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唐朝貴公子 txt-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世民叹了口气,随即道:“至于你其他几个成年的兄弟,行为也多有不彰。”
他而后深深的看了李秀荣一眼:“朕年富力强的时候,总是觉得人的能力最紧要,可如今方知,人最需的是德啊。若是德行不好,留在身边,只是隐患。朕思来想去,便想到了你,你是公主,天潢贵胄,打小起,就不爱争宠,也不喜邀功,安安分分,规规矩矩,下嫁给了陈家,也是乖乖巧巧的相夫教子,没有做令皇族蒙羞的事。所以朕非要借用你不可。这鸾阁……就是三省之外的新省,用来做什么呢?是用来拾漏补遗,看看这三省执政,有什么缺失,看看政令是否有可以修补的地方。”
“不说其他的,就说六部吧,朝廷设了六部,可是朕发现,六部已经不足以治理天下了,礼、兵、吏、刑、工、户,各部之间,职责不明,总会发生一些邀功诿过的事。不说其他的,这股票交易所,每日这么大的交易量,谁来管理呢?让户部吗?户部懂这些吗?再有,这么多的作坊,难道朝廷也将他们视而不见?需要有一个完整的策略啊。若是六部管不上的事,就让鸾阁来管吧。这些事,陈家比较熟悉,可陈正泰是个懒惰的人,朕思来想去,也只有秀荣出面了。你是公主,朕就敕你为鸾阁令,与中书令、门下令等同。”
李秀荣听着,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好。
她没想到,父皇给与自己的职责,比自己想象中还要重。
六部管不到的,都在鸾台的辖下。
这鸾阁令,岂不也成了可以和房玄龄这些人平起平坐的人?
只是……自己只是女子。
虽然大唐没有什么太多的男女妨碍,某种程度而言,女子幕后操控的事屡见不鲜。
关陇贵族出身的人,哪一个不是,当初的隋文帝杨坚,见了自己的妻子都害怕呢。又如当今的宰相房玄龄,那更是天天被夫人各种收拾。
至于李秀荣的那些姑姑们,就更不必说了,一个个都如虎狼似的,在外头比她们的丈夫要威风的多,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个个都将她们的夫家吃的死死的。
可李秀荣还是有些慌:“父皇,儿臣……”
李世民摆摆手:“朕知道你又要婉拒,说什么不能胜任的话。不必怕,不胜任也不打紧,朕取你的德行,至于才干,可以慢慢的磨砺,这世上有谁是天生便什么都能擅长的?正泰,你也劝一劝。”
陈正泰一时不知该怎么劝好,只好干笑道:“若是陛下不怕事情办砸了,儿臣倒是没什么意见。”
李秀荣踟蹰道:“只是儿臣若是每日来鸾阁,那继藩怎么办?”
李世民道:“继藩自有良师教导,他年纪不小啦,不可能日夜跟着你。”
李秀荣唏嘘着,她的性子,便是如此,此时竟不知该如何拒绝。
李世民见她不回应,便笑道:“既然如此,事情就这么定了,这鸾台,暂时就定在武楼吧,明日朕便让人,将武楼修饰一下,你能为父分忧,为父很欣慰。”
李秀荣只好道:“儿臣遵旨。”
当日夫妇二人出宫,李秀荣不由道:“真是奇怪,父皇为何这样做呢?”
“武珝不是已经说了,陛下这是对许多大臣失望了,他在谋划和布局。”
“可为何是我,我还是不能明白。”
“我也不明白。所以这就是为何,陛下是圣君的缘故,若是人人都明白,傻子都知道他想干啥,那还叫什么圣君。”
李秀荣居然觉得有理:“只是这鸾阁的事,我却不懂。”
“这无妨,可以先将武珝调到你身边,做你的女官,给你出谋划策,我想……她一定会有主意的。”
“武珝?”李秀荣不禁道:“她有这个能力吗?何不从朝中调人呢?”
陈正泰自信满满的道:“你放心便是,这世上再没有人比她更擅长此道了。当然,她只是协助你,你不能事事都依赖别人,毕竟你才是鸾阁令。”
“我自然知道。”李秀荣颔首。
……
侯府。
侯君集来回在堂中走动。
他内心的焦虑,此刻已让他脸色越来越凝重起来。
陛下突如其来的动作,令他生出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慌。
当初陛下对他的栽培,侯君集认为将来自己必定是辅政太子的主要人选。让他一个将军任吏部尚书就是明证。
他甚至认为,将来辅政大臣的班底里,应当会有长孙无忌,还有自己,当然,还可能添上一个陈正泰。
可是,自己比长孙无忌年轻许多,那时的长孙无忌,十之八九已是老眼昏花,虽是位高权重,却是不足为虑。
而至于陈正泰,他并没有真正进入朝廷,只是皇亲国戚,这朝政和军政,十之八九是落在自己身上。
可现在……固然陛下没有因为李祐的事而惩罚自己,可显然……满盘皆输了。
他越这样想,越觉得烦躁。
听闻陛下特意修书给长孙无忌,专门借了长孙无忌一贯钱。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陛下故意借这一贯钱,有皇家欠长孙家钱的意思,意思是,滴水之债,涌泉相报?
可显然……陛下没有朝自己借,因而……长孙无忌应当还是地位稳如泰山,可自己……已被放弃了。
再有,陛下又令遂安公主入朝,这是破天荒的事,这大唐,居然多了一个鸾阁令,虽然满朝文武认为,区区一个遂安公主,她完全不懂政务,不会成什么气候,也不可能对三省造成什么威胁,所以………不需堤防。
这朝中是热议了一下,也有人上了奏疏表达了自己的不满,不过这风头,很快就过去了。
可对于侯君集而言,就不一样了,陛下召遂安公主,显然也有……以陈家辅政的意思。
而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这么多年来,多少个日夜,立了这么多功劳,可到头来……
他觉得自己浑身冰凉,陛下的心思,太难测了。
…………
李秀荣在三日之后,随即便到了鸾阁。
这鸾阁原本是武楼改成的,门口换了招牌,李秀荣入内,身后跟着武珝。
武珝是以女官的身份进去,其实这女官说穿了,只是地位高一些的仆从而已,这两个女子落座,早有宦官给他们准备好了茶盏。
李秀荣坐定之后:“这里没有佐官、文吏吗?”
“陛下说了,殿下想传唤谁,直接让奴等去传唤朝中诸相公便是。”
武珝笑道:“这样也好,免得被掣肘,我们到时自己挑选一些干吏。”
李秀荣颔首,她落座之后,便瞥了武珝一眼:“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李秀荣自袖里取了一份章程。
李秀荣便道:“这几日辛苦了你。”
武珝便回答:“不敢。”
而后将章程送给宦官:“拿去三省,交付三省议定。”
宦官没想到,这两个女人刚刚上任,就已做了准备,哪里敢怠慢,便匆匆忙忙的去了。
李秀荣和武珝则端坐着喝茶。
李秀荣瞥了一眼国色天香的武珝,面带微笑:“这拟定章程的事,你从何处学来,还有,你似乎对政务很是娴熟……”
“师母,我经常要看邸报的,作为长史,怎么能对朝廷漠不关心呢,这邸报看的多了,自然也就轻车熟驾了。”
只……看多了邸报……
李秀荣道:“你的恩师一直夸奖你聪明,想来一定有过人之处。”
武珝抿嘴一笑:“不敢。”
她在师母面前,还是很乖巧的样子,显得很拘谨,不敢有任何逾越礼法的言行,李秀荣不做声的时候,她便也在一旁沉思,什么时候李秀荣询问她,她便对答如流。
…………
门下省,政事堂。
三省宰相们聚于此,此时已炸了锅。
“一开始就想要自己征税,这还了得,这是户部的事……”杜如晦显得很不满,他对于这个鸾阁,是漠视的态度,认为不过是陛下心血来潮的产物,等到李秀荣厌烦了,便会乖乖回去相夫教子她们能懂什么国政,自己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全明白呢。
可哪里想到,鸾台一早就送来了章程。
这章程很吓人,认为当下的税制已经不合时宜,尤其是工商的税赋,十分原始,还处在十抽一,各处关隘卡要的地步。
这种混乱的税制,直接导致许多税赋浪费在了地方官吏之手,没办法收到朝廷手上,而且抽的货物……囤积起来,因为库存不便,转运麻烦的缘故,导致了大量的浪费。
因而,第一个章程,便是要求从户部手里,剥离开工商的征税职权,直接在鸾阁之下,设一个财政部,专司财政之事。
“直接设立一个部堂,这是恒古未有的事。”房玄龄没有否认当下税制的混乱,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商税绝大多数都是实物税,也就是商贾转运十车的丝绸,那么就抽走一车的丝绸,可这些丝绸囤积在各地,按理来说,是该转运到长安入库,可实际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大量的丝绸,都是以保管和运输不善的缘故,直接浪费掉了。
不只如此,各种税制盘根错节,毕竟沿袭的乃是隋制,而隋沿袭的又是北周的体制,那个时候还在战乱,谁管的了这么多,一拍脑袋便出一个税来,可收也可不收,很多税,是不该收,却是收了。而许多的税,倒是该收,可实际上……你也没办法征收。
不过房玄龄觉得不妥的地方就在于,征税,大可以重新改一改,不必踢开户部,令外成立一个部堂。
这六部是多少年的规矩了,沿袭了不知多少个朝代,现在直接成立一个部堂,显得有些不谨慎。
长孙无忌只是微笑,不做声。
他虽也是宰相,可是长孙无忌很油滑,陛下才刚刚建了一个鸾阁呢,不管成与不成,其实都不重要,长孙无忌知道这是陛下的心思就够了,这个时候直接非议,难免让陛下认为自己和他不是一条心。
所以他不吭声。
倒是另外几个宰相,却也怒了:“这才第一日,就这样干,真是妇人之见啊。”
“房公,我看……此风不可涨,不妨立即上书……”
“为何要上书呢。”房玄龄微笑:“老夫看来,不妨就按他们的意思办吧。”
“什么?”众人看向房玄龄。
人们都说房玄龄善谋,可万万想不到,这房玄龄第一个就妥协了。
若是如此……那还了得?
房玄龄微笑道:“这件事,就按她的去办,这事……肯定成不了,建立一个部堂,需要多少人力物力,哪里有这样轻易呢?现在鸾台刚刚成立,不妨就给她一点事做,让她将心思都花在这上头,有何不好?陛下刚刚任了殿下为鸾阁令,我等便群起反对,一方面会让陛下难堪。另一方面,这天下百姓看了,也会看笑话的。”
众人听了房玄龄的话,顿时恍然大悟。
杜如晦道:“言之有理,倒是我等不知进退了。”
三省很快议定,表示了对章程的支持。
而后,作壁上观,就想看看,这鸾阁到底会玩出什么东西来。
可是过不了多久,便又来了一份鸾阁的公文,建言将魏征提为财政部的尚书。
这一下子,让三省突然意识到……这鸾阁显然是想玩真的。
当然,立即否决,而是提了一个人选,乃是御史中丞朱锦。
朱锦宦海沉浮数十年,很有经验。
而至于魏征,当初辞官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秘书少监呢,照规矩,是绝对不够资格的。
这不是他魏征名声大就可以的事。
三省直接封驳了鸾阁的章程,打了回来,反而下了一份公文过来。
鸾阁这里,李秀荣蹙眉,她没想到……事情比她想象中要麻烦的多,当初那些见了自己都和蔼可亲的大臣们,现在却都是如狼似虎,开始变得正锋相对起来。
“朱锦这个人,你看如何?”
“朱锦如何,不重要。”武珝在一旁面带微笑,她笑的样子很纯真,脸颊上的酒窝露出来。
“嗯?”李秀荣看着武珝:“为何?”
“因为朱锦是三省提的,所以他即便是管仲再生,殿下也不能用。”
“难道不是以能力大小为先吗?”李秀荣觉得武珝有时候格外有主意。
武珝道:“师母,什么才是权力呢?权力是因为陛下封了师母为鸾阁令,那么师母就有了宰相的权力吗?不,并不是的,官职的大小不重要,甚至是名望的高低也不重要。权力的本质,就是师母要让谁做尚书,谁就可以做尚书。这份公文里,将朱锦说的如此天花乱坠,可鸾台想要真正办成事,就绝不可以接受三省的建议,因为一旦师母妥协,那么在满朝文武眼里,鸾阁令不过是个无用的称谓罢了,师母要做的,是继续坚持,非要让三省让步不可,只有让人知道,师母可以任免尚书,那么师母才可以让他们生出敬畏之心,而接下来,这财政部的事,才有促成的希望。”
“而一旦接受三省的安排,财政部就永远都建不成了。”
李秀荣听到此处,顿时明白了武珝的意思:“所以,我该去拜见父皇,让父皇支持我?”
“不可以。”武珝道:“若是拜见了陛下,得到了陛下的支持,那么就师母借了陛下的势而已,人们敬畏的是陛下,而不是鸾阁令。”
“既然不可以拜见父皇,就只好去拜访房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武珝又摇头:“房公见了殿下,一定是殷勤款待,可是绝不会让步,他是宰相,是不容许有人挑衅他的威严的。”
李秀荣听到此处,蹙眉起来:“如此说来,似乎怎么做都不成了。”
“谁说没有办法呢?”武珝道:“依律,所有的政令,都是三省议定之后,交付六部执行。现在三省之外,多了一个鸾阁,这就意味着,需三省一阁议定之后,才可拟出门下的诏令,交付六部。既然是这样,只要鸾阁令对于所有的政令都提出质疑,那么……就一个政令都发不出去了。”
李秀荣诧异道:“若是如此,岂不是……朝廷要瘫痪不成?”
“瘫痪又如何?”武珝态度格外的坚决:“非常之事,行非常之法,外头的人,都当鸾阁毫无用处,那么就要宣示它的用处。人们都认为,权柄不能操持于妇人之手,那么就用一切方法,令他们知道,任何人敢于忽视鸾阁,任何法令都不能推行。”
李秀荣显得有些忧虑,这样做的后果,可能难以预料。
可她隐隐之间,觉得武珝是对的。
她不想被人看笑话。
夫君将武珝派来协助我,想来也是这个意思吧。
于是,沉思片刻:“怎么做呢?”
“抓住一些朝堂中的规矩,进行反击,让他们鸡犬不宁,直到妥协为止。”
“从哪里开始干起?”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从这里……”武珝拿出了一份奏疏,交给李秀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