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九百二十章    突來傳聞天荒址看書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巨子令。
对于任何一个墨家人而言,其意义都大于他们的生命。
要不然。
墨罗这样的人物,也不至于念念不忘。
甚至。
整个墨家人无数辈的先人,都在极力的寻找着这块巨子令。
有道是。
有了巨子令,墨家就不再松散与争斗,也将不再没有头领一般,流落各方,各隐其地。
对于这一点。
钟文也算是清清楚的了。
而此时的墨离她们三人,拿着巨子令,都已经是痛哭流涕,都不知道如何言语了。
到了最后。
墨离她们更是直接跪了下来,向着东方拜了几拜。
而后。
又是转身,正欲向钟文行跪拜之礼。
不过。
钟文却是涌出庞大的内气给阻止了,“墨离,巨子令乃是你们墨家之物,而且,这也是我与你伯公他们商议好的。如得了巨子令,必当还返于你墨家,所以,这跪拜,还是算了吧。”
“多谢。”墨离她们三人见自己无法跪下去,又见钟文这般说了话,只得起身,向着钟文行了一个大礼。
这个大礼。
钟文受得。
毕竟。
巨子令乃是他所得的。
如果钟文不想把这巨子令还给墨家,谁又知道?
哪怕就算是墨家人知道了巨子令在钟文的手上,墨家人又能拿钟文有何办法?
除非背后使阴招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可是。
钟文就是这么大方,而且大方到都放弃了可以统领墨家的机会。
墨家的强大,那是不言而喻的。
墨家的庞大,更是不言而喻的。
到了钟文如今的境界,又何需控制什么。
当下的钟文,可真没有那份心思去控制墨家,更是不会动用巨子令,好指使着墨家人替自己办什么事。
有家有女儿的。
这些又如何能比的?
墨离的一声多谢,也算是道出了墨家人对巨子令的追寻之苦了。
而随着墨离的一声多谢后,又是看向钟文道:“九首,以后我墨家在任何时候,任何时间,都可唯你九首调遣。这是九首你对我墨家人的恩情,还请九首莫要拒绝。”
钟文本来听着墨离的话后,想摆手。
可没想到。
墨离像是知道钟文要拒绝之意,直接把话说的很透彻了。
“行吧,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事可言的,即然巨子令已是回了墨家,此事到此间也就该结束了。墨离,想来你当下也有不少的事情要去做,我就不留你了。对于你伯公他们的事情,我九首也是无能为力。”钟文听后,只得点了点头。
“多谢九首,那我们告辞了。”墨离此时的心情,用什么都无法言喻。
前有伯公一些长辈的消失。
而后又有巨子令的回归。
两种心情一交错,让墨离都开始觉得自己该挑起墨家复兴的担子来了。
钟文轻轻的笑了笑。
墨离也是轻轻的笑了笑后,这才带着另外两位墨家人离开去了。
至此。
钟文也知道。
灵宝门之事,也算是真真正正的结束了,以后墨家也不会再到处追查着关于巨子令的消息了。
甚至。
钟文都能想像到。
有了巨子令的墨离,在未来说不定能把整个墨家统筹起来,重建其墨家人的伟大来。
至于会不会。
这些,就看墨离如何行动,又如何把墨家重建了。
正当钟文坐在亭台当中出神之际,任竹她们带着九儿却是走了过来,“义父。”
“父亲。”
钟文见几个小娃后,这心思立马又回归到了正常,抱了抱九儿,“九儿玩累了吗?是不是饿了?”
“父亲,九儿不累,九儿也不饿。父亲,离姨怎么走了啊?我都还没有跟她说话呢。还有,小小黑不在我身边,也不知道会不会不高兴。还有还有,父亲能不能让离姨给小小黑找一个朋友来啊。”九儿笑着摇了摇头,随即又是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向着自己父亲问道。
好嘛。
这么多的问题,让钟文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你离姨有要紧的事情要去做,所以就先走了,至于小小黑的事,等以后有了机会,我让你离姨给你再弄只小小黑过来。”钟文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小脑袋。
小娃的脑瓜里面,想的总是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这就如自己小妹小时候一样。
这让钟文忽然想着,是不是带九儿去一趟天地宗,去看一看小花去。
站在一边的任竹几兄妹。
还有徐福的几个孩子,静静的站在一边。
欲言又止的任竹,看着自己义父和九儿说笑,眼中一直闪动着羡慕之色。
她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
哪怕有了钟文这个义父,她也没有享受到什么父爱。
最让她享受的,那必然是曾经徐福的爱了。
说来,曾经的钟文。
自己都是一个娃儿,又怎么可能会注意到这些问题,哪怕有人跟他说上几句,估计也不可能像待九儿一样去待任竹的。
有一句很鲜明的话摆在中间。
那就是血亲。
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是很难很难做到视如己出的。
好半天。
任竹还是走近了钟文,双眼看着钟文和九儿,“义父,我们想去利州。”
“哦?上次你也问过我这个事,你母亲她们都同意了?”钟文停下与九儿的说话声,看向任竹。
而此时的九儿,一听任竹说要去利州,顿时就拉起了任竹的手,“任竹姑姑,你要去利州吗?那太好了,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
任竹笑了笑,也是学着自己义父的样子,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义父,我祖母和母亲都同意了,所以我们想去利州,因为,那里有义父在。”
钟文瞧着这个算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任竹。
感觉在这一刻。
钟文发觉任竹长大了,早已不是以前的小任竹了。
对于任竹要求去利州之事,钟文本就没有什么意见。
只要得到了她祖母和母亲的同意,那就可以去利州生活。
而且。
任竹三兄妹们的年岁也越来越大,这也快要到了成亲的时候了。
而自己又长期不在长安,婚事一事,任竹一家也一直不敢做主。
如实。
钟文乃是任竹的义父。
自然而然的,这任竹的三兄妹也都喊钟文一声义父。
这姐姐兄长都年岁大了,到如今都还没有婚嫁,这也是他钟文的错。
想到这些,钟文起了身,走近任竹她们,“那就去吧,待去了利州,你们也就该嫁娶成家了,这也是义父的错,差点担误了你们的终生大事。不过好在为时不晚,只要到了利州,到时候义父给你们寻个好人家。”
钟文的话,到是让任竹三兄妹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着头。
中午时分。
钟文招来徐福,交待着任竹一家的事情。
当徐福听后,顿时也是难过之极。
原本。
徐福一直把任竹当作女儿一般的对待。
哪怕徐福早已是成了亲,有了自己的儿女。
可徐福对于任竹的疼爱,一点也是不差的。
可当他突然听闻任竹一家要去利州的消息后,这让徐福心中多了许多的愁情来。
“徐福,你好好安排吧,明天,我带着九儿先离开长安去个地方,待我回到利州之时,想来她们也该到利州了。对了,记得先去封信到利州,让利州那边把居所什么的弄好,省得任竹一家到了利州,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钟文拍了拍徐福的肩膀道。
对于徐福这个管家,钟文永远是相信的。
要是不相信的话。
估计早就把徐福换了。
至于钟文所言的居所之事。
自然是不能再次把任竹一家安排在利州城内的郡王府的。
那里。
只能成为钟文偶尔居住的居所,或者说钟文一家偶尔居住的居所。
其实。
钟文也好,还是钟文一家也罢,少有去居住的。
那里,已经成为利州的象征了。
甚至。
到现在都还有人会前去利州城的郡王府大门前观看,或者送上一些吃食鲜花一类的东西。
第二日清晨。
钟文带着九儿离开了长安城。
“父亲,我们要去见姑姑吗?”离开长安城后,九儿在钟文怀里仰起头来,向着钟文问道。
昨夜。
钟文就已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与九儿听了。
这小小人儿到也记性好,一夜过去后也没有忘。
“是的,父亲带你去看看你姑姑去,省得你姑姑老说我不带你去见她。”钟文笑了笑,一路缓行,往着西边赶去。
正当钟文到了陈仓之时。
一个百家楼的门徒,却是忽然来到了钟文的不远处。
“长老。”那百家楼的门徒一到钟文跟前后,很是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是百家楼的?”钟文只要见这样陌生的人喊自己一声长老,那必然就能知道,对方乃是百家楼的人了。
而且。
那百家楼的门徒,其境界也是低的很,后天境。
如此一个小人物,放在江湖之上,基本属于最垫底的存在了。
百家楼门徒闻话后,赶紧回道:“回长老,小的正是百家楼门徒。小的在灵州有幸见过长老一面,所以认识长老。”
“哦,那你有什么事吗?”钟文听后到也不以为意。
“回长老,最近小的探到一个消息,听说吐蕃国有人发现了天荒所在,而且,吐蕃国有好多的高手已是往着天荒驻地去了,所以,小的见长老突然到了陈仓,这才过来向长老禀报此消息的。”百家楼门徒又是闻声回道。
钟文一听天荒之事。
还以为有什么大事。
天荒的荒主都死在了自己的手上,就连地荒的荒主都死了自己的手上。
这天荒估计早就散得没了人影了。
本不以为意的钟文,本想向着那百家楼的门徒随口说一句。
可当钟文一想到天荒中还有一位,曾经吓过自己的老驼后,心下又是一动,“那你密切关注一下,如有消息,回传到灵州或者回传给我。”
“是,长老。”百家楼的门徒得了指示,随即转身离开,片刻之间,就已是没了人影。
钟文说来对于天荒并不感兴趣。
可是。
有着老驼在,钟文心中总是难免多上一些担忧来。
据自己已是仙逝的二师傅和师叔所言。
那老驼生性多疑,而且狡猾如巨。
当时的那一场大战之时,老驼并未现身。
而今。
这江湖之下又传来天荒的消息后,钟文这才想起了天荒的那位老驼来。
而且。
当年自己第一次步入西域之始,那老驼还在楼兰城中吓过自己,差点没把自己吓死。
片刻后。
钟文也不再去想这些事情了,在陈仓城中买了些吃食后,就出了城,往着西边赶去。
而此时。
江湖之上,也开始到处传闻着关于天荒驻地之事来。
“你们听说了吗?天荒驻地已经找到了,而且就连吐蕃国的高手,也都加入了进来,看来,这次我唐国的高手要全部出动了。”
“可不是嘛,天荒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三荒这一啊,天荒的驻地,肯定有着不少的功法秘籍,怎么样,我们一同前去吗?”
“去,为何不去,那可是武道之境的功法啊,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前去天荒驻地走一走。”
“……”
如此这般的议论或者消息。
在整个江湖之上传递着。
灵州城的百家楼中,那更是消息的发源地。
而此时吐蕃国所在的西南部,一片雪山之地的天荒驻地。
有着不少的高手,围在那儿。
从依着上看,这些人一看就知道乃是吐蕃国的高手们了。
“旦普上师,我们得加快速度了,听消息传来,唐国那边已是得到了消息了,要是我们再打不开这天荒驻地,到时候可就要失去先机了。”一位上师向着另外一名上师急道。
那旦普上师闻话后,心中也是甚急,“你当这里是什么,这里乃是天荒驻地,机关重重,而且这大门根本无法用外力破解,你当我不想快一点吗?”
着实。
天荒驻地可不是谁都能进入的。
能找到这里,就已是不易了。
而且想要简简单单的进入到天荒驻地,那更是不可能。
就算是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前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
而此时。
吐蕃国最为神秘的冈底斯大本营中,却是突然跃出来一行人。
这一行人的数量,少说也有十来人了。
而且。
从这一行人的身法之上,就能瞧出来,非高手无疑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