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bibih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首富楊飛 愛下-第2444章 錢,換不了命!讀書-li9us

都市小說 / 2 10 月, 2020 /

首富楊飛
小說推薦首富楊飛
“杨先生,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你们伤亡大不大?”警员和杨飞握手,“还好杨先生安然无恙,不然我们无法向上面交差。”
杨飞微微一笑:“同志,你们来得太及时了!不用担心,我们没事。”
“这地上的人?”
“都是海盗!”
“全都是海盗?他们都是有枪的啊!你们是靠什么打败他们的?”
“弓箭!诱敌深入,关灯打狗!”杨飞哈哈一笑。
海警们开始清理抓捕海盗。
这时,亦黛已经出来了。
她悄悄告诉杨飞,因为有海警在,所以没让金善美上来。
杨飞呵呵一笑:“无妨。他们不会查我的人!”
杨飞喊过耗子:“一个独眼龙,一个光头,一定要找到。他们都中了箭,逃不了的。”
耗子道:“光头已经抓住了,右腿废了,想跑也跑不了。独眼龙——好像是逃出门来了的,我们再找找。”
那个独眼龙,身上中了数箭,倒在甲板上,昏死过去。
此刻,他已经悠悠醒转!
可是,他并没有马上动弹,也没有想过要伺机逃跑,在群敌环伺的情况下,他完全没有机会逃!
他在等一个时机,一个可以为自己、为自己的兄弟报仇雪恨的时机!
独眼龙恨的人,当然是杨飞。
杨飞这个家伙,太阴险、太毒辣了!
一声不吭就动手,动起手来就不容情!
独眼龙带过来的几十号人,个人都被弓箭或拳脚所重伤,全部丧失了战斗力和行动力,只能等着被捕!
等待他们的,不是死亡,就是牢狱之灾!
而他们费尽心机,只抢到了区区几十万!
哦,对了,那笔钱,他们第二次返回泡沫号时,又给带过来了。
也就是说,他们一分钱都没有带走,反而损兵折将,把自己都给搭了进来。
独眼龙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他听到了杨飞的声音。
他看到了杨飞的脚!
独眼龙手里,还握着一把手枪。
他逃出门来,被击倒在地地,下意识的把枪压在了自己肚子下面。
身边有两个海警,正在给海盗们上铐。
独眼龙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个被带上海警的巡查船。
杨飞走近了!
海警走远了!
没有人注意到他这个趴着的人。
杨飞经过他身侧时,顿了顿脚,说道:“这个人,是不是独眼龙?”
亦黛道:“管他是不是,抓起来就是了。”
杨飞嗯了一声:“这家伙中了好几箭,只怕死得差不多了!”
这话戳中了独眼龙的伤处。
他不再犹豫!
他用力全身的余力,一个翻身,然后举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杨飞!
杨飞下意识的一惊,低头一看,正好看到独眼龙那流满了鲜血的恐怖脸庞,还有那吓人的黑洞洞的枪口!
“呯!”
枪响了!
杨飞手一凉,心想草率了啊,自己的大好生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
不远处的耗子,飞快的扑向独眼龙。
同时,亦黛想也没想,就往杨飞身前一侧,同时抱住了杨飞。
子弹疾速的打进亦黛后背。
杨飞感觉到她身体往自己方面一冲,然后她便僵住了。
她的眼睛是睁大的,和他对视着。
可是,他发现,她的眼珠子不再转动,渐渐失去了生命的色彩!
亦黛压着杨飞,两个人倒在地上。
杨飞翻过身,抱起亦黛,大喊道:“亦黛!亦黛!”
亦黛嘴角微微一张:“照顾好我妹妹……”
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脖子往后一仰,没有声息了。
杨飞身子轻颤,抽出手来,去掐她的人中。
他的手,全是血!
杨飞大喊道:“快来人!救命!”
耗子已经抓住独眼龙,将他压在腿下,抡起拳头,一下又一下,狠狠的砸向那丑陋的脸。
独眼龙深知没有生还之理,露出一种诡异的笑容。
耗子一拳打断了他的眉骨,又一拳打断了他的拳梁,再一拳打歪了他的下巴!
不管挨了多少打,独眼龙只是笑,笑容寒瘆得很!
亦黛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她最后的记忆,是听到杨飞撕声裂肺的喊人来救她,是看到海警的医疗队员提着药箱子,朝她飞奔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亦黛忽然之间从黑暗中、从无意识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她人虽然醒了,但身子却不能动弹。
她想睁开眼睛,感觉眼皮沉重得让她无力睁开。
她想说话,她想呼喊,但无法控制自己的嘴和舌。
她的眼前,还是一片浑沌的黑,但又不是全黑,黑中有一团团朦胧的白。
她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
是他!
是杨飞!
“医生,都快一个月了,为什么她还没有醒过来?”杨飞一脸悲痛的问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难道她真的要变成植物人了吗?”
“杨先生,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手术也很成功,但病人的康复,需要时间……”
“一定还有更好的办法,对不对?一定还有更好的药物,是不是?我有的是钱,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她救过来!”杨飞的话,急促而又深情。
医生抿紧嘴,用一种无奈而又带着某种遗憾的语气,说道:“春节过后,我们请了德、美、日三个国家最顶尖的医生来会诊。这是世界上目前最先进、最有效的治疗方法了。杨先生,有时候,我们真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杨飞沉声道:“这是一个医生应该说的话吗?你还是国内最权威的神经内科医生!你必须救活她!”
“她是活的。她一直活着。”医生被杨飞骂得没有一点脾气,“只不过,她的意识,以另一种方式存活着,她虽然不能跟我们交流,但我敢确定,她是少活着的!”
杨飞道:“我要的是一个能跳、能跑的亦黛!是一个每天都到我办公室里送文件的亦黛!而不是一个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的亦黛!你说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只要你能救醒她!”
医生惭愧的低下头:“对不起,杨先生,这真不是钱的事。钱买不了生命……”
杨飞无助的长叹一声,走到亦黛身边。
他忽然惊呆了。
因为,他看到亦黛的眼角,流下了两滴眼泪!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