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k1qy都市小说 諜海王牌 愛下-第一二七二章 下個目標展示-saze9

軍事小說 / 27 10 月, 2020 /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华章接着往下说道:“不过我们要是利用好了,反而能够形成对我们有利的掩护。”
盛唐崛起 庚新
拐個皇上來暖床
鳳舞狂瀾:逆君毒妃
萌娘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嗯,是要做的巧妙一些。我应该调几个侦查好手过来,在这附近,侦察一下。不一定非要在这条街上,只要能够看到伪满国务院大楼的地方……都可以。”
沙淚
华章问道:“近距离刺杀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下毒根本混不进去,沿途布置机关变数太大。找到对方的家……恐怕跟踪这一关就很难。即便是找到了,这些伪满高官的住所一定防卫森严。”
“是啊。”范克勤沉声道:“还是得依靠远距离狙杀啊。一枪的机会,三百米左右。先看侦查的情况吧。”
錯愛總裁難自拔
接下来范克勤和华章又研究了一下周边的地形,讨论了几种刺杀时的可能性。不过还是像之前说的问题,他们对于伪满这些高官的行动范围等等信息,所知甚少。只能靠着自己这大半天的观察,大概推测一下,其中变数太大。
所以范克勤决定,还是先派人观察伪满的国务院大厦,等了解的情况再多一些后,视情况而定。
范克勤拿出银壳打火机,将自己画的图纸什么的烧了,顺势再次点了支烟。倒不是他烟瘾太大,而是单纯性的燃烧纸张,味道是不一样的。
如果点燃一支香烟,气味就完全不同了。因为纸张的燃烧速度较快,而香烟较慢,产生的烟雾气味就会更多,除非是嗅觉非常敏锐之人。要不然,在烟味更大一些的屋子里,几乎是分辨不出有纸张也燃烧过的。
看着纸张燃尽,用手晃荡着烟灰缸,将灰烬摇晃成粉末状态,并且跟烟灰混在一起。里面还扔着几个烟头,就算是有人看到的话,也瞧不出什么毛病。
范克勤说道:“明天咱们在观察一天,然后就启程去哈尔滨。看看那里有什么目标没有,说不定,在那能够有我们近期就可以完成的攻击点。”
翻浪江湖
华章道:“哈尔滨是特别市,地位在伪满虽然不如伪满首都,但也非常高。那是东北的重要交通枢纽。物资集运之地。哥,我们到了哈尔滨,不如去看看伪满和小鬼子的货站。如果有机会的话,干上一票,一样会给小鬼子和伪满予以重创。”
范克勤“嗯”了一声,道:“上次一个任务,曾经在哈尔滨的松江货站附近按放过炸弹。根据当时的侦查情况来看……松江货站的守卫情况,估计比伪满的国务院大楼不差啊。伪满虽然是小鬼子扶持的傀儡。但名义上依旧是两个管理体统的。但是松江货站,可是小鬼子关东军司令部垂直管辖,小鬼子视松江货站为自己的地盘,里面的防卫相当严密。至少有两个中队的关东军看守在那。”
说到这里,范克勤再次抽了口烟,续道:“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机会,松江货站的范围更大,地方大,那就意味着必然有漏洞。只是我现在还没想好,如果我们真有机会能够……比如说能够潜入进去,那又能怎么做呢?按放炸弹?那恐怕炸毁不了太多的东西啊。”
“纵火呢?”华章道:“纵火弹非常好制作,便于携带……不过也有一点,就是燃烧的速度。若是抛到了不易燃烧的货物上,恐怕效果也不行。”
范克勤看着华章道:“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咱们国府的势力在这里,确实不行。几年前组建的狼群等队伍,也只是破坏性的比重更大。情报方面,这东北地区,依旧不大灵光。如果我们情报准确,能够知道松江货站中的货物情报,那就好办的多了。比如说,小鬼子的弹药,堆放在货站内的那个地区?或者说,小鬼子的燃油,又储存在什么地方?如果我们能够得知这两个情况,有了具体的攻击目标,只要一枚炸弹,就能够起到极大的作用。”
华章皱眉,一边在脑中构想,一边说道:“松江货站是鬼子在东北地区重要的转运站,里面有不少仓库,还有露天的存放区。无论是弹药还是燃油,我想都会放在仓库内部,不可能存放在露天的储雪区吧。如果小鬼子入侵后,没有大的改造松江货站内部情况的话,我们能不能找一个哈尔滨的老人问问。比如说,在原先的松江货站当巡检员的,或是点货员之类的人问问呢?”
“嗯,这个思路好。”范克勤道:“我们到哈尔滨之后,先打听一下松江货站周围区域的居民,要那种长期生活在那里的本地人。小鬼子入侵之后,对没对松江货站进行过大规模的改造,我想他们应该能够知道点什么。”
情意款款,首席的小淘妻 夜淺寒
华章笑道:“对。要是有大规模的改建,当时肯定要调动不少人力,周围的人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的。如果是改建了那更好。小鬼子会自己修吗?肯定会征调不少当地人参与。我们可以找到几个当年参与进改造工程的工人,来了解内部的情况。”
前夫情難自禁 旖旎萌妃
华章说道这里,却仿佛又是想起了什么,眉头轻皱,道:“了解了内部情况……那具体鬼子的货物,放在哪,我们还是不清楚啊。这个情报才是关键,要不然,我们就算混进去,也会像您说的那样,不一定会取得太好的战果。”
范克勤弹了下烟灰,道:“所以,我才说我有一个想法。”说着,他也皱了皱眉,细细的思考起来。
一直到一支烟都要燃尽了,华章帮着他把烟头取下,掐灭在烟缸里,问道:“哥,什么想法,能说说吗?”
“啊。”范克勤道:“这不涉及到保密,所以不是想瞒你。而是可能会再次的联络红党。我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能性。你也知道,现在国府虽然和红党达成了一致,但态度其实一直都……我担心,再次联络红党,可能会有些不妥。”
华章抬头,看着范克勤,问道:“哥,是您觉得红党不太妥。还是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