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ugtve人氣連載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 要變天了!讀書-54yw5

都市小說 / 3 10 月, 2020 /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瓢泼一般的子弹,冷酷无情,一瞬间一大半的佣兵都被撂翻在地,如同泥胎木偶,毫无反抗之力。
血肉之躯,岂能跟钢铁风暴抗衡。
另一些人疯狂寻找掩护,但就连餐厅里隔断用的矮墙都被子弹轻而易举的贯穿,如泥糊一般脆弱。
硝烟,尘土,鲜血,惨叫,餐厅化作了屠戮场。
雅米、娜迦莎终究只是女人,已经吓得抱头惊声尖叫。
不过,好在步战车射界刻意避开了她们,也避开了地上的白小升与“断牙”玛修。
仅存的三名佣兵注意到了两个女人那里是安全区,直接扑了过去,试图劫持人质。
然而,步战车旁已经闯进来两对身影,盾牌手开路,突击手随后,战术队形娴熟密切。
特种部队!
佣兵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精准的子弹已经迎面射了过来。
虽然他们第一时间还击,可迎接的还是死亡。
当最后一名佣兵倒在血泊中时,也意味着整场战斗的结束。
从开始到最后,竟然没有超过五分钟!
雅米与娜迦莎被闯进来的特种部队拥簇撤离,随后白小升与玛修被一群人用枪指住了头。
玛修震惊的发现,那特种部队手臂上的徽章,竟然是纳典最精锐的卫队。
要想动用他们,需得总统令!
“自己人,这个是自己人!”
一男一女两个亚洲人在负责人陪同下疾步走到白小升面前,神情焦急查看他的状况。
最后,白小升被送上担架抬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纳典最高级别部队会出现?
玛修全然没有白小升那么好的待遇,被人粗暴架着往外走,但他却顾不上疼痛与绝望,满脑子都是这个问题。
出了饭店,玛修才发现外面的场面更加震撼,远远的,密密麻麻都是警-察、士兵,甚至有军方才有的,搭载战场雷达的指挥车。
那种战场雷达能够轻易穿透建筑,根据热源,清晰显示每个人的站位。
怪不得,步战车敢在有人质的情况下,强行突破开火!
只是,这里面情况全封闭,究竟是谁通知的外面?
又是谁去调动的精锐部队?
玛修想破脑袋,也终究是想不通。
他哪里会想得到,有人的脑袋里会装有超级人工智能呢!
白小升在发现佣兵们的第一时间,就依靠红莲跟雷迎取得了联系,让他去通知查理,请求纳典出救兵。
远程发送信息,也是红莲的功能之一,还是可以办到的,只不过会比较消耗精神罢了。
不然,说不定现在白小升虽然体力耗尽,人还是清醒的。
有了查理小王子那边发声,得知两大家族重要人物也牵扯其中,驻扎在哥哈摩尔的纳典精锐部队第一时间派出,极短时间便赶到了……
此刻,玛修被押送带走。等待他的将是严酷审判,而纳典也是保留死刑的国度。
饭店那里,有专门的人去负责善后,自不用说。
……
白小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他睁开眼,感觉全身像是散了架子一样,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小升哥,你醒了!”旁边的林薇薇见到了白小升睁开眼,顿时兴奋叫道。
她顶着重重的黑眼圈,一看就是寸步不离的守候到了现在。
雷迎也刚好推门进来,手里提着食盒,一见白小升醒了,也浮现出笑容。
白小升努力睁着眼看看四周。
这是医院里的一个单人房间,看着得有几十平,宽大舒适,设备应有尽有。
“我这是在哪儿?”白小升孱弱道。
林薇薇忙回答,“这是纳典总统用的疗养医院,你已经昏迷了两天,真是吓死我了。”
“是吗,你是谁?”白小升一副茫然神情,问道。
“小升哥,你你别吓我!”林薇薇吓一跳,都快哭了,扭脸跟雷迎道,“小升哥这是不是失忆了。”
雷迎脸色一变,也尤为紧张,拿不准,忙道,“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白小升这才挣扎着一笑,道,“我跟你们开玩笑的。”
林薇薇真是又气又恼,又不敢怪他。
雷迎也是一样。
白小升发现旁边堆满了鲜花,还有各种的慰问品。
眼见他留意到了,林薇薇忙道,“是纳典国内政界送来的。还有,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洛威亚先生、雅米小姐,弗克林家族族长杰洛斯先生、娜迦莎小姐也来过。此外,查理小王子也专门派人探望。咱们那些朋友、伙伴也都来过。白宣语先生,也好几次打来电话。”
这两天里,不知来过多少波人前来探视。
白小升不便点头,只是眨了眨眼,表示自己知道了。
林薇薇从雷迎手里接过来食盒,关切道,“小升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些东西。”
白小升微微一笑,道了声“好”。
眼见他醒来,有些食欲,林薇薇、雷迎也是长出一口气,一个在病房里伺候,一个跑出去给各方打去电话,把好消息传出去。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白小升就安心在这医院疗养。
好的伙食,加上顶级医疗,再加上白小升原本极好的身体底子,他一日日恢复了元气。
这期间,一波波人接连不断来探视。
杰洛斯、洛威亚两人都露面了,对白小升救了他们的女儿表示了最诚挚的感谢。
眼下,白小升更是两大家族生意上最大的合作伙伴,他们于公于私都无比的重视。
而雅米跟娜迦莎,更是从白小升醒来那一日起,每天都跑来探视,风雨无阻。
等到第七天,白小升已经能够下床活动。
他也得到了消息,在两大家族压力下,纳典对臭名昭著的断牙玛修速审速判,已经有了死刑结果。
对于那般冷血人物,白小升倒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出院之后的第二天,白小升去医院里见了罗勒。
罗勒腿部中枪,也在医院里一直躺到了现在。自然,他可没白小升那么好待遇,门口还有警察看着。
见到他,白小升丝毫没有客气,直接给了他俩选择,要么去纳典大牢里坐上十年,要么就老实听话。
罗勒雇佣玛修的事,事实清楚,人证确凿,容不得他抵赖。
在两条路的选择上,罗勒倒是聪明人,直接选择后者。
白小升也不是傻子,让罗勒交代点干货,省得他再度反水。
罗勒倒真是一个妙人,手头还真掌握着一件了不得的秘辛。
可能连佩罗斯都没想到,这家伙殷勤跑自家汇报的时候,无意间撞见了巴菲李特长子霍华德低调拜访。
这件事,罗勒谁都没敢说,却当成了给白小升的投名状。
“那天不光是霍华德先生,我被搪塞离开的时候,甚至见到了温言的车,我猜这三位背后肯定有什么事。”罗勒把自己脑补的情形,言之凿凿跟白小升道。
这消息,倒真让白小升重视了。
涉及到世界第一家族沃夫戈尔德家族的事,没有小事,更何况那位巴菲李特长子霍华德先生牵扯其中呢。
罗勒这一旦开了口,也就彻底刹不住了,把佩罗斯让他来对付白小升的事,也交代的一干二净。
“这背后,那个温言也必定有参与。”罗勒信誓旦旦道。
对此,白小升根本就不意外。
自己坏了温言那么多次“好事”,他恨自己也理所当然。
至此,白小升算彻底明白了佩罗斯跟温言的打算,他们是想破坏掉自己与两大家族之间的合作,让白宣语彻底孤立无援。
就变得好下手了。
“果然是极好的算计!”白小升都不得不承认。
千算万算,自己人难算,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看来佩罗斯与温言的疯狂,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在结合罗勒当八卦讲出来的,霍华德暗中出现,白小升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着罗勒的面,白小升没有把自己的担忧表现出来,只是让他养好伤,回到佩罗斯那里接着探听消息。
罗勒千不愿万不愿,却也不敢当面拒绝,很勉强答应下来。
白小升倒也没寄希望他还能给自己什么惊喜,匆匆离开。
白小升是准备把情况跟白宣语去说一说,让他那里做好防备,切莫要再被算计。
结果,刚从医院回到住处,白小升不及联系白宣语,就接到了李韵元亲自打来的电话。
起初,白小升没想许多,但李韵元却有个震惊的消息告诉给他——
据李韵元说,眼下沃夫戈尔德家族突然撕毁了跟振北集团签署的多项重大合作,并且严厉指责振北集团存在违约、商业欺诈等行为,对外宣称,会采取诉诸法律、商业反击在内的多种严厉手段进行反制!
“我们什么时候跟沃夫戈尔德家族签了那些合作?!”
白小升听李韵元简要描述撕毁的合同,都不觉有几分震惊。
振北集团重大合作项目,他多少都了解过,但并不包括李韵元刚刚跟他说的那些。
“就是在你出事的当天,沃夫戈尔德家族派人主动联系了宣语董事长,跟他在数日内谈了七八个大项目!还有就是,咱们另外两位副董那边,也接了沃夫戈尔德的几个大合作。”李韵元在电话里沉声道。
白小升眼眸微眯,若有所思。
“这么突然之间冒出这么多大合作,你们就没有好好商量商量?”白小升忍不住道。
电话那头,李韵元苦笑道,“是霍华德先生直接上门跟宣语董事长面对面做的沟通,内容也是公开公正,我们若是连沃夫戈尔德家族都信不过的话,还能去跟谁做生意!”
这倒是,沃夫戈尔德那可是世界第一家族,信誉声名在那里摆着!
眼下,振北集团处于全球商界震动当中,也急于强强联合,趋利避害。
白小升听到霍华德的名字,再听到那么多突然而至的大合作,这心中轰然震荡。
这要是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他就真是蠢不可及了。
就算是振北集团,在面对世界第一家族,又有身居高位的内奸呼应,也会变得脆弱不堪。
一定是董事局主席佩罗斯还有温言,勾结霍华德,剑指集团。
“疯了,疯子!”白小升情不自禁骂道。
“你在说谁?”
电话那头,李韵元忍不住错愕。
“李老,你继续说,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白小升没有回答,只是沉声道。
李韵元继续道,“沃夫戈尔德家族那边一发难,温言那里很快发声,说是调查显示,确实是我们这边的诸多企业出现问题在先,人家沃夫戈尔德家族控诉并非毫无依据。也就是说,人家有正当理由,是占理的。同时,温言公然宣称,代理董事长白宣语的工作,存在重大疏漏!因为许多事,都是白宣语一手安排的,他要负主要责任!”
白小升闻言,沉默不语,眼眸里透着凝重。
已经开始发难了!
“而另外两位副董也口风一致,声称是宣语董事长要他们那么干的,责任都在他身上。”
“那俩人,是支持温言的吧。”白小升平静道。
李韵元自然知道白小升言下所指,事实上,他也知道温言在里面必然大有问题。
第一时间把代理董事长调查的明明白白,就好似提前有所准备一般,还几度发声尽为外人说话,鼓动人心。
再结合温言以往言行,很难让人不怀疑他的目的。
但明知道不代表就可以明着指控,那需要证据。
“董事局主席佩罗斯也发声,严厉指责白宣语身为代理董事长严重失职,声称要启动弹劾程序。”
“那白宣语呢?”白小升追问。
“他现在正在全力以赴去跟沃夫戈尔德家族那边斡旋,面对各方面的指责指控都缄默态度。”
李韵元声音低沉。
白小升心中一坠。
白宣语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固执古板,什么都想一肩抗下。
他真怕这货什么都明白,为了保下集团而跟对方妥协。
“由于董事局的发难,后天集团弹劾程序重启,小升,你们务必得回来!”李韵元最后道。
“好,我知道了。”白小升沉声答应。
放下电话,看向窗外,此刻的哥哈摩尔已经漫天阴云,黑压压,沉坠坠。
白小升半晌无语,最后才喃喃一句。
“真的要变天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