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州書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ptwcg優秀玄幻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第1627章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鑒賞-g8l5i

歷史小說 / 1 10 月, 2020 /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而与此同时,司马昭和贾充一行人则出现了皇宫之外。
长安城的宫室,按规模,可是要比洛阳城的大多了,只不过饱经战乱,这些宫室年久失修,多有荒废,看起来破蔽之极,不过国难之时,能有这么一个落脚处也是很不错了,曹髦便暂居在长乐宫之中。
司马昭腿伤未愈,骑不得马,所以只能是乘坐追锋车而来,刚到长乐宫外,司马昭便下令将长乐宫给围起来,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得出去。
宫中负责值守的侍卫也是贾充安排好的人,看到外面举火为号,他们立刻打开了宫门,迎接司马昭等人入内,司马昭不费吹灰之力,便进入到了皇宫之中。
宫内的太监宫女们则是一片慌乱,司马昭所率的一干人马,个个持刀亮剑,杀气腾腾的样子,十分的骇人,尽管太监们认得司马昭,可看看司马昭那杀入皇宫的气势,他们便都慌了神,要知道这长乐宫可是天子的居所,司马昭这样肆无忌惮明火持仗地闯进去,这和造反有什么区别?
但这些太监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又如何是如狼似虎的禁军的对手,就算他们有心去挡,也根本就拦不住,只能任由司马昭带兵横冲直撞,无所欲为。
曹髦本已就寝,但听到了宫里传来的喧嚣之声,把他给惊醒了,不禁眉头大皱,喝问近侍的人出了什么状况。
黄门太监连忙地曹髦禀道:“启禀陛下,卫将军司马昭突然带兵入宫,不知要意欲何为?陛下还是避一避为好。”
曹髦对司马昭例来没有什么好感,听到这个消息,冷冷一笑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别人怕他,唯朕不惧,此刻便去会会他!”
曹髦不听近侍之言,穿上龙袍,径直来到了前殿,正好和刚刚进殿的司马昭不期而遇,曹髦冷沉着脸,道:“卫将军,你这是意欲何往?”
司马昭虽然封锁了皇宫,但这皇宫委实大得很,如果曹髦藏起来的话,那么司马昭恐怕得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寻得见,司马昭到达前殿之后,正准备吩咐手下的禁军挨宫挨殿地去搜查,没想到曹髦居然自己跳了出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面对曹髦的质问,司马昭眼里瞥过一丝的不屑,手按剑柄,高昂着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曹髦,道:“陛下,臣有事请奏。”
曹髦彻底地被司马昭给激怒了,他是傀儡不假,但至少也是名义上大魏国的皇帝,满殿的文武之中,只有司马师有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资格,就连新任大将军录尚书事的司马伦都没有获得这样的资格,司马昭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带剑上殿,不光是他上殿,就连他手下的那些士兵也是一个个披挂整齐刀枪在手,这是有事请奏吗,分明是对皇权极大的蔑视,司马昭欺人太甚了。
曹髦冷哼一声,道:“此刻并非是上朝时间,卫将军还是早朝之时再来上殿请奏吧。”曹髦正欲拂袖而去,却不料被司马昭的人给拦了下来,曹髦怒道:“司马昭,你这是要造反吗?”
司马昭倨傲地道:“陛下,事急从权,恕臣不恭了。臣深夜入宫,乃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大将军司马伦与逆臣曹亮暗中勾结,欲献潼关于曹亮,臣恳求陛下下旨革除司马伦的官职,挽救社稷危亡。”
司马伦造反?曹髦一听就愣了,司马伦不是司马昭的弟弟吗,按理说他们才是一家人,司马昭居然深更半夜地跑到皇宫来,状告司马伦意图谋反,这怎么可能?
不过曹髦也是极聪明的人,脑子稍微的一转,就已经明白了司马昭的意图。就算司马伦是真得谋反了,司马昭用得着这么全副武装地入宫禀报吗?
更何况,司马伦身边大将军,执掌着全部的兵权,他如果真要谋反的话,谁能挡得住?司马昭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拿出任何的真凭实据来,究竟是谁意图谋反,还不是一目了然吗?
司马昭虽然和司马伦是兄弟,但是在权力的面前,兄弟阋墙的事情还少吗,司马昭今天带兵入宫,实则就是来逼宫的,要曹髦下旨革除司马伦的官职,这样司马昭才能名正言顺地取而代之。
这显然是司马昭实谋已久的计划,曹髦不禁对司马昭是鄙视万分,大敌当前,司马昭不思抵御外敌,反而是趁着司马伦奋力抗敌的时候背后捅上一刀,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渣!
曹髦素来和司马昭有隙,上次迁都之时,正是司马昭带兵入宫持刀威胁,强行逼迫着曹髦迁出洛阳的,曹髦虽然看似文弱,满腹经伦,一肚子的诗书文章,但实则骨子里非常的刚硬,他对司马氏的专权一直是相当的不满。
只不过在他上位之初,司马氏就已经操纵了皇权,前一任皇帝曹芳被废,就是因为他抗争失败的结果,然后曹髦就被选为新的皇帝,而他即位之时,也只有十三岁。
曹髦从高贵乡公一跃而成为了当朝的天子,地位的突然变化,看似高高在上,但在朝中却是没有半点的根基,司马师扶植他上位,也正是看中了一点,曹髦从当上皇帝的第一天起,手中就没有丁点儿的权力,只不过是司马师盖玺颁诏的一个傀儡罢了。
甚至于盖玺颁诏也用不着曹髦来做,朝中有专门的官员来起草诏书,也有专门的大臣来掌管玉玺,曹髦所能做的,就是呆在皇宫之中无所事事,偶尔的朝会,也是如牵线木偶一般傻坐着。
但曹髦内心之中对这种生活是极为厌恶的,他是魏武帝曹操的曾孙,骨子里流淌的是魏武的血液,如何又能心甘情愿地做这么一个提线木偶,那怕他被司马氏压迫的没有丁点儿的权力,但那颗桀骜不驯的心却是永远也不会屈服的,司马昭此刻想要一如既往地欺凌他,曹髦必定是誓死也不从。


Tags : | |