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ucuf熱門連載小說 戰錘神座 漢朝天子-第一千零九十三章,愛過和貪多熱推-5a8bs

玄幻小說 / 4 10 月, 2020 /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莱恩不是谜语人,玛格丽塔堡也不是哥谭市,而维罗妮卡就更不是什么布鲁斯-维恩老爷。
阿福那里那个叫布鲁斯-维恩的今年只有几岁,还在接受基础教育呢。
所以莱恩很快地就将事情告诉了维罗妮卡。
在奥苏安之行之前,有一件事引爆了莱恩和苏莉亚之间的矛盾,这件事前文已经描述过了,概括一点来说就是苏莉亚在帝皇到来之后,第一次以儿媳的身份,绕过了或者说是打破了现有规则体系,来对莱恩施加压力和影响力,促使他做出改变的行为。
这件事其实挺毁苏莉亚的形象,因为在此之前,莱恩一直都以为,苏莉亚是一个循规蹈矩,尊重并遵守规则的女人。
如果从莱恩后院的风暴来看,苏莉亚也不是一个会做出这种事的人,首先是莱恩对于后院的龙争虎斗虽然不怎么管,但他始终控制着局势,女人们之间的争斗更像是一场比赛,众人各显身手,但比赛的决定权和规则始终握在莱恩的手中,包括出钱赞助了这场比赛的湖中仙女都是一样,莱恩最多给她一些优待,但从未为她而改变规则。
女人们当然没有那么守规则,就说莱恩时常遇见的,让她们说话的时候她们不说话,不让她们说话的时候她们反而要说话,试图打断其他人的发言,试图私下收买身为裁判的莱恩,或者威胁别的选手,比如说奥莉卡和湖中仙女都热衷于此,但一切都还在莱恩的控制范围之内。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莱恩的地位、个人能力特别强,特别特别强,所以他有能力“我全都要”,而一般来说,绝大多数男性包括泰日天都没有可能像莱恩一样能够一己之力压住这群无论是相貌、才华和地位都在旧世界算得上个中翘楚的女人。
绝大多数情况下,这样的男主和很多人暧昧实际上是一种“伪后宫”,男主角是作为最后胜利的战利品,是奖品,是所有人要争夺的目标,而如果没有莱恩这种地位和实力,一方面压制所有人,一方面却又超然物外,那么男主角就会陷入了一个困境,他的存在感不强,但他确是裁判,他决定谁赢。
所以进一步说,为什么很多宅系男主都必须设定成“迷茫懦弱谨慎犹豫阳痿男”或者“木头钢铁钛合金白痴中二直男”,他们总是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能够拥有无敌的钝感力,无视任何表白和任何示好,甚至对倒贴都毫无感觉,钻被窝了都能义正言辞地让她们出去,面对各种诱惑都面不改色脸不红心不跳。
理由很简单,裁判的职责不就是看着?如果裁判下场了或者给出判决了,这故事还怎么写下去?一旦作出选择也就意味着故事马上就要结尾了,大家该认输的认输,该退场的退场,该度蜜月的度蜜月。
众所周知,苏莉亚笑到了最后,成了莱恩的夫人。
但苏莉亚却又和别人不同,她本质上是独立的,自主的,她的身份高贵而且是莱恩争夺骑士王的必要条件,和莱恩是“敌体”,如果说她夫人的身份都不能够说明问题,那么帝皇亲自册封的帝国王妃已经将她的身份提升到甚至超过了莱恩本人的地步。
她没有争宠的必要,莱恩对她的控制十分有限,这就是为什么莱恩始终防着她一手,始终对她有疑虑和搞不清楚她到底想要什么。
“对苏莉亚,我始终有点不确定的不安。”莱恩接着说道:“这种恐惧在她绕开我跟父亲说想和我一起去奥苏安的时候达到了巅峰,已经习惯了控制感,面对这种不可控的情况出现时,我第一次对苏莉亚出现了恐惧。”
“你恐惧她,你完全不知道她想干嘛,你害怕你从控制者变成了被控制者。”维罗妮卡轻轻点头,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但你没法压制她或者控制她,就像你说的,她对你无所求,又和你是敌体?”
“是。”莱恩主动地承认了这一切,骑士王沉声说道:“所以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找个地方,找个机会,两个人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约会大作战》?你把你的夫人带到了洛瑟恩的巧克力工坊里面?”维罗妮卡只感觉自己嫉妒地心脏都抽搐起来了。
“对,约会大作战。”莱恩笑呵呵地点头,骑士王终于泛出了甜蜜的表情:“我通过约会让她娇羞,而她用娇羞攻略了我。”
当时苏莉亚的告白对莱恩来说是无比震撼的。
灰骑士基因原体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苏莉亚为什么要冒着险去打破规则,她为什么要作出这样的事情?
她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切,最高规格的奖赏。
因为她爱他,就这么简单。
为了表达她的爱,骑士姬不择手段,她通过展现自己的力量和影响力,她的自由意志,她的坚定决心与强烈欲望冲破了现有的默契和秩序,一向无比稳健而且游刃有余的苏莉亚甘愿冒如此巨大的风险,只是为了攻破莱恩的心房,只是为了让莱恩了解到她对他的爱,她觉得莱恩很辛苦,觉得自己可以帮上忙,她想要和丈夫一起。
她为了说爱你,连帝皇都敢拿来利用!
莱恩感觉受到了超越了格式与套路的真诚,感受到了苏莉亚奋力为他打破自己原则、打破现有规则的勇气之下潜藏的心意。
这种强烈的爱,甚至唤醒了圣吉列斯那纯洁的灵魂。
就在那一瞬间,莱恩彻底沦陷了。
作为一个本质上拥有强烈马卡多冷血思维和刻薄逻辑的家伙,莱恩最终还是沦陷了。
就像是正牌《约会大作战》里面的时崎狂三(狂三天下第一!)一样,为什么狂三的人气那么高?除了非常优秀的人设以外,狂三她本人的独立性、自由意志和不可控、不可捉摸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她的行为无法被控制,好像是目标一致的队友却经常搞对立,失控就会好奇,好奇就会期待。
而真正作为第一女主的十香上来就已经进入了完全附庸化的第三阶段,前段剧情中自然就显得有些边缘化和存在感低了。
“我输了……”在听完了一切之后,维罗妮卡终于颓然地倒下,女议长无奈地靠在椅子上,双目无神:“我输得很彻底,我根本就不是苏莉亚夫人的对手,我认输,我以后再也不敢自以为怎么样了。”
“这就是为什么奥莉卡会评价你只有小聪明,没有大智慧。”莱恩为今天的交流做了一个结束语:“可以下令开始准备了,亲爱的,奥比恩的这次远征不同于之前劳恩的那次远征,我们将要深入浓雾深处,和那些远古的存在作战,魔法非常重要。”
“什么时候?”维罗妮卡彻底认输了,女议长总算是明白了,她和苏莉亚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的。
“尽快,大军已经在库罗纳集结。”莱恩站了起来:“艾米莉亚这两天会留宿在这里。”
“你呢?”维罗妮卡站了起来:“不留下来么?我亲自接待哦。”
“我?”莱恩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他伸手搂住了维罗妮卡纤细的腰肢,将她轻轻地按在了她的办公桌上:“那,就要看你的诚意了。”
火红色的大凤长裙被轻轻地撩了起来,一条裹着黑色吊带长筒丝袜的美腿露在外面,一只秀美可人的黑丝美足上套着火红色的高跟鞋被轻轻地举了起来直到超薄黑丝覆盖下的足背贴在了莱恩的脸上,心结解开的维罗妮卡难为情地用手推着自己的男人,她赶紧说道:“等……等等,别那么猴急,我还有一个问题!你……”
“爱过。”莱恩抢答。
“你这个……唔……”
维罗妮卡的嘴巴被堵住了,她没机会说下去了,女议长也很久没和莱恩温存了,小腹上早早被烙印上灵纹的她一点抵抗力和抵抗的想法都没有,只能不甘心地叹口气,让莱恩将自己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议长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关紧的房门,和不断轻微摇晃的书架。
还有强烈的灵能火焰,升级的灵纹烙印。
“议长今天不授课,大家自习。”
…………我是摇啊摇的分割线…………
一天之后,莱恩留下了艾米莉亚和蕾姆在玛格丽塔堡继续小住,同时催促维罗妮卡尽快集结嘉兰议会的即战力去库罗纳汇合,然后带着人离开了女术士集会所。
“我个人认为,陛下,您对这位女议长的敲打很有必要。”塔列朗坐在豪华马车上,瘸子笑道:“很少有人能够在领导一个如此庞大的施法者组织、二十来位传奇巫师和上千名巫师和巫师学徒的情况下,不升起野心。”
“她不是那样的人。”莱恩看着灰色山脉宏伟壮丽的群峰,骑士王微微摇头。
“她跟随您成功了好几次了。”塔列朗接着说道,瘸子这次不认同莱恩的观念:“人是会变得,陛下,愿意听我说说么?”
“说出你想说的,塔列朗,但我不一定会听。”莱恩点头。
“我们可以认为第一次成功是收复穆席隆,我们可以认为这是从0到1的突破。”塔列朗哈哈直笑,他的拐杖用力地拄着地面:“一个艰难的过程,通常来说这个阶段最大的敌人不是实力强劲的对手,而是队友,陛下为了收复穆席隆组建了一个强力的团队,赢得了一次巨大的成功。”
“嗯哼。”莱恩不置可否。
“第一次成功之后,想要赢得第二次成功反而是最简单的,陛下。”塔列朗接着说道:“因为第一次成功已经证明了我们拥有一个优秀的团队和正确的指导理念,因此只要保持住这个团队,保持住现有的化学反应,又有优秀的磨合度,第二次成功相对来说很容易到来,比如八峰山大远征的胜利,这是1到2.”
“当然一些不利因素也开始出现,最典型地如贪多的毛病,你的部下们会开始要求更多的回报,要求更高的身份定位和拥有自己的小小自私想法,你必须去斡旋他们、压制他们,而且随着陛下的胜利,威名远扬的同时,你的敌人也开始针对你设计战术和寻找克制你的办法,比如说史卡斯尼克曾经一度将远征军逼入绝境。”
“确实如此。”莱恩觉得塔列朗这点说得还算是有道理,骑士王忍不住点头表示同意。
“第三次成功就已经开始非常艰难了,陛下,不只是进取心的下降。”塔列朗摊手表示接受莱恩的夸奖,瘸子嘿嘿嘿地玩味地笑:“因为大家都习惯成功了,大家也都开始自认成功了,所有人都会想要更多,贪多继续升级,甚至不少人不再局限于索取更高的地位和回报,他们会开始放肆,开始觉得没我不行,开始觉得我上我也行,会有人开始试图挑战你的领袖地位,陛下制定的精妙计划和赐下的赏赐会被认为是理所当然,出现任何一点点错误反而会被无限放大,具体点来说,陛下,我曾经不看好你去支援帝国抵抗莫特金的那一战。”
“那时候确实特别艰难。”莱恩叹了一口气。
“对正常人来说,到了那个时候,其实已经很有可能失败了。”塔列朗看起来非常认真严肃,他无比真诚地说道:“只有您,陛下,靠着无与伦比的精神力、超出正常领袖一大截的个人能力和超凡的魅力,才能继续打出三王会战那样的史诗大捷,这就是其中一个解决办法,您让所有人心服口服,您的威望和个人能力可以以肉眼可见的高度高出所有人不止一层两层的水平,因为超出太多,大家才会没有二话。”
“如果没有您这种水平,那就只剩下一种方法了,那就是这些人该换了,那些跟不上的,那些开始只想着自己,那些开始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通通都要换掉。”塔列朗平静地说道:“如果他们愿意接受,那就换掉,如果不愿意接受……陛下,那我只有几句话要劝你。”
“说。”莱恩看着塔列朗做出了一个手刀的动作。
瘸子将手掌轻轻地往下一切:“心,要狠,手,要稳,刀,要准,我们这不是忘恩负义,我们这是为了我们这个团队、我们这个国家的未来着想!”
“然后就轮到你上位了,对么?”莱恩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个狡猾的瘸子,真是时时刻刻都不忘考验身为国王的我啊。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陛下。”塔列朗不以为意,瘸子低头,将脑门对准莱恩,双眼上移:“那您看我合适么?”
“你这面相不太好啊,我看是没机会了。”
“要不,您再看看?仔细地再看一次?”
君臣两人相视而笑,顿时有种人生知己的感觉,莱恩取出了从维罗妮卡那里弄来的苹果气泡酒,嘣的一声就将塞子扒开,金色的酒液倒满了两个高脚杯。
“叮~”
“来!哈哈哈哈!”
“请!哈哈哈哈哈!”
春天的阳光和灰色山脉的群峰之中,只剩下了骑士王和高精瘸子阵阵畅快的笑声。
五月份,骑士道大军在在库罗纳全面集结完毕,准备开始第二次奥比恩大远征。
而就在此时,艾丽萨拉一行人也抵达了海门关。
纳伽什扎的亡骨大桌上,所有棋子都已经全部落位,曼弗雷德满意地看着这一切。
精灵棋子和矮人棋子正淤积在海门关,恶地三卫退守八峰卫和钢铁卫,帝国棋子损失巨大而且主力甚至全都在班师的路上,布列塔尼亚的棋子都淤积在王国北边,在曼弗雷德出手的时候,最具威胁的骑士王和他的大军会在奥比恩,而且有人向曼弗雷德许诺他能保证骑士王一时半伙回不来。
一切都是那么地完美。
我真是个天才!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