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貞觀皇儲李承乾 愛下-第八百二十八章 該不該給面子!分享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老头儿说的没错,不管在历朝历代对于虎符的收、授都是有这严格的规定的,兵部也只能在特别的旨意下授予将领半只虎符,能够持有成对虎符的人除了天子之外还真不作他想。
不过,今儿他碰到确实是个例外,早在松州之战,李承乾有能力指挥大规模会战的时候,皇帝就把虎符给他补全了,算是对太子多年战功的褒奖,也让他可以安心上阵。
当然,李世民心里也很清楚,六率这支军队除了太子之外,谁都指挥不了,另一半虎符放在他手中就是个摆设;与其放在手中充当无用之物,还不如拿出来当赏物呢!
对于老者的问话,李承乾只是笑而不语,他本来是想用钱铺路把事搞明白的,可这幕后之人得了钱财还不满足,竟然拿豫州之鼎这样的禁忌之物来玩他,这不是没事找死吗?
这东西要是别人拿了,是死罪不假,可对于李承乾这储君来说却不算是什么,他把弄传国玉玺也不是一两回了,豫州鼎又算的了什么呢,他生气的原因是其险恶的用心。
稍时,销金窟的老板崔奎在紫衣女子的引领下,连滚带爬的上了二楼,要是没有后面紫衣女子的搀扶,估计这货来上个二楼都费劲,随后躬身将装着虎符的锦囊双手呈了上来。
待李晦拿回来后,恭声言道:“公子爷,都怪小的一时贪心,冲撞了您这样的贵人,着实是罪该万死!可这地方确实不是您这样身份的人该呆的,不如请儿升阁慢坐,小的在那给您赔罪如何?”
对于崔奎话,李承乾仿佛并不由听见,而是劝着老者再饮一杯刚送来的葡萄酒,其味香醇的很,不喝太可惜了;这让崔奎退了不是,进了不是,陷入了极其尴尬的境地。
“哼,害人之心不可有,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这话你不会没听说过吧!我家少爷身份高贵,可也不是赖账之人,今儿这事儿要是传出去,那以后还怎么出来混!怎么个章程你就在这说,否则后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李晦最看不上就这路装大尾巴狼的,装特么什么装,平时欺软怕硬,开着这霸王摊,赚着丧良心的钱也就算了。
现在碰上硬茬子了,知道多大的靠山都惹不起了,就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世上那有那么便宜的事。
今儿来的幸亏是太子,否则即使是皇亲国戚也得让这些龟儿子给坑死,按上一个意图不轨的罪名!特么的,既然是你们先划下的道儿,那就应该知道翻船会有什么后果,现在求饶,晚了。
“高老,您帮着美言两句吧,您和我家可是世交,这个时候您可得拉上崔氏一把啊!”,见太子不说话,李晦又油盐不进,崔奎赶紧拉上了老者,在这个时候也就只能求与之对饮的高老帮着说一句了。
唉,叹了口气指了指财迷心窍的崔奎后,老者拱手对李承乾言道:“老夫-高表仁,渤海人氏,与崔氏乃是世交,不知公子可否卖老夫三分薄面,有什么是咱们后面说话!
公子放心,今日老夫作保,一定让他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老头是想问李承乾到底是谁了,可见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崔奎都这副奴才的模样,再加之那对不合理的虎符。心里清楚,这位谈吐不凡的公子哥,已经不是他方才倚老卖老能随意调侃的后生了。
噢,眯着眼睛打量了下老者后,李承乾笑着回了一句:“原来是高仆射的后人,前朝的渤海郡公,真是失敬了!好,今日就看在高老的面子上饶他们一回!走,一道去,看看他们想用什么方式赔礼!”…….
在崔奎的引领下,李承乾和高表仁来到一处主阁内,敢迈进门,就看到一位身着华服的老妇跪在地上,拱手言道:“老妇崔氏参见太子殿下,殿下万福金安,一别多年不想今日在此地能遇见殿下,未及时迎接还请殿下治罪。”
崔氏这话一处,高表仁就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唉,自己到底是年纪大了,早就应该想到,这样的龙璋之相除了天家外谁又能培养出来呢!
在高表仁惊诧的目光下,李承乾上前扶起了老妇,沉声言道:“崔女官是长辈,孤可受不起这么大的礼,来来来,快起来!看到你,这就说明此产业也有邓王的一份了!”
如果是在宫中伺候过的普通女官,李承乾自然不会买这个面子,可面前的这位大有不同,她姐姐正是崔商珪,在武德朝的后宫之中,唯一能与万贵妃和尹、张等妃平起平坐的人物。
武德九年的时候,本来是要册封皇后,而崔嫔正是皇后的人选之一,在加上博陵崔氏和生了邓王李元裕,可是说有极大的优势母仪天下。但李世民这匹黑马杀出来后,不仅挤掉了父亲的皇位,更是让崔嫔的正位的机会给弄没了。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不仅前朝乱,后宫也乱的不得了,但崔嫔却不以己利为念,帮着长孙皇后弹压了万贵妃等人,为皇室后宫的稳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李世民也异常尊敬这位大义的庶母,特意遵她为太妃,请为天霞宫颐养天年。
而崔太妃最得利的助手就是面前这位俨然老矣的崔女官,后宫中很多差事都是由她出面办的,直至她出宫之前一直都被长孙皇后所重用。
当然,李承乾给面子不仅仅是因为这个,那是他曾听说过,年轻时的崔女官曾经被李渊“宠幸”过,事后又怕万妃和崔嫔闹起来,所以并没有给人家名分,从侧面来说她也算是太妃了。
唉,要不是崔女官识时务,博陵崔氏那嘴还不把李家给埋汰死,李承乾也是觉得脸上无光,是以不好板着脸问罪,毕竟不管怎么说李渊也是他祖父。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心里也清楚,如果崔女官知道来人是他的话,断然不敢拿出豫州之鼎来生事,此事还真是那个崔奎财迷心窍的所为。
“老妇已然离开宫室和博陵多年,早以物是人非不再联系,这都是老妇的私产而已,与旁人无关!”
话间,又请李承乾上座之后,一边倒茶,一边说道:“殿下,崔奎是我过继的,您能不能看在老妇人的面上饶他一命,也算是为我那早夭的儿子留下一丝念想!”…….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