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42ee5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 txt-第六百四十五章 卷末-顧佳篇(中)展示-zp1gv

科幻小說 / 2 10 月, 2020 /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高高扬起的手被抓住,再也扇不下去。
林有有又伸出另一只手捶打。
林跃往旁边一闪,拉开后车厢的门把她推进去,完了坐进主驾驶,发动车子离开。
呜呜呜~
林有有在后座上哭得稀里哗啦,伤心极了。
“在你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面临这样的结果。”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顾佳下不去手,但我可以。而且我问过你两次,为了许幻山是不是可以付出一切。”
林有有抬起头,眼含泪光看着他:“什么意思?”
“顾佳这人太倔,眼睛里揉不进沙子,她无论如何是不会跟许幻山继续下去的。而许幻山牵挂着许子言,不会轻易放弃母子两人,你能做的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按照你的意思,这么做是在帮我?”
“我是在帮我自己。”
能怼人,惩罚林有有,还有钱拿,以及推进主线任务,说帮自己没毛病。
如果较真的话,整件事可以怼许幻山两次——林有有一次,烟花厂爆炸一次。
当然,他不会为了5000块坐视烟花厂爆炸,造成两名工人死亡的后果发生。
……
震惊!浦东区多位妇女当街暴打小三。
试问,面对小三,该不该使用暴力?
周浦今天上午发生暴力事件,一名疑似小三的女子被剥衣示众。
……
类似的标题在网络传播,还有人上传了视频,不过关键部位和脸都打了马赛克。
好奇心是一把邪火,炙烤着喜欢围观的网民。
虽然自媒体的报道为视频和照片打了马赛克,但是在微信、网盘、QQ还是有原片传播,甚至有好事者搬到91上,引来无数网友围观。
接近傍晚的时候,宅在家里刷微博的钟晓芹看到了大妈手撕小三的新闻还有视频。
别人或许不知道具体情况,可是看到一晃而过的女人脸时,她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顾佳找人把林有有打了?
与此同时,王漫妮也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看到微信群流传的视频。
而后,钟晓芹问明顾佳的位置后打车接上王漫妮赶过去。
许幻山给顾佳赶出家门,陈姐被放假,许子言在林跃那里,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
王漫妮给她看了那段视频,问是不是她做的,还在一边说打得好,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就应该用这样的手段惩罚。
顾佳没有说话,她没有雇人去找林有有算账,因为在她的认知里,有能耐的女人解决不忠的男人,没能耐的女人才会去找小三撕逼。
然而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看到林有有胸口纹着一道蓝色浪花的纹身,那是许幻山承诺只给她一个人的礼物。
上次带许子言去BJ玩,在乐园天空看到两个蓝色的“U”,许幻山辩解说他本想在天空打出两个“O”,但是没有成功,于是变成了“U”。
还有许幻山去烟花厂销毁蓝色烟花的事情,当时使用的是燃放销毁,而不是焚烧销毁,现在她知道这是为什么了,因为许幻山是跟林有有一起去的,想来继续生产蓝色烟花也是受了那个女人的影响。
枉她一直觉得自己挺聪明,挺有能力的,身边人说起她也会用聪慧、独立、精明这样的形容词,可是现在呢?她觉得自己活得像个傻瓜。
她拿着一瓶酒躲进厕所,一边哭一边喝,一边掐自己的身子。
王漫妮和钟晓芹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在洗手间外面干着急没有办法,只能隔着房门安慰。好在里面有动静,时不时能听见她骂自己的声音,心下稍安。
半个小时后。
洗手间的门打开,浑身湿透的顾佳出现在二人面前。
两个人把喝得醉醺醺的她搀到卧室,换下衣服,吹干头发塞进被子里。
王漫妮第二天还要去催帐,看顾佳睡下后打车离开,钟晓芹没有走,留下来陪她。
翌日清晨。
钟晓芹烤了两片面包,拿出冰箱里放得蓝莓酱用餐刀涂抹好,又倒了一杯牛奶端着走进卧室,然而看到背着房门沉睡的闺蜜,又不忍心打扰,踌躇一阵后小步退回客厅,坐到那张可以养鱼的大餐桌旁,一片一片撕着烤面包吃。
就在这时,猛听房门咔的一声打开,外面走进两个人来。
一大一小。
小的是许子言,大的是……
“陈旭?怎么是你?”
林跃看着客厅里的钟晓芹说道:“怎么不能是我?许子言想他妈妈,非要回家来见一面,见不到就不上学,难不成我带他来这里还要向你请示?”
“……”
钟晓芹被一句话怼得没有脾气,用力撕下两小块面包塞进嘴里,把杯子里的牛奶咕嘟咕嘟喝个干净。
这时许子言已经跑入卧室,将他的妈妈从宿醉中折腾醒。
听着里面传来顾佳带着笑意的问话,钟晓芹自知有许子言在,她不会干傻事,便拎起自己的包到前面物业部找以前的同事叙旧去了。
林跃目送钟晓芹离开,取出丢进系统空间的早餐开吃,这时顾佳穿着一件枚红色睡衣抱着许子言走出来。
“陈旭,谢谢你这两天帮我照顾子言。”
“不用客气。”林跃指指餐桌上的东西:“我在楼下买的粢饭糕和咸豆浆,要不要吃点?”
她摇摇头,拉出对面的椅子坐下:“昨天周浦发生的事,是你找人做的吧?”
“真聪明。”
“这么做会不会过分了点?”
顾佳没有意外他会知道自己和许幻山之间的事,毕竟如果没有大事发生,她是不会把许子言托付给别人照顾的。
“过分吗?我倒是觉得很正常。”林跃笑笑:“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林有有明知许总有家室还要横插一脚时就该知道会有今日恶果。”
“无论如何,谢谢你为我做的事。”
要说手撕小三这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虽然觉得陈旭的手段有点不文明,但是出发点也是帮她出气。
“昨天喝酒了?还喝了不少?”
顾佳把手放在嘴前,哈了一口气:“酒味很重吗?”
许子言点点头:“妈妈,爸爸身上都很少有这么重的酒味。”
“对不起啊,妈妈一会儿就去洗澡好不好?”
“妈妈?爸爸呢?”
小孩子的一句话令她无言以对,总不能说你爸在外面有人了,我把他从家里赶出去了。
这时林跃拿出一个欧布奥特曼的玩偶递过去:“子言去玩玩具好不好?让陈叔叔跟你妈妈说几句话。”
“好。”小孩子没那多心思,拿着玩偶走了。
“没想到你还挺会哄孩子的。”顾佳说道:“一开始我想让我爸带的,但是……”
“我知道。”林跃说道:“你怕他接受不了。”
顾佳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前天晚上我把许幻山赶了出去,你知道他临走前说了什么吗?”
林跃摇摇头。
顾佳惨然一笑:“他说子言是我的小儿子,他是我的大儿子。当时我觉得这话听着耳熟,后来仔细回忆了一下,还记得有次你送我和子言回家的时候说过类似的话,看来我这个妻子做的很失败,你都比我更了解他。”
“我是他的司机嘛。”林跃捏起一片纸巾擦掉嘴角的油渍:“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顾佳看了一眼儿童房紧闭的房门,扭头望窗外说道:“离婚。”
“没得缓了?”
她摇摇头,五指按着额头往上轻推,把头发拢到一边,没有化妆的脸看起来很是憔悴。
“2008年认识,超过十年的陪伴……没想到会在今天……”
说着说着她的眼睛红了。
林跃拿起一张面巾纸递过去。
顾佳接过来掩住口鼻,有些不敢看他:“我怎么会跟你说这些……”
是啊,她怎么会不知不觉暴露出自己感情里最脆弱的一面?要知道四个月前还只是把他当不成熟的弟弟看。
林跃没有说什么,拿出一张硬卡纸推过去。
顾佳把被眼泪打湿的面巾纸拿开:“这是什么?”
“机票。”
“机票?”
“去散散心吧,也让自己冷静一下。”
顾佳拿起机票,看了一眼行程,出发地是上海,目的地是长沙。
“那茶厂的事……”
“都这时候了你还记挂着茶厂的事?”
“我放不下村子里那些孩子。”
“放心吧,不会让他们挨饿的。”
听他这样说,顾佳稍稍心安,把机票轻轻放到桌面上:“陈旭。”
“嗯?”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我送子言去幼儿园了。”林跃没有理她这茬,起身往儿童房走去。
顾佳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不知道王漫妮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他的好。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