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ck60d都市小說 九星霸體訣笔趣-第三千九百八十一章 慈母手中劍鑒賞-rj9v2

玄幻小說 / 27 10 月, 2020 /

九星霸體訣
小說推薦九星霸體訣
剑气凌厉,劲浪刚猛,压得人呼吸不畅。
龙尘吓了一跳,刚要还击,忽然余千雪的玉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带得退了出去。
“看着就行!”余千雪道。
“当”
朱逸风反应极快,手持长刀,一刀猛斩,一声爆响,火星飞溅,然后如同滚地葫芦一般,从大门内被震了出来。
“逆子,你进步太慢了,看剑!”
一声冷喝传来,一个女子手持金剑,带起一阵狂风,对着朱逸风杀来。
鬥拳
“这是什么情况?”
龙尘都看呆了。
“还能是什么情况,恨铁不成钢呗,这家伙一直在偷懒,不肯吃苦,交不上满意的答卷,不被收拾就怪了。”余千雪倒是十分淡定,看着朱逸风被杀得鬼哭狼嚎,却一脸的无动于衷,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龙尘一下子明白了,难怪朱逸风要他和余千雪陪着他,感情是给他壮胆,同时一会儿给他求情的。
農門悍妻:將軍,請耕田
三國之涼人崛起 文二郎
朱逸风的母亲,长剑挥舞,招招狠辣,直往朱逸风身上招呼,朱逸风被逼得几哇乱叫,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龙尘不禁叹道:“慈母手中剑,游子身上劈,招招要小命,剑剑是暴击!”
“你给我闭嘴。”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朱逸风的母亲忽然一声怒喝,紧接着朱逸风一声惨叫,被剑震飞,再看向朱逸风,身上已经多出了大小数十个伤口,虽然有鲜血溢出,不过很显然,她已经手下留情了。
但是尽管手下留情,全身伤口流血,染红了衣袍,看上去挺吓人的。
禦女戒指 酒鬼花生
朱逸风站了起来,也不敢吭声,似乎十分怕他的母亲,低着头不敢看她。
“他是我亲生的,我想怎么管教,就怎么管教,用得着你多嘴?”朱逸风的母亲,冷冷地看着龙尘道。
郎騎竹馬釣青梅 賣糖菇涼
朱逸风的母亲,看上去三十来岁,一身劲装,看上去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别说是亲生的,野生的你也不能这么打啊?您赋予了他生命,不代表您有权主宰他的命运吧?”龙尘有些无奈地道。
“你是何人?”朱逸风的母亲,上下打量了一下龙尘,这才发现,龙尘是一个陌生面孔。
“他是我认的大哥,我大哥可厉害了,有他罩着我,我不用担心任何人欺负我。”朱逸风终于鼓起勇气,躲在龙尘背后道,仿佛找到了靠山一般。
“大哥?你特么的堂堂皇子,竟然在外面认大哥,你可真有出息啊?”朱逸风的母亲大怒。
朱逸风:“娘……”
“你别叫我娘。”朱逸风的母亲怒道。
“那你叫大姐吧!”龙尘无语地道。
朱逸风:“大姐……”
“我抽死你个小混蛋……”朱逸风的母亲没想到朱逸风真敢这么叫,气得伸手就要打朱逸风。
“前辈,您这又是何必呢?”龙尘赶忙拦住,不能看着朱逸风挨揍不是,毕竟,以后他也是自己的小舅子。
“什么何必?他不肯好好修行,白白耽误了大好年华,不知上进,虚度光阴。
你看看人家千雪,多勤奋,多努力,你再看看你,你简直就是一个窝囊废。”朱逸风的母亲怒道。
“这你也不能光怪逸风,也可能是遗传。”龙尘赔笑道。
“你这是说陛下不够强大么?”朱逸风的母亲冷冷地道。
“也可能是随您。”龙尘笑道。
“你……”
“别这么严肃,我就是开个玩笑,逸风也许属于大器晚成类型也说不定,谁也看不到未来,也许将来逸风忽然就成长了呢?”龙尘笑道。
“就是,我现在弱,也许是因为我的机缘还没到。”有龙尘帮着说话,朱逸风胆子也大了起来。
“这就是你懒惰的借口么?”朱逸风的母亲怒道。
“得得得,前辈,您消消气,逸风说的也没错,强者之所以能成为强者,必须有一个成为强者的契机。
您这么往死里逼他也不是办法,你能逼他一时,逼不了他一世,自己的路,终究还是要自己走,自己酿的苦酒,终究只能自己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和造化,万事随缘,不可强求。
你抱怨他不肯上进,拿他跟其他优秀的皇子皇女去比较,那是不是他也可以拿您去跟两位皇后比,或者天尊之上的强者去比呢?
如果您足够强,他还需要努力修行么?所以啊,咱们什么事情,不能光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评价别人不是?大家追求的目标不同,很难说谁是对的,谁是错的。”龙尘赔笑道。
朱逸风的母亲一呆,想不到龙尘竟然能说出如此富有哲理的话,仔细想想这些年来,她确实一直在逼迫朱逸风。
尽管朱逸风已经很优秀了,但是他是皇子,必须要比别人更优秀才行,这就是帝王家的无奈。
但是静下心来想想,朱逸风不够优秀,那她这个做母亲的,是否够优秀呢?
想到这里,一腔怒火平息了许多,对着朱逸风道:“过来!”
朱逸风吓得一哆嗦,以为母亲还要收拾他,但是不敢不过来,只好硬着头皮挪步过来。
看到朱逸风被吓得模样,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更加恼火,但是现在她却有一丝自责,柔声道:“来,娘给你准备了新的礼服,这是娘亲手为你缝制的。
从今天起,娘不会再逼你了,你是娘的儿子,不是娘用来实现梦想和与人攀比的工具。
其实在娘心里,你一直都是娘的命根子,不要恨娘好不好。”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为朱逸风换上新的礼服,朱逸风这辈子都没听过如此温柔的话,眼泪水一下子忍不住涌了出来:
“娘”
朱逸风的母亲眼中也满是激动之色,自从朱逸风长大之后,两人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朱逸风对她的怕多于爱,如今的这一声娘,又将他们母子间的感情拉了回来。
“好孩子,别哭了,马上就要赴宴了,赶紧整理一下仪容,别让你父皇不悦。”朱逸风的母亲,给朱逸风擦拭了眼泪,安慰着他,帮他整理仪容。
看到朱逸风母子的模样,余千雪呆呆地看着出神,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中。
“您放心吧,既然逸风往我叫大哥,我肯定不会亏待他的,他会长大的。”龙尘拍着胸脯道。
朱逸风的母亲刚要说话,忽然一道钟声响起。
大魔頭
地球試煉場
“赶紧走吧,国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