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zk0dm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討論-第五百四十五章 不行相伴-7kpop

都市小說 / 3 10 月, 2020 /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陈然没让人多等,迅速接了电话。
“怎么没回消息?”
张繁枝问道。
陈然哭笑不得,你也没给我时间回消息啊,这话不能说的,说道:“在想新节目。”
“不是年后才开始?”
“现在得先准备一下,多点时间考虑也好。”陈然问道:“京城好像也下雪了,衣服多穿点。”
他今天特意看了天气预报,那边是有够冷的。
张繁枝‘嗯’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没在京城。”
“哈?不是说录节目吗,录完了?”
“录完了。”
“你录完了不在京城,去哪儿了,有其他活动?”陈然不知道什么活动这么忙的。
录完节目都什么时候了,这时候还赶着去做活动?
最近是没什么节目安排,就算是各家的晚会也已经录完了,只有代言品牌搞活动了。
可张繁枝停顿片刻后说道:“不是。”
话语显得有点迟疑,似乎是犹豫,犹豫到陈然都能听到她呼吸声有点重。
“怎么了?”
那边又是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在888。”
陈然脑袋有点没转过弯来,这888是什么意思?
可片刻后,他心里突的一声跳动起来,‘啊’了一声,“你回来了?”
他声音是有点大,就连家里人都看了过来。
陈然站起身,连忙走到一旁,才发现张繁枝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电话挂了,可这丝毫不影响的他心里跃动感。
888不是啥代码,而是一个房号。
陈然有点按捺不住的着急,连忙关了电脑,取下一件黑色的风衣。
这是张繁枝买的,两人是情侣款,同样的还有一条围巾。
外面天气太冷,还在下着雪,陈然也不敢穿少了。
他这动作引起爸妈注意,诧异的问道:“外面雪这么大,你要去哪儿?”
陈然一边穿鞋一边说道:“有个朋友过来,我要出去一趟,好久没见了,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你们不用等我。”
这话让陈俊海微微一愣,这倒是少见了,陈然在这边朋友可不多,在外面的就更少了,至于因为朋友来而出去过夜这种事儿更是少见。
不过听刚才陈然电话里面惊讶的声音,估摸也不会假,所以也没说啥,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么大的人都会自己注意,他们对儿子也了解的很,不是那些出去乱来的人。
宋慧叮嘱一声,“雪有点大,你衣服穿多点,路太滑了,你开车的时候慢点。”
“知道了。”陈然有点迫不及待的意味,穿上鞋子扭了扭脚踝,这才开门出去。
宋慧嘀咕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朋友,让他能高兴成这样。”
陈俊海道:“估计是以前的同学吧,他朋友可不多。”
“当年管的太紧了,现在交际圈都不大。”宋慧说道。
陈俊海倒是不知道怎么说,当年这边很乱,到处都是打架的,不管好一些,很担心儿子出去跟人瞎混,他虽然能力不大,可不想儿子变坏了。
朋友可以以后交,但是学坏了一辈子的前途都会毁了。
他们不是什么好父母,没有人家那种寓教于乐的能力,只能尽量往好的方面引导。
……
陈然可不知道自己离开还引起爸妈讨论小时候教育的问题,他心情有点急切,如果不是一直下着雪,他巴不得开飞起来。
这要过年的时候,路上就是比较堵,弄得他有点焦躁。
也还好脾气还行,放着张繁枝的歌,听着她的声音随着车龙缓缓向前。
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后,才到了熟悉的酒店。
这地方是个酒店,可陈然见着它就比较亲切。
拿出刚才准备好的花,连忙上了楼。
来到门前,他咳嗽两声,将花放在后面,这才敲响了门,眼见着门要开了,这才将花直接怼在眼前。
门打开了,可是没什么反应,只是听到有点懵的声音:“你是谁?”
陈然心里咯噔一声,不会是张繁枝跟自己开玩笑吧?
可枝枝姐不像是那么无聊的人!
陈然将脑袋伸出来,才见到门缝里面偷出来的脑袋颇为熟悉,这不是小琴吗?
这家伙也戴着口罩,声音稍微古怪,陈然这才没听出来。
“陈老师?!”
小琴颇为惊讶,连忙开门放行。
陈然将花收到背后,感觉有点尴尬,问道:“小琴你怎么这打扮?”
小琴眼珠子在花上转了转,没忍住笑了笑,好在戴着口罩,不怕陈然看出来,“今天来的时候给人拍到了,现在希云姐很红,我也被人认出来,所以戴着口罩安全点。”
这陈然就没话说了,转头看了看,没见到张繁枝,问道:“你希云姐呢,她不是回来了吗,怎么就你在?”
“希云姐在洗澡。”小琴干咳一声道:“陈老师你来了就好,我还有点事情那我就先走了,希云姐就交给你了,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陈然听这话觉得不对,什么叫明天早上再过来,怎么感觉意有所指?
小琴连忙摆手:“我那个,我没有其他意思,我先走了。”
她说完赶紧抓住自己的包,连忙就跑了。
“这家伙……”
陈然以为自己脸皮够厚了,可还感觉发烫。
不过转念一想,发现就发现了,现代社会这又不是啥罕见的事儿,更何况这还是跟自己未婚妻呢!
想到这儿他就理直气壮起来。
将花放在桌上,坐在沙发上等着。
拿着手机看了会新闻,正巧见到张繁枝和小琴在机场被拍到的照片。
春晚的节目名单已经公布了,现在网上正惊讶于张繁枝能够单独演唱一首歌来着,见到她出现在京城机场,纷纷猜测这是去排练春晚。
怪不得小琴要戴口罩,张繁枝的打扮别人认不出来,人家就认出小琴来了。
都知道这是张繁枝的随身助理,而且关系特好,和张繁枝形影不离,只要认出小琴,旁边打扮奇奇怪怪的不是张希云又是谁。
咔嚓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
张繁枝擦着头发从里面走出来,见到陈然坐在沙发上,愣了愣神,又瞥了一眼桌子上的话,眼睛稍微亮了一下,“你什么时候来的,小琴呢?”
“刚来一会儿,她把你交给我,然后就走了。”陈然嘿嘿笑着。
张繁枝听他这笑声,眉头微挑,见到陈然走过来,往后退了一步问道:“你要干什么?”
陈然说道:“你头发湿的,这天气这么冷,得早点吹干,不然等会儿着凉头疼,我闲着也是闲着,帮你吹头发吧。”
“我自己来。”
张繁枝可不同意。
但是她哪里会拗得过陈然啊,最后被按坐下来吹头发,其实感觉她也没怎么抗拒。
头发被陈然这样撩着,张繁枝感觉有点头皮酥酥麻麻的,眼神有点不自在。
陈然跟后面,嗅着她头发上的清香,看着脖颈上雪白的肌肤,同样有点心痒痒。
吹头发有点慢,却也耐着性子给张繁枝吹完了。
她要站起来,却被陈然摁住,双手给她按了按肩头,她转头,就见到陈然歪着脑袋笑道:“给你吹好了头发,是不是该给点奖励?”
张繁枝轻轻抿了一下嘴,扭头道:“没有。”
似乎感觉到什么,她呼吸都有点浓重起来。
陈然瞅她这样,顿时笑了一声,而后一把将她抱起来,跟刚抢了压寨夫人的山寨头子似的。
……
陈然躺床上,张繁枝蜷缩在他怀里,手臂顺着张繁枝的背部轻轻向下顺着。
张繁枝睫毛微微颤动,脸色放松,似乎有点困倦。
陈然小声问道:“今天刚录完?”
“嗯。”张繁枝应了一声。
“不是说录完了还有排练吗,上次还说要等过了直播才回来。”
“还有。”
她话音有点含含糊糊。
“既然还有排练,怎么今天赶回来了,而且录完了以后都这么晚了……”
“……”
瞅着张繁枝没说话,陈然用脑袋蹭了蹭她光洁的额头,其实这不用说都知道为什么,可陈然就想听她说。
张繁枝伸手推了推陈然,依然没作声,人也困得很。
陈然小声问道:“是不是想我了?”
这次张繁枝说话了,隔了好一会儿‘嗯’了一声。
得到满意的答案,陈然嘴角忍不住翘起来,没去追问张繁枝,一番折腾他也有点困,听着张繁枝呼吸平稳下来,他也跟着睡过去。
模模糊糊中他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但是吃不吃饭无所谓了,啥时候醒了再说。
这一觉没有睡到第二天,半夜的时候饿醒了。
张繁枝倒是真的困,连番的排练和录制,加上一直在飞机和车上,回来还跟陈然折腾了这么半天,一直恬静的睡着没醒过来。
陈然安静的看了她一会儿,亲了她的额头一口,这才悄悄下了床,出了酒店去买东西。
等他提着不少东西回到酒店的时候,张繁枝这才幽幽转醒,睡眼惺忪的看着他。
她身上肌肤雪白,可黑色的头发成了鲜明的对比,精致的锁骨露在被子外面,显得格外诱人,可她神色茫然的看着陈然,反倒给人可爱的感觉。
“我有点饿了,也想着你晚上没吃东西,酒店的也不好吃,就去外面买了些。”陈然动了动手。
张繁枝抿了抿嘴,这才慢慢悠悠的坐起来。
这次她没让陈然转身了,因为没用。
慢慢吃完了东西,陈然就一直盯着她,就没眺过眼。
张繁枝拧着眉头说道:“不行。”
“哈?”
陈然懵了一下,“什么不行?”
张繁枝说道:“明天要赶飞机。”
陈然又是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他没好气的想着,自己看起来就这么像个禽兽?
虽然年轻人精力好,也不至于成天想着这事儿啊!
他自己没关系,也得想着枝枝姐,总不能让人成天犯困,人家还要上春晚呢!
张繁枝见到陈然反应,明白自己反应过激,耳垂霎时间泛红了,却装作若无其事。
陈然也没解释,只是嘟囔着说道:“睡觉睡觉。”
说完自个儿就先爬上床,盯着张繁枝拍了拍旁边的位置。
张繁枝拧着眉头看了他会儿,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这扭捏的样子让陈然忍不住想笑。
……
次日早上,陈然还跟被窝里热乎乎的搂着张繁枝睡觉,闹钟响起来人家就起床了。
张繁枝非常自律,极少有赖床的时候。
她起来陈然也就跟着起床,不然等会小琴来的时候他还跟床上躺着,那成什么样儿了。
张繁枝今天还得赶回京城,离过年也就这么两天,这次真的是过年前也没时间。
昨天晚上回来不为别的,就是想他了。
因为没时间,所以张繁枝连家都没回,等小琴过来以后两人就直接坐飞机离开,留着陈然一个人从酒店冷冰冰的出来。
陈然看了看酒店,心里嘀咕一声,“又得买房了。”
前一套房子买的时候,他就是打算和家里人一起住,爸妈搬过来合了他的意。
但是现在不方便。
总不能想跟枝枝过过二人世界的时候就得钻酒店对吧?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张繁枝现在名气这么大,偶尔被人抓住拍了张照片那乐子可挺大的。
虽然是未婚夫妻俩了,可谁家未婚夫妻天天钻酒店的,这不成样儿。
至于钱倒是不操心,不提公司分到手上的钱,光是出售《穿越时空的爱恋》版权,以及几首歌曲的收益,都远远足够他买房子了。
要选好点,而且还得是枝枝姐回来跟着一起买。
这次要买的,是婚房。
……
马上要过年,陈然也把新节目策划写出来,将手头工作放下之后,也开始置办年货。
两家人商量好了,除夕夜的时候再张家过,初一再到陈然家里。
也不知道两家的老人咋商量的,反正就是这结果。
雪已经停了,可是路边小孩子的炮仗不少,偶尔走过把人吓得一个支棱。
小时候陈然觉得放炮仗好玩,不理解的大人看他眼神咋这么怪异,现在才知道,那是想揍人的眼神。
他将东西搬上了车,爸妈和妹妹一起下来,一家人都去了张家。
开门的时候,看着满脸喜色的张主任,陈然笑道:
“叔,除夕快乐。”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