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txt-第六百一十九章 逃亡之路閲讀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我必须向前走,她心想。一步。再向前一步就行,少走一步就多一分被发现的危险。一步又一步,野草遮蔽了浅显的足迹,风吹散气味,树木渐渐葱茏,挡住经过的道路。最终,灰褐色的城镇完全消失在浓绿中。
帕尔苏尔实在走不动了。
若她独自进入森林,很可能已经逃过了大半座山。穿越莫尔图斯的经历是场噩梦,但在这里她如鱼得水。自然敞开怀抱,欢迎许久未归的游子。夜风既不冷也不猛烈,星辰光芒能驱逐疲惫,她光脚踩在泥草地上,大地传递给她热量。狭窄花园不可能与浩瀚森林相比。帕尔苏尔靠在一棵白蜡树上,感觉自己从未失去过故乡。它们与希瑟一样,都曾被我抛弃。
她坐下来,捡嫩枝喂给麋鹿。露娜低下头,用鼻子碰碰枝条,没有动嘴。她的大眼睛里似乎有种怜爱。帕尔苏尔环住她的脖子。“好女孩。”她把脸埋进绒毛,“你救了我,亲爱的、可爱的朋友。没你我逃不掉。”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浮雲列車-第六百一十九章 逃亡之路展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逃入山林后,帕尔苏尔没再骑着露娜。这头随她来到奥雷尼亚的麋鹿很健壮,但当帕尔苏尔在马厩找到她时,露娜正因初源的魔法而精神萎靡。见到主人后,麋鹿略微振作了一些。她也生病了,却依然载着我们走了这么远,帕尔苏尔难过得想。如果只靠我自己,恐怕连城都出不去。
树林中充满魔力。露娜越走步伐越有力,反而恢复了精神。但帕尔苏尔不得不选择走路。她在跳下窗户时不慎划伤了肋下,骑行痛苦难耐,可帕尔苏尔根本不敢停下来处理伤口。毫无疑问,圣瓦罗兰的杀手和银歌骑士不久后将追踪而来。然而她确信在短时间内,帝国不会派追兵。
因为使节队失去了守卫队长。伯纳尔德·斯特林也许会传信给帝都,也许不会,取决于他的实验有多紧要。“黄昏之幕”在庄园折损了人手,帕尔苏尔看得出来,初源们绝不会像圣瓦罗兰一样求和,他们必然要卷土重来,为死于血腥实验的同伴报仇。随便他们怎么办,她一点也不关心。
“欢迎来到希瑟的国度。”帕尔苏尔抓住最后一节藤蔓,把它扯断。“我的狱卒大人。”
她的力量开弓没问题,但对付带着头盔的战士就有些差强人意了。那一下打得不重,骑士早已苏醒,恐怕正盘算着要她的命。帕尔苏尔不担心,就算他还有力气杀人,她也不会束手待毙。神秘生物与凡人的差距比她和银歌骑士的差距更大。
“你被赶出去了,绿精灵。”骑士吐掉嘴里的血。麋鹿露娜得到解放,赶紧从他身旁逃走。他把头盔扯下来,以免遮挡视野。这玩意被打歪了。“送上礼品可不会换来宽恕。”
“森林种族从不用血肉献祭。”
“你们该试试。你的野神没准会动心,大发慈悲拯救森林里的兔子们。”
“那你的同族灭亡前向神灵祈祷了吗?”帕尔苏尔静静地看着他,“随便你怎么说。我不会杀你,乔伊。我知道大妖精有自己的信仰,你们相信灵魂死亡后会重生,把其称之为轮回。但这是错的。死亡是一切生命的归宿,你应该害怕它。”
“看情况而定。你打什么主意?”
“莫非你会配合?”
乔伊没回答。他眼神中的意味不好辨认。
“没主意。我是神的信者,希瑟要我尊重他人的性命。”
“你的希瑟告诉你,斯特林会认定我来找你,从而延缓派出追兵。”
帕尔苏尔无法否认。独自逃走她会面临乔伊和圣瓦罗兰的死亡威胁,就算侥幸被银歌骑士找到,乔伊也会想方设法刺杀她。帕尔苏尔不敢想象彻底脱逃的可能……放弃杀死乔伊后,她唯一的选择就是带着他一同逃离。
“为什么放我走?”她拿树枝捅捅骑士的胸膛,动作牵扯伤口,疼得厉害,但帕尔苏尔没停手。反正他更疼。“害怕我的灵魂轮回之后来找你算账?”
她给过他许多理由,企图从他剑下活命。但那些理由都太牵强。乔伊有办法找到德洛,帕尔苏尔的存活与否并不重要。他早该下手,以免巫师斯特林的实验得到她的协助。当然,我本来也该杀了他。帕尔苏尔知道,自己的借口在乔伊听来并没好到哪儿去。
“我不信什么野神,绿精灵。”
“是吗?我听见你叫出那水妖精的名字,她之前没把名字告诉你们。你怎么知道的?”
乔伊盯着她:“你以为很了解我?”
“一部分罢。”帕尔苏尔站起身。交谈是获取信息的好方式,这些天里,与她交流最多的人就是乔伊。“我了解你的出身和过去,了解你想做什么。”从你令人牙疼的用词和可恨的行为里。她移动树枝,“就像现在,我知道你断了几根肋骨。”用力。“痛吗?”
骑士抄起头盔掷过去。帕尔苏尔朝后一躲,变形的钢盔砸在树干上,喀嚓一声,不知开裂的是骨头还是木头。她没再挪动脚步,居高临下地看着骑士试图起身。他徒劳的动作让帕尔苏尔感到很快活。
“不管你怎么说,乔伊,我知道你不想死。这是所有生物的本能。”帕尔苏尔弹了弹树叶,把它摘下来咀嚼。伤口传来一阵清凉。“当然,你有你的理由。你可以留着它,等死前说给自己的靴子听。但如果你想追寻死亡,就不会费心除掉我。斯特林的实验会干扰你的轮回吗?还是他和你结过仇?”她没指望回答,干脆直接动手。骑士的威胁在蜷曲藤蔓的困束下荡然无存,帕尔苏尔向他报以最甜美的微笑。虽然银歌骑士战胜了苍之森,但他们仍是皇帝的仆从,不是主人。“我有话要说,你听得懂精灵语,没错吧?”
“对你的畜生说去,贱人。”
“露娜是我的朋友,我最忠诚的伙伴。”干嘛生气?他不过是个可悲的帝国骑士,受命侵略,受命守卫。银歌骑士也不例外。说到底,皇室的卫队把控在贵族手里,是他们供家族子弟获得荣耀履历的平台。苍之森也有这样的队伍,哪儿都有。至于连贵族身份都没有的下等人,他们的好运也将就此终止。带有皇室纹章的徽饰牢牢拴住他们,要他们到死都服从。雷戈是这样,波加特不例外。乔伊似乎比他们好一些,但那是作为选择派系的代价。
帕尔苏尔低下头,与乔伊嘲弄的目光对视。他们距离不足一步。我也能让你服从。她伸手按进他的胸膛,直没到手腕。比起单纯的痛苦,内脏被手指把握的感觉会令人惊恐。“以牙还牙。感想如何?”
骑士的呼吸变得急促。“外面凉快多了。”他抬了抬头,脸上掠过一丝讥笑。“你的**也这么想,母牛。”
帕尔苏尔侧过身,用空出来的手给了他一巴掌。
如果她仍是圣瓦罗兰的苍之圣女,大祭司会要求处死此等出言不逊、亵渎神灵的混球。因为圣女乃是森林之神的侍奉者,圣瓦罗兰寥寥可数的死刑罪名中,就有冒犯神威这一项。可她现在没有祭司,没有卫兵。希瑟在上,她连处刑的刀子都没有。帕尔苏尔是个被流放的阶下囚,昔日的森林种族主人尊严扫地,她只剩本能的羞耻。
“银歌骑士都像你一样?”
“你见过他们。有什么不同?”
帕尔苏尔握住一根肋骨,把它放回原位。她从没将魔法这么使用,手掌间的感觉十分怪异。“他们忠于奥雷尼亚帝国,而你不一定。”
“蠢女人。这个国度里人人忠于自己。”
“好吧,或许你说得对。但你仍是例外,乔伊。你不属于那里。”骑士一言不发,旁观她的表演。“奥雷尼亚不是圣瓦罗兰,皇帝和贵族把持朝政,没有平民跻身的位置。你想分享麦克亚当的胜利,但终究徒劳无功。”
“要么他赢得王冠。”乔伊回答,“要么我们一起没命。”
权力争夺还能怎样?当然,如今大半个朝堂都站在麦克亚当这边,他赢面很大。先前不是这样,赛莱贡也有继承权,还有内阁首相的支持。帕尔苏尔并非对邻国的内政一无所知,她曾期望内乱能延缓帝国侵略的脚步,但大祭司告诉她,皇帝的谕令才举足轻重,贵族的票选只是笑话。
荒唐的是,圣瓦罗兰的内乱反倒来得更快。
但这些是苍之圣女要考虑的问题,与帕尔苏尔无关。她只需要想办法活下来,逃出去。逃到银歌骑士和精灵刺客找不到的地方。她不能时刻警惕乔伊,没人能永远警戒。她得说服他。如果说服不了,帕尔苏尔不介意用其他手段……但我绝不会再杀人。
她抽回手,掌心有骨头碎片。“干嘛不逃?像我一样。你本就与奥雷尼亚的政治毫无瓜葛。”
“你有你的神,我有我的。而且你逃不掉,绿精灵。”森林的神秘迅速恢复了创伤,代价是魔力和体力。他不会死,但会更虚弱。这正是帕尔苏尔想要的。“等他们抓到你,你会希望由我给你解脱。”
帕尔苏尔冲他微笑:“我们。他们不想我死,你却来杀我。”恐怕麦克亚当有办法解决她的指控。“送命是和诞生同等严肃的大事,我尤其不想和你这种混蛋一起完成,但我没得挑。”她招来麋鹿露娜。“骑士大人,你也没得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