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96qqb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龍城》-第二百八十四節 【喪鐘】的頭顱展示-opbwz

科幻小說 / 27 10 月, 2020 /

龍城
小說推薦龍城
“冲!冲过去!抄他们后路!”
阳钧大吼,身先士卒,带着组员们沿着街道呼啸。狂风呼啸混杂着引擎的轰鸣,两旁街道飞快倒退的模糊残影,都让他血脉贲张,热血沸腾。
只要穿过这条街道,他们就能冲到三个老阴逼的侧翼,完成包抄!
到时候他们一哄而上,打他们措手不及,云姐完成收割。
今天就是黄金三蹲的死期!
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溜红色光芒一闪而逝,阳钧岩浆搬滚烫的脑浆瞬间降至冰点。
那是……光弹!
不好!有人偷袭!
阳钧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轰地一声,身旁的一架光甲炸成火球。几乎同时,又是轰地一声,另一架光甲被光弹击中,炸得粉碎。
一根炸断的机械臂砸在阳钧光甲的脸上,阳钧一个激灵,扯着喉咙喊:“是利昂!”
石川各组的头目和大将就那么几个,大家彼此交手不知多少次,异常熟悉。
利昂的光甲是【丧钟】,配置的远程武器是【绯红钟锤】榴弹炮,发射的光弹颜色带有淡淡的红色,在石川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利昂还是一如既往的滑溜,开了两炮就不见人影,只有迅速远去的轰隆脚步声。
反应过来的阳钧忽然想到云姐说【丧钟】的主引擎被轰爆
——真他娘的天赐良机!
换做平时,9级的阳钧知道10级的利昂守在外面,连绕道走都不敢。这家伙阴险卑鄙,根本猜不到会从哪里杀出来,或者在哪埋伏。
正面火拼,阳钧一点都不怂,更何况利昂光甲的主引擎还报废。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阳钧脑子一热,怒吼一声:“先干掉利昂!”
说罢一马当先,控制光甲朝利昂藏身之处冲去,其他人也被激发起杀性,一边嚎叫一边跟着冲过去。都是热血男儿,对利昂这种老银逼,他们无不是深恶痛绝!
快穿女配要上位
“干死利昂!”
“杀啊!”
一群光甲狂飙突进,杀声震天,声势骇人。
正在和昌舞云纠缠的诺亚和克劳德,忽然听到遥遥传来的怒吼,里面隐约有“利昂”的名字,两人不由大惊失色。
难道利昂没走?还是半路被堵住了?
坏事了!
萬界瘋人院
如果利昂光甲完好无损,两人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担心。可是利昂光甲的主引擎彻底损坏,对逃跑、隐匿大为不利。
对他们这个类型的师士来说,被包围就是极其险恶的局面,倘若主引擎还是损坏状态,那就是必死之局。
救利昂!
两人极有默契,立即做出决断。一人作势佯攻昌舞云,另一人突然速度暴起,抽身疾退,立即摆脱昌舞云的纠缠,两架光甲在空中汇合。
“走!”
诺亚低吼一声,两架光甲连忙朝刚才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昌舞云的【云霄】紧跟其后。
龍之蒼穹
她简直气得半死!
阳钧这个白痴!
阳钧说得好听点,叫为人直爽没有太多心机,说得难听点,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脑子一热什么叮嘱都忘之脑后。
奈何这家伙从来不阳奉阴违,教什么学什么,训练从来不偷懒,头脑不发热的时候唯命是从,头脑发热起来连命都不要。
很多时候,昌舞云想骂也不知道从何骂起。
今天本来大好局面,只要阳钧他们完成包抄,诺亚和克劳德就在劫难逃。
搞定了诺亚和克劳德,只剩下一个光甲损坏的利昂,能翻出什么花浪?
煮熟的鸭子居然就这么飞了,气死老娘!
昌舞云咬牙切齿,恨得牙痒痒,但此时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紧紧跟着冲过去。
轰轰轰!
远处传来的爆炸声,让诺亚和克劳德忍不住对视一眼,是利昂!他们能够从光弹的爆炸声,听出是利昂的【绯红钟锤】。
此时他们的疑虑全消,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下利昂。
阳钧这些小喽啰,没放在两人的眼里,难缠的是身后紧追不舍的昌舞云。利昂不喜欢面对昌舞云,他们两个同样不喜欢面对昌舞云。
诺亚飞快道:“待会你去救利昂,我挡住昌舞云。”
克劳德没有废话:“好!”
就在他们准备行动的时候,忽然前方的爆炸声消失,隐约听见嘈杂的人声。
“哎,人呢?”
“躲哪里去了?”
“怎么不见了?不会跑了吧!”
两人心中暗松了一口气,忽然他们觉得有点不对劲,回头一看,身后空荡荡,不见昌舞云的踪影。
“不好!”
两人异口同声惊呼。
当阳钧看到白色的【云霄】,忽然想起云姐的命令,滚烫的脑浆冷却下来,结结巴巴道:“云、云姐……我、我……”
昌舞云懒得骂这个憨货,劈脸便问:“利昂往哪跑了?”
阳钧脑袋一缩,下意识道:“我们追到这……就不见了。”
他们现在位于一个十字路口,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三个方向。
昌舞云目光扫过各个街道,立即锁定目标,沉声道:“走!”
说罢她便朝右边冲去,阳钧如梦初醒,连忙带着其他组员跟上。
原来的战斗计划被头脑发热的阳钧破坏,昌舞云随机应变,有了新的主意。诺亚和克劳德绝对不会坐视利昂被他们抓住,一定会来营救。所有只要盯住了利昂,就不怕另外两个会跑。
國民老公牽回家 紅柚子
这恰恰是可以利用之处。
昌舞云压根没想过抓捕利昂,她打算用利昂做诱饵,干掉另外两个。
利昂的主引擎损坏,逃跑必须要靠双腿,必然会留下痕迹。她看上去在搜寻追击利昂,实际上却是暗中观察拖着他们身后的诺亚和克劳德,寻找机会。
前方街道拐角看到一架光甲消失的背影。
“在那!”
“前面!快追!”
“干死利昂!”
四街的组员们情绪骤然高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嗷嗷叫朝前方追去。
跟在他们身后的诺亚和克劳德心中一紧,他们也连忙跟上,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只不过昌舞云位置卡得极好,身形若有若无地摆动,好似随时会突然回头反击,令两人大为忌惮。
诺亚虽然也是11级,但是他擅长是隐匿和埋伏,正面交手不是昌舞云的对手。
前方街道灯光昏暗,【深渊凤凰】抱着一把黑色榴弹枪,跑得吭哧吭哧,罗姆嘴里还在小声嘟囔。
“什么破枪,真难用!”
他忽然抬头瞅了一眼两百米外的高楼,确定自己的安排没什么破绽,决定实施最后的计划。
【深渊凤凰】缓缓腾空脱离地面,贴地飞行身形一折钻进身侧的巷子,很快消失在巷子尽头。
八秒后,一群光甲出现在刚才他站立的地方。
天晴夜夜心
“人呢?”
柯南世界偵探成長系統
“果然老苟,太TM滑溜!”
昌舞云没有理会手下的咒骂,她目光扫过附近,足迹到此地消失。
利昂的主引擎被炸,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跑掉的可能性很低,十有八九是藏在附近。
会藏在哪呢?
她抬起头,目光缓缓扫过周围的建筑,当她目光落在左前方的大楼,眼前一亮。
大楼越一百米高左右的窗户外沿,有两道痕迹。
昌舞云的脑海中立即浮现一个场景,走投无路的利昂,把【丧钟】辅助引擎开到最大功率,全力跳跃,抓住窗沿借力,翻窗而入。
“在上面!”
她冲天而起,阳钧等人纷纷跟上。
然而,比她们更快的是诺亚和克劳德。他们和利昂配合多年,极为默契,当他们来到附近,第一眼就锁定大楼。
只有老阴逼才了解老阴逼!
利昂一定藏在里面!
当他们冲到近处,看到窗户的痕迹,更加确定无疑。他们对【丧钟】的性能了如指掌,主引擎报废之下,眼下的高度是【丧钟】跳跃攀升的极限。
利昂在里面!
不过两人经验老到,并没有从昌舞云那边的窗户进去,而是绕到大楼的另一侧。
隔着窗户,由于角度的缘故,他们只能看到一个光甲的脑袋,是【丧钟】!
两人再无疑虑,直接冲进去。
而几乎同时,昌舞云阳钧等人从另一侧窗户闯入。
势如水火的两伙人同时照面,然而诡异的是,没有人动手,他们同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住。
空荡荡的仓库角落,灯光昏暗,一个随处可见的集装箱上,摆放着一颗光甲头颅。
像极了供奉在香火前的猪头。
光甲头颅烟熏火燎面目全非,但在场诸人全都一眼认出,那是……【丧钟】的脑袋!
再蠢笨的人,此时脸色都刷地变白。
不好,是圈套!
另一栋大楼楼顶,一架红色光甲端着枪站在露台,他前方1.2公里的大楼外墙上,喷涂了一个醒目的红色十字标记。
“雷兄保佑!”
【深渊凤凰】驾驶舱内,罗姆神色虔诚,嘴里念念有词。
啪,声音微弱,一记标准冷枪。
光弹出膛,划出一道笔直耀眼的光痕,精准击中红色十字标记正中心,瞬间洞穿坚硬的外墙,顺势没入墙后的集装箱。
轰!
一团炽烈的火球瞬间点亮、膨胀,恐怖的冲击波之下,大楼宛如酥脆的饼干,当场分崩离析。翻腾舒展的火焰如盛放的怒红花朵,在夜色中异常娇艳夺目。
【深渊凤凰】收枪起身,驾驶舱打开。
罗姆跳下驾驶舱,从兜里取出一根雪茄点燃,在嘴里狠狠抽了几口,明灭不定的些许火光照亮他略显慵懒的脸庞。
他找到一处被炸得松散的碎石,推成一座小山,小心插上雪茄,嘴里碎碎念叨。
“多谢雷兄炸得漂亮!给您上香!家伙什不齐全,雷兄委屈一下哈!莫怪莫怪!”
“雷兄你说我命不命苦?投二股东钱,干大股东活,待遇倒数小喽啰,上场帮阵嫌我挫。”
“说什么指挥人,指挥魂,指来指去只一人。”
“雷兄再保佑保佑!小店开张大吉!生意兴隆!财源滚滚!”
“额,这个还是不劳烦雷兄了,莫把我的小店给炸了……”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念叨完的罗姆心满意足,瞥了一眼远处被火光照亮的夜空,摇了摇头,转身跳上驾驶舱,关闭舱门。
【深渊凤凰】跃入黑暗夜色之中。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