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903章:誰算計了誰熱推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辽东虽非州,但大隋朝野习惯将白檀、飞马、双辽、兴安、襄平、旅顺、玄菟、乐浪统称为辽东,此之七郡,七八成领土是西汉之后陆陆续续遭到异族占领,如今又陆陆续续被杨侗亲自收复了回来,除了乐浪还有一些领土让高句丽、新罗分据之外,余者六郡尽皆对外扩张,较之西汉,尤要广阔无数。
刘燕客所要查的地方,也是这七个郡,除去以畜牧为主的飞马、兴安二郡,他的重心其实也只有五个郡而已,他一路北上,终是过了北平郡临渝关,正式进入属于辽东的双辽郡。
属于大隋东北战略通道的辽西走廊,便是全程在这双辽郡之内。与河西走廊不同,由于西域从汉朝就在中原王朝的监视之下,所以西域基本没有出现过统一的强大政权,更没有西域政权通过河西走廊进入中原的先例。而背山面海的更狭窄、更短促辽西走廊,则成为中原王朝和东北政权沟通博弈的通道。不但有中原王朝出击东北的事件,也有东北政权入主中原的尝试。与河西走廊不同,历史上是中原崛起东北的政权曾经通过辽西走廊进入中原建立政权。
辽西走廊呈东北-西南走向,长度不足200公里;而宽度最窄处不足十公里;走廊背山靠海,地势险要;自古以来就是沟通中原与东北的重要通道,也是中原文明与游牧民族除了长城以外的又一条分割线。历史上早就有中原王朝跨越河西走廊攻击东北的先例,最早是燕国越过辽西走廊扩展辽东领土、曹操追击袁绍后裔平定乌桓、北齐越过辽西走廊攻打契丹、大隋越过辽西走廊攻灭高句丽和契丹等等;当然也样有崛起于东北的政权通过辽西走廊入主中原,比如崛起于龙城的前燕慕容氏进入中原建立前燕、后燕、西燕、南燕、北燕等割据政权,近期还有柔然和突厥进攻北齐……
位于辽西走廊上的双辽郡北边是燕山,处处山峦起伏,绿树如盖,即便夏日最热之时也不会酷热难耐,更不要说暴雨刚过的时节了。
这天到了双辽郡郡治柳城,天色虽然比较早,但刘燕客为了保持昂扬的精神状态,决定早些休息,明天再以饱满精神去巡察各郡。
就宿的客栈不显闷热,可刘燕客却两颊飞红,好似喝醉了酒一般,额上更是细汗腻腻。在他身下,躺着的那是那名“邂逅”在滹沱水的美少妇。
这名少妇自称姓徐,闺名莹莹,与刘燕客可怜的嫂嫂同名同姓,她是商人妇,丈夫在辽东经商,只是运营不佳,打算回战争已经结束的中原大地,只是很多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结束的,所以让她先回中原,可丈夫却久久不回,着实放心不下,于是便又千里迢迢的从洛阳前来辽东寻夫。
与刘燕客熟悉之后,两人便天南地北的闲聊开来,诸如自己性情恬淡,不受丈夫喜欢,丈夫专宠新罗婢,对她如何如何的冷酷无情。
知己嘛,说这种事情很正常的。
听闻知己的遭遇,刘燕客甚是同情,徐莹莹又屡屡展示琴棋书画等等才艺,偶尔还会借客栈厨房展示一下厨艺,几乎样样都挠中刘燕客的痒处。
刘燕客本就欣赏他相貌端庄、气质高雅,又怜惜她才华出众却红颜薄命,没几天功夫,两人郎情妾意、目光传情,只差最后一层窗纸不曾捅破了。
不过刘燕客虽然沉溺于温柔之中不可自拔,可他并没有因此误了公事,到了双辽郡之后,便派他的随从扮作帮工力夫,到双辽郡各乡村打探情况,趁机与百姓攀谈逐事。
刘燕客为官多年,深知许多事情都是瞒上瞒不了下,要是从上边往下查的话,可能一年半载也抓不到一点点蛛丝马迹,可很多不法之事,早在乡村就已是人尽人皆知,然而当你真要是去查询,生怕遭到对方事后报复的百姓却又不敢说。
为了取信地方百姓,他索性摇身一变,扮作中原粮商,专在柳城粮店之内明查暗访,渐渐就取得了各家店铺的信任,多少了解到了一些情形。
昨天刘燕客就得到一条确凿证据,大喜之下多喝了几杯,一时把持不住,便与同样醉了酒的徐莹莹滚作一团,当了一对露水鸳鸯。
这层窗纸骤然捅破,恰如干柴遇烈火,蔓延整个草原,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这时候,刘燕客眼见美少妇妩媚带着端庄、矜持含着娇羞,有种说不出的动人风姿,一时之间情兴勃发,捧住她春情盎然的发烫小脸,吻住了樱桃小口。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隋第三世 txt-第903章:誰算計了誰推薦
不知不觉,刘燕客便已经解开了她潮湿的丝绸小裤,又扯下她的肚兜,打算立即寻幽访胜。
徐莹莹软绵绵地一双玉臂撑住了他的胸膛,泣声推拒:“妾身已是有夫之妇,不能一错再错。”
刘燕客见状,更是兴致勃勃,“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次和百次有何区别?娘子就从了我吧,”
下身一挺杵在了她软绵绵的腹上,徐莹莹嘤咛一声,双手掩面,不复言语。刘燕客大喜过望,把那一双柔软雪白的大腿扛到肩上,瞧那令人销魂之所在,奋力一挺,两人齐发舒爽之音。
“砰!”便在刘燕客打算挺枪跃马,挥汗如雨,纵横厮杀之时,大门猛地传来一声巨响,硬生生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继而就听到一人大喊:“好一个不要脸的贱婢,难怪寻你不得,原来是与人在此苟且偷奸着呢。”
那人一声嚎叫,直把刘燕客吓软了。他惊惶失措的翻身下马,猛一回头,就看到一名三绺长髯、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大步而入。
刘燕客只道是这少妇的丈夫,只羞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抓起薄衾遮身掩面。
那少妇赤着身子滚下床榻,跪到中年男子面前,眼泪汪汪的哀求:“阿郎恕罪,非是奴奴不守妇道,实乃是他强迫,奴奴生死两难,只好从了……”
听到这话,刘燕客大惊失色,脑海中电光石火般一闪,一个念头涌上心头:“美人计”
已经明白中了计的刘燕客怒大于羞,扯下掩住了脸的薄衾,怒道:“原来是你二人计算于我,你们可知我的身份,信不信本官办你二人一个敲诈勒索、谋陷官员之罪。”
这名中年男子愕然道:“你是朝廷命官?既然你是朝廷命官,为何没有入入馆驿,却租住客栈?本官堂堂双辽郡锦州县县令,岂能知法犯法?敲诈勒索、谋陷朝廷官员”
刘燕客脸都变了:“你你你,我是谁?”
中年男子傲然道:“本官乃是柳城县县令卢茂之。”
“柳城县县令卢茂之?”
大惊失色的刘燕客,指着赤身露体、晶莹泛光的‘徐莹莹’:“那那那,那她又是谁?”
卢茂之答道:“此乃本官侍妾‘徐莹莹’,因返乡拜祭,怎么跟你搞到一起了?”
刘燕客看看卢茂之,又看看‘徐莹莹’,手中薄衾滑落,竟无语凝噎。
这年头虽然没有‘仙人跳’这个词儿,可不代表大隋没有这种事,也不代表刘燕客不知道种事的前因后果,目的所在。
总之,一切,他中了。
然而失魂落魄的刘燕客所不知道的是,有一又贼忒兮兮的目光正盯着他裸露的身子。
谁?
肯定不是任务达成的徐莹莹,而是捉奸在床的卢茂之。
卢茂之看着刘燕客精壮雄伟的男性躯体,如若饿坏了的恶狠,忽然看到一块美肉;又如董卓看到了不差衣服的美貂蝉,闪闪发光的双眼开始迷离、平静的呼吸开始急促、淡然的面色开始潮红。
倏尔,一阵风从大门吹来,刘燕客感觉屁股凉嗖嗖的。
迎着卢茂之发绿目光、赤红脸色,还以为对方气到极致,不自禁的抓了抓薄衾,如若受惊的小媳妇。
……
同一时刻,渤海海面正沐浴在落日余晖之中。
位于东莱郡和旅顺半岛之间的乌海海域,有一串串岛屿,此时名为渤海群岛,而在后世,被称之为庙岛列岛,其中一个名为大钦岛的岛屿,是卢氏先辈秘密构建起来据点,他们先将一些中原违禁物资偷偷运到此处,每到风平浪静时节,便穿过渤海海峡,东行至高句丽的白翎岛,然后要么东进高句丽的汉城,要么沿海南下,将物资运到百济,但随着朝廷收复辽东大片大地之后,分别在长山列岛、浿水入海口驻扎海军,一方面是防止高句丽水军绕过长城北上,另一方面,也是大力打击通过海路偷渡的商贩。
但海军的进驻,也使卢氏商队往来一次不容易,于是卢氏便将这个偷渡商道分享给了其他士族,利用大家的财力打造一支数目庞大的海船队伍,船队走私的次数虽然是减少了,但所获利润却也因为运输能力的加强,远超以往。
大钦岛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靠海的岛屿,中间是一片不规则的‘湖泊’,这个湖泊里面有一处很大的码头。宽广的码头后面,先是一片茂盛的丛林,接着便是一座座依山而建的仓库,巨大的仓库矗立在这片山势低矮的山上,仿佛一个个顶天立地巨人,再其后就是一排排供人已居住的营盘。
这个山东士族组建起来的走私团伙,固然让各大士族赚得盆满钵满,却也养活了大批靠偷渡吃饭的船员、伙夫、力丁、纤夫等等,这足有一两万人的团伙,一大半是各家子弟和家将、奴隶,余下一部分则是从天下各处雇佣而来航海能手,以及造船工匠。
水是最难琢磨、最变幻无常的东西,温柔时予取予求,愤怒时摧毁一切,海上运输必须与汹涌的激流斗、与险恶暗礁斗、与莫测天气斗,说不定还要与大隋海军斗,只有避开这一重重险关,才能换来应得一口饭吃,然而这些人用命搏到的财富,总共不到一成,另外九成,皆归几大门阀所有。
但不管分到多少,这些人都必须紧紧团结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生存机会。于是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套严酷的制度,与军制毫不逊色。
陆上之军若有一名士兵不服从军令,未必影响到整支军队命运,整场战役的结局,可在海上,每个人都有他不可替代的位置,一旦懈怠,就会使整条船、整支船队为他陪葬。所以每条船必须有严格规定,以近乎比军规还要严厉的规则来约束大家。
在行船过程中,要是有哪个刺头敢违抗命令,绑上石头沉大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甚至是死者家属也默认这种规则。
久而久之,就形成带有帮会性质和军队性质的特殊队伍,只是目前来说,尚未有人要去挣脱山东士族的掌控,只因大多数人都是千年士族的奴隶,一代为奴、世代为奴的观念已经深入到了他们的灵魂之中,在他们的思维之中,根本没有‘自立’之念。
各家能够抽调出来的海船尽都云集于此,周边海面上的大船桅杆密集如林,黑压压的数百艘船覆盖了数里,每艘船上都装满了粮食,总计起来便是卢豫所言的四十万石,按照大隋现行的‘十进制’来算,那就是四千万斤,可以一次渡过渤海,只要从辽水北上,便可运回辽东。
这么庞大的船队当然不可能一次性进入辽水,否则,那必是自寻死路,但他们有办法分批运到这里,也有办法分批运回,因为在靠近双辽郡的海域上,还有一个名叫觉华岛的中转据点,船队到达那里之后,可以利用环形岛链作为掩护,等到天黑,再分批进出辽水。
只是夜晚的大海充满了杀机,海面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漩涡,船只稍不留神就会遭遇大漩涡,只要被吸住便是船毁人亡的下场
他们以前为了能够安全在晚上偷渡,做了充分准备,一次又一次的在白天黑夜的各个时辰渡河试探,经过无数代人的努力,牺牲了无数人,总结出一套套行之有效的夜行经验,详细到每一天、每个时辰的每一刻,只要遵照这一套套用无数人性命总结出来的经验去航行,几乎是万无一失。就拿今天来说,一更时分出发最为安全,而且根据前人记录以及老船员的经验,夜晚虽然视力不佳,但今晚的水面却比白天更安全。
作为长期在海上跑船的人,他们心知船只一旦出发,就是驶向未知未来,稍一不慎,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在航行之时,每个人都会集中精力,认真的度过一呼一吸,但出发之前,也会珍惜每一刻休息时间,所以此时虽未天黑,但整个大钦岛,除了在水面上微微起伏的船只之外,一切都显得格外宁静,几乎所有人都处于睡梦之中。
虽然他们有着一套比‘军纪’还要严峻的‘军纪’,但这些类似于私军、死士的人,终究不是纯粹军人,所以哨所之类的也布得马马虎虎,再加上长期无人前来,且又是大白天,所以哨搭之上几乎没人。
然而危险!
往往是在人们意想不到的时候猛然出现,尤其是在大海之上,更是如此。
这些人并不知道,早在他们还未潜出辽水的时候,已被杨侗、杨师道、房玄龄等人分析透了,并且得出‘郑氏’只能从辽东、冀州、幽州购粮填亏空的结论,更不知定论刚出不久,杨侗就已经通过飞鹰传信的方式,严令长山群岛上的海军关注渤海海域。
所以当这伙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悄悄南下之时,实则有大隋海军哨船在一路追踪。
这一实情,与刘燕客之遭遇何其之似?
就在天黑之前!
隋军斥候已经消除了散漫的哨兵。
当陆陆续续登陆的士兵得到消息,便在斥候的率领下,杀向了走私团伙的宿营地,营地中的人正处于睡梦之中,被杀了个措不及防,惨叫声响成一片。
或许个人实力不弱于隋军,便论及协同作战能力,这些人哪是正规军的对手?大隋军队打了这么多年仗,也证实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一个国家只要还处在正常状态,真正的精锐对所谓地方豪杰完全就是碾压状态。所谓“高手在民间”之说是多么的不靠谱…
在这大钦岛上所发生的突袭之战,亦然如是。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