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

有請小師叔
小說推薦有請小師叔有请小师叔
他这可是中品灵器,对方只是个木船……最多上面画了一些羊妖、狼妖等古怪的图案,怎么可能更加坚硬?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讀書
低头看去,撞碎飞舟的大船,似乎没受到丝毫影响,继续向前冲了过来,面前稳固的空间,都似乎有些坚持不住,出现了崩塌。
“糟了……”
脸色一白,天罡门宗主想要逃走,才发现被大船的罡风压迫,整个人宛如跌入了漩涡,用尽全力,都飞不出去。
“空间锁定?”
瞳孔一说,身体不停颤抖。
传说,厉害的法宝,一旦进攻,可以自动锁定一定范围的空间,让藏身在这个空间的修炼者,甚至灵魂,都无法逃脱。
难不成……这艘船,也有这种功效?
真若如此,那是什么级别?
时间已经来不及让他胡思乱想,“轰!”的一声,大船压迫空间,来到眼前,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至,还没碰到,就让他体内真元宛如爆炸,一阵噼啪作响,鲜血再遏制不住,从口鼻喷涌而出。
“宗主……”
天罡门的六大长老,全都满是着急,齐刷刷将元气汇聚起来,想要挡住巨轮,同样发现,如同蚍蜉撼树,没有任何作用。
这艘大船的撞击力实在太强了,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嘭嘭嘭嘭!
一连串闷哼,六大高手同样体内真元炸开,鲜血狂喷!
船舱上的弟子,会飞的不会飞的,都被禁锢的空中,承受巨大的压力,短短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不仅自己飞舟炸得粉碎,天罡门所有人,无一幸免,全都伤势严重,短时间内,想要恢复,几乎不可能了。
“前辈,我错了,恳求放过天罡门……”
天罡门宗主不停颤抖。
喊完抬头,就见一个少年,站在甲板最前方,一脸淡然的看过来,双手背在身后,没有丝毫修为和任何真元波动,平凡的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虽然看起来没实力,但他明白,与蟒蛇战斗的两位高手,不算什么,这艘船上,真正说话算数的,就是这位!
如此年轻,从未见过的宗门,拥有这么多高手……
“难道是……镇仙宗?”
哆缩了一下,天罡门宗主面容发白。
这个排行老末的宗门,平时没怎么关注,也就是前几天,出售巅峰灵器的时候,派过几位长老,据说出现了一位超级厉害的小师叔,连青云宗的墨渊都不是对手……
刚才墨渊、徐冲等人,没展示真正的模样,修为也都和以前不太相符,一直没想到,此时算是明白过来。
除了这位,实在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人,如此年轻,就能做到眼前的一幕。
“放过你们?可以!”
控制飞舟停了下来,苏隐看了一眼,已经失去战斗力的天罡门众人:“你们可以不义,但我做人还是有底线的,我想要【万蟒山】的万蛇草,以及青鳞巨蟒老巢里的宝物,你们能够拿过来,饶你们一命也没什么!”
这位天罡门的掌门,如果只是为了自保,无意中做出了伤害他们的事,也就罢了,可明显故意置他们于死地,不管目的是什么,都不可原谅!
“我……”
天罡门宗主,脸色一下变得煞白无比。
万蟒山妖蛇极多,而且拥有浓郁的毒气,老巢更是危险无比,这些东西,容易得到的话,联盟不可能任由巨蟒活到现在了。
真要进入其中,可以预见,他们这些人,最少要死一半!
“怎么?不想去?”
淡淡看过来,苏隐继续驱动飞舟。
轰!
大船继续向前碾压而来,被空间锁定,天罡门众人,一个都逃脱不了。
“我去……”
牙齿咬紧,天罡门宗主点头。
“嗯!”
苏隐这才点点头,不再理会对方,驱动飞舟向墨渊二人飞了过去。
进入其中,会死多少人,又有多少人能够活下来,他才懒得去管,圣母婊,谁爱做谁做,反正他不做!
“想抢我的东西?你胆子很大……”
见大船驶来,青鳞巨蟒冷笑。
刚才两伙人的对话,它听的清清楚楚,这小子该不会以为,驱动个破船,就能让它堂堂蛟龙,束手就擒,乖乖听话了吧!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蛟龙,什么叫传承七重强者!”
一声怒喝,青鳞巨蟒本就硕大的体型,再次暴增,眨眼功夫就蔓延了大几百米,头颅如同一座大山。
伴随体型增加,身上的威压,也变得更加强大,宛如随时都会撕裂空间,震碎虚空。
还没飞走的天罡门宗主,看到这一幕,吓得瑟瑟发抖,面无人色。
早知道这家伙很强大,可没想到这么强,已然超出了想象。
“吃了他……”
心中冒出一个想法。
只要这头巨蟒吃了这个少年,刚才答应的事,或许就不用去做了……
呼!
期待的眼神中,变大的蟒蛇,对着大船就撞了过去,它也打算将这艘船撞碎,不然,驾驭飞舟,很容易逃走。
轰!
不到半个呼吸,一蛟,一船就对碰在一起,空中发出巨大的轰鸣,宛如巨雷。
就在天罡门宗主觉得这艘船,肯定承受不住,会直接变成粉末的时候,一个脆响传来,宛如鸡蛋碰到了石头。
啪叽!
传承七重,刚刚雷劫都毫发无损的巨蟒,被一下撞的鲜血狂喷,仿佛一根挂在墙上的腊肠,挂在了船壁上。
只一下,全身骨节齐刷刷碎裂,再也维持不住巨大的体型,变得只有几十米长短。
身体一晃,天罡宗主眼前发黑。
这可是蛟龙,能一下撞成这样,船的威力又该多大?可笑他还想撞碎人家……
这是多不知天高地厚!
不仅是他这副表情,就连当事者,青鳞巨蟒也满是不敢相信。
刚刚化蛟成功,正想着是不是可以大杀四方,做梦都想不到,一头撞到船上,将自己撞的差点挂了!
轰!
大船继续向前,周围的空间同样被锁住。
“完了……”
眼中露出惊惧之色,青鳞巨蟒不停颤抖。
刚才雷劫来的时候,都没有害怕,眼前这艘船,给它了!
似乎觉得,继续坚持下去,必定会被撞成肉饼,彻底死亡。
全身僵硬,正想着要不要求饶,就听一个着急的声音响了起来:“主人,尸体别扔,这家伙的肉超级好吃,上次你烤的那个翅膀,就是这东西……”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有請小師叔》-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
说话的是小武。
此时,它也从大魔王口中知道,上次吃的是什么了。
根本就不是泥鳅、鲶鱼,而是……蛟龙!
“翅膀?”苏隐一愣,随即恍然:“好!”
难怪鲶鱼吃过不少,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闹了半天,是头龙啊!
作为一个厉害的厨师,好食材,自然不会放过。
“尸体?烤?”眼前一黑,青鳞巨蟒差点没疯了。
龙族血脉,传承七重,放在哪个宗门,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在对方眼里,竟然只是个食材……太特么没尊严了吧!
不过,没尊严,总比被人烤着吃了要好,牙齿咬紧,再忍不住,一声长嘶:“别杀我,我愿意做你的兽宠……”
啪嗒!
话音未落,脊椎断裂的声音响起。
呼!
飞舟停了下来,苏隐摇了摇头,一脸歉意:“我宠物够多了,留着只会吃东西,没啥用,还是当食材吧……”
这家伙无恶不作,滥杀无辜,连后辈蟒蛇,都能献祭,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留在身边,万一反水怎么办?
他现在只有宗师九重,镇压不住对方的。
与其麻烦,还不如杀了吃肉,更方便一些。
“我……”青鳞巨蟒想要说些什么,顿时发现身上的力量,在大船的撞击下,潮水般退去,眼中顿时充满了不甘。
渡劫成功的蛟龙,求着当兽宠,却不被同意……
这特么到底什么世道,到底遇到了个什么样的怪人?
火熱連載小說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熱推
有没有天理?
呼!喷出最后一口毒气,意识彻底泯灭。
“……”
墨渊、徐冲等人,见他们用尽全力,都战胜不了的蛟龙,被小师叔用船一下撞死,同样瞪大眼睛,老半天说不出话来。
之前,还想着这艘船,应该和上品灵器差不多,现在看来,还是小看了……
呼!
蟒蛇死掉,尸体变回本来的样子,只有一人粗细,几十米长短,苏隐轻轻一抓,落到了甲板上面。
“肉可以吃,龙脊、龙鳞可以打造成兵器,龙血的话,算是大补,炼制丹药之类,都是极佳的药引!”
沿着尸体转了一圈,苏隐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愧是龙,果然一身都是好东西。
轻轻一抓,将其收进储物戒指,再次看向天罡门众人:“好了,可以去执行你们的许诺了,我只给你们一个时辰……”
“是!”
天罡门众人同时点头,齐刷刷向万蟒山飞了过去。
这位,连传承七重的蛟龙,都能一下撞死,弄死他们,肯定更加简单……
“青鳞巨蟒死亡,万蟒山群龙无首,实际上没太多危险……小师叔,还是太善良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有請小師叔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閲讀
看着飞走的众人,墨渊叹息一声。
“是啊,真正的宅心仁厚!”徐冲同样点头。
换做他们处理,肯定将这些人全部杀死,让其去万蟒山,明显是法外施恩。
此时的苏隐,并不知道二人的想法,而是看向面前,蟒蛇临死前喷出灰色毒气,有些奇怪。
这味道……好像很好闻啊!
怎么感觉跟传授他品酒那位残念,平时点的香,味道有些相似?
这位残念叫杜庄,每次品酒之前,都会十分郑重的点上一根香,闻着这种气味,才细细品尝美酒……
那种味道,十分奇怪,自己第一次闻的时候,有些晕乎乎的,还以为是什么毒气,后来一想到第一次抽烟的人,也会晕……这才放下心来,没去多想。
怎么突然觉得,和这种雾气的味道,有些相似?
“一定是想多了……我现在有了实力,可能不怕这些毒气,但在禁地的时候,没什么修为,真要是毒气,估计早就毒死了……”
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现在体内拥有灵气,也有宗师九重的修为,遇到一般的毒,也不会害怕,但在禁地的时候,没有这些,应该只是味道相似而已。
不再纠结这些,将蟒蛇的尸体再次取了出来。
既然已经死了,自然要先放血,然后再剔骨之类,不然,等尸体硬了,就不新鲜了……
取出杀猪刀,来到跟前。
“蛟龙除了龙鳞,皮肤也很坚硬,很难刺穿……”
猜出他想做什么,徐冲苦笑,正想解释,就见小师叔的杀猪刀,直接刺入龙尸之中,轻轻一划,皮肉分开,精纯的龙血,流淌进入了之前就准备好的一个水桶之中。
无数圣元真意,从他体内激荡而出,虽然只是屠宰、分尸,依旧给人一种超出自然的美感,宛如一种艺术。
就好像不是在分尸,而是在练武,展示一种特殊的大道。
“这……”
徐冲和墨渊对望,同时嘴角抽搐。
刚觉得小师叔太过仁慈,宅心仁厚,就看到这一幕……这特么是杀了多少人,才练出来的手感?
别说是他们,就算最厉害的屠夫,也做不到如此顺畅吧!
“别耽误,快点修炼……”
正在震惊,吴元的喊声响起,船舱内,甲板上的所有弟子,齐刷刷坐了下来,疯狂吸收周围激荡的圣元真意。
轰!轰!轰!
很快有人突破,也有人对杀人技巧,有了更多的领悟。
“……”徐冲目瞪口呆。
看分割尸体,都能有所感悟……到底镇仙宗的人疯了,还是世界疯了?
“别发呆了,趁小师叔没说什么,也趁机修炼吧,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耳边传来墨渊的声音。
转头看去,就见这位老者,不知何时坐了下来,一道道圣元真意被吞噬进入体内,刚刚晋升到传承四重的修为,立刻变得更加稳固。
不仅如此,皓月鼎也被放了出来,不断吸收力量,看起来更加耀眼璀璨,刚刚战斗带来的损耗,不但全部恢复,还变得更加强大。
飞舟下方的喜羊羊、灰太狼等图案,同样疯狂吞噬力量,损耗掉的纹路,变得更加耀眼,威力更强。
呼!
将整条蛟龙分好,龙骨、龙鳞完整被分离出来,苏隐这才松了口气。
如何分割尸体,能让肉保持最佳的美味,这是厨师必学的技能,虽然以前没见过蛟龙,但杀猪刀和对方一接触,立刻知道了肌肉和骨头的走向,这些……只是厨师第四次考核的内容罢了,不算什么。
将肉、血之类的全部装好,抬头看向众人,忍不住一呆。
怎么分个肉的功夫,这群人,又开始修炼了?而且看样子,不少都已经突破……
“难道……厨师分肉,也是授课的一种?”
急忙向丹田看去,并未领悟新的灵气,苏隐满是落。
应该是这里没有厨师,做不到显圣……
他这边停止,没了圣元真意,修炼的众人,也全都停了下来,一个个看过来全都满是感激。
等了一会,天罡门的众人飞了过来。
万蛇草的确采摘了不少,足有上百斤之多,这些年,青鳞巨蟒拦路抢劫,搜集了不少宝贝,不过,大部分都被这次化蛟,消耗掉了,只剩下一小部分,天罡门宗主不敢隐瞒,全部带了过来。
将这些东西收好,苏隐不再多说,驱动飞舟,继续向联盟的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他们飞远,天罡门的几位长老,再次围了过来,看向宗主,眼中露出询问之意:“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次损伤太大了!
不仅所有人受了重伤,体内还中了毒,想要彻底恢复,没有半年,到一年的调整,根本不可能!
宗门评比,马上就会开始……明显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
“返回宗门,让曲长老,代替我做宗主,重新选拔一批长老和弟子,前往联盟……虽然会弱上不少,但现在最大的目的是保住一流宗门的位置,而不是更进一步……”
沉思了一下,天罡门宗主道。
他们是宗门选拔出来,最强大的一批人,现在全部折损在这,前三肯定别想了,能保住前十,就不错了。
“还有,今天的事,任何人都不能传出去,交代所有弟子,任何人都不能得罪镇仙宗,如有违背,轻则逐出宗门,重则格杀勿论!”
再次交代,天罡门宗主看着越飞越远的飞舟,一声叹息。
此刻的镇仙宗,算是真正成长起来,怕是青云宗也很难压制了。
……
“这就是大兖皇城?”
解决掉青鳞巨蟒,再没了危险,半日后,太阳落下之前,巨大的飞舟,终于来到一座巨大的城市上空。
这座城,比大盐城宽大了最少五倍以上,到处莺歌燕舞,人流如梭,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更加热闹辉煌。
“小师叔,我们要先回炼器堂复命了……”
徐冲等人来到跟前。
他们飞舟损坏,算是搭乘,到了地方,也该尽快去复命了,毕竟李朝奉前辈的残念,十分危险,现在还不知怎么样了。
“我也要回一趟青云宗……”墨渊同样抱拳。
孙昭师弟的事,以及镇仙宗的真实情况,他都要去禀告,不能耽误。
安排走这几位,苏隐并未着急进城,而是将飞舟停在了城外的空中。
弟子中的白一一公主,微微一笑,来到跟前:“苏公子,父皇知道你要过来,已经准备好住处,让镇仙宗的弟子休息,更准备好了宴会,想要邀请你前往……”
她被这位少年治好,并且镇仙宗要来的消息,提前就让韩威将军通知了,所以大兖皇室,早就有了准备。
无论这位小师叔的修为,还是恩情,都值得他们以最隆重的贵宾礼仪对待。
“替我感谢皇室的好意,山外野人,没必要搞什么宴会之类,我还需要安顿这些弟子,就不劳烦了!”
苏隐摆手。
闲散管了,与其去皇室接受各种规矩,看别人脸色,还不如自己找地方来的轻松。
“是……”
脸色一白,白一一叹息。
父皇、母后还是错过了机缘。
按照她的想法,他们来到的时候,父皇亲自过来迎接,显得更加尊重,但……身为大兖皇帝陛下,传承境高手,认为这样做,会引来其他宗门的不悦,便断然拒绝了。
在他眼中,镇仙宗这位小师叔,是很厉害,也是女儿的救命恩人,但皇庭的礼节不能废,否则……如何统御天下?
这种顾虑和骄傲,对任何宗门,哪怕是青云宗,都没太大问题,但……这是镇仙宗,这是那位连墨渊、炼器堂徐长老都佩服不已的小师叔!
“袁长老,你和小武、老慢留在船上等候,吴长老、大黑跟我一起,去寻找能够安顿下这么多人的住处!”
不去管她的表情,苏隐道。
小武、老慢的实力,留在船上,完全可以保护这些弟子的安全,至于自己,有大黑跟着,传承强者过来,同样有来无回。
就在此时,十几个人影,乘坐着妖兽,从城门方向,笔直飞了过来,还没靠近,朗朗的声音就响彻云霄。
“大兖皇城镇守将军白聪,封我皇陛下之命,前来迎接苏隐小师叔进皇宫一叙!”
苏隐脸色一沉。
都说了不去,此刻却故意这么大声,明显是在逼自己。
白一一显然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满是着急:“苏公子,我……”
“希望你自己能处理好!”
懒得多说,苏隐一甩衣袖。
“是……”
白一一急忙来到甲板前方,此时十几个飞行妖兽,也已经来到跟前。
刚才说话的白聪,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身着暗金色的盔甲,一身气息,雄浑深厚,带着铁血的味道,一看就知道久经沙场,双目如电,体内力量隐隐透露出来,竟然是一位神宫境九重巅峰的强者,看样子,随时都能突破。
“诸位远道而来,陛下诚心邀请,镇仙宗的诸位,请吧!”
停住妖兽,白聪看向甲板上的少年,淡淡道。
“三皇兄,你什么意思?”
再遏制不住,白一一向前,眉毛扬起:“我已经和父皇禀明,苏公子全程由我接待,去哪不去哪,都有我这边决定,不需要你来插手……”
这位白聪,居然同为皇室成员,是白一一的皇兄。
“没什么意思,皇城乃我负责守护之地,其中的安危尤为重要,皇室已安排好了宗门弟子的居住之地,方便统一管理,我只是负责邀请而已,目前,合阳宗、云剑宗、临海宗等五个宗门,都已经过去,镇仙宗,不应该拒绝吧!”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有請小師叔-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兗皇城【大章求月票!】看書
白聪淡淡道。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会安排……”白一一哼道。
“那可不行!父皇、母后虽然宠你,皇城安全这件事,还是我说了算,由不得你任性……”白聪大手一摆,再次看向苏隐:“想必这位就是镇仙宗的那位小师叔吧,贵宗弟子,如果想要进城的话,还请解除身上的兵器,我们会代为保管!”
“解除兵器?”
苏隐淡淡看过来:“其他宗门也是如此?”
兵器是修炼者的生命,解除兵器,就相当于将生命暴露在别人面前,就算他们同意,其他宗门也很难答应吧!
“其他宗门的宗主,已经和我签署了皇城安全协议,一经捣乱,会严格遵守皇城各种规定进行处罚,如果贵宗不想上交兵器,同样可以这么做,不过,需要宗主亲自签署才有效!”
白聪道。
“宗主?”苏隐不悦。
他虽在镇仙宗辈分最高,说一不二,但宗门目前并无真正的宗主。
并不是不选,而是想做一流宗门的宗主,修为最少达到宗师九重……目前,整个镇仙宗,能够达到要求的,也就他和孙昭。
孙昭刚刚加入,肯定不合适,也无法服众,至于自己……做个小师叔更加逍遥,疯了才去做宗主!
“是!”
“那好,我让门内弟子,就在外面安营扎寨,不进入皇城!”
知道这是对方的规定,也是为了皇城安全考虑,苏隐摆了摆手。
大不了宗门评比完就离开,所谓的皇城,不去便是!
“这个可以!”应了一声,白聪再次看来,抱拳道:“小师叔,父皇让我来邀请你前去皇宫赴宴,顺便介绍你认识其他宗门的强者,以及大兖州的诸多高手,还请不要让我为难!”
“不好意思,没空!”
懒得废话,苏隐骑上驴背,带着吴元笔直向城内飞了过去。
“小师叔……”见他不理会自己,白聪皱眉,声音中透露出不悦:“这是皇室的好意,其他宗门强者也在,还望你们也能遵守……”
咔嚓!咔嚓!咔嚓!
话音未落,天空突然响起一声闷雷,十多道闪电,不知从何而来,劈了过去。
这些闪电威力极大,白聪和诸多飞行妖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中脑袋。
呼呼呼!
全身焦黑,身体抽搐,诸多身影,立刻从空中跌落下去,砸在地上,扬起一大片尘土。
甲板上的老龟撇了撇嘴:“主人脾气好,还真特么蹬鼻子上脸了?哪来这么多废话!再说‘小师叔’这三个字,也是你一个小家伙,可以称呼的?”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