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7enwg火熱連載小說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七章 日缺天地傾展示-ubfzf

仙俠小說 / 4 10 月, 2020 /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如今场上之战,不止是张御与任殷平两个人的争斗,更是两个势力之间的对抗。这里不单限于人,并还在于物。
背靠元都玄图的任殷平所拥优势无可比拟,张御必须依靠所携带的法器诸物来设法抵消这等优势。
眼前众廷执的元神投照之影,也仅仅只是照影而已,纵然具备正身的部分能为,可存在时间却也不会太长,若不能及时杀灭任殷平这些分化之身,那么局面仍是危险。
场中十余个任殷平此刻望了眼那枚藏神珠,立刻辨别出此中藏纳神气有限,所以并不上去接战,而是纷纷往外遁光避开,准备拖延至照影自身神气耗尽。
然而这些照影也同样知道自己存在时间不长,故是此刻压根没有去做什么纠缠对抗,而一上来就用上了同归于亡的手段,随着照影身躯之中光芒迸发,便在半空一个个爆闪开来。
元神轰爆之力何等强横,哪怕只是小部分照影之力,同样也是威能无匹,这一瞬间,这一座恢宏的日殿隆隆震动起来。
而当这股力量传递出去后,也是震动着整个元都地陆,天穹之上那个洒放光明的大日猛然明亮了数分,随后整个苍穹都是被一片白光所充斥。
张御在那些照影爆裂之前便就有所准备,随着他心意引动,就将“离空紫炁砂”给祭了出来,身上泛起一团厚实紫光,将自身团团包裹在了其中。
此刻他视线之外一片模糊,感应之中也是一片混沌,只能感受到那破散的余波不断侵压上来,使得最外一层的“离空紫炁砂”被不断冲刷消磨着,但在他源源不断的心光支援下,局面尚能维持得住。
实际上那些元神照影轰爆的力量高度集中,几乎九成力量都是着落在了目标之上,扩散到外面的只是极小一部分,但即便如此,仍然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压力。
而同一时刻,王道人和乔悦青尽管距此极远,却也是同样察觉到了这股动荡的力量,并能感觉到整个元都地陆都是晃动着。
二人都是心下惊骇,自他们入得山门以来,整个元都玄图就一直是稳固不动的,他们委实难以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使得此间也产生了如此动荡。
不止如此,各处阵禁似也有一些不稳,他们连忙施展法力,维护各方禁制。
王道人这里尤其着紧,因为他此时负责看顾的是陷入阵中的瞻空道人。
其实他不知道任殷平是怎么把瞻空困入进去的,但却明白,这阵禁定然是将瞻空隔绝在内的,否则同样掌握一部分元都权柄的瞻空,一旦与这镇道法器产生联系,那一定是能脱困出来的。
那大日光芒在闪烁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是逐渐消退,此刻再观,整个大日已然变得黯淡了许多,而那原本是一个圆日,现在上面却是崩塌了大片大片的缺口,并还在不断垮塌着,可以想见方才的震爆有多么强烈。
张御在紫炁围护之下坚持了有十来呼吸,见那股力量稍有退却,立刻试着感应了一下,发现周围属于任殷平的气息在这次轰爆之中逐一消失,最后只有两个还存在于那里。
这一次除了首执之外,其余十位廷执都是将元神之影寄托入藏神珠内,而任殷平方才一共是显出了十二个化身,这两个幸存下来的应该是方才没有被单独针对的。
他没有去等待余波完全耗尽,意念一转,身外紫炁散开,把袖一挥,而道衣之上则有光芒微微一闪,一枚金灿灿的道箓飞出,就将其中所蕴藏的一道神通给放了出来。
这是陈廷执所授予他的一门神通,名唤“元煞灭相雷罡”,这神通本身一开始威能不显,可雷罡一旦入世,那么可以就吞夺周遭一切存在之物,并将之化为雷罡本身。
这势头若是不去阻挡,那么可以将一界之地尽数转化,要说缺点,那就是这不是陈廷执本人所驾驭的,所以可能雷势蔓延不快。
两名存身下来的任殷平这时见到一片煞气雷光滚落下来,并向着自身奔来,都是神情一凛。
这雷芒速度不快,可他们却是瞬间辨别出了这东西的危险,明白若是对此置之不理,不仅日殿都可能被吞去化为雷罡,并且这雷势威能会随着扩散,导致威能越来越大,最后整个元都之内的物事都被吞夺下去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其中一个任殷平主动向前一冲,身影化为一股虚气,与那未及扩张开来的雷罡霎时合在了一处,而就在这一瞬之间,整片雷罡与他自身都是转眼化去不见。
却是他以自身为凭,将此煞雷化入了一处空无界域之中,不过这样一来,场中再度变成了二人对峙。
张御见此,自不会错过机会,当即骈指一点,蝉鸣剑上一道神光映现,便朝着对面最后一个任殷平杀了过去。
他只以剑光斩去,这是因为其余神通都没有飞剑来得迅快,既能击敌,又能将对方的深藏起来的神通手段逼迫出来。
他不难察觉到,任殷平方才都是借助法器施展神通,气机又深藏若渊海,显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拿出真正的手段出来。
别看此前斗战激烈,可双方仍是处于你来我往的试探之中,任殷平应该是与他一般打算,在通过逼迫施压的办法,设法引出他身上可能藏有的杀招。
他心中很清楚,这方面明显任殷平是占优的,因为他是孤身前来,没有后援,若身上所携手段一旦用尽还没有占据到上风,那就等若什么都没做,接下来便只能靠自身之力与之争锋了,那就变得十分被动了。
他若失败,也就等若这一次玄廷策略的失败,无论于他自身,还是整个玄廷来说,都会是极大重挫,对于大局那更是不利,故是这一次,他唯有尽一切可能去求胜。
任殷平见剑光逼压过来,遁身往外挪走,他撇了一眼,那镇元一气珠所形成的光芒仍是存在于那里,这东西应该和气机相牵,御主不亡,则宝物不散,所以并没有在方才的爆裂之中产生损伤,仍是在那里迟滞着他自身的转挪神通。
而似“万象真觉”这样的神通,是需要事先准备的,他也不可能接连使动,这就使得他需以其他手段应付了,但方才以此神通引出了藏神珠,他认为这也是值得的,他猜测张御下来便还有厉害招数,也当及不上此物了。
此刻他心意一唤,身上浮动出来一圈圈烟雾白气,在身外如虹回旋,并主动迎向剑势,纵然在与剑光一触之下便重重败退,可这东西生生不息,并没有一击溃散。
得此一个迟滞,他眼帘低垂,默念了一句法诀,一股力量顿被沟通,霎时间,脚下这座日殿骤然一沉,无数光芒朝此汇聚而来,而整个元都地陆,竟然缓缓向张御那一边倾斜过去。
而另一边,王道人神色微变,传声道:“师妹,师兄施展了‘天外无量’之术,你要守好了。”
乔悦青也是赶忙回应道:“师兄放心。”
也是在一刻,那阵禁之中露出了一丝裂缝,一缕徘徊在外的气息寻到了空隙,往里钻入进去。
被困在阵禁中的瞻空道人忽然察觉到了什么,他伸手一召,将气息抓了过来,他一感上方拿寄托意念,他叹道:“多谢玄廷道友来救了,但我此刻不能出去,否则反而会坏了大事。”
他看向外间,沉声道:“此事只能靠贵方自行解决了,但却要小心,万万小心!此刻任殷平所掌之力远胜以往,若见不利,可先行退走,届时我可设法为贵方开得一扇门户。”
说着,他将意念寄托其上,伸指一点,那一缕气机便又转了出去。
日殿上空,张御感到身躯之外压力骤增,这一瞬间,仿佛身上背负了上了一座沉重山岳,并由四面八方向他挤压而来。
不止如此,他看着那逐渐倾斜过来的地陆,好似一整个元都的天地之力都在朝他这里倾压过来,且这股这力量还在持续增长之中。
任殷平看着张御身周围的清光在压迫之下不断退缩,目光冷然,这“天外无量”之术,能“使力于一,倍加其上”,承受之人除非能以一己之力撬动整个元都天地,否则必被压死。
张御此刻有一股危劫到来之感,他知若不能及时破除这一神通,那么自己必无幸理,他见任殷平掐动法诀,犹如廷柱一般立定不动,再从那若断若续的气机感应上,知晓此术在于任殷平本身。
唯有动摇其本人,方可破除此术。
他也没有迟疑,再一摆袖,又是一金光灿灿的道箓飘了下来,下一刻,他身后忽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裂隙虚影,像是一个空洞眼眸一般,尽演天地开阖之道。
这是首座道人所予之神通,“观元生灭”,神通一出,所谓“生死一观,生灭一现”,此刻那空洞朝着任殷平一照,天地忽而明灭了一瞬。
这一刻,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
任殷平却是露出了愕然之色,而表情却是凝固在了那里,过了片刻,身躯之上出现了无数裂隙,整个人化一团碎烟,就此崩散而去了,不止如此,连带他身后的半边日殿亦是无声无息崩裂开来。
……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