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uuydc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蓋世笔趣-第九百三十一章禁地第三!閲讀-tyd7a

玄幻小說 / 27 10 月, 2020 /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蓝面獠牙,一身蓝光莹莹鳞甲,大手布满棱刺的天藏,由一个小魔头变幻而成。
此天藏,乃纯粹的魂灵形态。
地底坑洞某处,有异乎寻常的气血和灵魂波动,似乎是天藏那具夺取冥都,后面炼化的躯身,和那座蓝魔族的至宝——血灵祭坛。
刚刚混杂在凶魂中的小魔头,现在的天藏之魂,只是他的一小部分。
他是冒出来,想看看虞渊和虞依依,来这里搞什么鬼。
毕竟,此地不容别人染指。
没想到,就这么一小撮魂魄,还被虞渊和虞依依留意到,索性现出来问个清楚。
“天魔尤潜。”虞依依轻呼。
化作原始天魔,魔魂形态的天藏,微微皱眉,不解地看向她。
天藏能感觉出,这个精美的少女,就是煞魔鼎的鼎魂。
既然陪着虞渊一同征战恐绝之地,前不久还在陨月禁地操控着煞魔鼎,四处捕抓凶魂,炼化为煞魔,虞依依就该知道,他早就不算是天魔了。
他现在是鬼王天藏,虽常年不回恐绝之地,可他的魂魄形态,早已不同于天魔。
虞依依,偏偏称呼他为尤潜,还是天魔尤潜,而非鬼王天藏,这是何意?
絕寵妖妃:邪王,太悶騷! 卡特琳娜
“我记得,你我在遥远的年代,应该是认识的……”
鼎魂虞依依,露出追忆的神情,“但,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在蜕变为鼎魂时,魂魄也因此而发生了巨大变化,导致我后面的记忆有了出入和遗失。”
这些年,她不断苏醒的,其实只是她成为鼎魂之后的那些记忆。
是她,以鼎魂的身份,陪伴着煞魔鼎的主人,征战各方,杀伐天外,最终在大鼎破损,煞魔宗之主身亡,她也虚弱到极致,以一点精魂潜隐起来的记忆。
而没有被炼化我鼎魂前的,另一部分的记忆,始终处于遗失状态。
直到她,前不久随着虞渊归来,虞渊让她自行收集合适的凶魂,拉扯到大鼎内,炼化为煞魔,重返这片天地,她渐渐觉得很多地方熟悉,加上煞魔数量增多,强大的也在增多……
她终于,稍稍回忆起来一些,成为鼎魂前的事。
獸世撩夫:生崽種田一手抓
天魔尤潜,在她的记忆深处,比鬼王天藏,要深刻的多!
“你什么认识我?”天藏讶然,“我在恐绝之地,做了五千年的鬼王。更早前,则是在陨月禁地被镇压,你怎会认识我?”
“此方禁地,天魔尤潜,在众多凶魂邪魔中,排第三。”虞依依幽幽地说。
天藏微笑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青铜巨棺的那位,恒定的,永远排第一。
那位脱困而出时,带走了天魔青魇,撼天大帝,还有地魔白鬼,并暗中解开禁制,让陨月禁地更多凶魂邪魔脱困。
禁地前十的邪魔,有的更早前脱困,还有的,已彻底湮灭。
冥海血域
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陨月禁地有邪魔排名一说者,少之又少,连三大上宗,魔宫、妖殿很多强者,都不甚清楚。
虞依依,一口道出他的来头,排名,还是让他颇为意外。
“尤潜!”
“蓝魔族,尤潜!”
就在这时,禁地最深处的三位魔神,似乎感知到什么,忽涌动着魔云,片刻之后,便抵达此地。
三位,之前一直不肯露真容的魔神,来到这儿后,逐个从浓郁的魔气中走出。
一位九头蛇形态的魔神,每一个蛇头,都佩戴着王冠,眼眸阴冷凶厉。
荷包裏的單人床
条条灿然星河,如丝带般,环绕在九头蛇的每一个蛇颈处,流光溢彩。
另一位,由一块块五颜六色的彩甲拼凑而成,高如山岳的魔神,提着金色长戟,眼眸闪耀着狂热光辉。
第三位,是一个高大的,如仙女般的美丽魔神,脚踏着一本本华丽厚重的书籍。
三位魔神,都炼化了独特的魔躯,且各有奇妙。
他们都被尤潜的气息惊动,也听到了虞依依的话,联袂而至。
“心魔族,西米茨,见过尤潜大人。”
浑身魔气缥缈的魔神,脚下的一本本厚重古老书籍,内中的魔文,如数不尽的黑色太阳明耀起来。
“元魔族,阿德勒,久仰尤潜大人!”如山的魔神吆喝道。
紈絝仙醫:邪帝毒愛妃
“希德拉,影魔族,今日能见到尤潜大人,荣幸之至!”
九头蛇形态的魔神,每一个眼眸,都忽然明亮起来。
天魔族族群众多,每一族群和人族的宗派一样,都有自己的传承方式,有自己的强者和族长。
这三位不同族群的天魔族强者,都是九级血脉的魔神,是现在这个时代,天魔族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竟然全听过尤潜的名号,每一位都神态尊敬。
“我现在是鬼王天藏,不是尤潜了。”
一看到这三位出现,并主动过来恭敬致意,天藏显得很头疼,不满地瞪了虞渊一眼,先没有追问虞依依的来头,而是说道:“我也没有回归的想法,你们别来打搅我。”
“尤潜大人,我们很多族人被困在禁地,我们,还有他们,需要您的指引。”
“大人,我们都知道您的睿智,更知道你当年的强大传说!还请你,看在和我们是同类的份上,给予我们指示。”
“大人,烦请你费心。”
三位魔神,居然在这时候劝说天藏,将希望压在天藏身上。
他们的态度,和认真地恳请,让虞渊立即意识到,天魔尤潜没有被拘押在禁地前,在天魔族内定然也赫赫有名。
不然,这三位和人族自在境强者相当的魔神,不会如此恭敬。
“你们先回去,别和麾下的魔将,魔王说我。”天藏神色不耐,“我有别的事情处理,如果我看到了,有可以打破困局的方法,我会告诉你们一声。”
“那,就不打搅大人了。”
“多谢大人!”
“我们告退。”
三位魔神,因天藏的一席话,又乖乖地退回。
虞渊和虞依依忽视一眼,然后由虞渊指向下面坑洞,“底下,是不是埋藏着什么秘密?她说,她遗落的记忆,兴许可以通过深入到里头,从而找回来。”
虞依依轻轻点头,“请尤潜大人准许。”
天藏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的众多坑洞,略作犹豫,说:“虞渊,你让她下去吧,但你要留在外面。”
虞渊别头,又看向虞依依,虞渊再次点头,“主人,尤潜大人这么说,就没事。”
话音一落,她暂时舍弃煞魔鼎,就以魂灵形态,轻盈地沉向底下的坑洞,在一处缝隙处,一闪而逝。
虞渊眼瞳一缩,脸色微变。
因为,在虞依依进入坑洞下的缝隙时,他和虞依依的灵魂连系,一下子断了。
他再也感觉不到,虞依依的存在迹象,不知虞依依的方位。
虞依依是煞魔鼎的器魂,他是主人,而此地,又是陨月禁地!
——是他的地盘!
“别这么瞪着我。”
鬼王天藏也阴沉着脸,“你们寻来作甚?还害我,暴露了踪迹!我现在是恐绝之地的鬼王,不是天魔尤潜!我并不想,为了天魔族出战,也不想跳出来,让那些浩漭天地的自在境大修打生打死。”
“她,会不会有危险?”虞渊沉声道。
“我怎么知道?”天藏哼了一声,“如果她也当真出自陨月禁地,和我一样,也曾经被拘押,应该就不会有事。可如果不是,那就说不准了。”
“里面有什么?”虞渊再问。
“等她能安然出来,她会告诉你。要是出不来,等严奇灵回来,你去询问他吧。”天藏以魂灵的形态,揉了揉眼角,烦躁地说:“幽陵就要晋升鬼神,我不想听命他,就不能回恐绝之地。”
“我本来在此地,好好炼化冥都,重新和蓝魔之泪融合,你偏要打搅我的宁静。”
“你小子,就是一个祸害!”
……
靈武九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