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成了龍媽 ptt-第1108章相伴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红神信徒哀鸿遍野,七神信徒则恰恰相反,好多牧师、圣骑士观看审判直播时,当场突破瓶颈。
算上在最后一战中突破的人,现在大圣堂只四级牧师,就超过百人。
那个从瓦兰提斯过来的黑大个马奇罗,更夸张。
拉赫洛下跪的一瞬间,忽然灵魂升华,从三级牧师跳到五级神牧师。”
“半神啊!”小玫瑰唏嘘感慨,“有时候我都在想,要不要放弃权势,彻底皈依圣母,争取也在有生之年晋升神牧师。”
珊莎的视线在她颈脖上蓝宝石项链停留片刻,笑道:“你能放弃权力与富贵,麻衣赤足、辛苦劳作,只靠干面包加清水过活?”
一瞬间,玛格丽回忆起早年被老修女监视着苦修祈祷的日子。
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讪笑道:“我就一个普通人,只能过普通贵族的生活。”
“哼,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珊莎转身回到寝宫,在侍女的服侍下,脱掉与龙女王早年同款不同色的铠甲,换上女王冕服。
无比熨帖。
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
连续转了八八六十四圈,她还是嫌看不够。
“陛下,这次去奴隶湾,可曾见到龙女王?”
玛格丽已经把脑中所有的夸耀词汇都想了一遍,变换次序说了十遍,心中渐渐不耐,便开始转移话题。
珊莎展颜一笑,“当然见到了,她并没对我‘另眼相待’,还与我商量辛巴与小丹妮的婚事呢。
我们计划为两个孩子举办两场婚礼,现在奴隶湾一场,回到维斯特洛再一场。
龙女王甚至当天就许下婚礼的礼物,两枚神格。”
“什么是神格?”玛格丽奇道。
“神灵的位格,辛巴将成为太阳神,驾驭太阳神车,为人间带来光明与生机;小丹妮会在晋升半神后,被册封为月亮女神,掌管太阴星,向大地播撒月辉与安宁。”
玛格丽满脸震惊,“太阳神与月亮神,传说故事变成现实了?!”
“是的,我的女儿会成神,传说中的月亮女神!”珊莎激动道。
“这哪是什么王族,分明是神族嘛!”玛格丽酸酸地说。
与一步登天的神格相比,河湾男性贵族的封地、爵位、家产,忽然都变得异常廉价,廉价到让她感到索然无味。
对那个十多岁的丫头片子,三十出头的大阿姨竟生出嫉妒之心。
她小玫瑰当年也是高庭之花、河湾公主、七国第一名媛、男性梦想中的女神……无数名头加身,为何就没遇到雷戈那样的真命天子呢?
第一任丈夫蓝礼,是个基佬;第二任乔佛里,是大变态、疯王;第三任丈夫托曼,是毛都没长齐的小胖墩;第四任的攸伦魔,如魔似鬼。
第五任是只舔狗,第六任是个没情调的粗鲁老大叔,第七任又是舔狗,还吃了回头草……
娜梅莉亚也只嫁了三任丈夫,就统一多恩东部、中部和西部,她玛格丽结了七次婚,却依旧在原地踏步走。
珊莎在镜子中瞥见小玫瑰的表情,心里既舒泰又有些感同身受。
对女儿的好命,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感到羡慕。
再次转了一圈,她笑道:“衣服很好,我们再去看看铁王座。”
“铁王座在仓库中,还没来得及打磨掉锈迹。”玛格丽皱眉道。
“我就看看。”
说只看看,可真见到铁王座,她还是忍不住坐了上去。
第二天女王上朝时,众人发现她走路的姿势很不对劲,一扭一扭的,似乎伤了屁-股?
想到养在女王寝宫里的俊美歌手,臣子与侍从们也不敢多问。
一个星期后,圣光独手被紧急叫到红堡。
原来女王的屁-股真受伤了,不过与歌手的“迷踪失路”无关。
此后三天,女王再也没能出现在朝堂,而奴隶湾的丹妮公主与雷戈王子却紧急赶来。
看过女王后,王子面色凝重,公主眼眶红肿。
女王预定登基的前一天,七国诸侯已然云集君临。
“当、当、当、当、当、当、当……”
贝勒大圣堂的大钟连续响七次。
“什么,女王驾崩了?”
正骑马训练独臂枪术的詹姆,惊得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他还兴致勃勃,准备在后天的“新纪元、新王朝、新女王比武大会”上好好表现一番呢。
“政变,还是刺杀?”他在大圣堂找到蓝赛尔,面色凝重道。
圣光独手愁眉苦脸,摇头道:“女王试坐铁王座时,不小心割伤屁-股,入肉很深,几乎割下半斤肉。
她当时就用圣疗术止血疗伤,奈何铁椅子好多年没人坐,虽临时擦洗过一遍,却有很多不明显的锈迹与污秽。”
“破伤风?”詹姆呆呆道。
现如今圣疗术被大规模使用,世人皆知它并非万能。
对病菌、过敏、肿瘤等病症,它只有增强体质的效果,无法直接根除。
所以牧师学院才会再细分手术刀牧师、药剂牧师等专业。
“嗯,病菌感染,破伤风,大半个屁-股都烂掉了,深入脏腑,无药可医。
女王大意了,没用高度白酒,或龙石岛红药水擦洗消毒,直接就一个圣疗术,伤口愈合,病菌反而锁在皮肉内。
我帮她疗伤时,从创口挤出的脓血中竟然有不少细碎的铁锈。”蓝赛尔叹息道。
“怎么伤这么重?疯王也只是割伤手臂与大腿而已。”詹姆疑惑道。
“铁王座不是被攸伦炸飞了吗?飞了几个里远,铁椅子由铁剑组合锻造而成,铁片子都炸得翘了起来。”蓝赛尔道。
“这……”詹姆面色扭曲,“她没看到?”
“看见了,也小心避开了,但她当天正好穿着女王冕服,无比熨帖,很能显示身材的那种,比较紧,而她之前都习惯穿铠甲……她下意识做出穿铠甲时的动作,大动作,被绊了一下,就挨了上去……“
“唉,她若早点找我,让手术刀牧师割掉腐肉、重新清洗消毒,这种伤也不算大问题。
偏偏受伤的位置太尴尬,女王不愿让外人知晓,只以为自己是牧师,就……”
“糊涂啊!”说到这儿,蓝赛尔情不自禁一拍大腿,激动道:“亏她还亲自策划了君临魔法大学堂,专业的药剂牧师与手术刀牧师都是五年学制,难道那五年都在嬉戏玩闹不成?”
“太荒谬了。“詹姆满脸匪夷所思,“有史以来,我还没听过被王座割烂屁-股死掉的国王。”
“如果不毁掉铁王座,珊莎女王就绝不是特例。”蓝赛尔肃然道。
“为什么?”詹姆疑惑道。
“我见那把椅子第一眼,就发现它被一种不祥的气息笼罩。”
“你是说……传说中的铁王座的诅咒?”詹姆满脸怀疑。
“之前有没有诅咒,我也不晓得,但最近十多年,应该有不少人对它施展诅咒。
事实上,我已经派梅里巴德、马奇罗、蓝道·塔利一起去捉拿梅丽珊卓了。”蓝赛尔沉声道。
他没猜错,一周后,红袍女被逮捕归案,并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呃,此时大决战已过去好几年,红袍女早就离开维斯特洛。
她没有家乡,只能回到待了几百年的某玉海小镇。
在一个小庄园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自给自足,当起了农民。
梅里巴德等人乘翼龙赶过去时,正是夕阳西下,她提着一个小南瓜,准备做南瓜粉蒸肉。
面对忽然冲进厨房喊打喊杀的七神祭司,她虽然惊讶,却没反抗,任由他们将自己捆缚。
不过她也没完全认下谋杀珊莎女王的罪行。
“攸伦离开君临前的那场血战,根本就是一次献祭,比高庭、盾牌列岛的献祭更可怕。
为了取悦风暴神,攸伦不仅奉上无数血与火,还斩断君临的‘王国之血’。
国王有国王之血,王国自然也有王国之血。”
说到这儿,梅丽珊卓迟疑了片刻,才无奈叹口气,坦白道:“连拉赫洛陛下都入了狱,有些隐秘也没必要隐瞒了。
很早之前,我曾告诉史坦尼斯,他需要魔龙,而孵化魔龙需要献祭他的至亲,也就是希琳公主。
他抽了我两巴掌,还用充满杀气的话威胁我,让我永远不许再打希琳的主意。
于是,我为他选了第二条路——拿下君临。”
她瞥了眼牧师队伍中一个不起眼的老人,“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异鬼都要过长城了,夺取君临又有什么用?
我告诉他,陛下坐上铁王座后,可以号令七国诸侯。
这只是一部分原因。
我又不傻,难道不晓得骑着巨龙的龙女王出现后,铁王座的价值会贬值九成?
更何况史坦尼斯在七国素无人望,坐上铁王座,也不会有多少人心服。”
“那你为何一直鼓动史坦尼斯陛下攻占君临?”二级小牧师戴佛斯忍不住“僭越”出列,大声喝问。
“我要掠夺维斯特洛王国之血!用七国的王朝天命来孵化魔龙。如此,不仅希琳不用死,史坦尼斯也能得到巨大好处。”
“没了王朝天命,七国会怎样?”审判席第一排的西境公爵疑惑道。
“就和国王没了国王之血一样。”
“与詹德利一样,成了个痨病鬼?”诸侯大惊。
“詹德利是被人暗算的。”梅姨摇头,“史坦尼斯陛下、八爪蜘蛛瓦里斯,早没了国王之血,不照样活得好好的?”
布兰冷冷道:“无知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知半解。正因为史坦尼斯失去国王之血,才注定他之后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他永远也成不了王。”
“为什么?”梅姨呆了呆,迟疑道:“如果王国失去王国之血,会怎么样?”
布兰道:“君临的王国之血来自坦格利安,疯王被杀后,散去六成,劳勃死后,再散去三成。所以,你们看看那几年七国多混乱。”
“啊,是这样吗?”众人又震惊,又怀疑。
“七国动乱当然不全因为王国之血的流失,事实上,人心能改变王国的命运。
两者的因果关系十分玄妙,我也只略懂皮毛。
但可以肯定,只要诸侯严格遵守七国律法与诸神教义,散去的王国之血会慢慢回流,并不断加强。
比如现在,长夜八年,清理异鬼又三年,七国人民万众一心,君临的王朝之血远胜征服者伊耿登基时的百倍。”布兰淡淡道。
“可女王死了。”围观人群中有老百姓叫道。
“女王之死与王国之血有什么关系?铁王座都落茅坑里了,锤子还在上面拉过屎呢,划破屁-股不得破伤风才奇怪。”有个穿简陋铁甲的女骑士嘟哝道。
边上的塌鼻子女牧师急忙拉她往后退,一边退后,还一边低声责怪道:“芭芭拉,你要害死锤子吗?”
“锤子的屎都拉十年了,怕什么?而且,现在锤子身份不一样了,他可是龙石岛魔法大学院的高材生呢!”
“再高能有红袍女高?”
……
挥手平息厅内的吵嚷,圣光独手对梅姨道:“你继续。”
“之后你们都知道了,史坦尼斯拒绝我的建议,死在临冬城,希琳也被献祭。
精品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108章鑒賞
再后来,攸伦炸掉红堡,烧毁小半个君临,王国之血也被献祭给风暴神,风暴神回应攸伦的请求,对铁王座施加诅咒——坐上铁王座的人都将不得好死。
史坦尼斯陛下得到铁王座后,一直将它放在仓库。
除了它曾掉落茅坑,太肮脏,还有诅咒的原因。
等陛下被琼恩烧成灰,我独自进入仓库,又为其增添一条诅咒——坐上铁王座的人将被割伤,伤口必然溃烂。
可我诅咒铁王座时,珊莎距离铁王座还有几万里远呢!
而且,我当时出于激愤,是想诅咒琼恩·雪诺的,我以为他会登上铁王座。”
话是这么说,可小丹妮死了母亲,哪里听得进去这样的辩解?
“你为何不提醒我母亲?如果只有攸伦的诅咒,你大可以站在边上看戏。
可你在酒里下了毒药,眼睁睁看着另一个人端起酒杯,却什么也不说,这还不是罪?”
小丹妮的话也让红袍女无法反驳。
“唉,我看你母亲也不顺眼,见她倒霉我会很开心,但万万想不到她会死。”梅姨叹道。
接着,她又疑惑道:“她不是有人王冠吗?七神的七重赐福呢?”
小丹妮眉头紧锁,疑惑看向圣光独手。
红堡地坑大厅里的诸侯与市民也好奇看向总主教大人。
距离人王冠出世已过去三四年,上面的铭文早被世人所知。
甚至有无数歌手、诗人为它编写歌谣与诗篇,七重赐福也不是秘密。
七重祝福来自七神,很自然的,七神总主教理应给出最权威的解释。
蓝赛尔表情有明显的迟疑。
“此事涉及女王陛下的名誉,不好当庭述说。如果丹妮莉丝公主想知道,我们可以稍后再谈。”他靠近小丹妮,低声道。
小丹妮瞥了边上的雷戈王子一眼,叹道:“欲盖弥彰,谣言更多。你还是直接说吧,我相信我母亲不会犯原则性的错误。”
“也不是什么大错……”
圣光独手点点头,回到自己席位,叹道:“七重祝福分别为圣母之守护,固化的高级圣疗术。
老妪之智慧,激活后,能帮女王摒弃负面情绪,使思维时刻处于最清明、最活跃的状态。
战士之铠,也即是女王曾在人前展示过的双翼黄金战衣。
铁匠之勤劳,固化的高等体力术。
少女之光,被动的诸邪易辟。只针对半神,任何袭击人王冠主人的神魔,都会受到等同伤害的圣光攻击。
陌客披风,启动后,能短暂肉身进入灰白的死亡世界,在物质界实现完全的隐形。
最后就是天父的祝福,免于任何诅咒与任何等级的血巫术。”
“七重祝福太强了,戴着人王冠,简直能无敌于世啊!”众人惊骇。
惊骇的同时,他们也万分疑惑,“人王冠这么强,为何女王会死?”
蓝赛尔环视周围一圈,淡淡道:“你们想想,如果乔佛里、瑟曦之流的人戴上人王冠,七神会不会助纣为虐?
当然不会。
要激活每一重祝福,都要求国王的操守完全满足对应神灵的教义。
珊莎女王勇敢、勤政、爱护子民、睿智刚强,所以,她能激活战士、铁匠、圣母与老妪的四重祝福。
四重祝福已经很强大了。
我们都知道,修士加入大圣堂后,一般会专精一位神灵的教义,比如,战士之子信奉战士,可能会在其它教义上有所不足。
人无完人,七神对信众的要求很高,但七神很仁慈,允许我们慢慢完善几身。”
众人默默点头。
“很遗憾,珊莎女王也只激活四重祝福。少女代表纯粹、忠贞与自由,女王比较喜欢俊俏健壮的……呃,大家都知道。”
总主教大人摸摸鼻子,掩饰心中的细微波动。
他想起另一位女王,而他曾经的角色,正是俊俏年轻的……
“女王孤身一人,有需要也不算错,但肯定不符合少女的教义。”
众人悄悄瞥了眼丹妮公主身后的班扬·风暴,再次默然点头。
小丹妮也知道母亲的情况,暗叹无语。
“七神信徒中,信奉陌客的人最少,女王没能激活‘陌客披风’,也很正常。”
“至于天父之公正,珊莎女王平日审理七国案情时,都还算公平公正,但三年前……”蓝赛尔迟疑起来。
此事涉及一桩与王室有关的陈年旧案,他真不知该如何说。
或者说,他很不希望教会参合进王室的烂事儿。
“假借公平之审判,谋取权力之私欲……”圣光独手仔细斟酌用词,“在七神教义中,国王与诸侯完成自己应尽的责任后,权力游戏、权力斗争,都不会被七神认为是罪。
有时候,高明的权斗甚至能得到老妪的欢心。
但很显然,珊莎女王当年的行为,完全不符合天父的教义。
很多时候、很多行为,在七神教义中没有错,却不可能获得七神赐福。”
众人再次默然。
总体上讲,七神对信徒还是很宽松的,下地狱与上天堂之间有非常宽泛的一片区域,普通人都活在这片区域中。
可你若想上天堂,要求就非常高了。
人王冠的七重赐福很强大,要求也更高。
对普通人品格的王者来说,人王冠与普通金冠没啥区别。
而越贤能、越品行高洁的国王,人王冠越能展现神器的威能。
经过这一次,众人对人王冠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同时也对锻造出如此人王冠的龙女王更加敬畏、钦佩。
“呵呵呵,天意,这是天意啊!”梅丽珊卓笑了起来。
“你也不全然无辜。”小丹妮冷冷道。
七国诸侯与圣堂牧师对梅丽珊卓都没啥好感,关键是没人为她做辩护。
于是,谋杀罪成立…了一半,孤家寡人的外乡客,被维斯特洛人判了死-刑。
“我在抗击异鬼中立过大功,我要求仿照七国惯例,申请去北极圈当新守夜人!”无可奈何之下,梅姨只能选择最后一条路。
呃,如今“旧守夜人”不守长城了。
长夜结束后,龙女王就解散长城上的守夜人编制,每人五十枚金龙,一百亩良田,长夜勋章一枚,荣归故里。
当然,守夜人也没全部离开。
不少守夜人来自贵族家庭,是真心想做这份保护七国与人类的工作。
他们只拿了一枚长夜勋章,就继续留在长城,一边修葺东海望,一边等待北冰王归来,带他们一起前往“北冰国”。
最终,梅姨成了第一个抵达北极的新守夜人。
新守夜人与之前的守夜人不同,不仅不分男女,对人身的限制,也少了很多。
除了不能离开北冰王国,必须定时到北冰王府点卯、服役,几乎与普通自由民没啥区别。
审判结束,珊莎女王的葬礼如期举行。
非常盛大。
数以万计的百姓都真心为她哀悼,贵族们也神情庄重,不带有半点嬉戏之心。
珊莎在七国的风评,其实还不错。
虽然大家都叫她“骗子”珊莎,可让王位的琼恩,同样有个‘傻子’琼恩的外号。
与早年的劳勃、乔大帝、疯王、婊-子太后相比,珊莎的政绩与形象,都堪称完美。
当然,她与龙女王没法比。可现在就连老百姓,也不自觉将龙女王排除在凡人行列之外。
按照惯例,珊莎的遗体被静默修女整理过后,摆在大圣堂,接受全体诸侯与名流的最后道别。
唔,因为是夏天,还因为女王去世时身体浮肿,臀部溃烂……味道很有些重,君临百姓哀悼过后,又开始嘴碎,竟偷偷在背后叫她“烂屁-股的”珊莎。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