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劍骨 線上看-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鑒賞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十万铁骑兵符。”
宁奕感应着掌心兵符的温度,神情错愕。
已很少会有让他震惊的事情。
大师兄赠符,算是一个。
“此符名为‘火字符’,可号令将军府火部铁骑十万。”沉渊低声道:“如今还留在火部铁骑的这些老兵,身经百战,经验丰富,追随师父多年……天都血夜之后,被我暗中收留下来,养活这批人马很不容易。此后,火字符就交给你了。”
“师兄……此物太贵重。我不能要。”宁奕神情凝重,摇了摇头,道:“这十万铁骑,还是驻守在北境长城好了。”
并非是他养不起这十万人,承担不了火部铁骑的粮草消耗。
而是……这十万人,追随的是当年的裴旻先生,并不是自己。
“兵符你就收下吧 。这些人会留在北境长城,反正北伐之前,你也用不上他们。”沉渊君低声笑道:“你我二人,面对太子,总要有些自保手段。”
他知道,宁奕在草原留了一步后手棋。
熱門都市异能 《劍骨》-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展示
天神高原的八大王旗,乃是乌尔勒的追随者,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在两座天下的战争爆发之时,草原所迸发出的战力其实不容小觑。
但大隋境内,总归还是要皇权更快一些。
有着十万铁骑,心中会安稳些许。
“更何况……他们追随的并不是你。”沉渊君知道宁奕心中的真实想法,笑道:“师父逝世,火符顺延,他们追随的,乃是师父的女儿,裴灵素。”
千觞君啧啧笑道:“真是便宜你这个臭小子了。”
宁奕犹豫一二,将火字兵符收下。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相伴
他严肃道:“二位师兄,此恩宁奕记下了……这枚兵符,北伐之前,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动用。”
“都是一家人。就不说客套话了。”沉渊摆了摆手,笑道:“开坛讲道的时辰快到了吧?快去准备吧……我还等着你这位新晋圣山山主在修行大道上的高论呢。”
宁奕抿起嘴唇,点了点头。
他向着山下掠去。
玄神洞天,山门之处。
铁骑重重,黑甲森然,将军府把守秩序之下,诸圣山井井有序地在新圣山道场四周落座,一扇并不宽敞的星火门户,缓缓燃烧——
宁奕一步踏出,现身之后,并没有急着开坛。
玄神洞天道场的人,到了七七八八。
他先与到场的几位熟人打了招呼……今日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盛大日子。
自己的“天神山”开山!
加上大婚!
各方人马,均是来贺。
“蒋老。”
宁奕来到一袭红衫的老者面前,按照辈分,按照修为境界,他都该是先向这位老殿主行礼。
老殿主拍了拍宁奕肩头,示意不必多礼,笑道:“太子殿下和我一同备了一些贺礼,回头送到你山门府上,都是些俗世玩物,不要嫌弃啊。”
“哪敢,哪敢。”宁奕汗颜,坦诚笑道:“前辈今日能到场,便是宁奕的天大幸事。”
这句话,说得倒是不假。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劍骨討論-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鑒賞
大隋天下,如今战力完整,接近涅槃圆满的超级强者,除了老殿主……几乎寻不到第二个了。
尤其是在叶先生离开,太宗阖世之后。
大隋天下,已经没有能拦住这位老殿主的人物了。
蒋老呵呵一笑,摆手道:“不必在乎我……我就是来这里看看热闹。一把老骨头了,不必在乎我,回头你我再叙。”
宁奕感激抱拳。
太子没有到场,合乎情理。
这位一国之君,实在不方便离开天都。因为无法亲身赴会,于是派了蒋老。
地府老殿主……并不是参加天神山开山仪式的唯一一位涅槃前辈。
宁奕来到羌山阵营之前,对着一位青衫童子行了一礼。
很多年前,他与羌山老祖见过一面。
那还是叶先生在蜀山的时候了。
这位羌山老祖宗,面色莹润,看起来一副稚童模样,笑眯眯道:“当初我和赵蕤打赌,我赌他的细雪谶言有误……但没想到,东岩子这家伙如今竟然句句成真。”
他神情感慨。
“真是没想到啊,当初徐藏从西岭捡回来的毛头小子,如今已是开门立派,一方赫赫有名的圣山山主了。”
宁奕走到这一步,超过了太多人的预料。
“先生。”宁奕苦笑道:“就别打趣我了。”
“哈哈哈哈。”
青衫童子笑得很是爽朗,道:“此次大喜之日,我没准备什么贺礼,你不会介意吧?玉虚还在闭关冲击涅槃。我带了神仙居的优秀子弟,来聆听宁山主的开山大讲。”
“老祖您不嫌弃就好。”宁奕微笑道:“接下来的讲道,要献丑了。”
“这山座之下,有不少人翘首以盼呢。”
羌山老祖笑眯眯道:“涅槃这路,何其难走。想要更上一层楼,便需要百年苦功,乃至于千年苦劳……能走到这一步,我替赵蕤高兴,也替蜀山开心。”
一番寒暄。
宁奕挨个打了个招呼。
今日来玄神洞天的涅槃,就有好几位,代表红拂河的蒋老,羌山的青牛老祖,灵山的宋雀夫妇,道宗的内阁大能,书院的苏幕遮院长……
作为新任圣山山主,承载着大隋铁律的祝福和四境善意,宁奕挨个与这些涅槃强者们招呼。
他们的出席,便是对天神山的一种肯定。
因为来的人实在太多了。
没有办法一一招待。
超棒的玄幻小說 《劍骨》-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相伴
宁奕与涅槃们打完招呼,便来到了道场正中央。
玄神道场,如绽莲花。
宁奕还看到了自己的诸多好友,柳十,叶红拂,宋净莲,朱砂……他们都坐在道场的莲花花瓣之上,正如羌山老祖所说的,面带微笑,安静等待,对宁奕接下来的讲道翘首以盼。
山风凛冽,掠过高空,天神山的山顶缭绕着一圈符箓。
这些符箓哗啦啦的震颤,抖落出涟漪般的辉光。
这是执剑者的神性,所笼罩的护山大阵,阵纹的流淌秩序,运转规律,乃是由后山的丫头所撰写,宁奕一一将其刻入符纸之中。
今日玄神洞天开山,符纸齐震。
凛冽之风,再入玄神,便成微风,如呢喃细语,掠过众人耳旁。
站在玄神道场最中心的黑衫年轻人,环顾四周,面带笑意,眼神有那么一刹那的恍惚。
很多年前。
扶摇山主在莲湖道场开坛讲道,自己还是坐在道场下聆听大道妙音的少年。
天都权贵挤满道场,听神女阐述大道至理。
那时候的自己,恐怕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会有成千上万的修行者从四境赶来,聆听自己的大道讲坛吧。
宁奕轻轻吐出一口气。
“今日天神山开山,宁某在此谢过诸位亲临玄神洞天,来此捧场。”
宁奕不再多言。
他缓缓盘膝坐了下来,背后浮现一条沉浮的大道长河。
所有人都是神情一凛,知道……这是阐道开始了。
宁山主展露锋芒的这前半生,在大隋这一代,已经被奉为传奇。
出身西岭,孤苦无依,拜入蜀山之后修行剑法,在皇城长陵,博百家之所长,炼化剑心……世传宁山主天资并不算高。
而宁奕背后江河异象展露的那一刻,四境奔赴而来的圣山修行者,便眼露赞叹,心想这世上的传言果然不可靠。
能如此年轻就踏入涅槃的,又岂能是天资平庸之辈?
宁山主背后的,乃是大道长河。
上一位在世人面前,展露大道长河的修行者,是道宗紫霄宫宫主周游,那是不输扶摇徐藏,同样惊艳一个时代的先天道胎。
这条大道长河展露的那一刻。
“嗡”的一声。
宁奕的神魂便轻轻荡开,将每一位玄神道场的聆道者,笼罩在内。
他的声音,直入神海。
“大道是长河,众生是孤舟。”
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在每位聆道者脑海之中,自发的浮现而出。
这是神魂力量足够强大所引发的观想景象。
宁奕没有用“如”,“似”这样的字眼。
与其他大修行者论道不同,他并没有用“大道如长河”,而是直接明了地给大道下了定义。
这就是一条奔腾不息的江河!
而每一个修行者,就是在江河之中渺小如粟的孤舟。
“有人生来执掌巨舵,天赋异禀。”
宁奕想到了自己一路走来,所看到的那些妖孽天才们。
周游先生,扶摇山主,徐藏师兄。
众人脑海之中浮现出撞破江雾的巨大轮廓——
江河浪潮破碎,荡出滚滚水花,孤舟被巨船激起的浪花排开。
大道长河,对大多数修行者而言,湍流危急,想要前行一步,都是千难万难。
可对于这些天才而言。
妙趣橫生小說 劍骨笔趣-第五百二十章 開山推薦
大道艰难?
如履平地。
“有人命途坎坷,能登上一叶孤舟,便是大幸。”
宁奕脸上浮现出自嘲和释然的笑容,在此刻,他想到了险些无法点燃星火的自己。
巨船之下,一叶被无数浪花拍打,随时可能沉没的孤舟。
狭窄,激荡,摇摇欲坠。
那是自己的修行。
也是众生的修行。
“所谓修行,不过是在这条没有尽头的长河上,找到自己的彼岸。”宁奕轻声道:“在我看来,这条路最重要的便是韧性。修道如修心。莫向外求,莫与他比。”
他抬起双手,大道长河被挽到面前。
宁奕摘下一枚又一枚道果,开始演化道法。
……
……
(昨晚似乎是定时出了问题。睡得早,没有发现,早上起来才看到没有更新……抱歉抱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