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hudus精彩都市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第九十章 駕臨土耳其相伴-n2aeu

都市小說 / 24 10 月, 2020 /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防盗~

集大2012届经济学院金融系同学交流群。
群主班长刘易凡正在@所有人。
“同学们,这两天市场一直震荡,赚钱的需要庆祝,赔钱的需要发泄,我提议今天中午聚一聚,大家谁有空。”
曲向前:“附议!我最近跟着班长赚了一万多,该庆祝一下!”
唐军:“附议!没有听班长的买长生,昨天少赚了三千多块,今天我想借酒浇愁。”
孙晓燕:“上午正好没事,我可以参加。”
李宛然:“参加+1!吃吃吃——”
宋钱:“@凌珰舞女神参加吗?”
凌珰舞是张楚河班上男生们公认的学霸女神,不仅仅成绩好,而且姿容出众气质高雅,一米六的身高,再加上能随着喝奶茶的B级熊猫,简直就是作弊。
宋钱问出了所有男同学的心声,包括张楚河在内!
男人嘛!
一級安保
对于凌珰舞那种女神,张楚河难免心中会有好感,说是一见钟情也不为过。
但在学校,张楚河从来不敢透露这种心声,他只是一个最最最普通的男生,出身农村,家庭环境不说全班垫底,但也够呛。
虽然长得还算凑合。
只是在这个宁可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可能坐在单车上笑的年代,有些喜欢,只能掩于唇齿,止于岁月。
所以,张楚河与凌珰舞的交集仅限于同学关系。
凌珰舞:“@张楚河张楚河同学,你去吗?”
这是什么情况?
张楚河正在偷偷潜水窥屏,他和凌珰舞的关系仅仅就是同学关系,凌珰舞突然@他,并且询问他去不去,怎么都不正常。
六年的记忆渐渐的模糊,一时半会,张楚河也想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易凡看见凌珰舞@张楚河,顿时醋意丛生。
班上谁不知道他喜欢凌珰舞,这三年,他为了追凌珰舞光是买的花加贿赂凌珰舞宿舍的几个女生,都已经花了好几万。
刘易凡@张楚河:
“有没有工作,听说今年工作不好找,实在找不到,来我公司帮忙。
曲向前从大二开始就是刘易凡的跟班,实习就也跟着去了刘易凡父亲的公司上班,看见未来老板这么说,哪里还不明白什么意思。
曲向前:
‘对啊,楚河。现在实习工作不好找,对口的工作就更难找了,不如你也过来跟着班长,咱们同学一起干多好。’
事实上这两年工作确实不好找,集大又只是普通一本,张楚河能找到现在实习的公司,都用了好几个月时间。
如果是上一世,张楚河刚进入社会还可能会以为刘易凡和曲向前是看在同学情分在关照他,但两世为人,他哪里不知道这两人一唱一和就是借着踩他彰显自己的优秀。
宋钱@张楚河:
“上午有空么,聚餐了,过来一起热闹下?”
张楚河翻完之前的聊天记录。
刘易凡一大早就在群里晒了昨天的股市盈利装了个逼,IF多头,持仓二十手,浮盈两百多万。
姑娘不要急 元媛
华夏一重,持仓两千手,浮盈三十万。
这么多利润,一旦张楚河参加聚会,肯定就要被各种狂踩了。
看着群里不断发出的信息,张楚河嘲讽扬了扬眉毛。
圈子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又实实在在存在着。
刘易凡是班上出了名的富二代还是学生会副主席,开宝马X3上下课,并且慷慨大方又是班长,很多人都愿意和他搞好关系帮着他踩一脚张楚河。
上一世,张楚河就无法融入到以刘易凡为首的富二代之中。
但那时候,他情商低的还察觉不到对方平时会流露出来的不屑和打压,只觉得是自己不习惯去舔别人。
现在看,恐怕除了他,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这个年代像他这样的憨逼太少了!
钱啊!
真是个王八蛋。
两世为人,张楚河已经是另外一种心态。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不少跟在刘易凡后面做舔狗的家伙,后来都买了刘易凡家卖的基金,一个个亏得内裤都没了。
张楚河:‘@凌珰舞女神都开口了,自然要参加。’
张楚河:‘@刘易凡买了乐色网,今天割了很大一笔钱,今天要关灯吃面了。’
张楚河明知故问的给刘易凡创造装逼舞台。
既然张楚河都创造好了舞台,刘易凡岂能放过?
他已经计划好了,借着这波牛市,将家里的通明私募品牌做大,虽然大多同学都说穷逼,但也有几个家庭不错。
何况,这年头网贷平台和信用卡多如牛毛,有学生证和工作证明,一个人套个几十万还不是轻而易举。
如果所有同学都买自家私募,连去打广告的钱可能都省了。
‘不是跟你说了么,现在是牛市,每一个回调都是加仓机会,你居然割肉?对了,@凌珰舞前两天我帮你选的长生生物买了么?’
凌珰舞:
‘没。@张楚河割了好,股票这东西少碰,牛市个个都是股神,什么妖魔鬼怪都能反复横跳,等潮水过后才能够看谁在裸奔。’
看着两人的消息,张楚河差一点笑出声,凌珰舞虽然没直接讽刺刘易凡,但意思已经够明显的了。
更搞笑的是刘春梅这家伙居然说长生生物。
想想这王八蛋也确实够坑。
一直在群里吹捧的两只股票,后来都退市了,狗日的那时候还拼命让人补仓。
“妈的,这个贱人。”
鹭海道一栋金碧辉煌的大厦,刘易凡看着群里的消息怒火中烧忍不住骂了一句。
凌珰舞居然在群里这样损他简直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
张楚河这个王八蛋就更讨厌了,一个毫无背景的农村穷逼而已,还敢跟自己看上的女人说话,找死!
曲向前一直都是刘易凡的跟班,深知在刘易凡心里早已对凌珰舞志在必得。凌珰舞这么关注张楚河,刘易凡心里肯定很不爽啊。
武逆星空
想到这里,曲向前脸上露出一丝阴笑。
“刘总。这小子不是说他也要去么,那干脆咱们别去海底捞了。”
刘易凡眼神亮了下。
平时同学聚餐,都是AA制。
考虑到大家经济水平都不一样,所以选的地方消费档次往往都不会太高,海底捞或者火锅城也或者大排档对付下,下来每个人也就是百八十块钱。
但这次想要张楚河出丑,就不能选这种地方。
我看你这次怎么下台。
鋼海沈浮
刘易凡@全体人员“既然大家兴致都这么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中山路的宫本和风料理不错,一会不见不散啊。”
曲向前:“收到。”
殺破天下 吊腳樓
宋钱:“不见不散。”
李宛然:“真是巧了,这家店就在我公司楼下没多远。等你们哦,么么哒(*^▽^*)”
“……”
跟刘易凡关系好的几个人,很快附议了。
但也有人发起了愁。
日料店在国内都是走高价路线,宫本更是走的精品高价路线,人均消费一千五朝上,别说是刚实习的学生了,就算是上班许久的白领平时也舍不得到这种地方消费。
孙晓燕:‘日本料理店太贵了,咱们换个地方吧。’
余晖:“是啊。这家店我听说很贵的,海底捞我这里有打折券,要不还去海底捞吧。”
曲向前:“夏天吃海底捞容易上火,这家店的菜非常有特色,我保证你们去一次下次还想去。不用怕贵,有大班长在,真没钱谁还敢把咱们压那里抵债啊。O(∩_∩)O哈哈~”
宋钱@张楚河“楚河,你去不。”
咱俩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张楚河终于想起来,这次去聚餐后来发生了什么。
因为凌珰舞有意无意表现出跟他有些亲近,刘易凡疯狂点菜还点了几瓶红酒,最后结账的时候一人平摊得好几千块钱。
重生為帝
付账的时候张楚河因为拿不出来钱,被刘易凡事先安排好的收银员一顿讽刺挖苦和鄙夷,羞愤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后来借故上洗手间的刘易凡又出来冒头,彰显出大方帮张楚河的那份给垫付了。
那时候,张楚河还傻傻的一心感激刘易凡帮他解围。
放在上一世,知道这种结果,张楚河肯定是不会再去的,但现在嘛,打开交易软件看了下大盘走势。
上证指数,5075.25,跌幅-1.78%。
IF,价格5256,跌幅-1.79%。
持仓浮动盈利144000。
张楚河心头忍不住一阵狂跳,这才一会功夫没看,就赚了十几万。
狗日的!
这么多钱自己一天花一百块钱都能花很久啊。
去。
必须得去。
张楚河感觉贼鸡儿膨胀。
一顿不就是几千块么,小爷不在乎。
“班长金口,在下就是关灯吃面今天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关灯吃面?
老子叫你今年一年都关灯吃面。
看着张楚河发出来的消息,刘易凡冷笑一声,隔着屏幕他都能够感觉到张楚河的心在滴血。
其实他早就知道,张楚河已经找到了实习工作,实习薪资一千八一个月,还不管吃住。
穷逼玩意,我要让你知道,不要拿你的全部身家挑战我兜里的零花钱。
“那就这么说定了,大家可不要迟到哦。”
“……”
都是毫无新意的回复,张楚河懒得再窥屏,关掉手机闭着眼靠在了床上。
“中山路,宫本…..那个宫本什么料理店。”
“宫本和风?”
“对,就是这个地方。”
司机是个老司机,确定了位置,十几公里的路程一路弯道超车,十分钟不到就风驰电闪达到了目的地。
张楚河下了车,看了一眼装修风格颇具日式风格的料理店,不屑扬了扬眉毛。
一顿不就是几千块么,小爷现在也是分分钟上千的人,这点档次,爷还不在乎。
有着股指期货在市场不断赚钱,这厮早膨胀了。
“师傅,多少钱。”
“二十五。”
“收款码给我扫下。”
叮——
支付余额不足。
张楚河脸上一绿,这才想起来,之前入金后因为情绪激动,把卡里所有余额都转给了父母。
花呗早已经套了个精光。
小贷,也早已光芒四射。
可怜的微信支付里,只有三毛五分钱。
这尼玛!
这时,一辆大众甲壳虫开过来,看见站在出租车窗边的张楚河,车窗下垂,一张娇美的脸庞探出来。
“张楚河,来这么早啊。”
是凌珰舞。
人如其名,笑起来的样子就跟最美的舞一样,绚丽多彩。
“哎。小弟,快点儿。这里不让停车的。”
师傅眼看张楚河付款不成功,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这特么就尴尬了。
哪怕张楚河是重生者活了两辈子,也忍不住老脸一红。
“女神。能不能借我二十五块钱?”
首席老公霸道寵:寶貝,繼續
凌珰舞明显愣了下。
“这个,我钱包忘了拿了。”
简直是糟糕透顶的理由。
手里拿着手机,却说钱包没拿。
这年头,钱包能装几个钱。
凌珰舞看了一眼张楚河,想问什么,但最终,什么都没有问。
“你微信多少,我加你一下转给你。”
吱——
一声急促的刹车声突然响起,因为路口被挡,过来的一辆宝马X3停在了后面。
“走不走啊,别在这里挡道。”
开车的曲向前从驾驶位探出脑袋,吼了一嗓子。
接着,他就看到了张楚河准备过去加凌珰舞微信的张楚河,坐在车里的刘易凡坐不住了,他连忙拉开后排车门下了车。
“张楚河。珰舞。你们来得这么早啊。这是怎么回事?刮到了?”
凌珰舞没有说话,微微皱了下眉头,似乎是很不适应刘易凡的称呼。
但司机师傅明显不满等了半天没拿到钱,不耐烦地嘟囔起来。
“快点行不行。就这二十五块钱,你不嫌麻烦我还嫌麻烦呢。没钱就不要出来坐车,你自己时间不要钱,当别人时间也不要钱啊。”
我尼玛!
不会说话就少说两句行不行。
张楚河有一种想把出租车司机掐死的冲动,老子分分钟都是赚几千块的人,会差你这点钱么。
刘易凡就乐了。
二十五块钱都没有还坐出租车,也不嫌丢人。
“楚河,也不是我说你,人家师傅挣个钱也不容易,咱们就别耽误人家跑车了……”
刘易凡说着,一脸你不要为难人家司机师傅的表情,就像是,张楚河有钱,却故意为难人似的语气。
这话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简直说到心坎里去了,他跟着附和道:“可不是。钱都被平台抽走了,本来就赚不来几个钱,还在这里耽误我时间……”
这世道,有钱行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
坐车没得钱,哪里来的理啊。
张楚河黑着一张脸,严重怀疑今天出门是不是没有看黄历。
叮——
微信发出一声提示。
通讯录里多了个红色的标注,打开一看,‘我心向明月’添加你为好友。
张楚河看了一眼坐在车里头都没抬的凌珰舞,赶紧点下了接受。
我。
以上是打招呼的内容。
你已添加‘我心向明月’,现在可以聊天了。
叮——
聊天框弹出一个黄色收款框。
2000转账给你。
看着凌珰舞转过来的金额,张楚河心下一暖,他借的是二十五块,可不是两千块。
“张楚河,你不会是忘了带钱吧?要不,我替你付了?”
刘易凡讨厌的声音传来。
张楚河暗暗感激看了一眼不动声色收好手机的凌珰舞,赶紧点下了确认收款。
幸好。
微信没有支付宝那让人讨厌的收款提示音。
不然,这次丢人丢大了。
“不用!”
张楚河皮笑肉不笑说着,抢过刘易凡准备从司机手里接过的收钱码扫了下。
“师傅,实在不好意思。”
叮——
钱转到了司机的收款码上。
“下次没带钱就不要坐车,算我今天倒霉。”
司机单手挂挡左手掌方向盘,油门轰地一踩,走了。
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车流中,张楚河真想他娘的记住车牌号举报一下。
至于么。
老子多付了五块钱,干嘛还这个态度。
但想想,张楚河也就打消了这个举报的想法。
生活不易。
出租车司机也是为了生活。
第一寵妃 雲落落
暴躁的源头十有八九都是来自生活压力。
就像曾经的他,面对着无休止的生活压力情绪每天都紧绷着,客户的刁难,上司的责骂,同事、同学以及其他人际关系带来的影响,每天还要戴着面具保持笑容,如果不发泄一下可能突然哪天就崩溃了。
两世为人,张楚河对人生多了一些不属于他这个年龄该有的感悟,也多了几许宽容。
“这人怎么说话这么难听。”
张楚河付了钱,这让刘易凡感觉很是无趣,颇有不忿说了句,也不等张楚河回答,转头朝凌珰舞露出了笑容。
“珰舞,能倒车进去么?要不要我帮你。”
女司机倒车入库一直是个颇受争议的话题,竹田门口的车库不大,四周又停满了车,车位挨着车,显然对于技术是一个考验。
刘易凡心里颇为期待,如果凌珰舞让他帮忙,不光可以秀一把车技,还能够趁机感受一下女神座椅上的余热。
七月七,與鬼同居! 蕊寒心
可惜,凌珰舞一点都没有接受刘易凡帮忙的意思,不咸不淡说了一声不用,前进,刹车,挂挡,打方向,倒车,动作一气呵成,车身颇长的甲壳虫干净利索停到了车位上。
“真厉害。”
刘易凡心里有些失望,但很好掩饰着,夸赞了一句。
凌珰舞没接话,看了一眼张楚河,又看了一眼修了好几次才将车修进车位的曲向前,淡淡说道:“时间不早了,应该有同学早过来了,咱们也上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