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九星之主-300 故事展示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夜晚时分,松江魂武大学,演武馆中。
荣陶陶坐在自己的床头,脑袋上还披着一个毛巾,那一脑袋天然卷儿还湿漉漉的,显然刚洗过澡,头发还没干。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在下午的时候,夏方然一行人便赶回了松江魂武大学,也直奔校长室,众人在家门口被刺杀这种事情,也传入了梅校长的耳中。
荣陶陶恐怕永远都忘不了,今天下午那校长室中的气氛,显然,在师生几人赶回来的路上,梅校长就已经接到了信息、了解了具体情况。
而当荣陶陶走进校长室的时候,用“如坠冰窟”来形容也不为过。
梅鸿玉真的是发火了。
但却并不像常人那般大吼大叫、掀桌子摔东西,梅校长发火的方式很安静,安静的让荣陶陶感觉连呼吸都困难。
本该是开开心心的重逢,却让这一场刺杀彻底毁了,梅鸿玉虽然也夸奖了荣陶陶和高凌薇二人,也对夏方然和杨春熙的工作高度认可。但是…在他那张阴沉的老脸上,师生几人感受不到任何喜悦。
被毁的,也不只是与梅校长的见面。
此时,荣陶陶是刚刚参加完庆功仪式回来。
少年魂班的小伙伴们,在斯华年的帮助下,于学校食堂-二楼教师食堂设下了丰盛的晚宴,甚至还给荣陶陶和高凌薇精心准备了一个“冠军蛋糕”。
而那蛋糕之上,刚好也有一个奶油塑造的金色奖杯,看得荣陶陶有些心烦意乱。
当然,无论是荣陶陶还是高凌薇,都极力收敛着自身的情绪,也都努力融入了庆贺的氛围之中,不想败了同伴的兴致,不想让小伙伴们白白精心准备。
对于一个刚刚经历生死战场、刚刚被刺杀逃亡的人来说,你真的不能要求他们兴高采烈,好在,荣陶陶和高凌薇很努力的伪装,效果还算可以。
魂班少年们的举动真的很暖心,无论是祝福还是庆贺,都非常的真诚,这些因素也都安抚了两人那颗暴躁的心灵。
庆贺晚餐过去之后,荣陶陶和高凌薇的状态都好了不少。
魂班少年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荣陶陶和高凌薇伪装的也算是不错,大部分人没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学员中,唯有焦腾达,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儿。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来。
斯华年正在洗澡,荣陶陶便站起身来,趿着拖鞋走向了门口。
打开门,却是看到了一个戴着眼镜,一脸笑容的圆脸家伙。
“咋了小香蕉。”荣陶陶笑着问道,手肘自然而然的拄在了焦腾达的肩膀上。
入学这一年半以来,荣陶陶的确是长高了不少,尤其是这次帝都行归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换水土的缘故,他已经接近一米八了。
小香蕉倒是也长了些,但也就一米七出头。
“嘿嘿,斯教不在?”
“厕所呢,你找她?”
“我闲着没事找她嘎哈?”焦腾达突如其来的东北口音,吓了荣陶陶一跳!
呃…本事学多少先两说,这一口东北话可是越来越地道了。
没办法,这边的方言的确有点魔性,少年班的学员来自天南地北,西北的石家姐妹、赵棠,西南的焦腾达,江南的樊梨花,魔都的陆芒……
就这些青年才俊,有一个算一个,估计等大学四年过去,各个都得是一口流利的东北方言……
荣陶陶好奇道:“你找我啊?”
“走呀,聊会儿天。”焦腾达嘿嘿一笑。
“行。”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走出门来,反手关上了门,“你这学习能力也太强了,儿话音都出来了。”
来自川蜀大地的焦腾达,刚见面那阵子,话语之中可是少有儿话音的。
说着,荣陶陶一手揽住了焦腾达的肩膀,向走廊尽头走去:“你这不行呀,特色都没了,可别把乡音忘了。”
焦腾达咧嘴一笑:“孙杏雨那小嘴儿叭叭的,一个人能带跑偏一个班。”
荣陶陶:“……”
两人一路向东,路过了几个无人使用的办公室,来到了走廊尽头,推开了结霜的玻璃门,走进了阳台。
演武馆建筑的侧面,每一层都有一个小阳台,四四方方的,倒也适合私下里交谈。
荣陶陶也的确是“浪”,现在气温得有零下二十多度,他湿着头发、穿着睡衣就走了出来。
“什么事?”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焦腾达回手关上了走廊的门,上前两步,拄着阳台的石质围墙,同样好奇的看着荣陶陶:“你和薇姐挺好的哈?”
荣陶陶:“呃?”
何出此言?
焦腾达笑了笑:“感觉不太对劲,这么喜庆的庆功晚餐,你吃的有点少。”
荣陶陶:“……”
其实荣陶陶吃的并不少,焦腾达故意这么说,也是在给话题留余地。
荣陶陶甚至认为,如果自己就说吃的不少,糊弄一下就过去,那么焦腾达也会顺水推舟,估计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教师们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但是魂班少年们并不知晓。
看来,焦腾达还以为他和高凌薇感情上出了问题。
荣陶陶笑道:“我跟大薇好着呢,放心吧。”
说着,荣陶陶撞了撞焦腾达的肩膀,嘻嘻一笑:“看到她脖子上戴的银项链了么?”
焦腾达摇了摇头:“没注意。”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愛下-300 故事看書
高凌薇今天穿的是白色的羊绒衫,圆领的,项链是塞在衣服里的,从前面看当然是看不到的,但在后方脖颈处却应该能看到。
荣陶陶一脸不信的看着焦腾达:“你说别人没注意我就信了,你没注意?”
“嘿嘿。”焦腾达嘿嘿一笑,“怎么,你送的呗?”
“那必须的啊,别人送的就出问题了!”荣陶陶理所当然的说道,“放心吧,我跟她没事。”
“噢,那就好……”焦腾达点头说着,事实上,他早已经将荣陶陶和高凌薇当做了魂班的领头羊,而少年魂班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家庭。
焦腾达这个年纪所考虑的东西,好像不该是一个大二学生该考虑的。
更何况,他是“少二”,并不是“大二”。
对于焦腾达而言,这个集体是不可分的,作为全国第一批试点少年班,尤其还是身处这“与世隔绝”的北方雪境,焦腾达已经大概率的推测出来自己未来的道路了。
尤其是在得知,荣陶陶和高凌薇加入了雪燃军之后,焦腾达心中的方法更加确定了。
另外,说一句比较现实的话,荣陶陶是魂将之后,当初在少年班入学考试的时候,焦腾达找上荣陶陶组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而现在两人成了同班同学,更是小班授课这种关系紧密的同学,焦腾达没有道理不跟着荣陶陶。
而且,他也希望团结起来这一家人,未来的命运紧紧捆绑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对集体,这都是有益的。
尤其是高凌薇这种最顶级的选手,她很可能会是这个集体中最出彩、甚至是未来扛大旗的那一个。
相比较而言,男女之间的感情因素是不可靠的,如果是当做家中的兄弟姐妹关系来交往的话,耍个脾气、闹个别扭什么的,反倒很容易处理。
焦腾达笑道:“晚餐那阵,杏儿往你脸上抹蛋糕奶油的时候,你笑的是最开心的,自那之后,你才放开了一些。”
“啊。”荣陶陶一手拄着石头围栏,一手拿着毛巾,胡乱的揉着那一脑袋天然卷儿:“回来的路上遭遇了点事故,碰到了钱组织那群人。”
“偷猎者?”焦腾达眉头紧皱,“又是他们?因为霜夜雪绒?”
“嗯。”荣陶陶轻轻叹了口气,“他们说大薇不给他们活路,所以,他们也不打算给我们活路。”
焦腾达想了想,道:“看来,咱们这辈子,得跟偷猎者你死我活了。”
荣陶陶看了焦腾达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暂时不用想那么多,毕竟我们还是学生,起码还有两年半才毕业,今天夏教的处理方式也给我上了一课。”
焦腾达:“怎么?”
荣陶陶:“他就是带着我们逃亡,即便是有大军支援,夏方然依旧带着我们返校,没有任何参与追捕行动的意思。
很明显,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和高凌薇,目前追捕偷猎者不是我们的事儿。”
焦腾达心中一动,道:“陆芒倒是说过,你们过年那阵,和雪燃军在百团关执行了一个多月的任务,主要目标就是偷猎者。”
“这倒是。”荣陶陶点了点头,“在夏教这里,我就是松魂的学生,是他要保护的人。如果是在雪燃军里,也许士兵们会带上我和高凌薇一起去追捕偷猎者吧。”
说着,两人沉默了下来。
良久,荣陶陶开口问道:“大家怎么样了?实力修为?”
焦腾达哈哈一笑,道:“趁着你俩离开雪境,我们可是追上来了,我估计,樊梨花、陆芒和李子毅应该超过你了。”
荣陶陶:“是么?”
能进少年班的,当然都是天赋异禀的学员,即便荣陶陶有两瓣莲花也没用,毕竟他此时无法真正操控两瓣莲花。
虽然斯华年只有一瓣莲花,但却能实打实的发挥出来功效,绝不比荣陶陶两瓣莲花的修习速度加成慢。
更何况,荣陶陶与高凌薇去了奉天参加关外排位赛,又去了帝都参加大赛,一旦离开雪境,荣陶陶的修行的确是拉下了一些。
不过,估计同学们也只是魂力等级追上来了,至于魂法等级,荣陶陶有绝对的自信,他们都看不到自己的车尾灯……
焦腾达:“大家基本上都是魂士巅峰,樊梨花、陆芒和李子毅领先一步,就要跨越大段位了。”
闻言,荣陶陶点了点头。
寻常的天才,高中三年才能晋升到魂士巅峰。
这群少年班的选手,二年级上半学期还未过,这都快进阶魂尉了,真的是太可怕了……
焦腾达突然说道:“赵棠有点可惜了。”
荣陶陶疑惑道:“怎么回事?”
焦腾达:“可能是心态有点问题,跟本命魂兽的关系处理的不是很好。
按理来说,他之前就有当魂尉的经验,即便是一身功法尽废,但重修一遍也该比其他人熟练地多,他本应该是班级里最顶尖的那一个,但是……”
与本命魂兽之间的关系出了问题?
这……
荣陶陶颇为无奈,出了其他状况倒是能帮帮忙,但是魂武者与本命魂兽之间的关系,外人根本插不上手啊。
焦腾达询问道:“你呢?”
荣陶陶道:“我估计也快进阶魂尉了吧?在外面只是修不了雪境魂法而已。我的星野魂法,以及魂力等级还是能修的。”
只不过,在雪境之外的其他地方,莲花瓣归于沉寂,对魂力等级加速修炼的效果不是很好。想要尽情享受莲花瓣的福利,还是得在雪境魂力充裕的地方,那修炼起来才舒服。
就比如此时归校的荣陶陶,他坚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要进阶魂尉了。
到时候,希望一切如斯华年所说,能运用一下体内的两瓣莲花吧。
如此一来,他的实力必然会提高一个大台阶,也就有了跟偷猎者·八大钱对抗的资本!
“咔嚓。”
走廊与阳台连接的门突然被推开,一股白雾带着热浪涌了出来,高凌薇看着阳台上的荣陶陶,说道:“你在这里。”
说着,高凌薇对着焦腾达点头笑了笑。
焦腾达急忙道:“我先回去了,你们聊。”
说着,焦腾达匆匆忙忙的走了,而荣陶陶的眼神,却是一直定格在了高凌薇手中提着的书包上。
这个雪地迷彩配色的双肩包,以及那金红配色的白酒礼盒……
高凌薇走进了阳台,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物品,道:“一样没丢。”
荣陶陶一脸错愕的看着高凌薇,道:“这……”
高凌薇轻声道:“那个名叫徐伊予的青山军战士送来的,还有一句话。”
“她说什么?”
高凌薇:“她说,恭喜我们拿了冠军。”
荣陶陶接过了沉甸甸的包裹,默默的点了点头。
高凌薇双手搭在石质围栏上,轻声道:“还记得雪燃军士兵说,徐伊予是回乡省亲,今天归队,在松魂驿站听到我们被围攻的消息,这才跟来的么?”
荣陶陶:“嗯。”
高凌薇轻轻地叹了口气,目光放远,看着路灯下飘着雪花的道路街景,轻声道:“庆功晚餐结束后,我给我爸打了电话,问了她的事。
其实,她刚拜访完我的父母,是从松柏镇出来,往三墙赶的……”
还有这样的故事?
她这是回家之后,归队之前,顺便去见自己的老首长了啊……
结果刚一出来,就碰到这档子事,任谁不会愤怒呢?
荣陶陶也很难想象,高父高庆臣与昔日手下的士兵见面,场面又会是怎样的唏嘘。
北方,雪境。
这皑皑的白雪中,埋藏了太多的故事。
莫说他们那些入伍多年的士兵,就是荣陶陶与高凌薇,这两个年轻人,就已经经历了这么多了。
“进去吧,外面凉。”高凌薇伸手拿下了荣陶陶脑袋上的湿毛巾,此时,那毛巾都已经冻的僵硬了。
“嗯……”

求些票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