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momcr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 愛下-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南風起兮看書-fu75l

仙俠小說 / 2 10 月, 2020 /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本应该算得上稍缓欣慰的心,却不知为何,仿佛有一张锋利的薄纸,让人无从捕捉的自她心头划过。
不痛,却也裂开了一道鲜红极细的血口,有鲜血在泊泊流出。
平稳端水的手微微一抖,碗面倾斜,有水溢出。
她收回目光,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在微微颤抖的手掌,眼神茫然。
将手中碗放在地面上,她双手捧心,有些呆滞的坐在了脏污的土地上,思绪竟然是罕见的放空了片刻。
她坐在坑旁,良久,看着那具尸体,幽幽说道:“也许,你是眼下这个世界中最后一个不带任何怨憎死去的人,今日有缘重逢,虽然你只要一碗清水,但朕,也会赠你一场送葬之礼。”
捧来尘土,她亲手将他埋葬。
此山已经无人居住,村落荒败。
孤坟一座。
四野长凄。
不过,倒也无人打扰了。
岐山君埋完最后一蓬尘土,提剑起身,向北行。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春去秋来,她在荒山问世已十年。
山隐隐绕天涯,怎觅故人信。
水茫茫淹海角,难寻锦鲤书。
岐山君以为,在这个世上,除了生死,其他劫难都只是擦伤。
心魔劫如何?她依然能够高山止水地活过这十年。
紫薇帝星崩毁又如何?她依然是人间绝强的神游境。
失了民心丢了天下又如何?她仍是人间最强大的君王。
只要她不死,九州就不会散。
九州不散,人间不乱,乱世金戈,铁甲仍在,举樽迎风家国已安。
可是,独独唯有他不在。
崩毁的剑,在重塑。
十年间,她寻遍青山万水,见过千万人,像他的发,像他的眼,像他的脸,却无一人是他。
在这片人间山河,青山绿水之中,她常常在水中倒影里看到自己的脸。
被十年孤独岁月侵蚀得有些找不到当年的影子。
那是扭曲的、面目全非的脸,一双凝着冰雪的异色双瞳,时而会露出让她自己都觉得不寒而栗的狰狞之色来。
她想,她的时间应该不多了。
一定要抓紧时间,在自己彻头彻底变成一个疯子之前,找到那个人。
因为。
爱也好,恨也罢。
她就只有他了。
那个人,是这个兵荒马乱的时代里,唯一的心安。
若是找不到他,即便挫骨扬灰,她也会死不瞑目!
直至,十年后的这场冬天,她终于撞破了南墙,终成就了未来九千年也无法回头的倔强。
冬夜,南风起兮,卷大火。
孽龙以亡十年,自然不可能是幽畜业火席卷人间。
熊熊火光,烈焰欺天。
夜晚的墨云宛若被火点燃一般,燃烧的晚云携着无穷的妖火,那是朱雀之火。
通体沐浴这火光的朱雀戾鸣而来,将万里墨云点燃焚尽,露出了云层之上幽蓝的夜空。
最终,朱雀落在了岐山君所在的山头之上,化作一名火红长袍的年轻女子,她的秀发并非凡人那般黑色,而是界于红橙两色之间的一种烈火般的色泽,如夜下的一团火焰在燃烧轻舞。
容姿秀丽,眼眸却是漆黑如墨,极难倒映出一丝光影。
曾经的器灵,如今的妖灵。
断两半的发簪还在岐山君袖中所藏,失而回归的器灵一身妖气,看着她,弯腰行礼:“见过主君。”
岐山君今夕未着紫色帝袍,白衣白服,袖口处以同色白线绣出枝桠细蕊的花纹,漆黑的发被洁白的衣衬出一片墨色。
她殇起清冷锋利的眼,凤目之中倒影出朱雀妖灵那张美得张狂肆意在她面前却不得不收敛的脸,淡淡道:“十八年未见,你已脱离器灵之列,恢复自由之身,这一声主君,可还真真是唤出了世态炎凉感啊。”
朱雀妖灵弯唇一笑,如一滩幽泉的眸子也因为此笑多了几分真意来:“主君可是后悔放吾归生?”
岐山君淡道:“放你归生的是齐煜,而非朕。”
又……何来后悔一说。
朱雀妖灵神情一肃,道:“当是应该后悔的,若吾未曾自由,便不会因此欠下齐煜一笔因果恩情,如此,即便永世镇压,化身为器灵,可吾不愿做之事,谁也逼不了。”
说到这里,她神色一黯,垂下头去,长发烈焰的色泽似乎也随着她的心情变得暗淡了许多:“若非如此,八年前,吾也不必载他去往地门冥府走上那么一遭了。”
风雪之中,岐山君的视线一下被吹得极为混乱,冷淡冰寒的脸色瞬间煞白,压着君羡剑的手指都在剧烈颤抖,她抿了抿苍白的唇,攒了好久的一口气,才缓缓吐声成颤抖的音线:“你……什么意思?地门冥府?他去地门冥府做什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在人间,已经找不到他了吗?”
朱雀妖灵缓缓抬起头来,面颊上的赤金流彩妖纹在雪白的肌肤间缓缓流淌着,她动了动唇正欲说话。
却见岐山君向后仰倒两步,用手中君羡剑撑地才得以勉强站稳,她身体难抑的痉挛抽搐着,连同着垂于剑柄处的剑穗都跟着一起簌簌如雪,她露出一个很苍白的笑容:“呵……他想走,他想让朕找不到他,不会……不会的……即使他去了冥府……”
说到这里,她面容间陷入短暂的空白,眼圈蓦然红了,嗓音都是破碎的倔强:“哪怕是将那十八层地狱翻过来,朕也要找到他!”
听到这话,朱雀妖灵那双黑黑的眼睛珠子僵硬地转了转,似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将她打入无间地狱之中。
“岐山君难道不知,齐煜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吗?”
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撕开。
她忘了呼吸,只是唇角溢出了一缕别样刺目猩红的血线。
整个人如遭重击,再也无法承受得住,摔在了雪地之中。
不论是十八年前那场天坑之战,还是十年前渡劫一战,仿佛任何苦厄劫难都压不垮的这个女子,脊骨就这么简单的弯折了下去,摔得极其狼狈佝偻。
白衣雪泥,如同素缟送葬人。
未得证实的预感终究还是成了真。
她锋利的眼眸仿佛磨尽了锐利的棱角,眼眸深处闪过一丝极为深楚的凄色,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面色依旧苍白,但好似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因为此刻,她不知道,自己除了冷静,还能够做什么。
绝望伤心这种情绪,从来都是留给失败者的。
她持剑起身,拍去身上的泥雪,面无表情地转身准备朝着远方行去。
可刚踏出一步,身体不受控制地狠狠一晃,再度栽倒下去。
人间君主,最强的神游境修行者,就这样输给了一场雪,一句话。
摔得惨烈,白皙的脸颊被覆雪的尖锐山石划开,鲜血星星点点如猩红的梅,点缀在白衣雪地之中。
她再次起身,摇了摇头,声音平稳得听不出半分异样:“那又如何,十八年的生离,一场死别而已,朕不怕。”
她擦去脸上的鲜血,指尖抹出一道血痕,她说:“朕早就在十年前便说过了,不把齐煜的尸体待到朕的面前来,朕不相信他死了。”
“齐煜是一个有大毅力的人,他不会向自己的命运屈服,只要他心中执念傲骨不散,朕相信,即便是阎罗鬼君,也不敢来勾魂取命!”
朱雀妖灵漆黑的眼睛珠子荡开了一轮火圈,似是挣扎,又似悲伤,但很快,火圈散去,平复于墨黑色的眼眸深处,她缓缓而道:“主君说得不错,只要陛下想要做到的事,便一定能够做到,可是今日吾来此处,是想告诉主君,您错了。”
“并非是十八年生离,十年前,主君便已经见过他了。”
岐山君豁然转身!
朱雀妖灵继续道:“果然,在这世上最了解他的那个人是主君,可是啊,齐煜曾向主君要了一碗水,主君也施得恩赐,执念傲骨什么的,早已散在了那座帝王坡的土坑之中。”
“齐煜君于主君,是始于一见钟情,止于挫骨扬灰。”
朱雀妖灵一脸悲伤地看着她,目光似有怜悯:“主君,你找不到他了……”
山崖起大风,卷起冬雪,最是深寒。
苍穹之上微薄的天光也被阴霾的天色所吞噬,北风呼啸,整个世界都变得阴暗了下来,经雪不凋的寒松显得格外凄冷,漫长的山道在黑暗中连绵在没有尽头的山河之中。
看着这样的世界,岐山君忽然觉得一切都冷极了。
这让她陡然明白了命运弄人。
她终究,是一个人。
心如夜寂,无悲无喜无言语,不盼不望不可期。
人间万丈红尘,再无他。
找不到他了?
不!
她抛下了朱雀,横渡万里江山,来到那个已经长满了榛榛野草的帝王坡旁。
千里孤坟。
十年无人祭。
那一碗清水,早已被疯涨的野草所遮掩,碗中水早已干涸,不知是被烈阳暴晒成干,还是被四野寒鸦所饮。
杂草丛中,只见几片覆盖一角的斑驳碎片。
碎片仿佛刮痛了她的眼,她紫瞳溢出一缕血泪,平静呆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分明……很荒唐的。
朱雀说得话,无凭无证。
她分明可以不用相信的。
可是为什么……
这一刻。
她却清楚地看到了那个会对她温柔一笑的男子,安静有祥和地躺在了那里,被尘土所覆埋。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