伙夫/农夫。
事实上,在蕾莎的印象里,自己这位几乎没穿过正装的舅舅却是更像一个厨子或者园丁啥的。
但现在,身着一袭跟自己画风并不是很搭调的黑色礼服,背后披着印有凯沃斯家族纹章的血红色斗篷,拄着一根华丽的黑色手杖,于半年前手刃了上任凯沃斯家主夫妇的克雷伯·凯沃斯却是目光冷冽,戾气重重。
“客人来了~”
他忽然笑了起来,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块菱形的血色晶体,死死地攥在掌心。
感受着那块晶体中的温度,克雷伯目光中的戾气迅速褪去,嘴角甚至还翘起了一抹精明而谄媚的弧度。
短暂地停顿后……
克雷伯·凯沃斯目视前方,拾级而上。
第八百八十一章:终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