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 起點-第273章 這個老人不簡單分享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天宇柴油机公司的前身叫天宇机械厂。最后一任厂长叫甘北山。
原本,只是一个三百多人的小厂。在甘北山手里,这个厂的人数增加到七百多人。不仅仅是人数的增加,效益翻了好几番。
甘北山在天宇公司的威望高。因为,天宇是在他手上壮大起来的。
天宇人每当提及那段岁月,就无比自豪。那是天宇人最为风光的时候。
但有一个事,甘北山也被天宇人诟病。
这是因为一个这么能干的人,却在看人用人上,老眼昏花,看走了眼。
解鹏就是在甘北山手上,由一个保卫干事,最后成为这个企业的第二把手。
甘北山到了退休年龄,按组织章程,必须让位。
就一般的人事程序,当时的第二把手解鹏,顺序递进成了天宇的一把手。
解鹏接任后的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将厂改成公司,他也由厂长变成总经理。
对于解鹏接任后的所作所为,甘北山很不高兴。尤其是所谓的干部津贴制度改革。
中层干部的津贴等于增加一份工资。厂级干部津贴等于增加两份工资。身为一把手的解鹏,津贴是厂级副职的两倍。
甘北山得知这个消息后,回到厂里,找到解鹏,认为这样的做法不妥。
解鹏却以管理者是人才搪塞。他认为,只要是人才,就要用高薪留住。
因为这项津贴制度的改革,天宇厂闹到了人心涣散。
上级机关为这个事,下来做了调查。这样的津贴制度虽然被取消了,但管理者和工人之间的矛盾加深。
世事难料。这话说天宇公司比较贴切。
甘北山把天宇厂带到了一个比较高的高度。但在解鹏手里,天宇公司的效益,在之后的三年时间内,每况愈下。最后,弄到停产关门的地步。
远峰按着打探到的地址,找到了甘北山的住处。
这里是老城区,域名叫下码头。
用后世的眼光说,这里就是棚户区。
有着年代感的建筑,基本上都是低矮的民居,墙体用的是扁平式青砖,就是比当下用的红砖还要薄一些,屋面上盖的是一式的弧形瓦。
在这个已经寒意渐浓的季节里,弧形瓦上的草丛,已经枯萎,在风中摇曳。
司机小莫站在远峰身后,说:“远董。这里的房子,应该有收藏价值。”
这是一句让人听了觉得很搞笑的话。
远峰说:“我知道的。这里的房子,面积都不大。一般来说,也就三四十平米。”
小莫问:“远董。这个,我就不懂了。按说,这里的房子,这样的老式,应该面积很大吧。我也知道,老房子,居家面积都不小的。”
远峰摇头,说:“在别的地方,这种老式房子,面积可能比较大。在这里,不大。这里,早先是渔民们临时住的地方。就是冬天的歇渔期,他们回到这里来住。”
“为什么要盖这种小房子?”小莫不解。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汽车开不进来。
这里都是曲里拐弯的小巷子。小车停在大桥旁的一个类似于停车场的地方。
他俩步行过去。
远峰手上拿着一张小纸条,由小莫陪同,一边问路,一边向前。
终于找到了甘北山的住处。
房子里的光线不好。幸好,今天是个大晴天。如果天气阴,得带着一支手电筒,才好走进去。
“你们是……”在客厅里忙活的一个老人,放下手里的锯子,直了身子。
这个客厅的空间只有十个平米左右。如果,这里也能叫成客厅的话。因为,一侧的墙下,放了一张榻,上面铺着被子。
老人的脚边,有一张旧的木椅,缺了一条腿。
远峰的身子向前倾,声音温和地,问:“请问,你是甘北山,甘厂长吧?”
老人点头,说:“我就是。”
在司机小莫的眼里,甘北山个子不高,一眼看过去,就是个小老头。
在远峰眼神的暗示下,小莫把提来的礼品,放到门边的小方桌上。这应该是餐桌,只有六十公分见方,高度,不过五十公分,桌子边有两张小板凳。
“哦。坐。”甘北山指了桌子边的小板凳。
远峰和小莫坐下。
两个人刚坐下时,很不适应。这种小板凳,太矮。这种小板凳,如果让两三岁的幼儿坐,正好。
远峰一米八一的身高,坐这种小板凳,可以想象到,他坐着,是如何的受罪。
司机小莫比远峰要少些别扭。他的身高一米七不到。
这时,因为之前的对话,从里面房间里出来一个老奶奶。看样子,可能是甘北山的老伴。
“老婆子,给客人们上茶。”
“我怎么说你好。你节省用电。来客人,也不把电灯开了。”老奶奶在责怪甘北山时,伸手拽了电灯的开关线。
远峰问:“甘厂长。这张椅子,有年头了吧?”
小莫说:“甘老,你把这个,可以送木工那修理。”
在一边沏茶的老奶奶接话说:“小伙子。你不知道,这个倔老头,做好事呢。这张椅子,是他在邻居家看见,拿回来修理。”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官企-第273章 這個老人不簡單分享
甘北山这就有了解释,“他们家,把这张椅子扔在门口,我看见了,觉得扔了可惜,就拿来,帮着修理一下。修好,就是一张好好的椅子了。”
远峰说:“没想到。甘厂长还会木工。”
老奶奶把两杯茶端来,放到小方桌上,紧挨着礼品放着,说:“这倔老头,尽弄这没名堂的事。他会木工,这个不假。以前,家里用的,床啊桌子什么的,就他修理。他还会别的呢。”
远峰这就套近乎,用了好奇的口气,“噢。还会别的。”
老奶奶说:“补个鞋,修个钟表什么的。”
“会修钟表?”远峰可是真的惊讶了。
修钟表,是个正儿巴经的技术活,没有两把刷子,别想弄明白这中间的窍门。
可能是这里不经常有人过来,老奶奶的话匣子一经打开,说来了劲。
“这老头子。这一生,就是这样的大公无私。年轻的时候,就喜欢帮人家修理东西。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个事。我的手表。”
小莫好奇地问:“手表怎么啦?”
老奶奶说:“我有一块手表,不走了。我让他修理一下。他一直说厂子里忙。那个时候,他是忙。有一天,我想到那块手表,不指望他修,拿到钟表店去。”
甘北山这时打断了老伴的话头,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让年轻人笑话。”
“我就要说。你以为。这个事,过去这么多年,就不说了。梦想。”
甘北山这就叹息。
“到了钟表店,师傅跟我说,里面少了一样东西。我不相信啊。怎么会少了东西。回来后,我问了他。他倒是很坦白,爽快承认了错误。”
甘北山这时接了话,“我帮同事修了一块表,缺一个零件,一时买不着。那个时候,买个表上的零件,要去上海那样的城市,才能买到。我呢,就把孩子娘手表上的零件卸下来,给人家用了。”
远峰和小莫可是忍不住了,扑哧笑出声来。
老奶奶生气地问甘北山,“那个时候,你一直说没有时间,怎么就有时间帮人家修理?”
甘北山说:“我虽然忙,也不是一直忙。忙里偷闲的时间,应该有的吧。”
“好啊。这个时候,你倒是说实话了。”
远峰来这里,可是有事的。现在,照这个样子下去,怕说不到正题上。
他转移了话题。
“甘老。今天我到这里来,想请你帮一个忙。”
“说吧。是修个表,还是刻一个私章。”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