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柯學驗屍官 起點-第427章 異樣的現場看書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乙醇可以起到浸出液的作用,使血渍中的纤维蛋白固定显现出来。
所以往尸体皮肤上涂抹酒精,能帮助法医发现那些肉眼难以分辨的不明显伤口。
这也是祖师爷宋慈在800年前就用过的招数。
浅井成实用出这招酒精显伤法,很快就让死者那看似不存在什么损伤的背部皮肤,出现了一道可以清晰分辨的印痕。
“这是什么伤痕?”
佐藤美和子与高木涉都好奇地凑了上来:
那是两条方向平行、又细又窄的条形损伤,创口略有表皮剥落。
而在这两条条形损伤的一端,又有一条横行的,肉眼几乎无法分辨的皮下出血。
像是被什么东西挤压出来的。
“隔着一层衬衫衣料也能挤压破皮,说明这个物体本身细窄,受力面积小,同时质地也相对坚硬。”
“很大可能是金属材质。”
“而这同一个物体上还存在着质地相对柔软,没有那么细窄的部分,所以在物体与皮肤发生挤压时,才会同时形成那么一条没有表皮剥落、只有皮下出血的‘横边’。”
浅井成实补充道。
“金属…两根细窄平行、距离接近的金属条?”
“连在一块质地相对’柔软’的物体上?”
佐藤美和子顺着浅井成实的解释稍稍一想。
她很快就在生活中发现了这个神秘致伤物体的真面目:
“是电源插头?”
“死者的后背,曾经跟电源插头发生过挤压?”
“没错。”
“有的人不勤于收拾家务,可能会把暂时不用的电器随便摆在屋子里,使电源插头也随意散落在地板上。”
“死者很有可能是在生前和凶手搏斗的过程中,意外向后摔倒在地上,所以才重重地压到了地板上散落的电源插头,最终形成这样的损伤。”
浅井成实只是在单纯地还原着创口形成的过程。
但所有人都听出了他真正想表达的意思:
死者生前背部压到了电源插头。
什么地方会有电源插头?
只有室内。
可他的尸体却是倒在小巷里,倒在室外。
“消防队员告诉我们,起火点在死者对门邻居的家门口,火是从其大门外侧,借由汽油助燃烧起来的。”
“所以凶手是在室外放的火,这也符合他之前3次的作案方式。”
“如果说死者饭田先生是因为看到凶手纵火行凶,主动上前阻止,最终惨死在院子外面的小巷里…”
“那这整个搏斗过程,应该都发生在室外才对。”
“他怎么会有机会压到电源插头呢?”
佐藤美和子喃喃自语地一番分析,神色愈发凝重:
“既然如此,那这个案子…”
“真的会是单纯的意外么?”
“佐藤前辈…”高木涉纠结着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会不会是饭田先生在阻止凶手纵火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身手不敌对方,所以折身逃回自己家了呢?”
“然后凶手也紧追着进入室内…”
“不。”
佐藤美和子摇了摇头:
“凶手和饭田先生既然打进了室内,那最后尸体怎么会又出现在室外的小巷里?”
“难道是饭田先生在屋子里与之周旋一通,又逃出来了?”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柯學驗屍官 線上看-第427章 異樣的現場展示
“这种说法不是没有可能。”
“但这个搏斗的过程未免还原得有些复杂,可能性不大。”
“可是…”高木涉还想说些什么。
浅井成实却是笑了一笑:“我们在这争辩也没有意义。”
“只有去饭田先生的家里做过细致的现场勘察,才能给出严谨的结论啊。”
死者已经被证明生前在室内跟人发生过搏斗,又正好死在自己家门口。
大家都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这场搏斗是发生在他家中。
“佐藤,高木,我手头的尸检工作还没结束,你们先去屋子里看看。”
“里面应该会留下什么线索。”
浅井成实这么说着,紧接着就自顾自地埋下头去,专心查验起了尸体。
佐藤美和子和高木涉也暂时放下了对案情的猜测与争论,转身走向旁边那幢小楼。
走到门口,他们先是试着推了一下门。
门紧紧关着。
他们拿着从尸体衣服口袋里找出的钥匙,才将房门打开。
两人进入死者饭田先生的家,先是在一楼简略地勘察了一番。
而这番勘察的结果是:
“佐藤前辈,我的推测好像错了…”
高木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凶手应该没追进屋子。”
因为这屋子里的家具都摆得整整齐齐,不像是发生过激烈的追逐打斗。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427章 異樣的現場推薦
不光是高木涉的推测错了。
连带着大家那下意识的猜测,好像也错了:
“难道…饭田先生生前与人发生搏斗的‘室内现场’,不是在他家?”
“那道电源插头造成的伤痕,是他在其他地方留下的?”
熱門連載小說 柯學驗屍官-第427章 異樣的現場
高木涉试着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佐藤美和子想了一想:“我需要核查一下。”
说着,她马上叫来那些当地派出所警员,让他们再去打电话给死者的公司同事,详细地询问死者的生前经历。
很快,调查结果出来了:
“饭田先生下午一直跟同事在一起工作,后来从公司提前下班,还是被同事开车从公司送回来,一直送到了小巷巷口。”
“也就是说,在饭田先生回家前的这整个下午,他都在公司同事的视线当中。”
“而他的同事们也都说了,饭田先生下午根本没有在哪里摔过跤,更不可能被电源插头压伤。”
“但那个伤口却是新鲜的。”
一般来说,小于2小时的表皮剥落面会低于周围组织,伤面较为湿润。
佐藤美和子虽然没学过法医,但凭借自己作为刑警的经验,也能简单地判断损伤形成的时间。
“既然伤口是新鲜的,又有人证明死者在回家,至少是回到小巷巷口之前的整个下午,都没摔过跤、受过伤。”
“那他背上那个形成于室内的损伤,显然只能是在这里,在他的家里形成的。”
佐藤美和子很有把握地肯定道:
“这幢房子就是发生搏斗的现场。”
“这个…”
高木涉仍旧有些犹豫。
他似乎又想到了一种可能:
“佐藤前辈,搏斗发生的室内现场,有没有可能…”
“是对面那幢已经被烧毁的小楼?”
凶手本就是在对面家门口放的火。
死者见义勇为冲上去与之搏斗,不敌之下,就近逃进对面邻居家中。
然后又在对面邻居家里发生了进一步的搏斗,导致背上出现电源插头压出的伤口。
这似乎也是一种可能。
而那幢房子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白地,几乎不可能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换言之,高木涉的这个猜测,也随之成了不可证实、又难以证伪的一种可能。
警察在查案时最怕这种情况。
但佐藤美和子还是很快就摇了摇头,用理性的推理将这种可能排除。:
“我觉得不太可能。”
“首先,对面那幢房子家里没人,凶手也是在房门外侧放的火。”
“房门应该是始终紧闭的。”
“死者就算是想就近逃进对门邻居家里,一时估计也找不到进入的办法。”
“真的有人会在逃命的紧要关头,选择逃向一间门都进不了的屋子吗?”
“其次,如果死者是见到凶手纵火,见义勇为上去阻止。”
“那凶手一定是已经做出了什么可疑且过激的行为动作,才会激起死者的正义之心。”
“说不定,当时火都已经烧起来了。”
“即使火还没烧起来,凶手手里拎着的汽油桶,也足以让人感到危险。”
“既然如此…”
“又有谁会逃进一幢随时可能被泼上汽油、化作火场的屋子?”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佐藤美和子一番细致入微的推理,让高木涉渐渐放下心来。
他把自己心中生出的疑惑再次排除。
而这样一来,这可能性就被排除得差不多了:
“既然死者不是在其他地方受的伤,也不是在对门邻居家里跟凶手发生的搏斗。”
“那…这搏斗现场,岂不是就只可能是在他自己家了?”
高木涉的语气再度变得犹豫起来。
他不是在跟佐藤美和子抬杠。
而是在默默扮演助手的角色,帮她整理思路,排查漏洞。
此时此刻,佐藤美和子的结论就有一个很大的“漏洞”:
“如果说这个‘室内搏斗现场’,就是死者自己家的话。”
“那死者家里怎么会连一点搏斗痕迹都没有?”
说着,高木涉又看了看自己所处的这间,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几乎看不出什么搏斗痕迹的屋子:
“难道凶手在室内跟死者发生搏斗,又追出室外,在室外将死者捅死之后,还曾经返回屋内,小心打扫过现场?”
“这可不像那个纵火犯的作风啊!”
凶手作案后打扫现场,是为了掩饰真相,不让人发现这里发生过什么。
可那个纵火犯…
他在东京一连放了四把火。
火场边上还明目张胆地留着一具尸体。
爱不释手的小說 柯學驗屍官討論-第427章 異樣的現場分享
这犯罪行为都这么明显了,还用得着掩饰,用得着打扫现场吗?
“除非…”
高木涉憨憨地愣了一下。
他在不断向佐藤美和子提出疑问的过程中,自己也渐渐发现了什么。
“没错,就是那个‘除非’…”
佐藤美和子意味深长地说道:
“那个纵火犯根本就没有必要掩饰什么。”
“除非…”
“那个纵火犯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
PS:今天一更…
这两天没休息好,写到推理的部分脑子很乱,细节上老是出BUG。
删删改改憋到现在,也就憋出一章…
抱歉_(:з」∠)_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