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浮雲列車-第六百二十四章 通行無阻閲讀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风太大,却只作用于帆上。尤利尔看到冷风填满帆布,两个元素使在后面不停调整方向。冒险者的船队以这艘“铁杆兄弟”号为首,载着货物急速前行,只有水浪清楚它们的踪迹。敌人或许看得见我们,但绝对追不上。船比马快得多,他一直这么觉得。
现在他改观了。
“你听见没?”诗人皱起眉,“什么声音?”
“八成是水。”
“不,伙计,我敢说水声不可能有节拍。倾听自然节律是我的独特的天赋,但真实的水浪……和由艺术性加工的玩意我还分得清。”他严肃地说,“听起来像马蹄声。”
“河道在变窄嘛。”约克指出,“我们得防备箭矢了。”
“比箭矢麻烦得多。”尤利尔握紧符文之剑,“跟我来。”他经过船舷,直奔船尾一处狭窄的角落。巡守的冒险者刚刚走过,正用迷惑的目光打量学徒的异常举动。好位置。换我也会选这里。尤利尔边想边一剑砍过去。
约克和多尔顿不明所以,看不出他在针对谁。后甲板右侧摆放着木桶和缆绳,此外空空如也。越过栏杆,茂盛的河岸芦苇距离“铁杆兄弟”号足有六十码,其间隔着货船“香水宝石”号。要说攻击敌人,以符文之剑的长度八成也差得远。
但当的一声,尤利尔的剑刃没有落空。一杆长枪凭空出现,阻住他的剑。或许不是故意阻拦,只是碰巧。
“谁在那儿?”诗人沙特尖叫起来。
“没人,起码现在没人。”尤利尔回答。空气中逐渐浮现出魔纹,它们彼此串联,首尾相扣,组成明灭不定的神秘阵图。“有敌人袭击。躲远些,沙特先生。”吟游诗人忙不迭地后撤。
长枪正是从阵图中探出,仿佛花纹长了只危险的手。尤利尔一剑荡开它,枪尖划过半弧,指向地板。诗人已经退回了船舱。约克和多尔顿反应迅速,不约而同地朝敌人发起进攻。
卓尔的咒剑刺在敌人的手腕上,尖头像根长针扎入缝隙,在臂铠上留下割痕。约克则瞄准手指点火。烈焰熊熊,敌人猛缩回手,武器丢在地上。交锋不过几秒,他几乎已经完全暴露在外了。十字骑士的黑色盔甲探出阵图,他的另一只手上握着一把弯曲的短刃。特别的武器,看起来杀伤力惊人。但在火焰蔓延到手肘时,他扔掉了它,并因剧痛和高热而跌倒。尤利尔不假思索地踢他肩膀,黄金之剑在他翻身时钻入眼缝。没有血也没有惨叫。一击毙命。
“他们通过矩梯来这儿?”约克晃着剑,难以置信地问。
“恐怕是这样。记得在圣城赞格威尔见到的红袍神官吗?他能徒手绘制矩梯阵图。”其中的难度大概和手绘星空差不多。“盖亚教会也有这种人。”
玄幻小說 浮雲列車 寒月紀元-第六百二十四章 通行無阻相伴
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人,有多少人。尤利尔不禁咬紧牙关。他从未指挥过大规模的战争,如今简直方寸大乱。说实在的,他能看到的未来不过局限于他们三人之内,神秘度带来的优势在杀之不尽的敌人围攻中被轻易拉平。虽然最初他就没打算单打独斗,但帮手要么退缩,要么不可信赖。学徒与佣兵头子巴尔萨扎很投缘,可他没蠢到认为回形针佣兵团完全值得信赖。诺克斯佣兵需要借助克洛伊塔的声威,这些战争佣兵却是钱财雇佣而来。
我对他们来说不过是雇主。尤利尔心想,倘若有人拿财富要我卖命,我也得先考虑约克和多尔顿的风险。
最关键的是,他的帮手太少,敌人却太多。
吟游诗人动作很快,敌人通过矩梯来袭的消息已在冒险者中传开。尤利尔听见号角声此起彼伏,船只纷纷应和。他将尸体丢下甲板,以免被佣兵搜刮。虽然战斗过后失败者的所有事物都是赢家的胜利品,但他总觉得十字骑士不该死的这么难看。荒唐的同情心。莫非我见过好看的死状?都一个样。学徒凝视被血洇红的河面,想起自己从波浪中见到的更多死亡。预言梦本该终结在灰翅鸟岛,却盘踞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约克砍倒一只夜莺,对手的尸体像稻草般轻盈的飘落。他转过身,刺客的真身一刀捅进他的喉咙。双方都未造成伤害。西塔甩开盔甲上卡住的匕首,整个人变成一团橘光,撞进敌人怀里,高温把他们像两根火炬一样点燃。火光冲上几尺高。
冒险者们也参与战斗。敌人从矩梯涌出,迎面撞上魔法与钢铁之林。当先通过矩梯的骑士遭到集火,零星的神术光辉闪烁后,他们当即送命。若非偷袭失败,他们本该是最安全的。船队的侦查完全仰赖“刷子”,而这玩意都钉在船壳上。矩梯跨越了一切障碍,将敌人送入壁垒内部。难怪各地领主都严格把控穿梭站的进出,它是能改变战局的危险武器。现在,雇佣兵正与十字骑士在甲板上进行殊死搏斗。学徒估计损失太大的话,他们会选择解约。
他没法准确估计,十字骑士已一斧子劈在神术屏障上。钢铁滑到木头里,庇护所则无声粉碎。尤利尔闪过迸射的碎屑,一剑敲在对方肩上。漆黑盔甲猛得向下一沉,卸去力道,十字骑士拔出斧子,从侧面回击。这是个好手,力量可能是他的两倍。尤利尔躲过斧子的又一记横劈,再也没找到逼近的机会。
“异端。”十字骑士嗡嗡地说。
此刻不同于在丹劳的巷子里,周围几乎没有友军。巴尔萨扎保证他的兄弟能应付十字骑士,现在就是他证明这话的时候。尤利尔没用魔法扫清敌人,他决心凭刀剑取胜。
长柄斧划出半弧,魔力和气流在眼前呼啸而过。尤利尔跃向左侧,十字骑士的下一击继续挥空,砍进栏杆里。他抽回斧子,好像木头是纸片。
敌人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他有着公牛样的宽阔肩膀,身量高大,手臂粗壮,全身覆甲也毫不费力,挥舞长斧的动作甚至称得上迅捷。这样的人与双手重武器相得益彰,反正比我强得多。学徒惯用长剑只不过是凭兴趣,对方却完全根据体型发展优势。十字骑士手腕一转,这次劈开两只木桶,碎片中只有铁箍还是完好的。尤利尔再次后退,拉开距离。
“别逃,异端!”骑士高叫,致命的斧刃再次抡向学徒。魔力使它更快、更沉,难以躲避。
不对。要逃他早逃了。尤利尔举剑斜挡,符文之剑仿佛黄金,神文熠熠生辉,不若黑沉钢铁具有压迫力,但锋刃薄如丝线。敌人手臂的阴影投在身上,他握紧剑柄,迎击挥来的长斧。
斩剑咬住斧刃,剧震伴随轰鸣。魔力加持下,他的手掌仍感到一阵酥麻。尤利尔朝后滑出近一码距离,木板差点下陷。他翻动重剑,卡住长斧顶端,手上压来的力量顿时一偏。符文之剑并非木头栏杆,十字骑士试图抽回武器,却没有上次那么容易了。
尤利尔抬脚踹在对手膝盖内侧,他们同时在惯性作用下失去平衡。十字骑士歪向一侧,面甲下传来闷哼,似乎恼怒于他的应对。
他终于绕过了敌人的武器,来到刀刃之后。骑士仍有力量,神术和斧子同样致命,但他业已占据上风。
尤利尔抓住剑柄下压,斧子喀嚓陷入地板。他接着拉住斧柄,向左一踏,迅速扳回自己的重心。此刻十字骑士业已松开武器,寄望于拉开距离。但他没给对方时间。尤利尔握住剑身,用柄锤猛击骑士的胸甲。很难估计符文之剑的重量,但左右战局的力量向来由魔力提供。一击又一击,钢铁嘭嘭作响,对手只好举起双手招架。神术光辉亮起又熄灭,屏障被力量击碎,他最后翻滚出长剑的范围。
高大的十字骑士爬起来,试图重整架势。这次换他拉开距离了,但显然他退的不够远。学徒不是要用钝击对付重铠。
符文之剑在松手时消散,尤利尔趋前一步,短刀扎进对手腋下。不费什么力气,毕竟这里没有钢甲保护。血液淌下甲环,染红白披风。他低头闪过敌人的右臂,另一只手握住挥来的拳头。这家伙拼命挣扎,但已骨折的手掌毫无力气,尤利尔一只手就能钳住他的手臂,接着又一刀刺入头盔,直没至柄。骑士不禁哀嚎起来。为他的信仰,尤利尔沿眼缝猛一划刀刃,终结了他的痛苦。
等他站起身,约克已经拔出骑士的斧子。“夜莺撤退了。”他告诉学徒,“通过矩梯魔法。”
尤利尔擦掉脸上的血。“最多只能这样。我可没法拦截矩梯。”他注意到甲板上的冒险者都在看着他。“但怎么没人提醒我?”
“显然,斧子和重剑的战斗不是那么容易参与的。别人想靠近,怎么也得丢点零件。”西塔掂了掂长斧,将武器丢给学徒。“不过也没多久,你宰了这家伙时,他们才刚打算撤退。”
“逃得真快。”
“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多尔顿指出,“我们只能被动防御。”
“巴尔萨扎先生有什么对策?”
“听听再说。”他示意尤利尔和约克跟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