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討論-Turn281.逃亡、怪物與救火員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看到这条短信的第一时间,游作没有再继续怀疑信息的来源和正确性,而是第一时间看向了四周。
相信了上一次的提示,自己才能看到草薙哥现在的样子,这个提示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真的,但关键是你要怎么去相信他。
上一次让自己快跑,但是自己意会错了方向,反而跟着草薙仁跑到了无人地带。
这一次让自己快跑,应该跑去哪里……
游作看向了四周,此刻天色渐晚,街上甚至没有行人,所以他才敢跟岛直树讲话,但是现在看起来,这附近有些荒凉过头了。
草薙哥就藏在着附近伺机而动吗?
那么,现在不是贸然接近他的时候。
“playmaker……藤木!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岛直树明显更加慌张的说道。
“总之先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离开这里!”
带着岛直树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朝着另一条街道走去,然而,身后很快就传来了有人朝着这边跟过来的声音,并且还在快步接近中。
“藤木……”
“镇定,”游作说道,“加快脚步!”
虽然说着镇定,但是游作和岛直树已经跑了起来,“快跑!”
一开始不知道身后跟着的草薙仁在那里,游作才会小心翼翼的前进,但是在知道了之后,自然要大步狂奔。
“艾!”
“没问题!Playmaker!”艾说道,“我已经报警了!不过你们要坚持到警察来才行……”
“又要这样啊!”
身后的声音果然追了过来,在路过路口的镜子时,游作清楚的看到,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身体骨骼怪异扭曲着的人影。
果然是草薙哥吗……不!确切的说,是占据了草薙哥身体的怪物……
游作咬紧牙关,他想起了漆原,想起了稻草人,也想起了泰瑞斯。
这么说来,稻草人杀死泰瑞斯他们,是有自己的原因的吗?那个原因,就是自己现在要逃跑的原因……
——因为人类不感谢救世主……再见……
“再见?去哪里‘再见’?地狱吗?我谢谢你啊稻草人!但是我拒绝在那么不友好的地方再见!”
重新鼓起了逃跑的勇气,游作和岛直树闷着头朝前方跑去,然而就在这时,游作的脚下忽然间绊倒了什么东西,朝着前方摔去。
“藤木!”岛直树连忙追上去,“你没事吧?”
“我没事……”什么东西绊的自己……
游作朝身后看去,却看到了一条腿莫名的横在路中间……为什么单说一条腿呢?因为那是一条人腿,而且只有一条腿!
鲜血自断口处溢出,沿着地面流淌,带着惨淡的黑色,似乎已经干涸许久了。
这是大街上!
转过头,却看到神色狰狞不死人类的草薙翔一紧紧的跟在他们身后,脸上带着狰狞而血腥的笑容,朝他们一路追来。
手里还握着一柄沾满了黑色血迹的菜刀。
游作的脸色顿时惨白,一拽同样吓得不轻的岛直树,“别愣着了!接着跑!”
为什么会有一条腿在大街上?难道是恶作剧?假的?不可能!就算是假的为了避免吓到人也会被勒令清除。
还有,大街上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正在想着的时候,游作忽然间看到在不远处的街道尽头,无数的垃圾和杂物堆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小山,堵住了两人的去路。
“这里是怎么回事!?”岛直树惊恐的大喊道。
“来这边!”爬山是不可能的,这种结构松散的小山踩上去只怕就塌了,根本没有着力点。
带着岛直树,一路逃亡到了商业区深处,终于,这附近发现了人的踪迹。
有一个人,似乎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甚至没有注意到游作朝着这边跑来。
“喂!那边那个人!快跑!”游作喊道,“别愣着了!”
似乎是听到了游作的声音,那个人缓缓的转过头……脑袋转过了一百八十度角,看向了游作他们。
“!!”在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的时候,一股凉气忽然间从游作的心里一直蔓延到全身。
这个人,这个表情,他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对,那条浣熊街的小巷!那个丧尸一样的疯子!
“那追寻真实的愚者,也跟着天真的愚者一般,投入了深渊的怀抱,无论是真实还是虚假,都给不了他如同死亡般的真实……”
“这边!”
在心惊胆战之后,游作带着岛直树朝另一侧逃亡。
这个地方不能呆了!同时出现了两个恐怖的家伙!
那个人的头颅如同摄像头一般,不带一丝帧率分辨的缓缓随着游作他们的步子转动着。
“……因此,你们无需畏惧黑暗,大啖粮食之刻已到……”
还在怀疑游作为什么这么慌张的岛直树瞬间明白了,于是尖叫一声连忙跟着游作跑去。
不远处有了灯光,游作抬起头,灯火通明的商场内,似乎有着无数的人影晃动。
两个人的心里似乎有了希望,心中一松,同时朝着商场跑去。
“大家!快点……”然而,刚刚冲进商场的游作和岛直树还没来的说完,就看到了上场内部的真实场景。
那些晃动的的确是人影没错,如果描述的更加具体一点,那就是一句句死去的尸体,被绳子吊着,悬挂起来,从远处看确实是人影,甚至会因为不明原因而晃动着。
那些尸体被恶趣味的吊离了地面,像是在站着,有些尸体还很新鲜,像是死后不久被带过来的,有些则凄惨了一些,只剩下带着血丝的骨架挂在上面。
有些则腐烂透了,身体承受不住重量,而从腹部断开,内脏肠子瘫在了一起,却被一根食管连接到半空,就那样挂着。
这些尸体上还有着啃食的痕迹留下来的伤口,已经发黑化脓了,却看不到一只苍蝇在天空中飞。
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可怕的味道,血腥,破败又陈旧,滴答作响的腐烂浓水落到地面上,黄色与黑色红色交织着,蔓延到整个商场的地面。
“唔啊啊啊啊!!!”
岛直树吓得差点昏倒,而游作及时将他扶起来,用力掐了一下他的人中让他坚持住。
“别晕!别忘了我们是来逃命的!快走!”
脸色苍白的岛直树连连点头,双脚发软的他却根本跑不起来,只能在游走的拉拽下朝着商场内部进发。
然而,吊在商场天花板上的尸体,却忽然间动了起来。
“游作!他们动了!”
游作也是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想躲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躲。
就在这时,一排上的两具尸体被推开,脸色惨白的人从两具尸体间走出,虽然是人,但是那个人的脸色和神情,看起来就不像是正常人。
眼神空洞,毫无血色,只有在看向游作和岛直树的时候,眼神中才流露出渴望。
一个又一个……
那丧尸一样的怪人推开了尸体,走出来,将游作和岛直树逐渐围拢。
“藤……藤木!Playmaker!!”岛直树的声音中带着哭腔,“我们接下来会怎么样啊!”
“我正在想……”游作脸色沉了下来。
“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哇啊啊啊!!”
就在这时,商场的大门打开了,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欢迎来到我们的猎食场,playmaker……”已经被摔得骨骼扭曲的草薙翔一说道,“话说回来,那个‘弟弟’还真是下手毫不留情……”
“你不是草薙哥对吗?”游作在短暂的思考之后,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自己今天……十有八九要栽。
“没错!我不是!”草薙翔一捂着脸,阴沉的笑了起来。
忽然间,他抓起自己的脸颊,用力的一刀割去,刀锋过处,皮开肉绽,一块脸颊上的肉被生生割了下来。
游作看得眼皮一跳,而岛直树则差点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然而,被割开的地方,却并没有血喷出来,草薙翔一的表情,也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限制。
草薙翔一露出一脸的狞笑,随后缓缓的转过头,在被割开的脸颊下方,并非是血肉和骨骼,而是一团白色的凝胶状物质。
“!!!”这就是稻草人的真相吗!?
“草薙翔一的身体和身份也许不能用了,”名为草薙翔一的怪物说道,“但是,你们两个的身体,却很新鲜!”
草薙翔一提着刀,一步一步朝着游作靠近。
“那为群体牺牲自己的人,也终将迷失在黑暗之中,因为无论是他自己,还是他的理想,都是虚妄,无论从此堕入黑暗,亦或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都将未来引向黑暗……”
“因此,你们无需畏惧黑暗,大啖粮食之刻已到……”
“真是遗憾,你们暂时做不到了。”就在这时,游作和岛直树忽然间听到了从头顶传来的声音。
“是谁!?”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怪物们同时抬起头看向上方。
在他们的感知中,上面分明一个意识的信号都没有。
“如果你们能感觉到我的信号,那就说明你们完全没必要听那家伙的指令了。”
“这个声音是!!”游作似乎听清楚了来者是谁,还没来得及向上看。
就在这时,一道灼热的数据焰流忽然间从天而降。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